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陆地人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噩梦惊魂 书名:深海异类
    秦波和巧巧告别了雄鹰使,便离开了那神秘的海底世界,虽然在往回赶的沿途,不时有许多奇异的海底生物和景sè在眼前浮过,但秦波已无心欣赏,在他的心中,只希望快一点回到陆地;所想的不仅仅是寻找血花的奇异刺激,更多的是为那些正受病毒侵害的海底人的担忧。虽然他只是个平凡而渺小的人,可当他知晓了这一惊人的事实和变异后,在心中已默默地、毫不犹豫的承担起了关系着无数海底人类生死存亡的寻花之旅。

    临行前,雄鹰使早为他们准备了‘闪舟’,因此,他们穿越海底也不过用了几分钟的时间。秦波感到巧巧放开了拉着自己的手,便听她道:“到了,我们又回到了龙溪潭的下面。”

    秦波现在毫不惊异于巧巧世界里的一切,只是他觉得,巧巧为何偏偏就在这龙溪潭遇到自己并选择自己呢?便问道:“这龙溪潭怎会这么深啊?在这儿可真巧,让我们遇上了。”

    巧巧道:“当年地球上的陆地分裂后,在没有下沉的地方是直通海底的;比如许多的深不见底的湖泊、深潭和目前你们没有探知的深山幽洞都是。它们一直存在着,只不过是你们没有发现罢了。我那天接受任务后,便从这儿出水,便遇到了你,或许是天意吧。”

    “我选择从这儿出来,只因为这龙溪潭周围的景sè最是美丽和幽静。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是时常独自一人到这潭下,从水中凝望那美丽的蓝月亮。我的名字也是因此而来。”顿了一下,巧巧拉着秦波的手,接道:“我这次奉命出来,就是要寻找一个善良、正直的能帮助我们的陆地人;在当时那种景下,你虽然害怕,可并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冥冥之中,我便觉得,你就是我要找的人。”

    说到这里,巧巧的脸却有点发红了。或许是刚才她说的非分之想令她有些害羞吧!秦波感到巧巧拉着自己的手更紧了。

    却有听巧巧道:“现在是深夜了。我们上去吧。记住:离开潭水时,一定把你入水时我放入你口中的芯片取出来,不然你会不舒服的。就在你的舌头的下面。”

    秦波点点头,道:“知道了。只是到了陆地上,你会适应吗?我该为你做些什么呢?”

    巧巧答道:“到了陆地,我的体机能便不如在水里好;主要是呼吸和体温方面,也需要借助于这小小的芯片来调节。因为虽然在远古时,我们的体机能虽是一样的,可随着生产条件和环境的改变,很多都和你们不一样了。正如你们在海水不能zì yóu一样,到了陆地我们也需要借助这芯片;最重要的是,我们的皮肤随时都需要保持足够的水分;我哥哥要你每天都至少要给我泡在水里一次也便是这原因。”

    “还有吗?”秦波问道。他不想让这来自深海世界的美丽少女在陆地上受到任何的伤害。只因她们现在所受的伤害也太深了。

    “没有啦。随机应变吧,一定记住:千万不可对任何人说起有关我们世界的事,以及我们的目的。这对于你们或是我们都是好事。”

    “记住啦。”秦波道,“我们上去吧!”

    两人把闪舟留在水底,巧巧一手拉着秦波,一手提了个一尺见方的金属箱子,慢慢地向上浮去。逐渐地,一轮明月在摇曳的水中出现在眼前,宛如一个蓝sè的宝镜一般,异常美丽。秦波心想:水中看月确实美极了,难怪她的名字要叫蓝月呢!

    二人穿越深潭,片刻便来到水面。巧巧摇了摇秦波的手,指了指嘴巴;秦波笑了笑,从舌头下取出了芯片,还给了巧巧。只见她把那芯片放入了金属箱子中,同时也在自己的口中放入另外一块芯片。轻声道:“上去便。”秦波把头露出水面,用手抓住潭沿的石块,由于浮力的缘故,他轻松的便爬上了岸边,也把巧巧拉了上来。

    “呵……”秦波深深地吸了口气,觉得上岸后轻松多了,呼吸畅快了很多;只是,却也感到一丝的寒意。同时也发现,虽是刚从水中出来,上的衣服却并没有任何的水分。心想:这深海人类的科技水平确实不赖。

    巧巧打开带来的箱子,摆弄了一番,手中便多了衣服,和陆地人的一样,分为上衣和裤子。她道:“我可得穿得和你们差不多,不然会引人注意的。”

    秦波一想也是,在海底。她们为了行动的方便,穿的自然是连衣裤了。只是有点奇怪,为何她们穿的都是银灰sè的呢?

