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销声匿迹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噩梦惊魂 书名:深海异类
    第二天,秦波和巧巧醒来,打理了一番之后,二人俱都jīng神焕发。想来是昨晚的话使得他们消除不少的疑虑。秦波向巧巧道:“怎么办,我们总不能就这么等下去啊?”

    “当然不是。虽说是等待龙野的出现,可也不能就被动的等着;收拾一下,我们先看看小芹去,顺便也可以向她打听打听;之后我们就到各地察访去,也可以借机游历一下陆地上的山川美景。”巧巧答道。

    一听要出去,秦波显得无比激动:和巧巧一道游历在名山大川、风景名胜,那样的旅途该是多么的烂漫和富有趣呀!但是却也有些担心:真的要是碰到龙野等人,巧巧和自己能应付吗?便道:“太好了,早就盼着这样的旅途呢!只是……只是巧巧,真的碰上龙野,不是我害怕,我们有把握对付得了吗?”

    巧巧笑了笑,“没有一定的所持,蓝月使是那么容易做的吗?放心吧,倒是我们要多加提防,可别在让他们又耍什么诡计来对付你。”

    秦波难为的挠挠头,“也是,他们总想着用我来要挟你们;唉,我真没用!”语气很是气馁。

    “你可不要想歪了,你怎么会没有用呢?只是因为他们用的都是些卑鄙伎俩,才会得逞。好了,带上这个。”巧巧边说边递给秦波一个戒指。

    看着戒指,秦波更是觉得脸上发,诺诺的道:“巧巧,我、我一直都在想着送你一件礼物的,可都没有实现;反倒是你先送了给我。”

    “哈哈,我的傻瓜哥哥,这不是什么礼物,是和定位仪差不多的装备,只是更加的实用和先进罢了。你戴在手指上,无论你走到哪儿,都逃脱不了我的跟踪的,除非你不想戴了自己取下;还有,遇到危险,它能自动的识别并发出求救信号,同时给你对抗的力量。它能自动的吸取周围的一切能量并保存的。你瞧,我也戴着一个。”

    “我只想和你呆在一起,愿意一辈子的被你跟踪着;哪天,我也送你一个。当然,功能就不会有这么多啦!”

    巧巧教给秦波使用的方法,指着戒指上一颗小小的宝石道:“按下它,戒指会产生巨大的攻击力,你试试看。”

    秦波戴上戒指,握紧拳头,对着桌子上的一个玻璃杯,按下了那不起眼的宝石。霎时,只见一道耀眼的、细细的光线在戒指和玻璃杯之间闪了闪,杯子上已多了一个细小的窟窿。秦波咂咂嘴,“好厉害,这窟窿要是在人上一定不好受。”

    “所以啊,一般你不要用它。”

    “谨听遵命。”秦波做了个鬼脸,拉过巧巧的手和自己并握在一起,说道,“你瞧,他们正好是一对呢!”

    “没正经。”巧巧拍了下秦波,正想往下说,却听窸窸窣窣的响起开门的声音。

    “一定是小芹来啦!”秦波话没说完,小芹已出现在门口。

    “巧巧姐,秦大哥,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你们总是不辞而别。”小芹嘟着嘴,却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

    巧巧上前拉着小芹的手,说道:“我们正说着你呢!你就来啦,走,到你的服装店看看去。”

    “太好了,有好些漂亮的衣服呢!你们瞧瞧去。”小芹高兴的道。

    太阳渐渐的升高,阳光普照下的万物显露出勃勃生机,包括这个城市。巧巧和小芹挽着手走在秦波前面,如同一对好姐妹,讨论着女xìng最多的话题:时装、美容和材。巧巧眼光不时的在来往的人群中搜寻着,期望能够发现龙野一伙的蛛丝马迹。

    看着二人融洽相处的行,秦波也是暗暗高兴。但也有些为巧巧担心,因为他不知道巧巧在阳光下能否经受得住长时间的活动。

    片刻就来到巧巧开的服装店,规模竟还不小,服装种类齐全,还请了几名雇工;店里顾客来来往往,看来生意不错。

    “你真是好样的!小芹老板。”秦波不由得赞叹道。短短的时间能把商店经营得这样,小芹肯定付出不少的心血。

    “记住啦,老板可是你,我只是为你管理。巧巧姐,你看看,喜欢什么样的,穿上试试看。”小芹拉着巧巧,指着各式各样的女装说道。

    巧巧们的海底世界,因为海水的缘故,穿的都是特殊材料做成的衣服,有特别的功能;自然没有陆地上如此众多的颜sè和种类;现在或许要在陆地上生活一段时间,而且要和外界有所接触;巧巧当然想试试这些琳琅满目的时装。

