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身陷怒水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小瞌睡虫 书名:滴水寻源
    怒霄峰是火麒七剑峰中占地面积最大的一座山峰。当初慕容剑霄率家族弟子驻扎此地,便是看上了怒霄峰的地广山平。华夏国第二大河万相河正好流经怒霄峰山脚,为它带来了无穷的绿意和生机。在怒霄峰上,有一处险境,名叫怒水潭。潭水奇寒无比,潭深数千丈,四壁悬崖,平常之人根本触及不到它的肌肤,反倒更添加了它的几分神秘。如今,这怒水潭已被慕容山庄占有,列为区,普通弟子没有得到家主的命令,不得跃入潭池半步。故怒水潭之名在周边的都市中鲜为人知。

    据说,当年慕容剑霄发现怒水潭后,竟独自一人跃入深潭之中,整整二十天,毫无音讯。就在众人打算放弃等待他时,慕容剑霄一疲惫地从怒水潭中窜出,手里拿着一把火红利剑,正是怒霄灵剑……

    从此,这把剑就一直陪伴在他的边,rì夜不离,直到慕容剑霄死去的那一刻……

    ※※※※※※

    张云峰思来想去,最后还是决定了参加慕容山庄的盛宴大典。

    毕竟张云峰和慕容家族有过一段缘,之前的万枯山大战,多亏了慕容剑霄和慕容疾影的舍命相护,才捡回了张云峰的一条小命,再加上慕容疾影的诚心相邀,自己若不去的话,就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了。

    得了,去吧,见见老熟人!不知道那冷酷男现在是不是变得些了?

    都成一个大家族的家主了,总不能再装帅扮酷吧!

    张云峰会心一笑,一早便驱车前往怒霄峰。

    也正是因为怒霄峰的地势最为平坦,当地zhèng fǔ修建了一条盘山公路,大大方便了山里村民的出行。

    如今,张云峰的车子正好行驶在这条崎岖的山路上,两旁的峭壁深渊比比皆是,让人看得胆寒。

    偶尔会有一两只野禽飞过,叫声凄凉,带给人一种不安的感觉……

    车子行至半山腰处便停下了,因为已经到了公路的尽头,再往前走就是碎石小路了。

    在路边的凉亭内,立着四五名的慕容山庄侍从,其中一人正朝张云峰走来……

    此时此刻的张云峰,全上下轻如鸿毛,穿跃于崇山峻岭间,丝毫不费半点力气。并非他学会了什么盖世神功,而是一旁的慕容家修真侍从正运功提携着张云峰一路飞奔。

    很快,张云峰便到达了最后的目的地,神秘的慕容山庄!

    这是他第三次来到此地。第一次是在昏迷中被送了过来,第二次是忙于参加斩蛇大行动,都没能好好地欣赏这座古老的宅院。

    眼前的山庄,质朴而不失霸气,清雅且略带威严,宽阔的宅院里,一栋栋黑漆木瓦屋环绕排列,远远望去,竟似一座小型城堡。

    “哈哈哈,欢迎欢迎!张云峰兄弟,一路辛苦了!”迎面走来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汉子,地笑着同张云峰招呼道。

    此人便是斩蛇行动中死去的慕容铁之父,慕容刚烈,同慕容刚烨是一个辈分,但比刚烨要年长许多。

    慕容刚烈和他的儿子慕容铁长相有几分相似,xìng格也是出奇的一致,都喜好口舌之功,十分健谈。

    “你来了。”慕容家族的新一代家主慕容疾影终于出现了,尽管只说了短短三个字。

    嗨!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地沉默!

    “嗯,疾影兄的邀请,云峰岂敢不来?只是不知疾影兄近来可好?”张云峰半开玩笑地回应道。

    “进去坐吧。”慕容疾影惜字如金般回道。

    “……?”

