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暗 流 涌 动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噩梦惊魂 书名:深海异类
    当秦波怀着激动的心、带着幸福的沉醉感带着巧巧再次回到自己的住处时,巧巧俨如一个女主人归来:为秦波仔细而认真的整理房间,清洗衣物。秦波看着她忙碌的影、婀娜的段,不百感交集:自己只是做了该自己补偿的事,想不到竟然得到深海世界的蓝月使的垂;跨越国度来到自己的边。美人鱼的传说竟在自己上真实的再现。他心中暗暗的道:秦波啊秦波,如若你让这温柔可的异界女子受到一丝的伤害,你将受到世上最残酷的惩罚。

    巧巧收拾好房间,依偎在秦波边;抚mo着他发白的手和脸,悄悄的使劲捏了捏,秦波竟是没有大的疼痛感。她知道,秦波表明的皮肤的活xìng现在实在是太差了,不由的心疼得泪眼婆娑。对着秦波说道:“秦大哥,要不,我们到医院去看看吧!你看,现在你连我的手都感觉不到啦!”

    “我的蓝月使,我们可是才回到陆地上啊!等两天再说吧!这行以前我的手在水里浸泡时间长了,也出现过的。不许你整天的为我担心,看你忧心忡忡的模样,我反过来该担心你啦!现在,我们接受太阳的滋润去,我接着给你讲陆地上的事物,你给我说说怎样和海底的动物交朋友,好吗?”秦波为巧巧拭了拭眼角的泪珠。

    “好啊,不过我可不能接受阳光的照晒,你到阳台上,我就在旁边陪着你,先把外衣脱了吧。”巧巧边说,边为秦波脱下了外衣。只是,秦波却不能感觉到她的柔弱无骨的手,仿佛隔了一层厚厚的膜。

    秦波现在只穿了一条短裤,仰面躺在椅子上。好久没有这么舒服的晒过太阳,又有巧巧陪在边,说着、笑着;还有什么比这更惬意的呢?

    时间在二人的讨论气候的变化、物种的消失等沉重的话题和不时的嬉笑中过去。第三天,和往常一样,二人又在阳台上开始接受阳光的照shè治疗。

    和预想的一样,秦波的皮肤感觉正在逐渐的恢复,皮肤表面开始出现了血sè;当巧巧的手滑过脸颊时,他调皮的左右摇晃着头,用脸不停的摩挲着巧巧的手。巧巧则用劲一捏,连道“讨厌、讨厌。”

    一股凉风吹来,空气中夹杂着一阵刺鼻的腥臭。巧巧皱了皱鼻子,摇摇头道:“真难闻,什么味呀?”

    秦波苦笑道:“这是附件化工厂排放的气味。我们习惯了不觉得,谁也没办法的。唉,其实排放的废水更是触目惊心,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降低甚至取消这些污染源头。”

    巧巧没有接口,不知在想什么。就在这时,一阵轻轻的敲门声传来。秦波忙穿好衣服,道:“谁呢?我去看看。”

    打开门,门外的却又是小芹;只是这一次她没有了以前的羞涩、不安。神自然的对秦波说道:“回来啦?巧巧姐呢?”

    巧巧闻言,跑过来拉住小芹的手,说道:“是小芹呀!快进来,我们也是刚回来的,你来的正好,秦大哥还提起你呢!”

    小芹和巧巧挨着在沙发上坐下,听到巧巧的话,接道:“有这么善解人意的巧巧姐在边,提我做什么呢?秦大哥你可得好好的照顾巧巧姐,看到你们回来,我可是太高兴啦!以后没事的时候,终于有朋友可以聊聊了。”

    秦波明白巧巧的话是为自己打圆场,会心的看了她一眼,转向小芹,问道:“我们走后,你还好吗?你没有回龙溪谭吗?”

    小芹幽幽的说道:“回去啦。不过第三天我又来到这城里,你不是说把钱借给我吗?我就在这儿附近开了一个服装店,算是为你经营管理吧!你们瞧,就在那边。”边说边拉着二人到阳台上向不远处指去。

    顺着小芹的指示,二人果然发现离这儿不远的地方新开张了一家服装店,规模还不小。小芹道:“那是你们的,秦大哥。生意还不错,你拥有一切的支配权。”

    秦波没想到怕小芹不接受自己的钱,随便说的话竟让她当了真。笑道:“不!那是你的,小芹,我和巧巧住一段时间还要离开这儿的。你好好的管理吧!”