    秦波轻声问道:“你能走吗?很长路的。”

    巧巧仿佛感受到秦波的关切,用她美丽的大眼睛注视着秦波道:“没事。先回到你住的地方吧,不然你周围的人还以为你失踪了呢。”

    此时已近黎明,rǔ白sè的晨雾,渐渐在树林和山间弥漫开来。

    为了不和早起的人碰面,秦波带着巧巧从村后的小路下了山,便来到了公路上,搭上一辆开往城里的客车。在车上,他心中所想的尽是如何去寻找那从未见过的万年血花,却没有发现车上的其他乘客向巧巧投来的好奇、异样的目光。而巧巧此时来到这完全不同的世界,心中又紧张,又兴奋,不停向外张望,不时向秦波问这问那。

    回到城里,已近晌午。秦波带着巧巧,径自向自己的住处走去。现在他明显的感到,四下的行人向他们投过来的异样的眼神;同时耳边不时传来一阵阵的赞叹声:瞧那姑娘,多白嫩的皮肤、多好的材!只是怎会和那其貌不扬的小子走在一起呢?……

    秦波心中却又不是何尝的得意呢?而巧巧仿佛忘了自己的使命,对周围人们的打量毫不在意;仍是不住地向四周张望。偶尔能听到她的声音:这车可真慢、空气真难闻、人真多……

    回到住所,秦波发窘的请巧巧落座后,手忙脚乱的收拾起自己那凌乱不堪的房屋来。在他心中,可不愿意巧巧因此笑话自己。

    正收拾间,却听得巧巧道:“秦大哥。”

    “什么事?”秦波回过头,“看我,随便惯了。先把你住的地方收拾干净。一会儿我们吃饭去。好吗?”

    巧巧道:“别忙。先听我说,为了我们的事,你得耽搁好几天呢。先把你的事处理好,至于吃饭,我们的饮食习惯不同,你不用管我的;只需要为我准备足够的水就行了。”边说便把秦波拉到沙发上坐下。这时,秦波摆在家中的手机却响了。

    秦波接了电话,是鲁科长打来的,只听他在电话那头气呼呼的嚷道:“你小子这两天跑哪儿去了,电话不接,人找不到。钱呢?什么时候还?”

    一听到鲁科长的声音,秦波一下子又回到现实;可又没有钱还,便支晤道:“待几天好不?过几天就还。”

    只听鲁科长yīn阳怪气的在电话那头道:“过几天?小子,每天几百元的利息,现在都快上十万啦!过几天,过几天你那什么还啊?”

    秦波支晤着,心中却忿忿叫道:蛀虫、流氓。转念一想,豁出去了,现在自己最重要的是找血花。一想到这,便挂了电话。

    “什么事?”巧巧见秦波郁闷的脸sè,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秦波支晤道。他不想让这无邪的少女知道他不堪回首的往事。“我为你准备水去。”

    “还早点呢!”巧巧道。说完,只见她打开带来的箱子,拿了件什么东西握在手里,对着秦波眨了眨眼睛,问道:“你猜是什么?”

    看着她调皮的样子,秦波越发的觉得她可,道:“猜不到。什么呢?”

    巧巧没有说什么,轻轻地松开了手。只见在她那荧白的手心,赫然有一枚鸡蛋大小的、闪闪发光的透明物。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可秦波的第一反映便是:那一定是一颗宝石一类的东西。只是他却不知道,那是一颗巨大的钻石呢!而秦波自小长大,又何时见过钻石呢?

    “这是你们陆地人所说的钻石,在你们眼中很值钱。这种东西在陆地上不易找到,在海底虽然不多,却也不少。只不过我们是用来作材料,你们多数用来制作奢侈品罢了。巧巧道,”你或许需要它,拿去吧。”边说边把那颗巨大的钻石塞到秦波手中。

    “不不不,我不能要你的东西。”秦波连忙推辞道。“我怎能要你的东西呢?”

