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临 行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噩梦惊魂 书名:深海异类
    回到秦波的住处,四人长长的吁了口气。小芹因为心中有太多的疑问,再加上自己内心的不安,没有太多的话,只是坐着;巧巧看到秦波上的一道道勒痕,不停的向秦波问这问那,生怕他那儿不舒服;一会儿给秦波倒水,一会儿给他涂药,因为当着小芹的缘故,秦波怕她感到尴尬和冷落了她,不时的和她搭着话。雄鹰则在仔细的端详着“血花”和巨型“A细胞”的繁殖状况。

    小芹看着巧巧对秦波的关怀呵护,既有羡慕,也有些妒忌,更多的则是失落;又想到绑架的事:自己无意间被鲁宗标等人利用,好在现在秦波化险为夷,再留在这儿没有多大的意思,也许还会给他们带来不便;自己只会徒增伤感。再说现在几人说的都是些漫无边际的客气话,说不定他们有事商量。想到这,站起来,对三人说道:秦大哥,巧巧姐,我先走了,你们也好好的休息一下。

    见小芹要走,秦波忙上前道:“别走,别走,现在你不能再到鲁宗标那儿去了,先在这儿住下,等找到合适的工作和住处再说。”

    巧巧也道“是啊,你就住下吧。其实先前发生的事,和你没有关系的,倒是因为我们连累了你。”

    “不啦,我想先回龙溪谭去。巧巧姐,有时间和秦大哥一起来我们那儿玩玩,山村里景sè好,人也淳朴。过几天有机会的话,我再来找你们。现在我真的要走了,你们也许还有事的。”小芹说完,不顾他们的挽留,打开门快步的走出了房间。只是,眼中的泪水再也忍不住的流了出来。是啊,对这窦初开的少女来说,还有什么事比这不曾也不能表白自己心中的意,还要看着意中人和其他女xìng卿卿我我更痛苦的呢?她还能在座下去吗?虽然她并不怨恨巧巧,和秦波也没有太过亲密的接触,可秦波毕竟是她的初恋啊!她也不是为了要高攀或是向往城市,只是秦波下乡时对村民的无私帮助,善良和正直,深深的打动了她,也打开了她的心扉。

    巧巧一见小芹离去;忙一推秦波,嗔道:“快追去呀。把这个给她。”说着把几粒钻石递到秦波手里。在她的心里,倒是愿意和小芹接近,只是现目前还有重要的事等着他们去做,况且看得出,小芹对秦波也是意绵绵。那个怀chūn的少女会希望自己多一个竞争对手呢?

    秦波却没有接巧巧递过来的钻石,飞快的跑到卧室,又很快的向着外面跑去。他实在不知说什么才好,也知道巧巧的心意。但是他知道,钻石拿给小芹,说不定会象自己一样,只会给她带去麻烦,因此,他便就只是拿了些上次卖钻石的钱向着小芹追去。

    跑到街上的巧巧茫然的走着,没有可去的地方。初来这里便遇到这么多不顺心的事,她想回龙溪谭去,那儿虽然偏僻,可是人们淳朴善良,没有险恶。正想着,只听到秦波在后叫道:“小芹,等等,小芹,等等。”刚转回头,秦波已满头大汗的跑到了自己边。

    望着小芹忧伤的神,秦波道:“你怎么走得这么快呀?走,我先帮你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再说。”

    小芹明白秦波的心,摇摇头,说道“不了,秦大哥,谢谢你。我现在想会龙溪谭去。你和巧巧姐保重,我想鲁宗标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听小芹真的想回龙溪谭,秦波道:“也好,先回去住些rì子,过段时间再出来把。谢谢你的提醒,我们会注意的,也许两三天后,我们也要离开这儿了。”

    小芹不想知道他们要去哪里,要做什么,只是道:“一切小心些。还会回来吗?”

    “不知道,到时再说了。小芹,这些钱你拿着。”秦波边说边把一个牛皮纸袋塞到她手里。

    “不不不,我不要,这算什么啊?你在可怜我吗?”小芹连忙把纸袋又塞还给了秦波。

    秦波正视着小芹的眼睛,正sè的说道:“小芹,这是我的一点心意,算不了什么。你别误会。我没有过多的朋友,我要去的地方用不着花钱的;这些钱现在对我没有什么用处,就算是我借你好了,你不妨拿去做点事,等我回来再还我在还我好了。好吗?”他知道小芹一定不会要点,便这样说道。

    “不要。”小芹不加思索,便道。

    “你一定要收下,不然我生气了。我真的有重要的事要去做,只是不能告诉你,请你谅解。希望我回来时,你已经为我钻了很多钱。”秦波说完,不由分说的把纸袋放到小芹手上,转走了。