    “不。我只是暂时为你们管理罢了。巧巧姐,有好多好看的衣服,等会去看看,或许有你喜欢的呢!”小芹没有接秦波的话,却对巧巧说道。

    巧巧看着一脸真诚的小芹,道:“我一定去的,到时你可要好好为我参考参考。那服装店秦大哥都说了,是你的就是你的可别在推辞,不然我们可不去啦!再说,我们真的不缺钱财的,有困难我们一定找你,好吗?”

    见小芹还要推辞,巧巧转了话题。问小芹道:“我们走后,那鲁宗标和你表哥没有找你的麻烦吧?现在他们怎样?”敢她不愿再有什么麻烦。

    “没有。我来这儿都将近一个月了,从没见过他们。听说鲁宗标也辞了工作,连开的餐厅都关了。不知干什么去了。我想他们一定是被你们吓坏了。”

    “什么?鲁宗标辞了工作,关了餐厅?那他干什么去了呀?”秦波有点不明就里。他太了解这个人,没有更好的生财之道,他是不会辞了那为他遮风挡雨的工作的。为这,他的心里隐隐的感觉到不太对劲。

    巧巧也是感到不对劲,向秦波点点头,又对小芹说道:“好了,小芹,暂时不说这些啦!倒是我们有件事需要你帮忙的。”

    小芹一听要自己帮忙,忙问道:“什么事?别说帮忙的话,快些开口说吧!”

    巧巧道:“唉,秦大哥体有些不好,不太方便外出,我、我又做不好饭菜,因此想请你帮忙每天为秦大哥买些吃的,同时为他做做饭菜。好吗?我、我也顺便向你学学做饭菜的方法。”

    一听秦波体不好,小芹忙问道:“怎么了?”并仔细的向秦波望去,只是发觉他的脸sè比以前苍白了些,不见有其他的大碍。见巧巧有些扭捏的样子,奇怪的想:什么事啊?不好外出;原来你不会做饭啊!心里虽然这样想,却是非常的高兴,答道:“好啊,我可是一直在想着为你们做点什么呢!这次终于机会啦!”倒不是为了能进一步的接近秦波,而是出于真诚的友

    秦波虽理解巧巧的心意,却不明白为何要叫小芹每天来买菜做饭。自己二人不是很好吗?

    巧巧的心中却是有自己的想法:自己和秦波的感虽是不用质疑,但毕竟是两个完全不同世界长大的人,不说生活习惯等的差距,单二人拥抱时体温的巨大反差便是一个难题:一个觉得对方太冷,一个觉得对方温度太高。接下去不知还会有什么的障碍存在。小芹对秦波虽现在表明上不再有感上的追求,内心一定还在有对秦波愫。既然自己和秦波遥不可知,让小芹和秦波多一些接触,对秦波的未来也不失一件好事。

    三人各有所思,但都没有说出口。小芹却并没有想到巧巧的心事上,想起秦波以前说过的话,让自己不可多打听巧巧的事,不再多想,对二人说道:“好啦,我这就买东西去啦!回头再说吧。”说完,走出了房间。

    不说秦波的抱怨和巧巧的甜言蜜语,小芹出了门,刚要向农贸市场方向走去。却见一个似曾熟悉的影正向秦波的房间张望着,见她出来,一晃,消失在人流中。

    “会是谁呢?”小芹边走边想。这个城市她熟悉的人太少:不是两个表哥,是谁呢?好像有点儿象鲁宗标。他想干什么呢?难道上次的教训还不够吗?

    联想到秦波的jǐng觉,小芹很快的买了些菜,便返回了秦波的住处。秦波和巧巧正在说着什么,见她回来,巧巧笑着接过了小芹手里的菜,不停的问着菜的名称和做法;小芹也不烦其厌的给她讲解着。最后,对二人说道:“刚才我在楼下似乎看到一个人影,好像是鲁宗标,在向这儿张望呢!”

