第四十六章 幽幽叹息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噩梦惊魂 书名:深海异类
    “在这儿等着我!”秦波来不及向小芹多说,拔腿就向那人追去。边追边向周围的人群叫道:“拦住他、拦住他,让开、让开……放开他、放开他!”

    秦波原是想取得人群的帮助,拦下那人,可又怕他真的是龙野一伙的,那样一定会伤及无辜,因此喊出来的话便变得前后矛盾了。

    那医生见秦波追来,更是发疯似的向前跑去;根本不顾来往的行人和车辆,一时间引得纷纷躲闪,车辆左右避让,喇叭响个不停。

    追到了交叉路口,眼看着jǐng察开始向正追赶着的二人围了过来,那医生似是非常的害怕被jǐng察抓住,手向着衣内一探,一根白sè的短棍已握在了手中。

    “魔力棍!”秦波一声惊呼。刚想开口提醒正向那人包抄的jǐng察,可是,一切却已晚了,那人手中的短棍向着围上来的jǐng察就是一阵乱舞,道道白光闪过之处,俱都迸起一团火花。只是,可能由于使用不太熟练的缘故,准头大减,侥幸并没有伤到人群和jǐng察的要害。

    “龙魔的人!”jǐng察一见短棍竟然有如此威力,联想到围剿龙野时看到的白光,加上“天眼”帖子上的提醒,马上明白了穿白大褂的人的份,不再犹豫和吆喝,带枪的掏出手枪开始对准那人shè击,没带枪的忙着喊话和报告。

    那人正是奉龙野之命前来车站的四号,在候车室一见秦波叫住自己,马上就认出了秦波就是那晚在海湾和龙野敌对的人,以为秦波也认出了自己,因此拔腿就跑。

    此刻本来就是如丧家之犬的他此刻更是只恨上天无门、入地无路,躲在一辆轿车后,叫嚣着向越来越多得到jǐng察还击。

    “抓活的!”一名jǐng察想是得到了指示,向周围开枪的叫道。可是,那短棍发出的光芒实在厉害,一时之间竟然也奈何他不得。

    见此景,秦波手微微一屈,超能戒指一道奇异的红光闪过,垂死挣扎的四号拿着魔力棍的手猛的一抖,魔力棍已然掉落在地上。

    包围的jǐng察见状,一摆手,停止了还击,纷纷拥上前去,便待活捉那人。秦波暗自庆幸:抓住了龙野的一个死党,龙野的下落很快就会凸显!

    就在jǐng察蜂拥上前,就要活捉了四号之时,那掉在地上的魔力棍瞬间变得通红,紧接着如同一个被引爆了的火yao桶,“轰”的一声发生了爆炸,不但引爆了周围的汽车,同时也把地上的四号和包围上来的jǐng察炸得四分五裂、血模糊。

    “该死!”秦波暗骂一声,不知是骂龙野的狡诈,还是责怪自己没有把握住机会,再次使好不容易得到的线索断了。想起还在等候着的小芹,趁着混乱,离开了现场。

    “秦大哥,那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是什么人?为什么他一听到你叫他就拔腿而跑呢?你为什么要追他呀?”来到住宿的酒店,小芹不解的问秦波。

    秦波知道一时半会没有办法向小芹清楚的解释一切,看着小芹疑惑的眼睛,说道:“我也不清楚他是什么人,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是一个和鲁宗标一样的坏人。”

    “真可恶!”小芹一边用纸巾擦着脚上沾着的黑sè液体,“这是什么东西啊,真难闻!那人好像是故意的洒在地上的。”

    秦波一听,顿时jǐng觉起来。不错,那黑乎乎的黑sè液体,隐隐的散发着一阵死鱼的熏臭。暗道:龙野在搞什么鬼?想到龙野的凶残和歹毒,心想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为了自己能集中jīng力去追讨龙野,同时也不想小芹卷到这事件里来,便道:“小芹啊,你看,这两天我实在是有事,要不、要不你明天回去吧?”

    其实他何尝不明白小芹到H市的真正意图呢?

    小芹抬起头,盯着秦波眼睛道:“秦大哥,你是不是很讨厌我?还是我来这儿打扰了你和巧巧?”

