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营 救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噩梦惊魂 书名:深海异类
    巧现在得知了秦波的失踪原因,知道他不曾受到什么伤害,心稍稍的平静下来。她知道,她必须要在很短的时间里作出决定:是使用手段制服鲁宗标一伙,还是联系哥哥,让他拿钻石来,换回秦波。只是如果拿钻石换回的话,真的就能满足得了他们的贪yù吗?

    前思后想一番后,她还是想:先把这里发生的事告诉给哥哥,让他看如何处理,或是就要他来一趟,万不得已,就使用武力。“血花”还需要换最好一次血呢!而自己的同胞现在正饱受病痛的折磨,等着秦波带去救药呢。

    作出了决定,巧巧打开了带来的箱子,拿出来一个手掌见方的、显示屏一类的装置,在侧边有写按钮。一番cāo作之后,她向远在深海之处的雄鹰发出了信号。

    片刻,显示屏上杂乱的条纹逐渐的变得清晰,雄鹰的脸庞出现在显示屏上。他一脸的凝重,看着巧巧道:“巧巧,发生了什么事?”

    巧巧见哥哥的神,反问道:“怎么?海里的况仍在恶化吗?”

    雄鹰点点头,说道:“是啊,在你离去的这几天里,又有很多的人和动物因为感染,失去了生命。”你们再过两几天,就该会来了;‘血花’上的细胞繁殖的好吗?”

    “很好。”巧巧道,只是今天发生了意外,秦大哥被一伙人绑架了,他们要求我们拿钻石去换,时间很紧。想是因为我给了秦波那颗钻石引来的。”

    一听秦波失踪的消息,雄鹰的脸sè越发的凝重,他打断了巧巧的话,说道:“我马上就来,你先别忙,我到了再说。”说完,屏幕上便失去了他的面容。敢秦波失踪的消息让他焦急万分,当然更明白救不出秦波的后果有多么的严重。

    巧巧听了哥哥的话,心更加的平静。她对哥哥充满信心,为巡空使雄鹰只要到来,营救秦波的事将变得非常的容易。她收好箱子,转拿了些吃的,到卫生间的大水缸里休息去了,因为雄鹰不需多长时间就会赶来,她必须使自己的体机能达到最佳的状态,以便一起去营救秦波。

    睡在隔壁屋里的小芹隐隐听到巧巧的说话声和放水的响动,心中满是疑问:她在和谁说话呢?这么晚、这么紧要的时刻,难道还有心洗澡吗?

    就在巧巧和雄鹰联系后的一会儿,一个圆形的物体缓缓的自龙溪潭中升起,没有发出一丝的声响,一直升到了半空,陡然一个急旋转,这圆形的东西已向远处掠去,在苍茫的夜sè中,一瞬间只在半空留下一条黑线。

    巧巧听到屋里一阵轻微的响动,往客厅一瞧,雄鹰已座在了沙发上,忙从水缸中出来,向哥哥道:“来了?”

    雄鹰点点头,巧巧便把今天发生的事简洁的告诉了他,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可以给鲁宗标一伙些好处,但也得让他们尝些苦头,以免他们得寸进尺;实在不行,只有制服他们,甚至让他们从陆地上消失。

    雄鹰听完巧巧的话,说道:“就按你说的办吧。钻石我是带了些来,不过成sè差了些。记住一条:不能让秦波受到一丝伤害,;万不得已,不要发生剧烈冲突;出了秦波外,绝对不可使第二人知晓我们的来历和份。”他指了指小芹睡的房间,又道:“你说的小芹可靠吗?”

    “应该没什么问题,她现在只知道我的名字,接下来的是她也最多就是会奇怪罢了,不会涉及到我们的份和来历的。秦波相信她,我也相信她。只是,她、她好像很喜欢秦波。”说到后面巧巧的语气有些支晤。她是否是有了醋意呢?