    捏着手里的纸袋,小芹知道那是很大的一笔钱,可是秦波已经消失在了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她喃喃的说道:“秦大哥,好,我等着你,等着你回来拿你的钱。”

    且说鲁宗标三人被雄鹰吓破了胆,惊慌失措的回到了城里,到医院包扎和治疗一番后,又来到郊外的院落里,进到房间,一边哼着声,连声道:邪门、邪门。

    三人实在想不到会半路杀出个人来,那么轻松容易的就阻止了自己即将到手的财富;而且原先检查好了的手枪竟然扣不动扳机,那人手上的力量又是那样巨大,令自己没有丝毫的反抗余地;特别是最后他手中的蓝sè光束,想起来更是不寒而栗。

    揉了揉肩膀,李彪对鲁宗标道:“鲁哥,算了吧,咱们令想门路,发财的路不止这一条;以前我们不也很好来钱吗?”

    不但没得到钻石,自己还受了伤,好不容易弄来的三支枪也丢了,鲁宗标这次可谓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赔了夫人又折兵。见李彪打起了退堂鼓,“哼”的一声道:“真是目光短浅,发财的路不止这一条,可那得花多少的功夫,冒多少的风险啊?弄来的也只是些小钱罢了。这一次咱们虽然没有得手,可一旦得手,今后还用得着再做那些见不得光的事吗?”说着,掏出了一叠钱,给二人一人扔了一半。又说道:“先拿去花着,说吧,还想不想干?不想干我另外找人。”

    二人一见面前的钱,眼睛仿佛亮了许多,收起钱,齐声笑道:“鲁哥好痛快,你说的是。我们听你的,你说吧,怎样做?”

    鲁宗标却慢悠悠的道:“别急,这事得从长计议。小勇,你去把秦波对面的房子退了,另外重新找个便于观察他们的地方,监视着他们。我和你哥做些准备。”

    一听让自己一人去,小勇有些迟疑,吞吞吐吐的道:“我、我……”

    见他的样子,鲁宗标却笑了,说道:“哈哈,你是害怕吗?别怕,你们想:我们都绑架了秦波,用了枪;他们当时有完全的胜算,可既没有对我们太狠,也没有报jǐng。说明了什么?说明他们和咱们一样,不想惊动其他人;他们的钻石不但还多,而且来路不正,至少是他们的份不正。不然,你我现在还能坐在这儿说话?最少也得躺在上。”

    听了他的话,二人连声称是。于是,三人又开始蠢蠢yù动了。完全忘记了雄鹰对他们的jǐng告。

    秦波给家中寄了些钱后,回到屋里,雄鹰却在自己离开的工夫离去了。巧巧见他有些怅惘若失的样子,眼圈一红,没有出声。秦波走到她的旁坐下,握着她冰凉的手,说道:“都过去了,再为‘血花’换一次血,咱们就可以回海底。巧巧,你怎么了?”

    巧巧一听他的话,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猛地拥住了秦波,把头靠在他的前,肩头抖个不停。哭泣的说道:“秦大哥,对不起,为了我们,你付出的太多了。小芹是个好姑娘。我、我……”本来她想说:我们不可能的。只是怎么也说不出来。

    秦波一见巧巧如此模样,忙道“到底怎么了?我对你的心意你难道还不明白吗?你快说呀!”

    巧巧紧紧的搂着秦波,啜泣的说道:“秦大哥,我知道你对我的感,可我真的害怕,怕失去你。我们、我们会遇到很多困难的。”

    “我不怕。我说过,为了你,就是付出生命也愿意的啊!不管有什么困难,我都不会害怕和后悔的,难道你害怕吗?”秦波捧起巧巧的脸,深的说道。

    看着他含脉脉的眼睛,巧巧道:“我也不怕。”她分明的感觉到了秦波的心跳正在加剧,搂着自己的双手也越来越紧。于是,她的双手不由的勾住了秦波的脖子,二人的脸庞逐渐的贴在了一起。

    终于,秦波的嘴唇印上了巧巧的嘴唇,他感觉到她的皮肤虽有点冰凉,但一切是那样的光滑柔软、富有弹xìng;巧巧轻微的喘息着,迎合着。她感觉到了来自秦波的。只是,这带给她的却是一丝不详。

    因为她知道,秦波一定也感受到了自己皮肤的冰凉:长期生活在海底的缘故,使得她们的体温大大的低于陆地上的人类了。

    良久,二人嘴唇方自分开。巧巧看着秦波意犹未尽的样子,羞涩的笑了,说道:“够啦。瞧你的样子,以后有的是时间。最多三天,我们就得回海底了;恐怕很长时间你都不能返回的,没有处理完的事抓紧时间办理以下。今天再换一次血,明天就要把巨型‘A细胞’移植到你体内了。”

    秦波的冲动逐渐的平复,答道:“还会有什么事啊?倒是小心才是最重要的,免得再出什么差错。到了海底呀,我可不想回来啦!只是不知道你们欢不欢迎我。”

    见他有些调侃,巧巧笑道:“我们啊倒是求之不得,那样的话,我们就永远拥有活的‘A细胞’载体啦,我们、我们也可在一起,只是不知道你能否忍受和适应海底的生活呢?”

