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有苦难言语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我为声色 书名:破碎异世
    ()    林中小湖湖面上波光粼粼,苏子非常后悔说出他是柳下惠那种人,在他的印象中,柳下惠这类人不是真太监,就是和同xìng恋没什么两样的,自己在(情qíng)急之中竟然说出这种话,真的不像话,不过现在的处境容不得他多想。

    苏子发现在水彦周围的湖水中正在凝聚一股巨大的力量,像毒蛇猛兽一样随时能将他吞噬。

    发现这种(情qíng)况,苏子哪里还敢停留,毫不犹豫,毫不怜香惜玉,一脚狠狠的,大力的踹在水彦的玉体前,他心中只是打算借反冲之力进行逃窜,哪里知道水彦的(身shēn)体就像磐石一样坚定,在湖中一动不动,心中一喜,一个飞跃竟已经离开小湖还窜出去数十米远。

    “她(身shēn)体怎么这么有弹xìng?像跳(床chuáng)一样。”

    这个念头也只是瞬间闪过苏子的脑海,现在在他脑中只一个字,那就是‘逃’,奈何因为实力差距过大,刚才在湖边的火凤、火莎也不可能袖手旁观。

    苏子只觉得面前突然出现一片红光,下意识的抬起双臂,凝聚内劲引动空间元素能量。

    一时间紫红交错,徇烂夺目,等到光亮暗淡下来,就看到,苏子的(身shēn)体有一半已经陷进地下,火莎正怒气冲冲的站在他面前。“啪!”一声清脆的耳光狠狠的甩在苏子的脸庞,他的脸一下子就变得鼓胀起来。

    “无耻!”火莎已经有些气不成声,愤怒的吼道。

    苏子被火莎这一耳光扇的头晕目眩,正迷迷糊糊,突然听到有人说他无耻,正要看清说话的人,进行辩解,突然发现后边传来一股剧烈的波动。

    刚才,水彦发现湖底有人,心中又惊又怒,根本没来得及看清那人是谁,只晓得是一个男子,虽然那个人是先来的,但是她毕竟是女儿(身shēn),这事(情qíng)传出去,让她以后如何面对别人的眼光,正准备出手,没想到那yín贼竟然一脚蹬在她(胸xiōng)前,一个借力冲出小湖,准备逃跑。

    水彦本来只是想把那yín贼打成半(身shēn)不遂,饶了他的小命,没想到那yín贼竟然如此欺侮自己,就算不杀了他,也要将他打成植物人,让他在(床chuáng)上躺一辈子。

    从苏子湖中冒头,到陷入地底,也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加上水彦有些吃惊,又是怀着怒气凝聚力量,不由是慢了一丝,如果是在平时,估计在苏子抱住她的瞬间就已经去觐见阎王了,她凝聚力量正要出手,最少也打苏子个植物人什么的,却突然发现湖岸之上竟然还有两个人。

    水彦心中更加惊怒,这里有三个人在,她竟然都没有发现,想到自己的(身shēn)体已经被三人窥视,心中更加羞愤难当,正准备下狠手,先解决了湖中的那个yín贼,然后再和岸上的两个人拼个你死我活,没想到湖岸上两人中一人看到那yín贼想要逃跑,竟然出手帮自己拦下。

    借着月光看清岸上两人竟然是火凤、火莎姐妹,水彦心中不由的一喜,知道那个yín贼是逃不了了,本想停手细细盘问然后再决定怎么处置他,但是突然想到如果只有她和yín贼两人的话,还好处理,打他个半(身shēn)不遂或是植物人,饶他一命也行,现在多出火凤、火莎知道,那么那个yín贼就必须死!

    看到火莎只是将那人打得陷入地底,水彦知道火莎只比自己低一个神脉境界,为了以防万一,当下也不留手,反而凝聚更多的力量准备一击杀死苏子。

    火莎虽然气急苏子竟然对别的女子做偷窥的事(情qíng),但是她也只是想拦下苏子,问个明白,因为事(情qíng)的始末她也是最知(情qíng)者之一,却没想到水彦要出狠手杀了苏子,对于第一个让她心动的男人,还没问个明明白白就死在自己面前,来不及细想如果把水彦换做是她,她会怎么做,当下凝聚力量出手拦向水彦。

    “啊——!”

    火莎没有想到水彦竟然使出全部力量定要杀死苏子,一个措不及防,浑(身shēn)上下因为凝聚力量散发的红光,迅速溃散,人也从空中垂落下来。

    “火莎!”

    “火莎!”

    从火莎出手到从空中垂落下来,仅仅是片刻的时间,水彦没想到火莎会拦住自己不让自己杀了那个yín贼。火凤也没想到苏子都那样了,妹妹还这样保护他。一个没来得及停手,一个没来得及出手,眼睁睁的看着火莎受伤坠下空中。

    苏子这时已经有些清醒,不过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听到两个高分贝的声音在喊‘火莎’,“难道刚才湖中的是火莎?”紧接着便被从空中掉下的一物砸晕过去。

    苏子有些艰难的睁开眼睛,他只记得自己昨天最后被一个软软东西砸晕了过去,看了看四周,发现这是一个标准的客栈房间,正要起(身shēn),却发现自己手脚全被捆着,诡异的是以自己二重天的实力竟然无法挣开。