    雄鹰见妹妹的模样,特别是说到秦波的名字时的表,便知她对秦波的意已深。笑了笑,却又正sè道:“巧巧,你和秦波是两个完全不同环境、不同世界的人,到现在,我不知道你们的感到了什么地步。我只是想提醒你,发展下去,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事和困难发生的,你得考虑好,做好思想准备。你们都相信小芹,我也信。”

    巧巧脸sè一红,道:“我知道,一切顺其自然吧。不说这些了,不知那些人什么时候打电话来,我们准备准备吧,你也补充些水分,到时好有充沛的jīng力。”

    雄鹰点点头,掏出了带来的钻石,交给了巧巧,便进了卫生间。这些钻石虽有十来颗,却没有先前巧巧给秦波的大,大的如玻璃球,小的只有豌豆大小;光泽也不好。

    就在雄鹰和巧巧会合的同时,秦波仍被鲁宗标三人捆在椅子上,他闭着双眼,一直想着怎样才能逃离这儿。而那三人却在不停的商讨着怎样换来钻石,想着即将到手的财富,没有一点的倦意。

    看看时间离小芹离去时已过了很久,想来该准备好了交换的钻石。鲁宗标对二人说道:“时间差不多了,按计划,小勇,你先开车去接她们,那女的同意交换的话,必须带着小芹一起来;记住:别离那妖女太近,我和李彪把这小子压到交换的地点。要是她不同意交换,哼,咱们还有别的办法。”说完,从怀中掏出三只手枪,一人拿了一只。见二人拿枪的手有些颤抖,又道:“别怕,只要得到钻石,咱们就远走高飞,那时,就有享受不尽荣华富贵。”

    秦波原想:凭她们三人的力量,巧巧会有法子对付的,不曾想现在他们竟用上了枪,心中大是为巧巧担心,想着怎样才能把这里的况让巧巧知道。可是手被固定在了椅子上,没有办法开启雄鹰给他的定位装置。想了想,便“哎哟”的哼了一声。

    鲁宗标一听秦波的哼声,得意的笑了,说道:“怎么样,小子,不好受吧?待会儿要是不乖乖的听话,这枪子可不认人。”

    秦波装出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说道:“我的手、我的手快没知觉了,松松吧!反正我的脚还捆着,有你们三人,还怕我跑了不成?”

    “量你也跑不了。”鲁宗标一挥手,对李勇说道:“就为他松松吧,把手綁到他后去。”李勇闻言,依言做了。

    虽然仍被捆住,但秦波觉得好了些,特别是手指可以活动了。看看三人没有注意自己,右手的中指便向左腕探去,触摸到定位仪上的按钮后,开启了应用,并按下了定位和监听按钮,便感到手腕上传来一阵轻微的震动。他知道,自己已和巧巧联系上了。只是眼前的三人却未曾发现这一切。

    眼看天sè逐渐亮了起来,小芹带回来的秦波的手机仍是没有一丝响动,雄鹰知道这样被动的等待对自己一方极其不利,目光逐渐焦急,心中更加的恼怒了。

    就在这时,巧巧手上的定位仪却震动了一下,随着发出了一阵急促的“滴滴”声。听到到这响声,雄鹰和巧巧眼前一亮。巧巧忙拿出了方才用过的显示装置,连到了定位仪上,一阵闪烁之后,屏幕上列出一些符号,同时还传出鲁宗标的声音:“把子弹都装好,记着使用方法,天亮前尽量完成交换。小心那女的,鬼知道她还有什么邪门的地方。”又听到秦波大声说道:“你们真是无法无天了,连枪都用上了,而且是对付一个孤女子,不知害臊。”

    三人从秦波的话里,听得出他还好,自然明白秦波刚才的话实际是在提醒自己这方;也明白现在面对他们的是一伙被金钱yu望蒙蔽了理智的歹徒。

    却听得小芹喃喃的说道:枪?他们还有枪?表哥呀,你们不要命了吗?”她从雄鹰的神秘到来和看到他们的设备、自信,越发的感到这兄妹二人的深不可测,觉得鲁宗标和表哥正在玩火*。

    雄鹰看了一会,收起了定位仪,对二人说道:“你们继续等候他们的电话,我先走一步。”说完,便离开了。

    巧巧自然明白,哥哥一定是先行寻找追踪秦波去了,小芹却奇怪雄鹰为何独自一人离去,这么黑的天sè,他找得到吗?他有能力一人对付他们吗?