    秦波正待开口,巧巧却接道:“不说这些了,难道你没有父母兄弟呀?你该和他们联系一下的。”

    听到巧巧的话,秦波一拍脑袋,说道:“在这片陆地上,就还有妈妈最叫我牵挂的了。她和弟弟生活在农村,我问问现在怎样。”说完,拿起来小芹还给自己的手机。

    接通电话,一阵寒暄后,只听弟弟说道:“哥啊,我们的生活很好,只是妈妈的体有些不太好,有空就回来看看她,她一直念叨着你,叫你快些成个家。”

    秦波知道母亲其实就是牵挂自己,对弟弟说道:“这短时间很忙,过后我会回来的,好好照顾妈妈,注意查收一下,我给你们寄了些钱。”

    和弟弟说完话,秦波申了个懒腰,说道:“我妈妈一直问我什么时候带儿媳妇回去给她看看,这事完了,你愿意和我回去吗?”

    巧巧道:“又来了。我答应你,可能的话,一定和你回去。现在,该吃饭了,昨天到现在,你还不饿吗?”

    一听吃饭,秦波才感到自己确实饿了,巧巧有自己的食物,自己便到外面吃了些,回到房间时,见巧巧已在水缸里睡着了。关好房门,自个回到卧室,倒在上,便沉睡过去。

    秦波醒来时,已是黄昏时分。巧巧正在盯着瓶子里的“血花”看;见他醒来,说道:“醒啦?我为你买了饭菜,你尝尝怎样。”只见桌子上已摆了些饭菜,有也有汤彩。又听得巧巧道:“本来想为你亲自做的,可是我实在不知道你们饭菜的做法。在我们海底,都是吃生食,或者加工成液体,或是做成膏状;不象你们吃熟的。快趁吃了吧。”

    秦波笑了笑,说道:“以后可别再出去啦,免得再发生意外,谢谢你。要不你也来尝尝,看习不习惯吃。”

    “不啦,我吃过了,你快吃,要不凉了。”

    秦波知道巧巧的饮食习惯,不再勉强她,坐到桌子前,便吃起饭来。虽然不是巧巧亲手做的,但吃起来也是格外的可口。

    吃了饭,二人说笑了一阵,秦波道:“好了,该是最后一次给‘血花’换血的时候啦,来吧。”

    和前几次一样,巧巧给“血花”换了血,只见瓶子里的血液不停的上下对流着。二人趴在桌子边缘看着瓶子,心格外的激动。他们知道,等到明天把瓶子里的血液输到秦波的体内,秦波没有异常的反应。就可返回海底了。

    第二天,当他们再次把“血花”放到阳光下时,瓶子里的血液对流越发的快了。见此景,巧巧仰起脸,兴奋的对秦波说道:“秦大哥,现在是把含有巨型‘A细胞’的血液输入到你体内的时候了,你怕吗?”

    “傻丫头,怕得话我和你们去才‘血花’做什么?而且有你在边,怕什么呢?来吧,是不是和抽血的时候一个样?”

    巧巧点点头,拿出输血的设备,接通瓶子里的血液后,把针管插到秦波的血管里。一按按钮,瓶子里的血液缓缓的便流进秦波体内,在血液进入到体的一刹那间,秦波只觉一丝冰凉直入心扉。而且,血液流动的速度并没有秦波向外输血的时候快。想来是因为现在的血液里含有了“A细胞”的缘故。

    血液不断的进入了秦波的体,他觉得那一丝冰凉逐渐的在全蔓延开来,而且在不断的加剧,当瓶子里的血液全部的流完后,他的全仿佛笼罩在白雾之中,不住的颤抖着;嘴唇发紫。只是,他为了不想让巧巧担心,便努力的忍受着。因为巧巧告诉过他,这是至yīn至寒的巨型“A细胞”进入体内的正常现象;而且在经受寒冻之后,还要忍受酷的煎熬;这期间,除了太阳光外,既不能人为地驱散寒冷,也不能降温。只能靠他自己的毅力来忍受“A细胞”适应他的血液和体环境的引起的变化。

