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线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老哥,你看这只小兔子乖不乖?”

    第二天,经过医院诊断,庄玉月已经可以出院了。从集团天市分部要了一辆车,秋宇翔和妹妹一起帮助她们办理出院手续后,开上车往家里驶去。让秋宇翔有点意外的是,除了住院时的生活用品,妹妹此时怀中还抱着一只肥胖的白兔,正闭着眼睛,静静躺在那里酣睡。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兔子,秋宇翔眼眸虚了虚,心中升起了一丝疑惑。

    他可以肯定,这时奇怪的兔子,肯定和昨晚万紫嫣看见的那只有着必然的联系,因为从这个兔子(身shēn)上,他再次感受到了那天在餐厅和万紫嫣屋子里同样驳杂的气息。而且其中掺杂的那丝煞气,赫然就是昨晚消失的那只太岁所独有的。

    这只兔子据妹妹所说是今天早上在病房的窗台上发现的,当时它卷缩在窗外,浑(身shēn)颤抖,模样很是可怜。两个女孩立刻(爱ài)心泛滥,询问了医护人员无果后,决定收养这只从天而降的小白兔。

    一边开着车,秋宇翔一边沉思起来。

    今年是卯兔年,这个带着太岁之力的兔子出现绝非偶然。联想到一连窜事件中当事人所说的那道白光,秋宇翔肯定,和眼前这只兔子脱不开关系。

    “难道所有的罪魁祸首就是这只太岁兔子?”

    似乎所有的线索和证据都指向了它,但秋宇翔心中有种直觉,事(情qíng)绝对不会如此简单。即使今年是卯兔值年,代表着当值太岁的这只兔子为什么会袭击同为当岁之年的人?这种事(情qíng)不论是历代守圣手记还是自己的经历,都不曾出现过。这种反常的(情qíng)况,让秋宇翔心中那原本被深深掩藏起来的担忧越发浓烈起来。

    还有那只逃脱的太岁,秋宇翔非常肯定,和这只兔子绝对不是同一个。因为天地规则所限,一年之内不可能有两个被庇护的太岁出现。只有一种(情qíng)况,那就是在现在这种时候,新旧年交替,天地元气波动,原本的当值太岁退去,在交接过程中,会短暂的出现两股被天地庇护,具有太岁之力的太岁同时出现。这种(情qíng)况会延续到惊蛰,才会彻底结束。如果事(情qíng)如秋宇翔所猜测,那昨晚上在万紫嫣那里遇到的那个东西,很有可能就是之前的当值太岁,不然其不可能(身shēn)具太岁之力。

    这也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两个太岁原本是不可能有任何交集的,但此时的实际(情qíng)况显然不是这样的。虽说还不清楚为什么那个东西会袭击万紫嫣,或者说之前的一连窜事件也是它所造成的,那具体原因就值得深思了。而且这个当值的兔子太岁为什么也会出现在那里,也是秋宇翔想不通的地方。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事(情qíng)发生,不然绝对不可能有这种(情qíng)况发生。

    更重要的是,让秋宇翔很在意的是,想到太岁,他不由联想到了那几面还在自己怀中的黑色牌子。从富强村师父去世时残留的那一面破损的黑色石牌,到依据此线索纷纷收集到的其余几面,上面都按照十二生肖顺序刻画着一个古老的符字,这两者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呢?想到那个神秘的组织,秋宇翔不免有点心急起来。

    只是,现在所有的一切都还是只是猜测,最终实际(情qíng)况到底如何,还需要进一步的确认。而此时正在妹妹怀中的那只兔子,不免成为了关键的一点。虽然对于它为什么会主动出现在医院,秋宇翔还存有很大的一个疑问,但面对出现的这支重要线索,他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通过后视镜看到妹妹怀中的那只兔子硕大的眼睛动了动,似乎睁开了一丝细缝,正看着自己的后背,秋宇翔嘴角浮现出了一丝若有深意的微笑。

    汽车驾进了天市的一个小区。这个小区是上个世纪所建,各种配(套tào)都已经有点落后,就连停车位也严重不足,直到秋宇翔给门卫塞了几张钱后,才将车子开进了小区,在一个单元门口停了下来。这个小区住着的几乎都是工薪阶层的人,突然一辆高档汽车驶入,自然引起了许多人围观。虽然现在还是上班时间,但赋闲在家或者无所事事的大叔大爷们都纷纷走了过来,看到从汽车上走下来的几人,不由小声议论了起来。

    “哟,那不是庄傻子家的孩子?怎么突然坐上这么高档的小车了?”

    “这种车我在儿子单位看到过,据说要好几百万呢,啧啧,真是有钱呀。”

    “哼,看那小妞的模样,一脸的(骚sāo)媚,肯定是榜上了什么大款了,不知羞耻。”

    人多嘴杂,说什么的都有。而且这些人似乎毫不避讳,当着几人的面声音似乎还越来越大,除了羡慕、嫉妒,议论声越发有点不堪起来。刚走下车的玉月母女,听着邻居们的议论,脸色不由有点难看。邱敏看着女儿那略显苍白的脸庞,怜意大气,脸上闪过一丝怒意就要开口,被玉月连忙拉了拉手,这才硬生生将(胸xiōng)口的那股怒火给压制了下来。

    看了看周围的人群,秋宇翔心中有种悲哀的感觉。只是这种感觉一闪而逝,接着(身shēn)子爆发出一股威势,一双幽黑的眼眸淡淡地扫视了人群一圈,视线所到之处,所有人纷纷感觉心中一阵,一股冷意顺着背脊流淌下来,立刻闭上了嘴巴,眼眸里也顿时涌起了一丝惧意。