    就在雄鹰离开后的一会儿,秦波的手机响了。巧巧忙拿起电话,沉声问道:“你是谁?”

    只听电话那头一阵yīn森的笑声传来,“嘿嘿嘿,我是谁?你应该知道的,何必再问;钻石准备好了没有?”

    巧巧道:“钻石好说。我现在想和秦波说话,谁知道你们把他怎样了。”

    “少废话,见到钻石再说。”电话那头恶狠狠的道。

    “啪”的一声,巧巧挂了电话。小芹见状,忙道:“好不容易才等到他们的电话,你怎么就挂了呢?”

    巧巧笑了笑,说道:“他们的目的是钻石,钻石没有拿到手前,他们比我们还急呢。别慌,先吊吊他们的心绪,他们一定还会打来的。”话音刚落,电话又响了,巧巧故意让它响了一会才接听,没想到这次传来的却是秦波的声音,只听他道:“是巧巧吗?”

    巧巧一听到秦波的声音,不知是为他担心,还是太过激动,哽咽道:“是、是,是我,秦大哥,你好好吗?”

    “好,我没事,你别听他们的,他们有枪。”说到这里,便听到一个粗暴的声音说道:“行了,听到了没有?你得心上人很好,怎样?钻石呢?”敢说话人抢过了电话。

    巧巧咬了咬嘴唇,道:“准备好了,我到什么地方找你们?”

    “别耍花样,带着钻石和小芹一起来。下了楼,自然有人来接你们。”说完,电话便挂了。

    巧巧把电话递给小芹,说道:“你带着。现在我们出发,不用害怕。”

    小芹“嗯”了一声,接过电话,看着巧巧收好钻石,提起了一旁的箱子,二人便一起出了门。来到房前,整座城市都还在睡梦中,黎明前的黑暗,使得四周什么也看不清楚。小芹紧紧地握着巧巧的手,暗道:好凉。巧巧却感到小芹的手在微微的发抖。

    “怎么了?小芹,你害怕吗?”不管怎样,她觉得这善良无辜的少女被卷进这事中,自己有责任保护她,安慰她。

    “巧巧姐,我不怕,我……我……”小芹yù言又止。

    “什么事?你说,别想得太多。”巧巧道。

    “巧巧姐,也许你还不知道,和鲁宗标在一起的另外两人,是我的表哥,真没有想得他们竟然和那个坏蛋一起绑架了秦大哥,我知道你们一定有对付他们的办法,我……我想求求你,能饶就饶过我的两个表哥吧,他们一定是受了鲁宗标的惑才这么做的,他们家里还有白发苍苍的父母啊。”

    巧巧听了她的话,说道:“你真是个善良的好姑娘,我答应你,不会伤及他们的xìng命。好了,你瞧,那边有车子来了,应该就是来接我们的。”

    只见那辆车果然在二人面前停下,开车的正是小芹的二表哥李勇。车子没有熄火,李勇探出头,说道:“钻石呢?”