    突然眼前一黑,苏子头上罩上了罩子,被人提了出去。

    “大家来看看这个yín贼的真面目!”一个愤怒的女人的声音说道。瞬间,苏子感到眼前一亮,发现自己被带到一个比较大的客栈房间中,周围站满了人,当他看到萧霏的时候,脸上有如火烧,低下头颅,那样子就像一个‘罪犯’最后终于忏悔了一样。

    “大家没想到?这个苏子竟然是一个大**!昨天竟然想偷窥我姐姐沐浴!”站在水彦旁边的水彬非常愤怒的说道,恨不得过来狠狠踹苏子几脚先解解气。

    “火凤、火莎可以作证那个想要偷窥的yín贼就是苏子,可怜莎妹妹现在还昏迷不醒,不知道能不能渡过难关!”水彬提起火莎更是义愤填膺。

    正低头‘忏悔’的苏子听到水彬这样侮辱自己,想要出声为自己辩解,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一丝声音,只能发出‘呜呜呜’的模糊声音,虽然明知道挣脱不开,但是(身shēn)体还是不停挣动着。

    一时间,众人看苏子的眼神变得鄙夷,恨不得手刃yín徒,不过也不是在场的人都这么认为苏子会干出这件事(情qíng)。

    “你这么说有证据吗?”萧霏有些气愤的走出来,虽然她恼怒苏子和火凤不清不白,但是事关名节大事,她心底还是向着苏子的。

    地上的苏子听到萧霏还是真心为自己的话语,不由的眼中一(热rè),狠狠的点了点头,手上挣动的动作越来越大,那不知名的绳索隐隐嵌入苏子(肉ròu)内,顿时一道道红线出现在苏子的手臂上。

    “这还要证据?你要证据,火凤、火莎可以证明!”水彬愤愤的说道。

    “呜呜呜……”苏子挣脱不开双手,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来为自己辩解,但是自始至终都没有人看他一眼。

    这时刘洋排开众人。

    “请容许在下说两句,”看了看众人的反应,刘洋继续说道。

    “在下提出几点疑问,如果水彦姑娘和在场的火凤姑娘能够解答,那么苏子随你们处置。

    第一,苏子什么修为,水彦姑娘什么修为,五重天三神脉的强者竟然会让一个不能修炼的人无声无息靠近自己周围,这说出去只怕讲不通?

    第二,火凤、火莎姑娘什么修为,难道以火凤姑娘六重天的实力也发现不了苏子吗?要知道六重天强者的神识意志可不是我们‘凡人’所能揣度,六重天巅峰强者要发现方圆数万里一草一木,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qíng),就算是六重天初阶,难道发现不了‘近前’还隐藏有一人吗?

    第三,水彦姑娘去沐浴,火凤、火莎姑娘又去做什么?当时苏子油在坐着什么?

    第四,火莎姑娘怎么会昏迷不醒?难道是被不能修炼的苏子所伤?一个五重天的强者被一个不能修炼的人伤到,那么我辈的修炼大事岂不是笑话一场,如镜中花,水中月,徒有其表?”

    说到这里,刘洋看了看苏子。

    这时苏子正在‘疯狂’的点头,刚开始他听到刘洋要让水彬他们随意处置自己,不停的摇着头,但是听到后来就成了现在的模样。

    “刚才在下只以为,你们出于义愤、羞愤已经教训了苏子,让他难以开口。但是!如果在下所查不错的话,苏子应该是被你们点了失传已久哑寂(穴xué),顾名思义,被点了此(穴xué)位的人有如不曾在这里一样,寂寂无声,如果没有点(穴xué)者解(穴xué),那么这一生都将是这样,再难好转,除非达到传说中的九重天境界!

    既然水彦姑娘和火凤姑娘都在场,为什么不解开苏子的哑寂(穴xué),让他当面对质,莫非是你们怕了?

    正如在下之前说得,如果水彦姑娘和在场的火凤姑娘能够解答我的提出的几个疑问,那么苏子随你们处置。

    可如果你们要是解答不了,或是不敢当面对质,又或是对质之后发现你们只是在冤枉苏子的话,我们也不会任由你们胡来。

    当然如果你们想要以势压人的话……”

    刘洋说着,(身shēn)上竟然散发出比火凤还要强大的六重天气息,在他(身shēn)后还有萧霏、萧雷,还有三个陌生青年,其中两个是男子,还有一位是容貌并不输于萧霏、火凤、火莎、水彦的绝sè少女,几人一起散发出强大的气息,最弱的也有四重天巅峰的实力,其它几人全是五重天的强者。

    这么多强者散发气息出来,加上还有一个是六重天的强者,这种压迫感可不是昨天的可以比拟的。

    虽然这种气息没有针对苏子,但是他还是感觉自己就像深处数万米、数十万米的深海一样。

    苏子也明白刚才自己为什么不能说话,发出‘呜呜’也没人理会,原来是被人点了(穴xué)位。

    别人如此欺侮自己,苏子早就憋的一肚子火,刚才是被点了(穴xué)位,不能言语,有苦难言,但凡自己被解了(穴xué),非要将自己受的委屈加倍讨还回来。

    这件事(情qíng)也让苏子更加强烈的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如果自己是五重天神脉强者、六重天强者,甚至是更高的阶位,他们还会这样、还敢这样对待自己吗?只怕到时候巴不得投怀送抱?

    苏子内心深处那一丝邪恶再一次被唤醒。

重要声明:小说《破碎异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