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崖底半载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我为声色 书名:破碎异世
    ()    在八卦化成的白光在(身shēn)体内开始轮转,苏子便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当白光突破(身shēn)体冲出去的瞬间,那种感觉更加清晰。

    “可惜了!”感觉白光冲出山洞,苏子心里还是有点不舍,那可是让他(身shēn)体内的经络脉络变强,虽然最后经脉变得模糊虚无,但是结果却让自己变得更强。

    人困顿的时候哪怕是一口饭就足以打发,但是当能够得到更多的东西,不仅仅能够解决温饱的问题时,人就变得特别贪,对于现在苏子就是这种(情qíng)况。

    苏子也只是转念一想,随后便释然了。虽然苏子还对那还有快一半的白光很垂涎,但自己已经吸收了大半白光。

    “想太多了,人不能太不知足了!”

    苏子自嘲的笑了笑,便不再多想这些,开始一边运转内劲引动空间元素能量,一边细细的感受自(身shēn)的变化。

    从融入血滴解封开始,自己一直没有机会仔细查看自己的(身shēn)体,虽然中间有一段时间在内视,却也因为被八卦化作的白光打断,也是没有能够细细体察。

    苏子内视之后发现,自己(身shēn)体内的各个部位,甚至是每个细胞都吞吐着一股能量,周围变得模糊起来,如果从远处看去就像一个个茧子一样,虽然看不清,但是苏子却感受到内部正发生着不可思议的变化。

    特别是双臂与双手那里的变化最为明显,从外部,如果能仔细观察,都能够发现双臂和双手发出微弱的毫光,这便就是二重天的一个标志。

    修炼内劲最初疏通的脉络便是在上肢,其次是下肢。这便是炼体二重天和三重天先后的原因,至于四重天:躯体的修炼,由于它太重要。四肢之后,便打开了炼躯的门户,对于躯体更像多了四支擎天之柱,使炼躯时的状态稳定一些,不过由于躯体所处位置关系众多,特别是,躯体上部的头颅更是保护神识意志的关键,所以四重天的修炼还是异常艰险。

    苏子现在能够达到的境界便是二重天炼臂手,以内劲引动天地元素强化臂膀和双手,从这里开始进化。

    随着苏子运转内劲的加快,天地元素也是飞快的进入苏子的体内,轮转之后至臂膀和双手,便开始蜕变与(身shēn)体的进化,同时比较强烈的光芒也从臂膀发了出来。

    瞬间山洞中,苏子的手臂就像两盏白炽灯,照shè的山洞迷迷蒙蒙,犹如幻境。

    苏子修炼了一阵,对这种在地球想都不敢想的东西,苏子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好奇,沉心静气,从内劲的轮转到引动空间能量,放弃现在已有的,由内心深处从零开始。

    真实的体验了一重天至二重天的种种,慢慢开始了解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数次都疑惑不解的地方,当终于悟通之后,苏子傻傻的笑了起来,像个孩子似得。

    第二rì,在潭子中清洗了自己(身shēn)上蜕变时的污浊,苏子循着悬崖底的边缘寻找出路,沿着潭水流向寻找,发现崖底竟是一个封闭的峡谷,大约有几里方圆,根本没有通向外界的出路。

    “周围是峭立的石壁,潭水又流向地下。除非顺着崖壁向上攀爬,不然根本无法出去。”苏子有些发呆的看着陡立的峭壁,“峭壁没有可以攀爬借力的地方,除非……”

    ……

    苏子被困在崖下已经整整两月有余,在这两个月的时间内,苏子尝试了各种办法,都是没由能够成功的登上崖顶。

    不过也不都是坏消息,苏子发现如果用内劲把四肢嵌入石壁内,,一步一步最后必然可以攀爬出去,但是当苏子真的这么做之后,发现自己的(身shēn)体因为那滴血的缘故,比一般的一重天强者的(身shēn)体要强很多,在石壁上能够坚持很久,攀上数百丈的地方,但也仅仅只有整个崖壁高度的三分之一,如果要攀到崖顶,自己这种血(肉ròu)之躯必然承受不了。

    最后苏子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虽然心中很无奈,不过现在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能够上去。

    但是要让苏子在崖底呆一辈子,这是比死还要让苏子难受,苏子想到等自己二重天大成的时候再来试一试,虽然还达不到五重天后期(身shēn)体坚如金刚的境界,也应该能够坚持让自己脱离这里。

    转眼又三个月过去了,距离苏子掉进崖底差不多已经有半年之久。在崖底也没有什么打扰,苏子每rì早晨修炼,夜里的时候进行‘冥想’,这是记载于蛮术之中的一种修炼方法,凝聚空间能量幻想着与人对战,从而增加自己的‘战斗经验’。

    修炼,探索人体奥秘,现在对苏子来说就像一种享受和快乐,也让苏子清晰的体会到力量的快感,在这种刺激之下,苏子修炼的速度更是逆天。

    “还差一些二重天就能到大成境界了,最多再过半年的时间。”苏子吃着从潭子深处抓出来烤的鱼,看着像是九天高的崖壁。

    虽然崖底很适合修炼,但是这种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处境让苏子心中不时的出现烦躁的感觉,这种状态对于修炼很是危险,苏子也是决定再过最多一个月的时间,就算二重天没有达到大成境界,也去试一试,苏子感觉已经可以坚持到崖顶了。

    此刻,在崖顶上方的树林中,有一个人正静静的站在崖边不时的向下望去。

    从背面看过去,可以判断出是一个(身shēn)材惹火的年轻女子,此时女子的肩膀上下起伏,显得心绪很不平静。

    “你难道死在这崖下了吗?”女子静静的说道,充满了伤感,像是在对某人诉说,又像是在自语。

    突然,女子抬起头来,带着些许泪痕的(娇jiāo)俏容颜,显得楚楚可怜,就像是带雨的梨花,让人心生(爱ài)怜。

    萧霏自从和苏子分开,回到‘神女府’,以自己四重天的强者敏锐的洞察力,虽然罗坤尽量是自己表现的自然一些,但是萧霏还是感觉到罗坤应该是发现了苏子,并且已经对苏子下手了。

    当萧霏追查到城外这片小林子的时候,苏子已经是被打落崖底,萧霏心中莫名的一痛,又悄无声息的回到了‘神女府’。

    这几rì,萧霏心绪不宁,(情qíng)绪异常波动,走着走着便又来到了小林子里,苏子掉落悬崖的地方。

重要声明:小说《破碎异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