    巧巧盯着他,自然认出他就是那晚被自己冻住的一人。反问道:“秦波呢?见到他再说。”

    李勇不敢正视巧巧的目光,缩回头,说道:“上车吧,到了你自然会看到他的;车上你可别耍什么手段,半个小时他们没有我的消息,秦波就会没命。”

    二人一听,连忙上了车,李勇却让小芹做到旁的位子上,而让巧巧一人座在后排,再三用强装出来的语气jǐng告巧巧不得乱动。之后,车子便迅驰的向郊外开去。

    片刻过后,车子在一个荒凉的小山坡前停下。此时天sè较刚才亮了些,依稀可见周围的景物。

    “人呢?”巧巧问道。

    只见李勇闪了闪车灯,便见三个人影从山坡上的一道沟壑中站立起来:两边的是鲁宗标和李彪,二人一人一只手抓住秦波的手臂,另一只手则用枪抵在秦波的头部和口。秦波仍被紧紧地捆着。

    见到秦波,巧巧和小芹连忙下了车,李勇也下了车,只是一下来就快步的跑到了鲁宗标三人处,口犹自起伏不停。显然,他对巧巧实在是惧怕极了。

    巧巧正待向他们走去,只听鲁宗标一声闷喝:“站住,别过来,就在那儿别动,先让我们看看钻石再说。

    巧巧一手提着她的箱子—那关系着海底无数生命的箱子;另一只手向前伸出,摊开手掌,只见四五颗大小不一、闪着微光的钻石便出现在她的手心。她道:“钻石在这儿了,放了秦大哥。”

    “哼,说得简单,你这妖女,别向耍花招。”鲁宗标道,“让小芹拿过来,我们先看看,你不能动。”

    巧巧有些犹豫,现在还不见哥哥现,他没有追踪到秦波吗?旁的小芹是否真的可靠?

    正想着,见三人后有道亮光一闪,心中暗喜:原来哥哥早就来了。便把钻石交给了小芹,说道:“去吧,别怕。”

    小芹感激的看来巧巧一眼,她感受到了巧巧的信任。拿着钻石,向着山坡上的几人走了过去。鲁宗标放开秦波,一只手接过了小芹递过来的钻石,冷笑了几声,把枪口指向了巧巧,气急败坏的说道:“你这妖女,竟敢耍我们,这钻石怎么这么小?”

    “你让我这么短的时间,到哪儿找那么大的,你以为随便捡啊?”巧巧面对他的枪口,毫无惧sè的说道。

    不想这时小芹却开了口,道:“那么还嫌不够啊?每人一颗都多了,快放了秦大哥。”边说边向秦波伸出手去。

    鲁宗标显然对这几粒既小、sè泽又差的钻石很不满意,见状,“砰”的一脚,把小芹踢翻在地,对她吼道:“滚回去,再去拿。”

    秦波见小芹被踢翻在地上,拼命的想挣脱李彪的手,无奈手脚被紧紧地捆着,反到摔倒在了地上,便只能对挥舞着枪的鲁宗标大骂道:“你这恶鬼,贪心不足,不得好死!”

    本来就不满意的鲁宗标一听秦波的话,更加恼怒,他一把揪住了秦波的头发,用枪抵住他的头,厉声道:“住嘴,再叫我打死你。”又对还躺在地上的小芹吼道:“快去,去不去?”

    远处的巧巧见此景,怕在这样下去,说不定真的惹急了鲁宗标,或是枪走了火,伤到秦波,忙叫道:“还有、还有,小芹你快来拿。”

    一听巧巧的话,三人齐向巧巧望去,见巧巧的手心确实又多了几颗,便齐声对小芹吼道:“快去、快去。”

    小芹忍着疼痛,向巧巧走了过去。鲁宗标三人只顾看着巧巧手里的钻石,在他们想来:这谢恩钻石虽然小了些,但是数量多了,也不枉冒险一场。却没有注意到,此刻他们的后,不知何时已多了个影,他的目光是那样的坚毅、睿智;在这人的手里,现在正握着个圆锥行的物体,对着三人手上的枪照了照,就在照的一瞬间,一道蓝sè的光束从他手中的圆锥物中shè出,shè在了枪上。只是,这一切发生得毫无声息,三人没有丝毫的觉察;而对面的巧巧却一清二楚的看在了眼中。于是。她脸上微微的笑了。

    小芹从巧巧手上拿了钻石,正待往回走,又听鲁宗标叫道:“慢着,连她手中的箱子一并拿过来。”自他见了巧巧,就见她一直提着那箱子,因此,他猜想,箱子里面装的,一定也是非常珍贵的东西。

    秦波一听他还想要箱子,叫道:“怎么?还不够啊。卑鄙、无耻!”他知道箱子里装的是“血花”,那可是他和巧巧这几天的所有心血啊,关乎这无数人的生命呢!

