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淫贱的笑容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小瞌睡虫 书名:滴水寻源
    人越是害怕的,越是不愿意去面对的,往往出现的概率越大。

    冥冥之中,似有一只擎天巨手掌控着这所有的一切。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命运?

    一只白额花纹虎拦住了王紫嫣她们的去路。

    很明显,这只老虎已然锁定了王紫嫣和小凡,恐怕要作为它的腹中之餐了。

    白额花纹虎正慢慢地向王紫嫣她们靠近,一对尖利的虎牙不停地张合着,凶光毕现。

    “妈妈,妈妈,小凡害怕!”小凡紧紧地抱着王紫嫣的双腿,躲在她的后,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

    王紫嫣此时的心也好不到哪里去。她同样害怕极了,但chéng rén的理xìng和保护孩子的天xìng,让她镇定了下来。

    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冷静,冷静地分析现场的形势,以寻求解决的办法。

    很快,王紫嫣便发觉了一点,那头老虎似乎一直忌惮着什么,不敢直冲过来,总是小步地移动前进。

    再一看自己的周围,哦,原来是小白这只老鼠,让白额花纹虎产生了顾虑。

    这一刻,灵鼠小白正怒气冲冲地注视着对面的猛兽,两眼放光,一对前爪不住挥舞着,嘴里吱吱吱地叫个不停。

    一鼠一虎,形成了一个对峙的局面。

    待王紫嫣察觉到这一切后,她迅速做出了一个决定。

    趁小白抵挡的空隙,带上小凡,赶紧逃命!

    这也许是她出生以来,所做出的一个最果断、最决绝的决定。

    机不容失,王紫嫣抱起小凡,扭头便跑。

    希望灵鼠小白能够阻挡下白额花纹虎。

    而她,再也顾不上其它的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停地跑,越快越好。

    生命在危机关头,往往能够激发出一些平rì里无法见到的力量。

    不知何故,王紫嫣弱的体里竟爆发出了一股强大的力量,支撑着她不停地向前奔跑。

    很快,在片刻之后,这对母子就消失在白额花纹虎的视线范围内。

    而灵鼠小白和白额花纹虎之间的决斗,也结束了。

    地上留下了两摊的血迹。

    白额花纹虎静静地躺在其中一摊血泊之中,两只虎眼睁得鼓鼓的,似乎到死也不相信自己会输。

    在它的脖子上,有一道深深的缺口,鲜血便是从这里流出来的。

    这也是它的致命伤口。

    而在另一摊血迹旁,立着一只白鼠,上多处伤痕,鲜血还在不住地往下滴着。

    若是在平rì,就算面前站满数百只白额花纹虎,灵鼠小白也不眨一下眼睛,只需数秒功夫便可将它们收拾干净。

    可如今,灵力尽失的它,不得不拼尽全力,以犯险,只求一举击杀白额花纹虎。

    尽管也受伤了,但最后是灵鼠小白取得了绝对的胜利。

    望了望王紫嫣和小凡消失的方向,灵鼠小白拭了拭上的血迹,转没入了丛林深处。

    ※※※※※※

    王紫嫣抱着小凡,就这么一路奔逃着。

    也不知跑了多久,直到王紫嫣全上下没有一丝力气,母子两人方才停下前行的脚步。

    “妈妈,妈妈,我看到山下的公路了!”小凡靠在王紫嫣的肩头上,无意间发现了一条水泥公路。

    这是极大的惊喜!有公路就说明会有汽车经过,那她俩就可以搭车回家了!

    终于要下山了!王紫嫣长长地呼吸了一口气。

    那条公路就在她们的正下方,相隔一座小土坡,大约一公里的路程。

    “真是太好了!小凡,我们就快到家了!”王紫嫣激动地流出了眼泪。

    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幕场景,王紫嫣的心仍然无法平静。

    短短的数天之内,她竟经历了这许多的磨难,或许别人一辈子也不会碰上。

    命运的安排,是如此的可笑。

    又过了一个时辰,王紫嫣带着小凡终于回到了公路上。

    一种亲切、温馨的感觉由然而生。

    现在,她俩总算是安全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待沿途的汽车驶来,然后载上她们,平安回到曲阿市自己的家中。

    王紫嫣舒心一笑,紧皱的眉头松了开来,但此时却突然感到眼前一黑,昏倒了过去。

    也许实在是太累了,在得知处境安全后,整个人便再也撑不下去了。

    “妈妈!妈妈!”小凡被这一景象给吓坏了,急得直嚷嚷道。

    “呜呜,妈妈,不要扔下小凡一个人。妈妈,妈妈,小凡要妈妈醒过来。呜呜。”

    小凡不停地摇晃着王紫嫣的体,可王紫嫣却毫无知觉。

    这么一来,小凡急哭了,蹲在王紫嫣旁竟放声大哭起来。

    ※※※※※※

    “什么声音?好像是小孩在哭?阿福,快,让眭将军带领几个人下去探查清楚!”