    巧巧正sè道:“秦大哥,你答应帮我们的忙,我们已非常的感激你;现目前,我们能给予你的就只有这点。况且,这种东西在海底并不难找。不管你能否用到,请你一定收下,不然我会不高兴的。”边说边把钻石塞到秦波的衣袋里。

    秦波现在何尝又不需要这他从未见过、并能马上给他带来巨大财富、解决眼前问题的钻石呢?只是在他的心中,自己答应为巧巧寻找那万年血花并流血,是为了帮助他们摆脱因为陆地人的污染而带去的致命病菌,是心甘愿和发自内心的。更有一点,他发觉自己已不知不觉的对巧巧产生了一丝丝的恋之;这恋之,在回到陆地上后,越发的强烈了。是也,他怎能接受巧巧如此贵重的礼物呢?而看着巧巧真诚的双眼,又不知如何拒绝,只是在心中暗道:“我一定照顾好你,一定尽我所有一切来帮助你们找到血花,并喂养它。哪怕是需要我的生命。”

    他恨自己以前的堕落,以至于现在受到威吓。看到巧巧善良和期待的目光,想到自己将要做的是一件多么神圣的事,心又好转了些。不觉的拥住了巧巧的双肩道:“谢谢您,巧巧,谢谢你们的善良和真诚。”

    巧巧看着这拥住自己双肩的异国男子,心中又何尝能平静呢?自从结识秦波以来,虽说时间不长,但他的正直、同心和他的勇气以及对她的关切,还是在她的心中留下很深的印象,令她对他有了一丝自己也说不清的感。那个少女不怀chūn啊!因此,她任秦波拥住了自己,也把头轻轻地靠在了秦波的肩上。

    蓦地,一阵急促而沉重的敲门声打破了沉浸在甜蜜中的二人。秦波放开巧巧,道:“我去看看。”

    秦波打开门,却愣住了;门外的竟是鲁科长,还带来了两人,那两人秦波认识,是专门替人要债的李彪、李虎两兄弟。一看那架势,他心中明白,是要钱来了。

    不待秦波开口,秦波体已被李彪兄弟俩推开,鲁科长肥胖的体已挤进了房间。

    “黑糊糊,小子,怎样?想不想还钱啊?还想不想工作呢?”鲁科长嘴里叼着根牙签,yīn阳怪气的瞪着秦波道。

    看着那一酒气、嚼着牙签的形象,同时说话时从嘴里散发的酸臭,秦波感到极度的厌恶;更让他愤怒的是他那贼溜溜的双眼正不怀好意的向巧巧瞟来瞟去。刚想说话,却又听道:“听说你小子领回来个美女,想必就是这位了吧?呵呵呵,艳福不浅,艳福不浅哪,哈哈哈哈……”鲁科长边说边往巧巧座的地方凑去。只是,却感到一股莫名的寒气悄然在边上升。

    秦波可忍受不了那丑恶的体靠近巧巧半步,不顾一切的跳了上去,拦在巧巧的前;瞪着鲁科长大声叫道:“你想干什么?钱明天还你,行了吗?现在请你离开这儿。”这时,李彪李虎两兄弟见秦波冲了上去,也围上前来,站在秦波旁。

    巧巧仿佛没有感到此时发生的事,仍熟视无睹的坐着。在她看来,鲁科长的一和圆溜溜的脑袋委实难看极了;而他满口的酒气和口臭更是令她差点呕吐。只是她不愿也不屑和这三人答话。她当然感受到了那不怀好意的眼神,只是,她怎会害怕呢?当看到秦波害怕自己受到伤害,无所顾忌的拦在自己面前的行动,使得她的心中大是感动。

    只听鲁科长道:“明天?明天你那什么还,说笑话吧?哼哼。”

    秦波奋力拦在巧巧前,大声道:“说好明天就明天,你还想怎么办啊?再不走我就报jǐng了。”他想,鲁科长至少作为一名公务员,不但参于赌博、开赌场,还兼贩高利贷,肯定不愿意惊动jǐng察。

    “报jǐng?哼,你报吧,怕我就不来了。今晚我就要钱;要是还不出来,哈哈哈……这小妞可真漂亮。哈哈、哈哈哈……”只见他边说边又向巧巧凑近了些,同时向李彪二人使了使眼sè。

    二人一看到他的眼sè,不由分说的便扭住了秦波的双手;令他动弹不得。鲁科长却仍是皮笑不笑的道:“嘿嘿嘿,看来你是换不了啦,要不,叫这姑娘替你还吧。”不知是酒的缘故,还是真的sè迷心窍,他的一只手竟向巧巧的脸上伸去。

    “你敢!”秦波只觉得怒火中烧,可话没说完,便又被李彪二人使劲按在了桌子上,并被握住了嘴。他只能“呜呜”的叫着,奋力的挣扎着;心中的痛苦和愤怒无法发泄,在他心中,倘若巧巧受到什么伤害,他可真是万死不足其疚啊!

