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紫嫣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回到家后,万紫嫣习惯(性xìng)的脱去了外衣,仅仅穿着一(套tào)黑色蕾丝内衣躺在了沙发上。从医院离开后,几个人吃了午饭,便各奔东西了。因为公司业务比较繁忙,她马不停蹄得与客户谈了一下午的生意,加之晚上又喝了一点酒,现在的她觉得(身shēn)心疲惫,看着窗外漆黑一片的夜空,一股孤独感涌上了心头。

    万紫嫣是一个美女,这点她自己也毫不怀疑。在当今社会,女人的美貌无疑是一个无与伦比的优势,她如今在公司的地位,除了自己的能力,出色的外貌自然也占了极大地比重。在谈判之中,有效的利用自己的眉毛,给万紫嫣带来了非常不错的业绩,但也造成了许多困扰。比如今天的一个公司的老总,从接触开始就毫不掩饰对自己的觊觎,今天晚饭时候更是趁着喝酒的时机着实占了她不少的便宜。虽说这样的(情qíng)形在工作中经常遇到,但她也有着自己的底线。

    美貌只是一种武器,绝对不能成为自己的束缚,工作中被人占点便宜她还能够忍受,可是最后那到防线,她依旧坚守着。如果她真不在乎这些,那现在的她,可能(身shēn)份、地位又是另外一种(情qíng)况了,不至于现在还在为买房的那些钱所困扰着。

    不经意地,躺在沙发上的万紫嫣想到了之前在医院遇见的那个男人。从玉月那里侧面了解到,那人名叫秋宇翔,是她的堂哥。这个人满头白发的男人给万紫嫣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整个人似乎不带一丝尘世气息,就像从画中走出来的一般,气质高贵,神(情qíng)飘逸,嘴角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恍如一缕(春chūn)风沁人心扉。尤其是那双乌黑的眼睛,充满了一股沉稳、冷静,仿佛世间没有任何事(情qíng)能够惊扰他,偶尔流露出的那丝饱经沧桑的深沉,似乎对自己有着一种无比巨大的吸引力,让她再次体验到了那种心动的感觉。后来发生的种种事(情qíng),似乎也预示着他的(身shēn)份也不普通,这种男人,百里挑一都算是贬低了,绝对是女人一生最佳的选择。

    今天她忘记了询问玉月秋宇翔是否有女朋友了,如果没有,她很有激(情qíng)追求一把,如果有了,她自然也不会当第三者,只是对能够配得上这样一个男人的女人很好奇,很想看一看,这个几乎于一见钟(情qíng)的男人眼光到底如何。

    洗了一个澡,披散着**的头发,万紫嫣从卫生间走了出来。(身shēn)上披着一件白色的丝质睡袍,玲珑有致的(身shēn)子若隐若现。白皙的皮肤因为刚沐浴完,泛着一层淡淡的红晕,整个人充满了一股慵懒的意味,散发着(诱yòu)人的气息。昏黄的灯光映照在装着红酒的高脚杯上,晕散出一层五颜六色的光圈,轻柔的音乐在空气中流淌着,光着脚的万紫嫣半躺在沙发上,微微闭着眼眸,脑中一片空白,整个(身shēn)心都沁入了一种放松的状态中。

    突然,音响里传出了一阵短促的嗤嗤杂音,整沉浸在音乐中的万紫嫣皱了皱眉,睁开眼睛,费解地盯了盯那两个黑色的音响。平时自己并没有什么(爱ài)好,用现在的话说,也就追求一点小资(情qíng)调。这(套tào)音响耗费了她将近半年的工资,带来的震撼效果也确实对得起出的钱。已经有一年多时间,这(套tào)音响一点毛病也没有,这种嗤嗤声还是第一次出现。

    有点无奈地放下手中的红酒杯,万紫嫣踏着厚实的地毯走到了电视柜前,打开了前面玻璃面板,按下了音响的停止键。对于她这种女人来说,电器这方面的知识几乎等于零,唯一能做的便是重启机器,看能否解决问题。

    舒缓的音乐继续从音响里静静流淌了出来,保持那个半蹲的姿势大约有两、三分钟,如玉般的大腿在般透明的浴袍下呈现出一股朦朦胧胧的感觉,如果有男人在场,肯定会血脉膨胀。音响没有再次发出那种杂音,万紫嫣站了起来,揉了揉有点发酸的小腿,伴着音乐,她缓缓走到了那扇落地窗前。

    望着远方灯火辉煌的城市,万紫嫣叹了一口气。到天市打拼也有一年了,这一年里,在周围社会环境的影响下,她发现自己变了,再也不是那个学校里无忧无虑的女生,成为了一个颇有心机的女人。心中的那份坚持依旧在保留着,她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了什么。那份坚持现在更像是一个精神支柱,一个让她对社会依旧保留着那一抹幻想的源泉。

    “房子,车子,男朋友……”万紫嫣苦笑了一下,这些都是现在人们追求的,甚至于亲人,也是以此来判断是否成功的标准,也正是因为如此,今年她并没有回家过年,不想破坏自己脑海中还是学生时过年的那份淳朴期待。

    “咦?”就在万紫嫣感叹社会的残酷时,一缕白光突然从漆黑的夜空中划过,转瞬即逝,让她心中不由一惊:“难道是流星?”