    “哦,哈哈,张兄弟应该知道我们家主的脾气,就那样子,千万别介意,快进去坐坐吧!”慕容刚烈陪笑解释道,眼神里飞快地闪过一丝不屑。

    “好,我自己进去就可以了。”

    大厅里,人头攒动,挤满了人。张云峰定睛一看,哇噻,牛了,这些客人里有曲阿市的市长、朝阳市的市委书记、还有许多的名人巨贾,竟都不约而同地来参加慕容山庄的盛宴大典。

    到底是什么东西吸引了他们前来?

    张云峰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权?还是钱?

    在这样一个物质yù望横飞的低等空间,自私和贪婪统治了整个的世界。从一开始,生命体就沦为了自私和贪婪的奴隶,心甘愿地任其支配。有时,张云峰甚至觉得,自私和贪婪,几乎就是人的本xìng,是所有生命体与俱来的特xìng。只要有了这两样东西,世界肯定变得无比jīng彩。上帝绝对不会喜欢清心寡yù的生命,因为他们不可能去改变什么,去创造什么。而存在自私和贪婪的地方,就一定会有争斗,会有流血,甚至是死亡,这些全部都是生命进化、空间演变的必需要素。

    所以有人说,人之初xìng本善,那完全是他娘的话,废话。善良的生命体缺乏进化的激和条件,善良只会带来停滞不前。那些叫嚣“xìng本善”的圣人其实都是一些不怀好意的jiān险小人,是故弄玄虚的恶人。

    中午时分,盛宴开始了。慕容刚烈做为全权代表主持了这场大典的庆祝仪式,而慕容疾影,似乎根本就不喜欢被这些礼节束缚,静静地坐在台下,默默地等待着宴会结束的那一刻。

    整个活动过程闹喜庆,礼炮之声响彻云霄。

    就在众人尽享受时,一股毒气正悄悄地袭来……

    无sè无味,没有一点的征兆。

    最先发现毒气的是张云峰,因为他今天既没有喝酒,也没有去敬酒,加上脱凡灵体带来的敏锐知觉,让他发现了况的不对劲!

    紧接着,慕容疾影也意识到了危机。

    可结果,还是慢了半拍,全场的宾客除了张云峰一个个都昏倒了过去,横七竖八,躺在大厅里,遍地都是。

    “这是怎么回事!”慕容疾影惊叫道。

    “是中毒了。”张云峰缓缓应答道,因为黑晶珠刚刚告诉了他事的原故。

    “中毒?”慕容疾影瞪大了眼睛,竟有些不敢相信。

    “嘿嘿嘿!狗奴才,我们又见面了!”一道光门闪过,凭空出现一条人影,正是慕容颐。

    “是你?”慕容疾影再次惊讶地叫道。

    又是这枯老昏黄的歹毒女人!张云峰心里暗暗默叹不妙。

    “哼!本小姐是慕容家族正宗的传人,难道不可以在这里出现吗!”慕容颐尖声质问道,“慕容剑霄那老头死了,也应该是我慕容颐掌管慕容山庄,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奴才了!”

    “老爷不许你胡来。”慕容疾影劝道。

    “放你的狗大!这山庄本就是我爹慕容剑炎的,他是谋害亲哥,篡夺权位的卑鄙小人!本小姐今天就是来收回应得的东西!”慕容颐丝毫不让地回应道。

    “你……!”慕容疾影微微动怒道。

    “哼!狗奴才,识相的话,乖乖闪开,本小姐看你残缺不全,放你狗命,不然,休怪本小姐不留面!”慕容颐威胁道。

    “你打不过我的。”慕容疾影左手持剑,厉声回应道。

    “嘿嘿嘿!是吗?”慕容颐一脸狡猾的神,jiān笑道。

    下一刻,整个大厅内闪现出数十名的修真壮汉,围着慕容疾影,似乎要进行一场以多欺少的歼灭战。

    “你们……竟……?”慕容疾影完全愣住了,因为站在他面前的,都是自己的族人,慕容家族仅存不多的修真后人,其中就包括慕容刚烈。

    他们如今都投靠了慕容颐那歹毒的老女人。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疾影,你就认命吧!”慕容刚烈继续劝说道。