    那个少女不美呢?特别是在心的人面前。只是,却又真的不懂怎样选择搭配。便对小芹道:“这么多的衣服,看得我眼都花啦!小芹,还是你帮我挑选吧,你选的我都满意。”

    “你的材这么好,穿什么都好看的。”小芹一边说着,一边为巧巧挑了好几时装,“你现在换上试试。”

    “不用啦,你的眼光还会错吗?帮我装好就行。”

    秦波也选了一件上衣和一条休闲裤,见小芹为巧巧的衣服打好包,走到二人面前,说道:“好啦,我们走。”

    “走?上哪儿?我可是还要向你汇报店里的经营状况呢!”!小芹有些生气,其实她的内心多么的希望秦波能多留些时间,哪怕是看看他,也是令她满足的。

    “当然是吃饭去,你瞧,该吃饭啦!小芹,你带我们去,找个环境幽静点的餐厅,我们边吃边说。”

    一听巧巧的话,巧巧笑逐颜开,“好啊,走。”带着二人离开了店铺。秦波则带上了选中的服装。

    一会儿,三人来到一家餐厅,找了个僻静的包间,要了几样菜,开始吃饭。秦波和小芹当然是随手拈来,巧巧可就显得有些笨拙,不是筷子夹不住菜,就是害怕被饭菜烫着。秦波明白巧巧的用意,是想逐步适应陆地上的生活方式,便耐心的指点着;小芹可就大是奇怪:怎么这巧巧像是从未以这样的方式用过餐,联想到以前巧巧的食品,心道:她到底是哪儿人呢?但没有在脸上显露出来。

    片刻,三人停止了用餐,小芹道:“秦大哥,我……”

    话没有说完,秦波打断了她的话,“你要是再说关于店铺的事,我真的不高兴啦!我说过,店铺一切都是你的,你拥有一切的处置权力。我们有需要,会来找你的;你看,今天我们不是就拿了这么多的东西吗?还有啊,这顿饭可也要你请客的。”

    秦波如此说,小芹仍是坚持自己的意见:“我反正是为你管理。要不是没有你,我啊,不定还在龙溪谭呢!对了,秦大哥,你们离开后,你弟弟来找过你,当时我刚好在你哪儿打扫房间。”

    一听弟弟来过,秦波心想:怎么短信上弟弟没说?或许是后面才来的。“他来有什么事吗?”

    “还不就是你母亲让他来看看你,叫你有空回去一趟。不过他们都很好,临走时我给他收拾了些衣服,想那些钱给他,他却怎么也不要。”小芹说这话时,脸上起一层甜蜜的笑意。“你们兄弟长得可真象!”

    秦波二人没有留意到小芹的笑有什么不同,秦波道:“谢谢你了,小芹,以后我弟弟再来,可别给他钱之内的东西,倒是帮我给母亲挑些衣服才是真的。”

    “这个我会做到,你就方向好啦!。”

    听着二人的话,巧巧心中在想:有机会,一定要陪秦波回一趟家!

    只是心思却又马上转到龙野上,向小芹道:“小芹,你二表哥呢?”

    小芹听巧巧问起李勇,以为是在为自己担心,答道:“不知二表哥怎么了,现在老老实实的回乡下去了,变得勤劳多了,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他还说巧巧姐真是一个好人,我真为他高兴。只是一直都没有大表哥的消息,问李勇,只是说很好,到底做什么、在哪儿他就是说不知道。巧巧姐,你们知道吗?”

    秦波本想告诉小芹实,但怕引起她的伤心和怀疑,再说也一时无法说清,见巧巧望着自己,便道:“我们也没有他的消息。但我想,他现在一定会比以前好的。”在他看来,葬海底,要比被龙野控制,整天提心吊胆好得多了。

    “鲁宗标呢,你见过他没有?”