    蓦地。却见鲁科长浑抖了一下伸向巧巧的手触电似的缩了回来。“好冷,好冷。你们冷吗?“他向扭住秦波的二人道。

    “没觉得啊,怎么了?”李彪道。

    “怪事。怎么会这样呢?”鲁科长满脸疑惑的望着巧巧道。

    “你痛吗?”一声关切的问候发自巧巧的口中。秦波只觉得喉头哽咽,却没有办法说话,只是摇了摇头。虽然胳膊被扭得生疼,巧巧的话却使心中他心中充满了甜蜜。

    巧巧闭上了双眼,向三人道:“你们是要钱吗?多少?”

    鲁科长还在为刚才莫名其妙的寒气吃惊,闻言便道:“哼,十万。”

    巧巧仍闭眼道:“好说。先放了他。”鲁科长一摆手,李彪二人便松开了秦波。秦波奔到鲁科长前,责问道:“哪有这么多?明明只有三万啊?”

    “哈哈哈,这就叫高利贷,知道吗?”想到钱,鲁科长得意的笑了。

    “去吧,秦大哥。去把东西卖了。没有必要和他们争。你快去快回。”只听得巧巧道。

    “快去快去,我们在这儿等你。”鲁科长巴不得秦波赶快离去,他想:凭我们三人还会拿你一小女子没辙?

    “不。我不去。”秦波瞪着三人,鄙夷的道,“流氓,恶棍。”

    巧巧轻轻地一拉秦波的手,说道:“去吧。路上小心点;难道你担心我吗?”边说边用力握了握。

    秦波感到巧巧的手势在告诉他:不用担心。虽然他知道这来自更加文明世界的巧巧一定有办法对付眼前的三人,,但他不愿在这危险之时让她独自一人留下。

    “快去啊!”巧巧道。“难道你忘了我每天都要做什么吗?”

    “记住,每天至少要让巧巧浸泡在水里十分钟。”雄鹰的话蓦然在秦波耳边响起。他一惊,快一天了,在耽误的话,后果真的很危险。来不及在多想,便道:“好。我去去就回来还你钱;但你们若敢动她一下,便是死,我都不会放过你们。”

    “放心吧,老弟;快去快回,别说动她,我们还要保护她呢!”看着巧巧秀丽清纯的模样鲁科长越发的魂不守舍了,他完全惊异于巧巧的冷艳了。

    怀着不安和愤怒,秦波飞快的出了门,叫了辆车,向全市最大的珠宝店驶去。他知道,巧巧肯定是让他把钻石卖了,也知道巧巧一定有办法对付那三个可恶的家伙,心中的不安仍是强烈无比。

    鲁科长一见秦波离去,心头的yù火更旺了。既当科长,又开赌场的他,见过的女人无数,却没有那个象巧巧这样美艳不失清纯和高贵的。他在心中算计着:无论如何,一定把这小妮子弄到手。只因他明白,这女子必定来历不明,和秦波一起这么长时间,从未见他有过女朋友;连平时拉他去歌厅,那小子也只是晃头晃脑的只会唱歌,根本不解风。现在这明艳的少女竟在秦波的家里,在这种形下,还敢一人留下,更说明她来路不明。既是这样,我还怕什么呢?想到这些,不又笑了。

    “哈哈哈。”却听得巧巧笑了,只见她伸出双手,,那是怎样的一双手啊!柔弱无骨、圆润洁白、修长。没有一丝的瑕疵。鲁科长从未见过这么美的手,尽管他不止把弄过无数的女人的手。

    “我想洗洗手,你们想不想呢?”巧巧道。

    “想、想……”只听得李彪抢先答道。

    “哦,谁能帮我打盆水啊?”巧巧环顾三人,微微一笑。

    话刚说完,只见鲁科长连声道:“我去、我去。”片刻,便已端来一盆水,放在了巧巧的面前。显然他心中对眼前这美丽的少女早就想入非非了。只听他道:“姑娘想洗手,洗吧,洗吧,呵呵、呵呵……”心中想:这小妮子到是识相,看来今晚艳福不浅啊!

    巧巧把双手浸入水中片刻,向三人道:“我洗好了,你们谁想洗洗呢?”