    “哼!狗奴才,你以为本小姐会傻到上门来送死?现在他们一个个都听命于我了,你认为自己还有胜算吗?”慕容颐嘲笑道。

    “要杀我何必伤这么多人!”慕容疾影冷冷道。

    “嘿嘿!本小姐可不会像你这狗奴才这般笨。他们只是暂时xìng的昏睡,几个时辰过后便会自动醒来。到时候,慕容山庄的主人就是我慕容颐了!”慕容颐大声叫道。

    “动手吧。”慕容疾影不屑道。

    “哼!不知死活的愚蠢家伙!给我上,宰了他!”慕容颐怒声骂道。

    慕容刚烈等数十人持剑便冲了过去,不顾旧般厮杀起来。而慕容颐边的空间系灵兽黑灵鼠此刻却带着一头貌似犀牛的灵兽,悄悄绕到慕容疾影后,准备展开一场突袭。

    “小心!疾影兄!”张云峰见状,忙大声提醒道。

    “哼!小东西,上次让你跑了,这次竟然主动送上门了!”慕容颐死死盯着张云峰,一脸怨恨的骂道。

    “不要脸的老太婆!抢人家的东西,还死皮赖脸的不承认!”张云峰斥骂道。

    “你!……”慕容颐气得冲向了张云峰。

    呯呯砰砰!啪啪啪……

    两边人马都交上了手。

    在慕容山庄大院内。

    慕容疾影独自一人抵挡一鼠一牛和数十名修真者的夹击,虽勉强坚持,但已是险象环生。即使慕容刚烈他们的修为水平一般,但有黑灵鼠和猛犀牛的联合攻击,左手握剑的慕容疾影还是处于下风。全靠天祝灵剑的强威,挡下了灵兽们的猛烈撞击。

    张云峰和慕容颐之间的战斗,也打得十分激烈。先前在众人对峙时,张云峰便悄悄地从寻源谷中取出了血影剑。此刻,正好用来对付慕容颐这修界巫师。

    怪老头传授的鸿影剑诀,张云峰已牢记在心,此时,血影剑带着鸿影剑诀的威力,招招紧慕容颐那老女人,似有压制之势。

    嗨,看来寻源谷的修炼没有白费!第一次试剑,就取得这么好的成效!

    “哼!没想到你小子竟深藏不露!”慕容颐有些惊讶道,“等着受死吧!”

    不知何故,慕容颐似乎施了什么法术。在张云峰的面前,突然闪现出一头灵兽,凶狠狠地撞了过来,正是先前大战慕容疾影的猛犀牛。

    张云峰不由地用剑一挡。

    “砰!……”

    一声巨响过后,张云峰整个人被掀倒在地,口吐鲜血,伤得不轻,手中的血影剑竟兀地断了半截。

    “师父的血影剑!……”张云峰痛心道。

    “拿着!快逃!”慕容疾影奔了过来,丢给张云峰一把新的灵剑,正是怒霄宝剑。眼看势危急,慕容疾影果断地提起张云峰,向山庄外逃去。

    “给我追!看他们还能往哪逃!”慕容颐喊道。

    刚刚和两头灵兽的交战,使得慕容疾影全上下多处受伤,体内的灵力消耗大半,恐怕难以继续支撑下去了。而张云峰此时也是心具碎……

    两人一路狂奔,无意中竟闯进了慕容家族的地,怒水潭。

    前面已无去路,脚下便是深潭,看来,只有拼死一战了!

    “嘿嘿嘿!你们还想往哪跑!”慕容颐率队追赶了过来,“宰了他们!”

    黑灵鼠一记灵波,正中慕容疾影的口。顿时,这孤傲的男人终于倒了下去,不省人事。

    而猛犀牛的一招撞击,将张云峰径直顶了出去。

    噗通!

    张云峰重重地掉进了深潭之中……

重要声明:小说《滴水寻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