    “没有,那个坏家伙不知干什么去了。自哪天我在秦大哥房前见过一面后,就再也没有碰到过。就连到我店里买衣服的他原先的同事的都说没有见过他,怎么,你们要找他吗?”小芹反问道。

    “不是,随便问问,免得他们还想打什么坏主意。小芹,要是你一看到他,记着一定要通知我们,好吗?我们也好防着点。”巧巧道。

    “我会记住的,一有消息,我立刻通知你们。哦,对了,我买了个手机,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你们记着,以后好联系。”小芹说着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告诉了二人。

    简单的又聊了会儿,巧巧拉着小芹的手,说道:“小芹,我们有事,又要离开这儿了;你一人好好的保重。别想着自己就是为秦大哥看店铺,你想怎么就怎么,钱有你完全支配。”

    “可是……”小芹还想说什么,却被秦波打断了,“什么都别说,小芹,我们走了。”说完,和巧巧一起离开了餐厅。

    秦波不敢回头,他实在不敢面对小芹那深、期盼、哀怨的眼光;他知道小芹也一定在后看着自己。

    不错,小芹一直凝望着秦波的背影,直到消失在茫茫人海。喃喃的道:“走吧!走吧!不然我真的不知该如何面对巧巧姐真诚的目光。”另一个声音却似乎也在说着:“不、不,我要等,等到你回来。哪怕是青丝变成白发。”

    巧巧和秦波回到住处,换上带回来的衣服。秦波一休闲装,显得轻松自在。巧巧则第一次穿陆地时装,里面还穿有保持体温的紧内衣,不是很自然。但在秦波看来,合体的衣服把巧巧勾勒得更加婀娜多姿、妩媚动人,犹如一朵出水芙蓉,华丽高贵又不失清新秀气。

    “走吧,我们出发,但愿能有所收获。”巧巧说道。

    “一定会有的。除非他躲藏起来,不再幻想着什么复国之梦。”秦波紧紧的握着巧巧的小手,“我们走。”

    于是,在这个国度里:不论是拔秀丽的名山大川,还是充满诗画意的田园水乡;从繁华喧闹的现代都市,到平静安详的县城小镇;出现了一对意绵绵的侣。男的说不上玉树临风,但也朝气蓬勃,英俊不凡;女的则是无论走到哪儿,都引得男xìng频频回头,令女xìng自惭形秽。

    他们驾着一辆外表平凡、车内奇异的车辆。在外人看来,这二人是出来领略风光美景的;只是,谁也不曾留心到,他们出了欣赏那些山水风光外,更多的是用他们敏锐的眼睛,在人群中、电视新闻上、报刊上搜寻着什么。

    不用说,这二人自然就是出来探访龙野一伙消息的巧巧和秦波了。连rì来的奔波旅途,使得他们明显的消瘦了不少,但却更jīng神了。

    这天,回到投宿的酒店,秦波心疼的捧着巧巧的脸,说道:“看你,黑瘦了不少;要不,我们回海里,住些时rì在上来。”

    “没事的呀!只要你不觉得难看就行,我觉得我越来越能适应陆地上的环境了。倒是你,真的瘦多了。”巧巧轻轻握住了秦波的手。

    “哥哥和铁鸥他们也是没有一点儿龙野的行踪消息;真不知他们躲到什么地方去了。只要龙野不做出什么坏事来,也就由他吧!”

    “但愿如此,那样最好不过了,无论对他自己还是我们,都是好事。”秦波接道。

    “不会的。你想,一百多年的时光都没有消磨他的野心和暴虐,好不容易逃出来,龙野怎会轻易的服输呢?

    “也是,yù海无边啊。”秦波叹了口气,“明天我们继续吧。”

    “不急在一时。秦大哥,你很长时间没有回家啦,要不,明天我们回你家去看看?”巧巧内心有些扭捏,眼睛瞅着秦波。

    “好呀,我早就盼着这一天了。你同我回去,一定会令妈妈惊喜不已的。她早就要我……”

    “要你什么呀?别磨磨蹭蹭的,快说。”

    “呵呵,妈妈早就要我带着她的儿媳妇回去给她看看呢!”

    巧巧幸福的偎在秦波怀里,道:“就怕你母亲不会喜欢我,不会同意我们的。”

    “她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不喜欢呢?只是暂时不要告诉她你的份就行了,以后在慢慢的让她明白。”

    “嗯!”巧巧应了一声,想到明天就要见到秦波的母亲,她有些慌乱。

    哪一个即将第一次见婆婆的贤惠女xìng能坐怀不乱呢?

重要声明:小说《深海异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