    鲁宗标狞笑着,正待开口,却听后一个声音道:“是啊,还嫌不够吗?”

    三人闻言,大吃一惊。转头向后看去,见一个中年人不知何时,已站在后,一道凌厉的目光,正对着三人。

    “你是什么人?快离开这儿,少管闲事。”鲁宗标用枪指着来人道。

    “离开可以,只要你们放了他,就此罢手吧!”那人指了指地下的秦波,同时迎着枪口走了过来。

    “站住,在走我真的开枪了。”鲁宗标被来人的目光震慑住了,有些慌乱,对着李彪二人努努嘴。二人见状,放开地上的秦波,向来人扑去。

    只见来人伸出两只巨大的手掌,没有避让,反向二人抓去,二人见那手掌迅猛无比,想要避让,已是不及,被抓住了口,无力反抗,紧接着便被重重的摔了出去。

    见来人如此的神力,鲁宗标抢前一步,用枪抵住他的口,叫道:“别动。”

    来人却道:“开枪吧,试试看。”一边说着,手向鲁宗标握抢的手伸去。见他的手伸来,鲁宗标一咬牙,手指向枪的扳机抠去,扳机却凝住了一般,纹丝不动。来人的手此时已拧住他的手,刚想反抗,但觉一股巨大的力量传来,“咔嚓”一声,自己的手腕仿佛断了,紧接着,整个人被抛了出去。

    这时,巧巧和小芹已扶起了地上的秦波,为他解开了绳子。巧巧抚mo着秦波被捆得发紫的印痕,眼圈有些红了,不住地说道:“好了,好了,都过去了。疼吗?”

    小芹确实满脸的茫然,她佩服雄鹰的神力,却想不通鲁宗标三人的枪为何失灵。却不知在雄鹰手里的装置向三人的枪发shè出那一束蓝光时,就使得枪的扳机熔化了。

    秦波感激的看看雄鹰,说道:“这三人真是可恶极了,贪得无厌。大哥你真是好样的。”

    这时,被雄鹰甩出去的三人正悄悄地向路上的车子移动着脚步,想趁机溜走。却听到雄鹰一声沉喝:“站住。”三人便不由的停下了脚步。

    雄鹰来到三人面前,沉声道:“怎么?就想走啦?”

    三人早被雄鹰的神力吓破了胆,又听到巧巧叫这人哥哥,心中更是害怕。忍着手腕上的剧痛,鲁宗标连忙把还没装乎的钻石放到雄鹰跟前,连声道:“饶命、饶命。”李彪二人也齐声求饶个不停。

    雄鹰看着三人的求饶样,想到方才三人的不可一世,摇了摇头,说道:“饶了你们倒是可以,只是记住了,不要再做为非作歹的事,更不要再来打扰他们,知道吗?否则,下次拧断的将是你们的脑袋。”手一摆,一股蓝光shè出,地上便多了个手指粗细的洞。

    三人吓得直冒冷汗,心中都在想:这又是什么邪术?要是shè在上,那还得了。紧接着,只听雄鹰喝道:“钻石就给你们。记住了,滚吧!”三人如逢大豁,一溜烟的跑向路上的车子,飞快的走了。

    雄鹰见秦波三人走了过来,说道:“你们稍等,我送你们回去。”说完,向山坡后走去。片刻,便见他已开了一辆车子停在路边。

    三人上了车,车子便向着城里驶去。秦波已是第二次乘坐这车辆,不觉得奇怪;小芹却是初次,不住地四下打量着,惊奇不已。

重要声明:小说《深海异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