    周围的人群安静了下来,庄玉茹(娇jiāo)哼了一声,不满得狠狠盯了周围的人一眼,拉着玉月便往楼上走去。

    “我们上去吧。”秋宇翔淡淡一笑,对着面带感激的邱敏说道。

    庄思党经过天青的治疗后,现在除了腿脚还不是很方便,几乎已经于常人无疑。考虑到家里的(情qíng)况,在天青的建议下,她们也请了一个保姆,专门照顾庄思党。正是这个保姆的照顾,才让邱敏能够放下心在医院照顾女儿,也让庄思党在家里能够静心养病。只是在她们的坚持下,保姆费还是一家人省吃俭用省下的,生活自然也就显得有点拮据了。要不是最近庄玉月也开始工作,有了自己的一份收入,这家人能否靠着自己的力量坚持下来,还在两可之间。

    “二伯,我来看你了。”庄玉茹一进屋,便对着正坐在轮椅上,一脸笑意地看着自己的二伯笑着说道。

    “玉茹来了?快坐,快坐。你哥哥呢?”庄思党原本智力便没有什么问题,现在在天青的调理下,更是于常人无疑,看着侄女的到来,虽说已经通过电话得知了这一点,但看到本人,心中更是越发的高兴。

    “二伯,你(身shēn)体还好吧?”秋宇翔看到进屋后便被妹妹放到了地上的那只兔子隐隐一笑,对着庄思党笑脸盈盈地说道,几步走过去,一把扶住了要坚持着站起来的二伯,感受着那稳定的脉搏,心中的那一丝担心也烟消云散了。

    “好,好,好得很呀,多亏了你呀。”对于秋宇翔,庄思党实在端不起长辈的架势。不说自己在庄家原本便没有什么地位,就冲着自己这(身shēn)毛病是自己侄儿找人医治的,仅凭这一点,就足以让这善良的一家人对他感恩戴德了:“肖嫂子,快倒茶,快倒茶。”

    庄思党请的保姆姓肖,是一个农村妇人,大约三十来岁,很朴实的一个人。几人进屋后,便忙里忙外的招呼着,此时听到庄思党的话语,早就端过来了一杯泡好的绿茶,放到了茶几上,只是神色之间显得有点紧张。即使再没有什么眼力,她也从秋宇翔和庄玉茹(身shēn)上感觉到了一丝压力,一种上位者天生而来的那种威势。

    “肖阿姨,辛苦你了,快坐吧。”庄玉茹道了谢,对着保姆微笑着说道,满脸的真诚让她那丝拘谨消失了许多。在活泼的妹妹带动下,一家人立刻天南海北的闲聊了起来。

    “玉月,你已经毕业了吧?”吃着削好的水果,秋宇翔一把将正蜷缩在地上的兔子抓了起来,放到怀中使劲蹂躏了几下,直到装睡的兔子醒了过来,不甘地扭动了几下(身shēn)子才停手,对着庄玉月问道。

    “恩,已经半年多了。”

    “在公司还习惯吧?”秋宇翔非常随意地说道。

    庄玉月和邱敏脸上上过一丝怪异的神色。其实之前公司对待新近员工的态度几乎都一样,像庄玉月这种长相漂亮的还好说,一些人现在还整天配备不堪的在外跑着销售,并没有什么待遇可言。但经过之前医院的事件后,那位经理再也没有在她面前出现过,听说已经被公司免职了,而自己也莫名其妙的被升为了经理助理,可以说是一步登天了。其中原因,她们娘俩自然明白,都是秋宇翔和庄玉茹那通电话的缘故。

    “还……可以。”面对眼前这位堂兄的问话,庄玉月还真不知到底该如何回答。

    “什么可以呀?玉月,如果你在那个破公司受了什么委屈,直接告诉我,看我不收拾大头那个家伙!”庄玉茹拍了拍(胸xiōng)脯,大咧咧地说道。

    一家人会心一笑,秋宇翔则是宠(爱ài)地摸了摸妹妹的脑袋,以两人和大头的关系,这些话还真没说错。别说是那个公司的一个职员,就是让他将整个公司送给他们,可能那家伙也会二话不说便立刻转移。那家在天市颇有名气的公司,在他们几人眼中,也就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

    看着眼前这一对兄妹淡然的表(情qíng),肖阿姨心中震惊不已。虽然她不是很懂,但当初得知玉月进入那家公司时家里人欣喜的反应她也明白这家公司肯定不是一个小公司。可现在,在这一男一女谈笑之间,似乎对这个公司不屑一顾,她不由对两人的(身shēn)份产生了好奇,进而对于自己雇主的(身shēn)份也升起了一丝疑惑。

    “对了,老哥,玉月姐姐既然已经毕业了,是不是按照我们家的传统,你要意思意思一下了?”庄玉茹自然明白老哥不会无的放矢,几个眼神便明白了秋宇翔的打算,所以非常自然的便将话题带了过去。

    “这是当然的,礼物我都已经准备好了。”秋宇翔眼底闪过一丝会心的微笑,对着妹妹为不可查地点了点头。

    “什么传统?我怎么不知道?”庄思党毕竟是庄家之人,立刻感觉到了其中的诡异之处,满脸疑惑地问道。

    “呵呵,二伯,这个传统是从我们这一辈兴起的。妹妹毕业了,哥哥要送一份礼物,妹妹也不准推辞,这就是我们的规矩。”庄玉茹非常理所当然地说道,就像口中所说的传统已经延续成为了规矩一般,让一旁的秋宇翔也暗叹不已。他可是非常清楚,这个所谓的规矩建立绝对还不超过三分钟而已。

    “好了,我们先去看看礼物吧。先说好,玉月,你可不能拒绝哦。”秋宇翔微笑着站了起来,提着那只可怜兮兮的小白兔,对着屋中的众人轻声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