    看着秦波颤抖不止的体,听着他“格格”的咬牙声,巧巧含着泪水,收好针管。她多么的想为秦波送去温暖啊!可是,那样做会前功尽弃的。只能紧紧的握着秦波的双手,轻轻的把他移动到阳光下。

    终于,忍受不住严寒的秦波,在“嗯”了一声之后,昏迷过去。只是,这昏迷仅仅持续了短短的几分钟,他的体逐渐的停止了颤抖,脸sè也逐渐的变为红润起来。不一会儿,便全滚烫,脸sè绯红,刚刚苏醒过来的秦波不停的叫着“好、好。”并不停的撕扯着衣服。见此景,巧巧忙又把他抱到屋里,放在地上。看着秦波被除去外衣的、**的体,他她有些脸sè微微的发红了。

    上的酷越来越加剧,秦波不停的翻滚着,完全的失去了理智,全的血液仿佛在快速的流动,犹如有无数的蚂蚁在血管内穿行,又痒又痛;双手在上、手上抓着、挠着。眼看他的皮肤就要被他抓出血来,巧巧再也顾不得什么,除去了上的外衣,俯下去,紧紧的抱住了秦波。她知道,在这样下去,一旦秦波的皮肤渗出血来,一样的会前功尽弃的;而且,她也实在看不下去秦波如此难受的样子。

    不知是巧巧丰满、柔软和冰凉的缘故,还是应有的过程;一会儿,秦波开始渐渐的恢复了常温。他感受到了来自巧巧和自己的心跳,他不敢睁开眼睛,怕马上失去这难得的温存。只是,这温存并没有持续的太久,一阵寒冷又开始向他袭来,而巧巧也很快的开放开了他,并又再次把他抱到阳光下。

    如此反复的冷交替,不断的折磨着秦波,巧巧的眼中不停的流着泪水。好在,冷间的交替间隔时间越来越长,冷的程度也在逐渐的减弱。在一次轻微的寒冷过后,秦波渐渐的沉睡过去。看着他均匀起伏的口,巧巧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她明白,“A细胞”开始适应了秦波的体环境。如果他醒来是没有什么大的不适反应,后天他们就可以回海底了。于是,她把秦波抱到上,默默的为他盖上一薄被,退了出来。她知道秦波现在需要休息。

    秦波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的中午,见巧巧坐在沿,忙拉着她的手,脸有些发红的说道:“昨天真是难为你啦!怎样,况还好吗?”

    巧巧也觉得有点儿不好意思,低着头答道:“你呢?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只要你感觉舒坦,我们可以检测现在你血液里的‘A细胞’的繁殖况。”

    一听巧巧的话,秦波做起来,只觉得全如沐chūn风,四肢充满活力,没有什么不适的地方。说道:“我感觉舒服极了,来吧,现在就检测,我们快些回到海底去。”他比巧巧还焦急呢!

    巧巧闻言,转到客厅拿来了个针头,轻轻的刺穿了秦波的皮肤,取了些血液后,放入到了一个装有一些浓浊液体的小瓶子里。片刻后,只见小瓶子里的浓浊液体逐渐的变得澄清起来。

    一见这景,巧巧不自的抱住了秦波,流着泪,连声叫道:“我们成功了、我们成功了,秦大哥,我们成功啦!你瞧,瓶子里装的就是给我们带去病痛的变异的巨型‘V细胞’,现在液体变清,说明它们被巨型‘A细胞’吞噬了。”

    看着巧巧激动的神,秦波也是泪盈眶,道:“太好了、太好了。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还得再在陆地上多观察一阵子,明天、只要明天你还想现在这样,我们就回海底。”巧巧说完,忍不住在秦波的脸上“啧”的吻了一下,却又飞快的跑开了。

    第二天,秦波仍然jīng神焕发;巧巧更是满面笑容。一番简单的收拾后,在黄昏时分,二人上了路,向着龙溪谭进发。在夜晚来临时,他们自龙溪谭村后到了水潭边。

    秦波转回头,看着周围的一切,自言自语的说道:“再见了,哺育了我的大陆;你现在是遍体鳞伤,但愿人们会好好的珍惜你、保护你。”又看了看龙溪谭村子的方向,对巧巧道:“不知小芹现在怎样了?”

    巧巧叹了口气,接道:“她一定会好的,你们不是有句话,叫‘好人一生平安’吗?”也不知是安慰秦波,还是在祝愿小芹,还是二者兼有。

    秦波接过巧巧递过来的芯片,放到舌下,二人轻轻的滑入水中,手挽着手,消失在潭水中。只剩下潭水在微微的晃动着,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只是,谁会想到,远处的一棵大树后,一双贼溜溜的眼睛却把这一切看得一清二楚。

重要声明:小说《深海异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