    “什么?”二人闻言大吃一惊。秦波自言自语道:“不出我所料,他真的不死心。”但也没有往下细问小芹。是也,气氛开始变得有些沉闷了。

    秦波和小芹吃过饭,小芹奇怪巧巧为何说不饿,不和他们一起吃饭;但也没有问,见二人心事重重的样子,说道:“巧巧姐,我先走了。我会多留意周围的。”

    秦波接道:“小芹,谢谢你。也许,你表哥还会来找你的。有什么况你能告诉我们吗?”

    “放心吧!我不会象上次那样被他们利用啦。有什么事我会立刻通知你们的。”说完,小芹告辞了。

    却说鲁宗标得到龙野的许可,快速的潜回到龙溪谭的下面,不住的诅咒着龙野,又不停的连道“可惜、可惜。”片刻,便浮出了水面,到下水前埋枪的地方一摸,什么也没有。暗骂一句:三个混蛋,也不等等我。

    看看天sè,差不多正是黎明时分;想到龙野的话,不由一个激灵,要是龙野说的不是危言耸听,自己可得抓紧时间。现在快些回到城里再说,掉转头,向着城里的方向跑去。

    回到城里,饥不择食的吃了些东西;又回到郊外的住处,打理了一下,想要联系李彪兄弟和水蛇。犹豫了下,又放下了电话,打车来到秦波的房前悄悄的窥探起来。不曾想,正望着,见小芹走了出来;怕她发现自己,慌忙的又回到住处。

    他现在想的还是怎样下水去把哪些几乎晃坏了他眼睛的金银珠宝捞上来。至于龙野的话,过一天看况再说:要是没有什么反应,龙野就是在吓唬自己;要是真的有异常,拉做伴的也要拉着几人去,饵当然海底有无数的财宝。

    想到这,鲁宗标拨通了李彪的手机。一会儿,电话那头传来李彪带有惊慌害怕的声音:“鲁哥,你、你没事吗?你、你现在在哪儿?”

    “混蛋,你希望我出事啊?哈哈哈……”他故作得意的发出一连串的笑声。“还不快些过来,咱哥们发大财啦!哈哈哈……别忘了叫上水蛇。”

    听到鲁宗标的笑声,李彪兄弟有些吃惊:怎么他没死呀?那么急的暗流,他是怎样逃生的呢?但鲁宗标的话又是那样的真实在耳畔回响。兄弟俩一商量:也许真的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瞧瞧去再说。

    李彪兄弟和水蛇来到鲁宗标的院落时,已是下午时分。见三人迟疑和询问的样子,鲁宗标“嘿嘿”一笑,“真是些胆小鬼,就你们那样还想发财?我不是好好的站在这儿吗?害怕的话回去算啦。”边说边就要关门。

    “别别别,鲁哥,弟兄们不就是有点奇怪吗?快给我们说说哪儿有些什么宝贝!”水蛇忙上前道。

    四人人在屋里坐下,看着三人迫不及待的样子,鲁宗标慢条斯理的、绘声绘sè的给他们描述了他见到的金银珠宝后,又说道:“真是太多啦!都是古时候的沉船留下的,其中的任何一样都够我们享用不尽的。”

    “那鲁哥为何不带些上来?”李勇有些不信。

    “这就是叫你们来到原因啦!我一人返回时水流太急,更本无法一人回游,即使带着的一丁点东西也被水冲走了。上天注定要我们哥几个一起发财的。你们倒是想不想再去?还是我打前阵。”

    水蛇三人早被他的花言巧语说得眼睛发亮,听到鲁宗标还是打头阵,连声道:“去去去,这么好的发财机会怎能不去呢?”

    “好,一言为定。咱们仍要先分头准备一下:水蛇还是负责潜水装置,李勇,你还是去监视着秦波那小子,他们又回来了,而且这一次一定又带来更多的钻石一类的东西;就是从那儿得到的。我们要抓紧时间。不出意外的话,明晚下水。现在好好的休息。”

    几乎就在鲁宗标等人再次做着发财的美梦的时候,深潭一侧的溶洞里的龙野正发出一阵阵的狂笑:我马上就要回复zì yóu之啦!我夺回权利、重登皇位的rì子不远啦!哈哈哈……他一点不担心鲁宗标不会返回来,那是个贪婪、狡诈的家伙,但是现在已被自己完全的控制在手里。只要事实真的象鲁宗标说的一样:蓝月使真的上了那个陆地上的男子,而且到了陆地上,他已经有了对付她的办法。

