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浴火重生(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我为声色 书名:破碎异世
    ()    苏子脑中出现的大量信息,一些是介绍修为的等级划分,特别是关于和蛮荒同在一个大陆‘天命族’的修为等级,也是详细比较两者之间对修为实力不同的称呼。

    这些像是一个外交上的东西,而脑中更多的其它信息则是关于‘蛮术’的叙述,以及蛮术修炼的一些东西,并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些秘籍,中间穿插着很多修行的经验、经历,从这些补充在秘籍里的东西,看得出这是无数蛮荒强者心血的结晶。

    本质深奥,表述浅显易懂,加上那些经验,蛮术对于‘封印族’堪称是最强的秘典。

    这么霸道?苏子了解到蛮术内所叙述的修行之法,感叹道。

    蛮荒大陆的人,先天的**就强大无比,修行之术蛮术也是与众不同。

    中土武道家族的却是要打通(身shēn)体诸多经络脉络才能够做到内劲自如自行运转。蛮术只要达到一级,它所练出的内劲便可自行运转,但是需要在一级停留很长时间,得到比其他族类更强的内劲,更强的经络脉络。

    果然有一利有一弊,蛮术每一级所需要的修行时间比其它族类要多上数倍不止,怪不得能有如此强大的威力。单说一重天之后,能够强行不断吸收天地间的混合能量煅体,就比只能引导一种五行元素入体强化就强了很多倍,又加上更长久的修行时间,论单体战力,只怕是数位五行武道才能与一个蛮荒强者一较高下。苏子心中感叹道,又接着查看脑中的信息。

    果然蛮荒族人修行蛮术之后,越是往后越是霸道,但是这种霸道却不是一般意义上那种肤浅的行为意义上的表现,后者只是小道尔,蛮荒族人的霸道是对这天,是对这大地,是对一切存在,心中所存的霸道,逆意。如果这天遮挡我目,便轰碎这天,如果这大地困缚我足,就踏碎这大地,一切阻碍都在我面前破碎。

    许久,苏子从这大量的信息中恢复过来,脸上却变得严肃起来。

    按照这些信息得到的信号,和刚到(禁jìn)地之后柳大哥说的话,中土修士和是‘封印族’的自己必然会产生隔阂,在(情qíng)况所迫,自己有很大的可能是与中土对立的。

    苏子在想这些的时候,却是不知道,中土关于‘封印族’的传说早就变了,甚至‘封印族’被当做是救世者存在的,不然萧老也不会把中土格局改变的一部分希望寄托在当时根本无法修炼的苏子(身shēn)上。

    “看来,要在这个世界混下去,实力是最重要的。”苏子心里自嘲,“虽然在接受坠中人传承的时,得到他在坠中留下的能量和那滴jīng血的改造,修为已经突破一重天,进入炼臂二重天,但是这点实力在中土根本算不了什么,何况还有西部的那些国家,那里可是有众多八重天强者。”

    “那就抓住每一刻!”

    苏子握了握拳头,接着便按照蛮术秘籍开始修炼。

    内视到体内经络脉络中汩汩循环的内劲。

    苏子心中很是感慨,当初自己和王文二人得到黄老的知遇之恩,虽然当时自己对这个世界并没什么归属,但是对于奇幻一般的修炼,非常的向往。

    结果无论自己怎么努力都无法修炼出内劲,说不失望那是骗人的,后来自己每天都坚持修炼,一方面是因为那种修炼之术能够强(身shēn)健体,也是在这里好好生存下去的必要,因为这里人人都可以修炼,都有一定或多或少的修为在(身shēn),那也代表了如果别人心(情qíng)不好随时随地都可以欺负自己这个不能修炼的人。另一方面,自己又何尝不是心中不甘,不死心,希望发生奇迹?

    世事变迁,现在自己不仅可以修炼,还是直接成为了炼臂的二重天高手。

    控制内劲在体内轮转一次之后,苏子尝试着引动空间里的元素。

    “果然与武道家族不同!”苏子感受引入体内的元素能量,在达到一重天之后,很容易就能够进行内视了。虽然他不知道武道家族控制的空间元素是什么,但是他就是感觉自己的是与众不同的,蛮术是与众不同。

    “这是?”

    苏子感觉到在自己引动空间元素之后,从(身shēn)体各个地方冒出白光,汇聚在经络脉络之中进行轮转。

    苏子肯定这绝对不是蛮术描述的内劲,也不是蛮术引动的空间元素能量,苏子对这种白光很熟悉,但是一时间却想不起是什么。

    苏子脑中灵光一闪,浮现出自己刚开始滴血在坠子上之后出现的景象,“是那八卦图化成的白光!”

    苏子不明白,八卦图化成的白光不是蛮术中的东西,也不是坠子的主人留下的能量,这白光能量到底从哪里来的。

    这时,白光沿着苏子体内开拓出来的经络脉络轮转,所通过的经络脉络,都被莹莹的白光覆盖,白光慢慢融入到里边,使得体内的经络脉络更加坚韧,更加宽阔。

    苏子虽然搞不明白这白光是什么,也知道现在的(情qíng)况对自己是另一种蜕变,自己将会变得更强。而白光流过去之后暖洋洋舒爽的感觉也让苏子非常享受这种蜕变。几个轮转下来,白光的亮度和能量便减弱了快一半,但是苏子的经络脉络也宽阔坚韧了数倍,如果按照这种(情qíng)况下去,苏子的经脉将会成长到非常恐怖的境地。

    rì中则移,月满则亏。白光就像它本源一样,yīn阳流转。

    正当白光再次流转的时候,苏子体内突然发生了巨变,苏子的经脉与白光之间发生了争夺,苏子经脉中的内劲((逼bī)bī)迫着白光继续流转,而白光里就像有智慧存在一样,想要突破经脉的束缚,冲出苏子体外。

    不停的争夺,让苏子的经脉开始扭曲,内径开始混乱,但是终究是强龙不压地头蛇,白光在经脉中又生生的轮转几次,又被经脉吸收了一部分。

    经脉吸收了一部分白光之后,变得模糊起来,最后直接就是在苏子体内消失。

    苏子发现这种(情qíng)况,惊得满(身shēn)是汗,毕竟好不容易才能够得到,现在如果失去,想到过去自己为不能够修炼的那种不甘,这种得而复失的痛苦是非常巨大的。

    令人欣慰的是,苏子接下来发现,虽然经脉消失了,但是体内的内劲还是沿着原有的‘经络脉络’在轮转,苏子又试了试引动空间的元素,丝毫不受影响,甚至两种轮转都比之前更加迅速。

    这时,苏子也注意到,剩下的快有一半的白光,突破自己的(身shēn)体,化成一团白光冲出山洞,shè向(禁jìn)地的远处。

重要声明:小说《破碎异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