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崖底的相遇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我为声色 书名:破碎异世
    ()    水雾之中,苏子双臂凝聚光华,瞬间变得晶莹发亮,向上交叉护住全(身shēn),这时从水雾中突然出现几块拳头大小的石块,猛烈的撞击在苏子高举的双臂上,竟然隐隐有火花擦出。

    “咝!”

    苏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就在刚才自己修炼的时候,心中莫名的升起一种危险的感觉,下意识的就聚气于双臂之上,护在了头顶上方。

    如果有危险,不可能是从四周发生,自己在崖底半年发现根本就没什么危险的东西,这危险的预兆应该是从上方传来的。

    苏子看着自己发木的双臂上,那几个发白的点,冒着汗水的脸不由的一滞,心中感慨,“如果我还是之前不能修炼的我,只怕这一下,就会被这几块从天而降的石块给砸穿毙命了!”

    这时,苏子疑惑的抬头望了望水雾的上空。

    “平时也没见有什么东西掉下来,只怕是上边的人平常远离崖边。今天怎么会突然有石块从上边掉落下来。”苏子想着,看了看那些破碎了的石块。

    随即,苏子便不再多想这些,可能是什么无聊的人向崖下丢石块。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些石块是萧霏担心他的安危,(情qíng)急之下崩落崖壁上的石壁所至。

    苏子回到山洞内,脑中开始翻转蛮术之中关于其他几重天的描述。

    蛮术最重自(身shēn),其中一重天,是门户,开启自(身shēn)的内劲,修炼之初也是最艰难的。

    而关于二重天,三重天的描述很简略,只是详细记载了如何修炼。

    四重天在炼体中,和二重天、三重天比较稍微难一点,不过只要有足够的耐心、毅力和小心谨慎,坚持不懈必然能够达到巅峰。

    一重天就像一把钥匙,开启修炼的大门之后,只要努力就会有所成就,二重天到四重天便是这种细水长流的积少成多的一个过程。最重要的是一重天的筑基之功。苏子脑中翻转这些念头,一边点头品评。

    苏子却是不知道,蛮术里叙述的已经不知道是多久之前的(情qíng)况,加上蛮术自(身shēn)的霸道,强行吸纳空间元素能量入体,还有苏子这是第一次修炼,没有别人对比,也就造成苏子这种错觉。

    而五重天之上的蛮术却是被某种力量阻碍,“也许只有达到四重天巅峰才能够知道五重天的蛮术!”苏子心中想到。

    山洞外的崖底上方不远处,一个苗条的(身shēn)影迅速的向下行着,就像一只沿着墙壁爬行的蜘蛛。

    萧霏此时,俏脸上挂满了汗珠,(身shēn)上的衣物早就被崖中的水雾侵湿,仅仅的贴在(身shēn)上,勾勒出完美惹火的玉体。

    萧霏一边向下移动,一边看向崖底。这时萧霏离崖底已经不远,但是由于空中水雾的缘故,看不清下边的(情qíng)况,但是从刚才石头落水时隐约的声响中,萧霏知道自己离崖底很近了。

    当萧霏看到崖底有一点点水光反shè上来时,心中一喜,加快了向下的速度。

    一时间,大量横飞的石块‘嗖嗖’的向崖底落去,发出‘咚咚’的落水声。

    近乡(情qíng)更怯,萧霏现在的心(情qíng)就是这种感觉,刚开始这样攀爬崖壁只是心中一种冲动,中间更是因为担心苏子的安危,萧霏心中什么都没想,只是想早点到达崖底见到苏子。

    萧霏现在接近了崖底,心中却是犹豫了起来,手脚移动速度也慢了。萧霏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苏子,也许那夜苏子真的是开玩笑,自己太多(情qíng)了。萧霏更不明白的是自己对苏子是怎样一种感觉。

    萧霏根本没想过她的这一切忧虑只是建立在苏子还活着的基础上,从她下崖起,她就一直盲目的相信冥冥中的那种感觉,没有一丝怀疑苏子可能已经死了。

    如果萧霏清醒的话,从悬崖的高度一定能判断出苏子必死无疑,因为就算换做是她也是九死一生。

    在这不足之前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最后距离上,却花费了萧霏之前将近三分之一的时间。

    萧霏玉足落在崖底,眼神从恍惚明亮起来,心中暗暗有了决定。

    萧霏四处观察一番,已经把崖底的环境了解了大概,从崖上垂落的瀑布像把剑一样插入一汪潭水中,水潭的另一侧,有一条小河调节水潭的水位。

    一处隐隐有光亮的地方吸引了萧霏,“是火光!”萧霏已经确定有人在那里。

    萧霏小心的靠近光源发出的地方,“原来是一个山洞!”萧霏观察之后判定这不是野兽的巢(穴xué),“那么只有一种可能!苏子他……”

    也许上天是因为可怜萧霏,才饶了苏子的小命,不然如果萧霏发现苏子已经死了那又会怎么样?

    这时,苏子可不会想这些东西,也想不到,他正大字形的呼呼大睡。

    突然,苏子的耳朵动了动,一个鲤鱼打(挺tǐng),再一个箭步躲在山洞一个石壁后面。

    “怎么会有动静?好像有什么东西靠近了!”这半年来,苏子早就把崖底环境摸了个遍,如果有什么活物,早就被他发现。现在突然听到有东西,并且是会动的生物,苏子心中也是一突。

    等了一会,苏子从石壁的缝隙中看到山洞地上出现一个长长的影子,紧接着便看到一个(身shēn)材苗条的(身shēn)影出现在山洞中。

    苏子屏住了呼吸,心中诅咒,“荒山野岭的,你没事跑出来吓唬人干什么!”

    想起地球上的鬼神传说,加上发生在自己(身shēn)上荒诞不羁的事,苏子心中一阵发毛。

    “怎么没有人?”一个女子的声音从那个(身shēn)影想起。

    苏子看着说着话转过(身shēn)来的那个人,一时间眼中一(热rè),竟有泪水流下。

    但是紧接着,苏子这家伙的眼神就有些异样。

    苏子一副猪哥样,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眼前的‘景sè’。

    萧霏早已被水雾侵湿的衣服,现在紧紧的贴在(身shēn)上,如玉的双臂,高耸的玉峰,盈盈一握的蛮腰,修长**,至于其他地方则是不太明显。

    苏子这时早就回过神来,开始装成得到高僧的模样,似模似样念起,“我佛真是慈悲啊!”不过听起来却不是那么个味。

    “谁?出来!”

    萧霏听到石壁后的响动,大声喝道。

重要声明:小说《破碎异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