    “没有没有!”秦波连忙说道,“不只是我,就是巧巧也非常高兴和你在一块呢!只是,只是现在这儿真的很不安全!鲁宗标他们干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到现在还没有着落,我、我们正忙着帮jǐng察追查他们。”

    “帮jǐng察?秦大哥,怎么自从你和巧巧在一起后,就变得神秘兮兮的!做什么事都让人摸不着头脑,以前我不问,现在,好不容易来这儿见到了你,你又要赶我走!你、你可知道,我为什么到这儿来吗?”小芹的眼眶涌起了泪花。

    看着小芹深幽怨的眼睛,秦波内心有些酸痛,他实在不忍心伤害这泪眼朦胧、楚楚动人的淳朴女孩;可是,巧巧呢?那个和他一同出生入死、为他舍命都可以的巧巧他又怎么能放得下呢?一时间涨红了脸,晕晕诺诺的道:“我……我……”

    “你不用解释,我明白也理解你!”小芹眼中充满深,却没有看着秦波,怅惘的看着窗外,“我来没有太多的痴望,也没有幻想着能够从巧巧姐边夺回我的初恋;我来这儿,只是想看看你是否还好,是否开心,说穿了,就是想看你一眼!哪怕是有人会笑话我的一厢愿、笑我自作多,我也不会在乎的!”

    就在小芹和秦波说着这些伤感的话题时,远在深海的巧巧自是也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听到秦波吞吞吐吐的话,心中大是感动;虽然仅仅提到自己一次,但是那“巧巧和我”四个字足以说明自己在秦波心中的位置。但却也为小芹的深所深深打动,联想到自己和秦波之间存在的鸿沟,她真怕自己再听下去会做出什么选择来,便切断了那本来是为了秦波安全才打开的监听设置。

    “哎……”巧巧深深的叹了口气,找来了为秦波准备好的防护服,准备做完最后一次理疗就去和秦波汇合。

    看着秦波难堪的表,小芹拭去了泪水,露出了笑容,“秦大哥,你什么也不用说!巧巧姐真的不在这儿吗?”

    “是啊,她没在。”

    “要是她在就更好啦,我们可以一起到外面去玩玩。”小芹有些伤感的道。

    “她没在,我们也可以去的啊!”看到小芹露出了笑容,秦波说道。他怎么能拒绝这远道而来、对自己一网深的女孩的最低要求呢?

    “可是……可是那样巧巧姐知道了,她会不高兴的!”小芹嘟着嘴道。

    “放心吧!你巧巧姐可是通达理的人,不会的,走吧!”

    二人去了游乐场感受了惊险刺激,逛了商厦,在咖啡屋领略了浪漫温馨,但自始至终秦波做多就是拉着小芹的手,俨如一位带着妹妹出来游玩的大哥。

    “秦大哥,我们回去吧,我觉得有些发头晕。”在咖啡厅没做多久,小芹摸着头不愿的说道。

    “怎了?要不我们去医院看看?”秦波道。

    “不用,可能是今天坐了车,刚才又玩的开心的缘故。休息一下就没事的。”

    …………

    二人回到酒店,秦波在自己房间的隔别给小芹开了一间客房,在看着小芹服下了回酒店前医生开的药后,为小芹拉掩了被子,带上房门回到自己的房间。

    看着秦波离去的背影,小芹长叹一声,“唉……”,泪水再也止不住的涌下脸颊。

    第二天一大早,还在睡梦中的秦波被急促的电话吵醒。接了电话,只听小芹迷迷糊糊的道:“秦大哥……我……我烧得厉害我……”

    秦波一听,三两下穿好衣服,冲出自己房间,来到小芹房门前,正要敲门,门却开了,紧接着只见小芹摔倒在门旁。

    “小芹,你怎么了?”秦波惊呼一声,顾不得别的,拦腰抱起已经昏昏沉沉的小芹,放到了上。

    “……好啊!我要喝水。”小芹梦呓般的道。秦波连忙扶着她座起来,接了杯凉水,一只手抱着她的腰际,一只手把水给她喂了下去。

    刚喝了两口,小芹却低声的叫道:“冷,还冷!……”说着,双手紧紧的抱住了秦波的腰。

    “别……快躺下盖好被子!我马上叫医生来!”秦波边说便潭下去,想要把被子拉来为小芹盖掩实。但子却仍被小芹紧紧的抱住没放。

    就在这时,巧巧的影不知何时出现在房门口,她显然刚来到,但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秦波的头低着,而上一个女人的双手紧紧的抱住了秦波。

    这是真的吗?这是自己rì夜想念着的秦大哥吗?

    巧巧张大了嘴巴,惊愕得说不出话来。思念的、幽怨的泪水如同决堤的河流,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没错!那个熟悉的影巧巧怎会看错呢?

    “哎……”看着边上熟悉的背影,巧巧在心里一声长长的叹息,有疑问、有责备……一转,离开了房门,快步的冲下了楼道,来到酒店大厅,把一件银白sè的衣服交给了服务于;然后消失在还是寂寥的街道上。

    只是,她是抖动着双肩离开的。

重要声明:小说《深海异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