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红颜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我为声色 书名:破碎异世
    ()    苏子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心中一颤,顿时清醒了一些,想到萧霏竟然从悬崖上下来找自己,没有谁能比他更加知道在崖壁上行动是多么的困难、艰险,心中喜悦的同时也充满了一阵怜惜之(情qíng)。

    苏子既然知道那人是萧霏,也不再躲藏,正要出去,突然想到自己刚才看到的一幕,竟然用手捂着双眼从石壁后走了出来。

    萧霏在水雾中急速下崖,俏脸因为水雾的侵打加上心中焦急,显得的很憔悴疲惫,这时看到石壁后的苏子,脸上不由的露出了一丝笑容,有如满堂chūnsè,令简陋无比的山洞顿时增sè不少,脸上那一点点憔悴疲惫根本掩饰不了红颜的笑颜。

    萧霏脸上的水珠,就像梨花上水露,带着一种清新的感觉。

    苏子透过手指缝看着萧霏,心跳不由的加速,嘴巴微微张开,早已被萧霏倾国倾城的姿sè所获。

    苏子这时的样子,就和白居易的‘犹抱琵琶半遮面’差不多,有点羞涩的问道,不过这也怪不了苏子,他也只是想掩饰自己刚才的窘态,不过事(情qíng)有时候往往是yù盖弥彰。

    萧霏看到苏子,心里不由的出了口气,也有点喜悦在里边。只不过看到苏子奇怪的样子,忍不住心中疑惑。

    苏子笨拙的举动真是应对了那句‘此地无银三百两’。

    果然,萧霏想到了什么,怒喝道,“你!无耻!”

    萧霏的声音刚传到苏子的耳中,人也一个箭步冲了上来。

    而正在为自己刚才的‘丑行’被当事人萧霏揭穿的苏子,此时,心中更是在责备自己,虽然苏子生在二十一世纪的地球,不过他的内心却被古典的教条深深的影响,不像很多人那样已经很西洋化了。

    也许冥冥中另有安排,虽然苏子被古典的条条框框所困缚,但是他心中却有另外一股力量让他行事随心‘另类’。他就像一条囚龙,虽然被链条所困,但也仅能锁住他的**,他的jīng神是无所畏惧的,他心中深深的渴望挣脱,要让整个大地匍匐在他的脚下。

    苏子在地球的时候就已经有一种舍我其谁的意志,他现在所缺少的正是一股挣断链条的力量。苏子内心正在责怪自己,没有注意到萧霏已经飞(身shēn)袭来一拳,在萧霏的拳头离他还有数米远的时候,苏子才察觉到,刚想要一个侧(身shēn)躲过去,脸上却一犹豫,把(胸xiōng)膛高高的(挺tǐng)起,准备生生受这一拳。

    苏子这个举动本来是带着受过的心思去的,想要让萧霏出出气,不过结果却是适得其反。

    萧霏一拳打过去,她心中认为虽然苏子不能修炼,但是自己也没出全力,因为她现在心中也是多少明白了点自己对苏子的感(情qíng),她以为苏子应该能够躲过去的,但是却看到苏子怪异的举动,稍微一联想,脸上的怒气更浓。

    “去死!”

    萧霏本来只是想小小的吓唬下苏子,不想苏子竟然这样‘无耻’,拳头在接近苏子的时候,突然凝聚光华。

    萧霏凝聚内劲和空间能量的玉拳狠狠的打在苏子的(胸xiōng)膛。

    “砰!”苏子应声狠狠的砸进了(身shēn)后的石壁,嘴角躺下鲜红的血,(胸xiōng)口处也有点变形。

    萧霏一下子呆住了,刚才只想着出气,没有想到苏子和她实力的差距。

    看到石壁中苏子嘴角流下的鲜血,那苍白的脸sè,还有凹陷的(胸xiōng)口,萧霏瞬间泪如雨下,嘤嘤而泣,“你怎么不躲开!”

    苏子看到萧霏带着内劲的双臂,心中知道坏菜了,不过既然已经决定让她出气了,就没有反悔的理由,就算是把自己打死了也是活该!

    果然,苏子刚一接触到那一拳,就感觉到内劲和空间力量瞬间从(胸xiōng)口宣泄到全(身shēn),狠狠的撞击自己的(胸xiōng)口,接着(身shēn)体倒飞出去,撞在了(身shēn)后的石壁上,脑中也早就一片朦胧。

    苏子刚运转内劲调息,恢复清醒,正好看到萧霏在那里哭泣。

    说到嘴上责备萧霏的话,出口却变成另一番言语。

    “霏霏,你这是咋个啦?哪个不开眼的家伙惹你生气了?告诉我,我要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苏子从石壁中出来,一边说着,一边左看看右看看,好像再找那个不开眼的东西。

    看到苏子好像没事一样从石壁中出来,还说出如此俏皮的话,萧霏也是破涕为笑,咯咯的笑了起来。

    苏子见到萧霏真的被自己的话给逗乐了,心中竟然有种说出的爽快,但是接下来他可受罪了。

    萧霏‘咯咯’的笑着笑着,竟然又哭了起来,接着整个人扑到苏子的(身shēn)上,在苏子的怀中抽噎,同时用秀拳不停的捶打着苏子的(胸xiōng)口。

    苏子的(胸xiōng)口被萧霏一阵捶打,也没听清萧霏口中在自语着什么,只感到(胸xiōng)前有如火烧,辛辣疼痛,嘴角又淌出大口鲜血。

    “霏,咱能不能换个地方打?那里有点疼!”苏子只能用最简单的话来表达自己的意思了。

    这时,萧霏也是清醒过来,仰头看着苏子,发现苏子的脸sè更加惨白,心中满是焦急道,“苏子,你…你没事…事?”

    苏子修炼蛮术已经有半年的时间,体内的内劲也是充满了蛮术独有的霸道,刚才调息一会,伤势便已经好了很多,刚才被萧霏捶打,也只是将体内的淤血清出。

    苏子体内的内劲也是刚刚稳定,听到萧霏的话,却是坏了事。

    苏子低头一看,体内的内劲瞬间翻涌,在模糊的经脉中横冲直撞之下,苏子的鼻血是大流特流。

    苏子赶忙调息,眼睛却是一眨不眨的盯着萧霏看,心里想着,你早都是我的人,现在看看也没什么。

    萧霏突然看到苏子鼻血大流,以为苏子伤势发作,不过当她注意到苏子你异样的眼神,顺着苏子的目光一想,便知道苏子又在耍‘流氓’,本想再教训一下,可是看到苏子口鼻中的鲜血,心里不由的一软,任由苏子。

    “好大啊!”一个猥琐的声音把山洞的宁静打破。

    “什么?”萧霏看着有点猥琐的苏子喝道。

    “看够了没有?”

    苏子从萧霏的(胸xiōng)前移过眼神,看着萧霏因为羞怒而俏红的脸,还有深藏的疲惫,苏子觉得从来没有这么美的一个人,她就像是仙女下界一样,羞煞了百花。

    苏子看着这张俏脸,心中却是无比的神圣,因为他要做一件大事,一件改变自己改变这个世界的事。

    苏子闭上眼吻向萧霏。

重要声明:小说《破碎异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