    鲁宗标一晚都在焦急和不安中度过,不敢合眼。他在等待龙野说的第一次的不良反应的到来。一直到了黎明时分,一天的时间已经过去,还是没有丝毫的反常。

    “哈哈哈哈……想吓唬我,要我……”得意的笑声没有停下来,鲁宗标觉得一阵奇寒开始由嘴里向全蔓延,逐渐全上下仿佛如置冰窖,冷透骨髓。慌忙打开取暖器,调到最高档,可还是无济于事:寒气是从体内源源而生,取暖只会烤坏外表皮肤;裹上厚厚的衣被,仍是丝毫不起作用;想要跑跑动动,四肢根本不听使唤。逐渐的,他的皮肤表层竟然凝结了一小层冰晶。

    “可恶……”刚吐出两个字,鲁宗标便倒在上昏死过去。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李彪三人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他的边,看着他们不停转动的眼睛,鲁宗标知道三人有了疑心。好在现在自己不再有任何的不适,伸伸腰说道:“想不到一觉睡了这么长的时间,你们都准备好了吗?”

    水蛇疑惑的问道:“鲁哥,怎么你的全象湿透了似的?”

    鲁宗标不想让三人知晓自己被龙野控制的事,要是让三人知晓:这三个只认钱的家伙说不定马上就会溜之大吉;多拉几个做伴的,对自己总是有好处。既可做伴,必要时也可联合起来对付龙野。听到水蛇的问话,答道:“我刚刚做了一个梦,梦见那些沉船上的珠宝都被咱们搬到这儿来了。大家看着那些闪闪发光的宝贝,都激动的浑发颤啦!所以我出了一的冷汗。”

    三人齐“哦”了一声,弄了些吃的后,又分头准备去了。

    小芹买好菜,正往回走,一个熟悉的影再次映入她的视线。那是她的表格李勇,此刻戴了一顶大帽子,遮住脸部,正探头探脑的向着秦波住处张望。

    想了想,小芹悄悄的走到他的后,一拍肩膀,道:“表哥,看什么呢?”

    李勇吓了一跳,回头见是小芹,答道:“哦,表妹呀,没、没看什么,随便走走,随便走走。你做什么?”

    “我寻了份保姆的工作,在那上面。这几天你们哪儿去了?”小芹向着秦波住的楼房指了指,问道。

    “一处也没有去。表妹,秦波和那个女的是不是从龙溪谭又回来啦?是不是又带来了许多钻石?”李勇心想:小芹一定知道秦波他们到过龙溪谭,也一定得到不少的好处,不然出来没多久,她看起来不再是乡村的打扮了,哪来的钱呢?

    “龙溪谭?你说他们去过龙溪谭?没有听他们说啊!”小芹纳闷了:难道秦大哥和巧巧离开的这段时间竟然是去了自己的家乡?他们怎么没对自己说过?

    一听小芹的话,李勇知道自己说漏了嘴,忙道:“没、没。我只是瞎猜的。我、我先走了。”

    带着满腹疑惑,小芹回到秦波那里。一边和巧巧捡着菜,一边说道:“巧巧姐,刚刚我又在房前碰到表哥了。”

    “他在干什么?”秦波追问道。

    “不知道,但是一定还在不怀好意。秦大哥,怎么我刚刚听他说你们去了龙溪谭呢?你们怎么不告诉我呀?我也好招呼你们的。”

    “什么?他说我们到过龙溪谭?他怎么知道的?”巧巧一听急了,放下手中的菜,对着秦波说道。又转向小芹,道:“小芹,不是我们故意的要对你隐瞒什么,而是我真的有许多不能说的事,你知道了只会给你带来麻烦。你能理解我吗?”

    看着巧巧激动而真切的脸,小芹点点头:“别说啦,巧巧姐,我相信你,也理解你们。只是你们要多加的小心才是。”

    巧巧心中却是感到不妙,联想起自己在沉船的地方模糊看到的人影,她隐约觉得鲁宗标一伙一定尾随着自己,甚至到了海底也不一定。可是,即使他们能下到谭里,却是无法到达海底的啊!