    此刻三人心中俱是巧巧俏丽的脸蛋和婀娜的材,看着那莹白的手,满脑想的都是即将到来的艳福,闻言便争先恐后的把手放入了巧巧刚刚洗过手的盆中。

    就在三人把手放入盆中的一刹那,只觉一股冰冷的寒气由盆水沿手而上,直透全;而那盆水竟在一刹那的功夫间便已完全凝结成了一块冰坨。三人的六只手浸入水中的部分,完全的被冻结在冰坨中,如同戴上了铁锁一般,再也无法抽出。只觉得寒气越来越重,仿佛一下子掉入冰窖一般。

    三人大惊,用力想要甩脱冰坨,无奈越是用力,冰坨竟入铸在手上一般,越是坚硬,怎样摔、敲都无济于事;而阵阵的寒气不停的传遍全,最后三人竟连声音也发不出来,只能哆嗦着蹲在地上,抖个不停。先前的凶气和yu望已消失殆尽。

    此时的巧巧却似昏昏沉沉,浑无力;强自扶着墙壁,踉踉跄跄的走进了卫生间,伸手想要打开水龙头,无奈再也没有一丝力气。只觉眼前一黑,昏倒在了地板上。

    却说秦波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市区最大的珠宝行,来不及和老板讨价还价,便把巧巧拿给她的钻石卖了后,便急忙往回赶。只知道得到了一笔自己靠工资收入也许一辈子都无法得到的钱。他现在心中最担心的是巧巧的安危:一天了,没有水的滋养会发生什么啊?至于鲁科长三人,他倒是不太担心,既然巧巧让他离开,他相信巧巧一定有制服他们的法子。

    当他赶回到住所,推开门一看,却是惊喜交加;惊的是鲁科长三人入冻在冰窖中一般,脸sè发青,全上下冻得起了一层冰晶,六只手被冰坨紧紧地冻住,嘴里只有微弱的气在喘息;再过片刻,三人非被冻死不可。喜的是眼前三人如此,巧巧一定不曾受到伤害。

    可一看不见了巧巧,一丝不祥的感觉马上笼心头。顾不得三人,四处查看一番后,才在卫生局找到巧巧。她仰躺在地板上,口不停地起伏着,白皙的脸正变得乌青,似乎想挣扎起来,无奈却显得力不从心。

    “巧巧。”秦波只觉得心中一阵刺痛。连忙抱起巧巧的体,觉得巧巧体温较之以前暖和了许多。只是这暖和在秦波的心中很是不安。他知道,巧巧长期生活于冰凉的海水之下,体早已习惯了低温。只听得巧巧轻呼道:“水、水……”

    来不及多想,秦波紧紧地抱着巧巧,打开水龙头开到最大,任水直泄在她和自己上。

    自然的神奇就在于物有所依。当水从巧巧的上流过后,慢慢地,她乌青的脸sè逐渐恢复白皙,体温也慢慢地凉了下去。一会儿,她便恢复了知觉。她甚至感受到了秦波“咚咚”的心跳声,她知道这心跳声来自于秦波为她的担忧;只是,她还不愿睁开眼睛,她多想在这这有力的怀抱中多躺一下啊!于是,她的手便慢慢地、轻轻地拥住了秦波的腰。

    稍顷,自己所负的使命使她从沉醉中醒来,轻轻地推开了秦波,道:“我感觉好多了,外面还有三人呢。”

    “这些无赖,让他们多冻会儿吧!”秦波怜的看着巧巧,右手轻轻抚了抚她金黄的头发道:“真的好些了吗?看你的脸sè,急死我了。”

    “真的没事了。放了他们吧;不然会冻死他们的。那样会招来许多麻烦。再说这惩罚对他们来说已够了。”说完,她拉了拉衣服,也为秦波拉伸了因为抱自己二乱了的衣服。和一轻微的动作,却使得秦波的心cháo起伏不已。

    当二人来到鲁科长三人的面前时,三人除了眼中满是乞求的眼神外,便没有也不能有什么表示了。只见巧巧自盆底取下一块圆形、石片一样的东西,贴在自己的手腕部;而盆中的冰坨慢慢地开始了融化,打着哆嗦的三人慢慢地也能活动四肢了。

    片刻过后,盆中的水完全溶解。三人抽回了手,只是仍抖个不停,蹲在地上,满脸俱是哀求神sè。显然,刚刚突如其来的冰坨令他们对这来历不明的少女畏惧无比,却又不知如何是好。

    秦波此时不愿多看他们一眼,更不愿他们在多留一刻。拿出卖钻石得到的钱,扔了5万给鲁科长,道:“滚吧。咱们永不相欠。”

    却听得巧巧道:“人家要十万呢!按他们说的给他们吧,免得以后还找麻烦。”转向鲁科长,又道:“就按你们说的,还你们十万。只是以后不得再来打扰秦大哥,也不能把今晚的事说出去。知道吗?”

