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镜花水月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我为声色 书名:破碎异世
    ()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子艰难的睁开眼,但是眼前的一切全变了,就连呼吸的空气,他都感觉到有些不一样。

    苏子看到的是明亮的窗户,小清新一样的装饰,感觉到的是柔软的(床chuáng)榻,还有一些装饰用的灯。

    苏子看到这一切,心里有种一梦三千年的感觉,好像之前发生的都是梦境一场,苏子现在真的是这么感觉的。

    苏子深深的吸了口气,有一种‘归来’的感觉,‘梦’里的一切好像都与自己无关。

    片刻,苏子的脸sè变得有些怪异,感觉到体内流转的紫红sè混劲,如此真实的回击。

    不知道是上学的时候还是什么时候,曾听过那么一句话,‘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虽然这只是一句非常粗糙的话,但是也非常明显的表达了一种特殊的(情qíng)感。

    一切都是真的,(禁jìn)地中的一切,特别是那一场刺杀与接下来的战斗慢慢浮现在苏子的脑海。

    苏子在杀死罗坤的时候,内心非常困惑,生活在地球的法制世界中,这样的厮杀很少见到。

    苏子最困惑的是,在他内心中,也有这样的一面,这和在枪岛执行任务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不会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这种血腥的画面,这让人有点难以接受。

    当苏子想起另一个画面的时候,一切都改观了。

    面对林平强势的攻击,自己这个菜鸟基本没什么招架之力,几个回合便被重伤垂死。

    这一切让苏子对发生的事(情qíng)还有对一些东西看法完全转变了。

    也许只有经历真正的磨难,甚至是死亡的考验,一个人的xìng格才会发生改变,对苏子来说就是这样。

    在即将‘死亡’的那一刻,大彻大悟,还有什么看不透看不穿呢?

    长久以来,苏子被古典的教条束缚,从来没有真正的追求过什么,平白的错过了很多美好,一个人如果一直压抑着自己,能让他彻底醒悟的也许只有生死之间的领悟了。

    苏子试着运转混劲,查看了自己的(身shēn)体,一切都正常,伤势早就恢复了。

    房间的门被打开,亮光刺得苏子眼睛有点发痛,适应之后,看清了进来的几个人,萧霏、萧雷、刘洋。

    “你们?这是中土?”苏子有些不肯定。

    “你终于醒了!可把我们吓坏了!”萧雷笑着走过来。

    萧霏站在一边,眼中有些异样,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霏霏说你们那次任务中,跳海流落到一个不知名的岛屿上。不过现在你们都安全的回来了,你也只是受了点小伤没什么大碍。”

    接下来,萧雷和刘洋查看了苏子的伤势,肯定没有什么大问题,闲聊了一会,都出去了。

    让苏子觉得奇怪的是,萧霏一直都很沉默,直到三人一起出去。

    “想不明白,就不要想了!”尽管伤势都恢复了,但是还是会有一点不适的感觉,苏子又舒舒服服的躺在(床chuáng)上。

    苏子感觉着体内轮转的混劲,不停的引导空间能量对(身shēn)体进行强化,(身shēn)体的每一寸都不停的脱胎换骨,感觉浑(身shēn)充满了力量,这种感觉非常的美妙。

    过了很长时间,突然苏子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不用去看,就已经判断进来的只有一个人,至于是谁就不知道。

    在(禁jìn)地的时候,萧霏在紧要关头出现,击杀了林平,救下苏子,但是一直不明白苏子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还杀了罗坤,最后差点被林平杀死,更让奇怪的是,在疗伤的时候,发现苏子体内有内劲轮转,并且已经是二重天的实力了。

    带着昏迷的苏子从(禁jìn)地中逃出,萧霏很想问个明白,但是苏子一直昏迷不醒,刚才有大哥和刘洋在场,很多东西都不能说,于是找了个机会偷偷的溜进苏子的房间。

    “苏子?你睡着了么?”

    竟然是萧霏,看她要做什么?苏子闭着双眼,心中偷乐着。

    萧霏晃了晃苏子的手臂,“醒醒,我有话要问你?”

    看着装睡的苏子,萧霏嘟了嘟嘴,“死家伙,就知道睡,从(禁jìn)地一直到现在还没睡够吗?”

    苏子想要听萧霏还会说些什么,打定主意装睡到底。

    看到还在‘睡’的苏子,萧霏知道苏子受到的伤势多么严重,如果不是及时用内劲压制伤势的话,能不能活下来还两说,想到这里,心中也软了下来。

    “我没有跟哥哥他们说实话,只是对他们说,我们流落在一个荒岛上,大海上方向不辨,所以现在才回来。

    现在中土的(情qíng)形已经发生了变化,我们也不用偷偷摸摸的去做袭杀的任务了,西部诸国势力已经从中土撤离,因为中土上突然出现五个古老的家族,据说是最原始武道家族,这些家族有不少八重天的强者,还听人说这些家族中又九重天的强者。

    所以说,我们现在已经不用过以前的生活了,爷爷让我们四个马上到洛城,到那里的洛学院报道。”

    苏子听着萧霏自言自语,说到中土的那五个家族,虽然后面的话很轻松,但是却听得出言语中有些隐瞒的东西,接着又听到萧霏说道。

    “(禁jìn)地中的事(情qíng)就让它过去,就算爷爷他们问起,也不要对他们说起,还有……

    还有在(禁jìn)地中,你对我说的那些胡话,让它们成为秘密,就像你(身shēn)上的秘密一样。

    黄爷爷和爷爷都说过你不能够修炼,但是在给你疗伤的时候,发现你体内有股内劲轮转,我不知道你是怎么隐瞒的,你应该和(禁jìn)地中的那些人一样都是‘封印’一族的人?不过你最好不要暴露。”

    一阵沉默,苏子竖着耳朵还想听到些什么,但是过了很长时间也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霏霏走了?”

    苏子偷偷的睁开眼,果然没看到萧霏。但是心中却有中不祥的感觉,慢慢的侧过头,发现萧霏气气的瞪着眼睛看着自己,好像要把自己活吞了一样。

    苏子赶忙赔笑脸道,“霏霏,这是谁欺负了?告诉我,我去教训他!”说着(身shēn)体微微的向旁边挪了挪。

    “你说呢?”萧霏狠狠的说道,头也不回的走出房间。

    “误会大了!”苏子非常的无奈。

重要声明:小说《破碎异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