    天黑时分,四个影再次出现在龙溪谭的边上。鲁宗标低声道:“你们只要紧紧的跟着我就行,无论见到什么,一点儿也不用害怕。”说完,带头潜下水去。这一次,他们不仅带着刀具,还带去了几个大背包,准备用来背马上就会出现的金银珠宝。

    不久,那道暗流再次出现在几人的面前,只是现在水流不是很急。鲁宗标向着后面的人一招手,三人跟了上来;向着侧边的暗洞指了指,他再次带着三人向洞里潜去。

    鲁宗标现在假装带上了潜水的用具,没有开口。他怕吓走了三人,他也知道,每隔一会儿,激流就会再次的到来,那时,就算三人想要退回,也是不可能的了。

    就着微弱的潜水灯光,水蛇三人除了湿漉漉的洞壁,什么也没有发现。他知道处暗流之中的危险,正想招呼李彪等人返回,一股汹涌的暗流再次从后扑来,只觉眼前一黑,便失去了其他人的踪影。自己仿佛卷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中,紧接着,什么都不知道了。

    鲁宗标在激流到来之前,早快速的向前游去。他知道龙野就在前方的溶洞里等着他;这三人也会和自己上次一样,被流水卷到那溶洞中。

    “龙主,我回来了。”见龙野正坐在洞口,鲁宗标恭声道。

    “哼,你当然会回来。因为你还不想死。怎样?蓝月使可是真的和那个男的在陆地上?她发现你没有?”

    “没有。龙主,我这次为你带来三个帮手,你瞧。”鲁宗标指了指正卷入洞里的李彪三人。

    龙野没有说话,伸出大手,分别把三人提到水流静止的地方,除去了他们的潜水装置,不知从哪儿掏出三块芯片,捏开三人的嘴巴,植入了他们的嘴里后,自己爬到一块高大的岩石上坐下。向着鲁宗标喝道:“跪下。”

    鲁宗标脚一软,不由自主的便跪在龙野前。但听龙野哈哈一阵大笑道:“现在你们都是我的奴隶。等他们醒来,你把该告诉他们的都告诉他们吧。要是他们胆敢不听,哼,我想你也会告诉他们后果的,是吗?”

    “是是是。”鲁宗标连声的应道,现在他彻底的失去了摆脱龙野的决心,完全成了龙野的奴才。逃跑和金银珠宝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不过,好在自己现在总算不孤单了。

    片刻,地上的三人先后醒来,当他们发觉自己竟然还活着时,先是惊诧;看到鲁宗标的模样和龙野的凶相,继而便是无边的恐惧。什么人呢?使得一向目空一切的鲁宗标对他那样的恭敬。

    水蛇先开了口,“鲁哥,这是哪儿?他是什么人?你说的沉船财宝呢?”

    鲁宗标哈哈一笑,说道:“这就是海底啦!这位是我们的主人,以后我们的生命都属于他了。至于财宝,到时你们自然会见到的。”

    李彪哼了一声道:“什么主人,什么财宝,我们不要啦,小勇,我们走。”说完,对着水蛇一使眼sè,便想沿水流的入口退回去。

    “磔磔磔……”一阵yīn恻恻的笑声发自龙野的口中,“来到这里,还想走吗?”

    “快跑。”水蛇惊呼一声,他知道三人没死,当然就是这叫龙野的缘故,他能够控制鲁宗标,一定有着非凡的过人之处。

    “跑”字还未说完,两只大手分别抓住水蛇和李彪的脖子,接着二人被大手一摔,重重的撞到了洞壁上。李勇吓得在一旁瑟瑟发抖。

    “哼。还想跑?”龙野恶狠狠的道,“跑吧,出了这里你们一样的死路一条。”

    当李彪三人完全的明白鲁宗标把自己骗到水底来竟是不完全为了财宝,而且三人竟然稀里糊涂的变为了那个叫龙野的奴才。心中对鲁宗标的愤恨可想而知。但看到龙野凶狠的样子和鲁宗标的jǐng告,也是无可奈何,只能一起跪倒在龙野的脚下。

    “当然,跟着我,你们将来一定有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龙野对三人说道,“现在,你们三人马上回到陆地上去,把那个叫秦波的小子弄下来。”向着鲁宗标道:“一号,你和我先去一个地方。”

    他竟然还给他们编上了号?是不是奴隶都只是叫唤编号?

重要声明:小说《深海异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