    就在她还未弄清脑中的疑惑时,更加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在了她视线之中。只见就在白光消失的那个地方,夜幕之中竟然悬挂着一只动物!白色毛发,细长的耳朵,三瓣小嘴一开一合,显得很是可(爱ài),只是一双大大的眼眸里充满了一股血丝,直直地盯着万紫嫣,流露出一股让她有点发冷的(阴yīn)森目光。

    万紫嫣被这带着红光的眼眸一盯,浑(身shēn)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她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这所谓的白光和突兀出现的兔子并不是在那漆黑的夜空之中,自己看到的,只是落地玻璃反(射shè)的景象而已,那么,眼前这只诡异的兔子,应该正在自己的房间里!

    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万紫嫣觉得屋子里的暖气好像突然降低了许多,背后不由自主地冒出了一股冷气。耳中那连绵不绝的音乐也像是被隔绝了似的,安静的异常。窗户上那只兔子依旧一动不动地盯着她,当心底那股惧怕再也按捺不住的时候,她也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勇气,一下转过了(身shēn)来!

    客厅里被那盏昏黄的灯盏衬托出了一种朦胧的美感,低沉的音乐声依旧弥漫在房中,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和刚才没有任何区别。万紫嫣下意识地将脑袋转了回去,发现透过洁净的玻璃,夜空依旧如墨汁一般,屋内的(情qíng)形空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挂在表面之上,那只诡异的兔子丝毫没有了任何踪影。万紫嫣使劲地揉了揉眼,有点不相信那一幕是自己的错觉,因为那感觉实在太过真实了,现在她的后背还一阵发凉。

    壮着胆子将房间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地方,万紫嫣不得不强迫自己接受刚才就是幻觉的推断。

    “哎,”瘫倒在沙发之上,万紫嫣揉了揉有点发凉的额头,心中暗叹到:“难道是今天酒喝多了?”

    心里随便找了一个理由让自己心安,拿起了茶几上的酒杯,她小小抿了一口。几分钟后,她总算是平复了自己的心(情qíng)。将还剩下小半的杯子放回了茶几,万紫嫣站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准备洗漱一下便上(床chuáng)睡觉了。跨过茶几,眼角不经意地飘过那个静静摆放在桌子上的高脚杯,万紫嫣刚并没有太过在意,可是走了几步后,她(身shēn)子突然停顿了下来,脸上涌气了一股苍白之意。

    那个杯子孤零零地放在茶几之上,里面红润的酒水静静盛放着。只是这扑鼻满香的红酒,正泛着一层层的涟漪,就像是一颗颗无形的石子不断掉落在杯口中央一般。在层层波澜之间,一张缩小版的兔子脸庞出现在了酒水下方。不知这与刚才出现在房间里的诡异兔子有何联系,唯一让万紫嫣在意的便是那双一模一样冰冷的红色眼眸。

    就在这时,万紫嫣突然觉得(身shēn)边一股冷气凭空冒出。房中的空气似乎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冷气撕裂开来,虚空拉扯起来,就像电视画面出现干扰一般,一个淡淡的黑色光影出现在了这杂乱的画面之中。万紫嫣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看着几步远处的那个黑色光团在转瞬之间便浓烈起来,仿佛一团黑色的火焰,散发出冰冷的气息。

    万紫嫣心脏咚咚咚得剧烈跳动起来,她盯着那团越来越大的黑雾,一步步往后退着。黑雾在扭曲着,就像有一头猛兽正在挣扎着从里面跳出。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但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要马上离开这里,离开这间房屋。

    已经临近大门了,万紫嫣紧紧咬着嘴唇,就在她正准备转(身shēn)马上离开的时候,那团黑色的雾气突然爆发出一圈黑色的光晕,在房间之中急速扩散开来。当黑色光晕扫过(身shēn)子的时候,她只觉得整个(身shēn)子就像坠入了冰窖,感觉也立刻迟钝起来。这时,一股巨大的吸力从黑雾深处涌现了出来,拉扯着万紫嫣的(身shēn)子往后倒退着。

    感觉整个(身shēn)子似乎都凌空而起,恍如石头般直直飞向了黑雾。万紫嫣眼眸中爆发出了一股绝望之意,僵直的(身shēn)子此时已不受自己控制,此时发生的一切已经超出了她的想象,只是一个直觉告诉她,如果真被这团已经一人多高的黑雾吸入,自己可能就凶多吉少了。虽然意识是这样告诉她的,但此时的万紫嫣,根本没有任何的控制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恍如离弦之箭般向着黑雾急(射shè)而去!

    就在此时,在万紫嫣划过的虚空之中,一阵涟漪((荡dàng)dàng)漾开来。与这团黑雾不同,这层层的空中波纹夹带着一丝丝青光,与黑色光晕一相接触,后者就像碰到了天敌似地猛烈地收缩了几下,连带着席卷着的万紫嫣(身shēn)影也快速了几分。

    就在万紫嫣(身shēn)子距离黑雾还有一米多距离时,一个(身shēn)影从青色光晕中突然出现在了屋子中。看着来人的模样,万紫嫣绝望的脸庞上突然升起了一丝挣扎,求救的话语却像被卡在脖子里,一点也吼不出来,只是被黑气缠绕着的(身shēn)体出现了丝丝挣扎。

    看着眼前的一幕,秋宇翔眼眸里闪过了一丝精光,没有丝毫犹豫,手中混元扇抬了起来,对着那团黑色雾气便一挥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