    “知道、知道。再也不敢、再也不敢。”鲁科长一边打着冷颤,一边哆哆嗦嗦的接过了秦波手中的钱。随即,带着李彪兄弟一溜烟的跑了。也许,在他们心中,今晚,不是见鬼就是遇到仙或妖了。

    见三人离去,秦波拉着巧巧的手道:“饿了吗?”

    巧巧摇了摇头道:“我不饿。你一定饿了。只可惜我不会做你们的饭菜,不然我一定为你做。以后有机会,我学一下你们饭菜的做法,一定为你做你吃的。好吗?现在,你只能到外面买点吃啦!我想再泡会儿水。也许,我哥哥今晚虽是会来送我们走的。”

    秦波感动于巧巧的话,也发现巧巧似乎有了一丝倦意;旋即便知道其中之故。便道:“好吧。我去去就回,你注意自己的安危。”说完,把巧巧扶到卫生间,为她打开水龙头,他知道,海底现在正等着他们,雄鹰使随时会来,而一来,便就要立刻出发的。因为只有乘坐他们的交通工具,才能最快的到达和找到血花;而为了避免引人注意,夜间自然是最佳时机。

    到了街上,他匆匆买了些食品,又买了个巨大的水缸,便又匆匆往回赶,他明白:靠水淋,巧巧的体很难恢复原状和保持体能的。是也,他想到买一个大水缸。

    当他吃力的把水缸搬到卫生间时,巧巧还在淋水,见他买了这么一个大家伙,先是好笑,既而明白了秦波的心意。看着满头大汗的秦波,她怜的拿毛巾为秦波轻轻地擦了擦汗水,道:“谢谢您,秦大哥!”

    “谢什么呢?我们之间还用说谢吗?”秦波道,“你可知道,我、我……”本来他想说:你可知道,我现在为了你,什么都愿意的。只是说了前半句,后面的却说不出来。只因心中真的有了对一个人的恋时,说话反到不是那么的自然了。不知是紧张,抑或是害怕唐突了这来自异域的少女,便直顾低头放水到大缸里。

    却觉得巧巧柔软洁白的双手自腰后抱住了自己,便听得巧巧幽幽的道:“秦大哥,我何尝不明白你的心意呢?只是,目前我们有太重要的事要去做。而我,何尝又不是和你一样的心呢?

    秦波转过,捧着巧巧的脸庞,一字一句的道:“无论怎样,我都会陪你找到血花,带到海底。”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句,却也使巧巧受用不已,她的双手仍还抱着秦波的腰;刚想放开,却赶到秦波紧紧地抱住了自己。脸上一,想要挣扎,却又不由己,浑无力。是啊,她多想再更多的享受这温馨的幸福时光啊!只是,不断在她脑海中浮现的自己同类的尸体仿佛在告诉她:快点吧!快去寻找万年血花吧!正朦胧间,感到秦波已把自己放入大水缸中。

    回转头来,秦波已站在卫生间门口,向她道:“我先去吃点东西,你好好的调理一下吧!”说完,便带上了门。

    巧巧泡在水中,虽没有在大海里舒畅,甜蜜的心却使得她惬意多了。她想:他是不是生气了呢?其时秦波却在想:我真该死,她的同胞正在饱受病痛的折磨,我却还想和他谈;该死!她会否生气呢?

    吃了买回来的事物,才觉得自己这几天没有好好的睡过觉了。竟靠在了沙发上,沉睡过去。

    朦朦胧胧间,一阵阵轻微的摇动,使得秦波从睡梦中醒来。只见巧巧正在自己旁。轻声呼唤自己;而房间中,雄鹰不知何时已来到。秦波连忙揉了揉眼睛,站起来道:“你来了?怎么找到我们的?现在就走吗?”

    雄鹰答道:“我和巧巧的上都装有感应器。时间紧迫,我们得趁天还没亮,离开这儿。去寻找血花去了。”眼中满是感激。看得出,他对秦波的信任和感激。

重要声明:小说《深海异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