    说话之人正是那位光头少爷。

    “知道了,少爷。我这就去通知眭将军。少爷,你就等我们的好消息吧。”阿福毕恭毕敬地应声答道。

    片刻功夫过后,阿福就领着一名中年壮汉朝光头少爷走来。

    “回禀少爷,眭某已下山仔细探查过了,是一名女子因疲劳过度昏倒在地,旁的小孩吓坏了,这才大声哭闹起来。”眭将军如实回复道。

    “哦?在这深山中竟然还有女子昏倒?对了,眭将军,那女子长得漂亮不?年轻不?”光头少爷突然来了兴致,不停追问道。

    “这。。。。。。眭某。。。。。。”眭将军显然被光头少爷的问话给弄懵了,不知如何回答是好,转头望向阿福。

    “哎,这个嘛,眭将军,少爷问什么,你就如实回答吧!少爷自有少爷的考虑!”阿福连忙插道。

    “是,回禀少爷,那女子大约二十七、八岁左右,长得漂亮,嗯,不对,应该是貌美如花。”眭将军吞吞吐吐的应道。这还是他第一次用心去描述一名女子的容貌,平rì里这样的事是做梦也轮不到他的。

    “貌美如花?貌美如花?快!阿福,带本少爷过去瞧瞧!嘿嘿!”光头少爷亟不可待的拉起仆人阿福的手,快步冲下山去。

    “少爷,少爷!这。。。。。。”眭将军如何怎么喊也叫不住光头少爷,弄得他一人呆在原地,哭笑不得。

    光头少爷所带领的这支武装部队,是为了执行一项特殊而秘密的任务而来到火麒山脉的。

    他们全都是隶属于华夏国zhèng fǔ的特jǐng,个个怀绝技,尤其是配上高尖端武器后,实力更加地可怕。

    眭将军便是这支部队的直接指挥者,号称是华夏国某军团座下的第一战将。

    当然,在眭将军的上面,还有一名督军,那就是光头少爷。

    光头少爷出将帅之家,自小便享受着诸般的荣华富贵,可谓是养尊处优惯了。

    这次的任务,就是光头少爷的祖父直接下达的。

    所以,自然地,光头少爷成为了整支部队的督军,尽管实际上他什么也做不了。

    在很多时候,很多场合下,形式往往会比内容更受人关注。

    私利,蒙住了人们的双眼。

    这也是胚态空间文明不发达的结果之一。

    这次的行动,其实也不需要光头少爷去做什么,他只要平安的去,平安的回来,便可以顺利的交差了。

    那些具体的苦差事,自然会有别人去做。

    譬如,眭将军。

    很快,光头少爷在阿福的陪同下,赶到了公路上。

    王紫嫣已经被眭将军的部下用高效药剂弄醒了,此刻正半卧在简易治疗上,小口地喝着恢复体力的药用糖水。

    “哈哈,果然是美女一个,不错,不错,老子正无聊着呢,没想到老天爷还真给我开了个后门,弄了个这么漂亮的女人过来。嘿嘿嘿!”

    光头少爷远远地一眼便瞧见了王紫嫣这一美女,顿时心花怒放起来。

    “嘿嘿,这位美女,你没事吧?别怕,别怕,我是他们的头头,大伙都叫我花少。”光头少爷一脸殷勤的笑着介绍自己。

    “对了,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啊?嘿嘿。”光头少爷追问道。

    光头少爷本名叫花玉刚,生xìng风流,平rì里不知道惹下了多少的风流债,但品行还算得上端正,除了花心外,在其余方面都还马马虎虎,似模似样。因家族姓氏为花,所以他的那些朋友们都戏称他为花少。光头少爷觉得叫得好听贴切,符合自己的胃口,便欣然接受了这一称谓,每每望见美女便以花少自诩。

    “我叫王紫嫣。”

    体力恢复少许的王紫嫣,仍半躺着。她注视了光头少爷半响,心里竟有种说不出的奇异感觉。她总觉得眼前的这名男子很是怪怪的。

    不是因为他剃了个光头,也不是因为他的话特别多,反正,一时半会,王紫嫣自己也说不清楚。

    “嘿嘿嘿,王紫嫣,王紫嫣?好名字,好听的名字啊!果然人如其名,都是一样的漂亮啊!嘿嘿嘿!”光头少爷不停地称赞着王紫嫣和她的名字。

    对了!我明白了!

    王紫嫣突然醒悟过来。

    是他笑起来的这副嘴脸,总让人感到有些yín

    (继续更新中,小虫希望大家多多捧场啊!每一个点击,每一句评语,都是鼓励,都是对小虫的肯定。这本新书,也是小虫不断反思人生,探索生命意义的伴侣,正如书中所说,滴水寻源,追求那亘古的奥秘。。。。。。)

重要声明:小说《滴水寻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