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魂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黑无常手中的幡旗在一挥之下,一股黑se的光芒迎面向着康三勇的魂魄激she而去。幡旗涌出的这股黑se光晕与yin邪自(身shēn)所有的有所区别,虽然同为黑se,但是这股黑气却给人一种晶莹润泽的感觉,黑中带着一股亮se,油润光滑,甚至泛着星星点点,恍若夜空之中的繁星,让人有种炫目的感觉。

    黑光仿佛蛟龙一般径直从那个黑气气旋与康三勇之间划过,在经过两者面前之时,停顿了不到一秒便势如破竹般冲了过去!接着这黑se蛟龙在半空之中行云流水般掉了个头,携带着一股强大的威势,对着那个悬浮在半空之中的气旋便冲了下来。在黑光掠过的时候,那股拉扯着康三勇的吸力就像断了的线一般消失无踪,康三勇整个(身shēn)子一个踉跄扑倒在了地上。抬头望着那个解脱自己的黑光铺天盖地地再次回转过来,康三勇脸上露出了一股惊容。也就在此时,远处的秋宇翔手中混元扇一挥,康三勇便觉得一股力量凭空出现,将自己整个(身shēn)子推出了原地近十米的距离,远远离开了那个黑se的气旋。心中震惊无比的康三勇,看着秋宇翔的目光也骇然起来。

    对于秋宇翔的那些传闻,虽然康三勇常年卧病在(床chuáng),但也有所耳闻。只是相对于张老爷子那种人,他的地位略微不足,不能知道事(情qíng)的具体经过,只是大略了解到似乎是因为秋宇翔帮助那几位解决过一个很大的问题,所以才有了如今的地位。加之秋宇翔出手解决了自己的病痛,那种手段一看便知道不似凡医,所以料所当然的他猜测秋宇翔应该是因为医术才得到上面认可的。至于他年纪轻轻为什么会有一手不凡的医术,这就不在老爷子考虑范围之内,甚至于在他看来,老首长的外孙有如此本领,是理所当然的事(情qíng)。

    可是此时,虽然在场众人看不到自己,看不到远处那个(身shēn)着西装正挥舞着一面幡旗的冷面中年人,看不到那个很诡异漂浮在半空差点将自己吸进去的气旋,但康三勇都清楚,都明白,因为此时的是,是一个等待轮回的鬼魂。那个气旋散发着一股让他颤栗的气息,要不是常年征战沙场养成的那股气势所在,他相信,一般人绝对已经被那股强大的吸力吸进去了。

    回想起之前自己在回溯一生轨迹时遇到的诡异事(情qíng),康三勇一阵后怕,联想到此时眼前发生的事(情qíng),要不是秋宇翔和那位传说中的黑无常出手,说不得自己便魂飞魄散了。而能够出手救下自己的秋宇翔,在他心中自然不会仅仅定位于医术高明的年轻人了。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康三勇觉得,此时的秋宇翔,(身shēn)上有股让他恐慌的气息,这股气息就像天子面对群臣一般,威严肃穆,容不得他有半分的抵抗。而这股气息,是在生前秋宇翔所不具有的。

    也就在电光火石之间,那条黑se光龙与气旋狠狠撞击在了一起!

    康家兄弟等人只感觉在房屋zhongyang部位突然爆发出一股强烈的冷风,一扫而过,众人不由心中一冷,升起了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就像有无数根小针刺到了皮肤上一般,泛起了层层的鸡皮疙瘩。张老爷子脸se一凝,一直在练习外孙给他的那(套tào)拳法的老爷子,出了(身shēn)体更加的强健外,感知也比别人敏锐,刚才的那股冷风扫过之前,也不知是不是错觉,他觉得眼角闪过了一道黑芒,给他一种心惊(肉ròu)跳的感觉。看着自己外孙脸se凝重的站在不远处,老爷子突然有种担心涌上心头。

    在秋宇翔眼中,当黑无常的魂幡与那个气旋相接之时,那条黑se光龙一头便扎进了气旋zhongyang部位。整条原本有几米长的光龙,极其迅速地涌进了气旋之中,眨眼之间便消失在了空气之中。而那个气旋此时也停止了旋转,一秒过后,就那样突兀的同时消散在了虚空之中,只留下了一股yin冷的气息残留在那里,昭示着它曾经的存在。整个过程悄无声息,除了那暴起的一股冷风,没有带起任何的声响。如此诡异的一幕让黑无常也皱了皱眉,心中轻咦了一声。

    魂幡是黑无常一脉代代相传之物,已经传承了不知多少岁月。此幡以某种天外物质锻造,其内以yin魂凝练,经过几代无常的收集、炼化,魂幡内的yin灵之数已经达到了一个外人不敢想象的地步,而此魂幡也成为了无常勾魂夺魄的利器,无往而不利。

    刚才的那道光龙虽说只是凝聚了千道yin灵之力而出,只有魂幡十分之一的威力,可是对于一般yin邪之物而言,已经有足够威慑力了。没成想到的是,这一击犹如泥牛入海,一点反应也没有。更为重要的是,魂幡内的yin灵早就已经被他炼化成为了一体,可是就是刚才,当黑龙被气旋吞噬以后,他魂印中的那部分yin灵,竟然断开了和他的联系,等于说是凭空就消失了。除非这些yin灵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飞灰湮灭,不然,是决计不会出现这种(情qíng)况的。

    秋宇翔对无常一脉源远流长的这柄魂幡也是有所了解的,发现黑无常脸se有点不对,他连忙询问了一声。当黑无常冷着脸将事(情qíng)说出后,秋宇翔也是一惊。魂幡的威力他自然知晓,甚至亲(身shēn)体验过,原本那一击毫无效果就已经让他有点诧异了,现在连黑无常都失去对那些yin魂的联系,看来那个凭空出现的气旋绝不简。

    当那个黑se气旋出现的时候,秋宇翔便将神念覆盖了上去。只是神念扫过,那里出了有一丝yin冷的气息外,竟然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还没等他做出进一步的反映,黑无常那凌厉的一击便出现了,之后气旋消失,线索似乎又中断了。只是让他欣慰的是,至少康老爷子的幽魂并没有遭受到什么意外,此后由黑无常亲自附送,遁入轮回应该没有什么意外了。

    “宇翔。”张老爷子放弃了对那股让他有点心惊的气息的猜测,对着前方的秋宇翔招了招后,小声在其耳边问道:“二子的魂魄是不是在这里?”

    秋宇翔点了点头,并没有否认。他知道,自己的外公是不会提出什么要求的,在他们那一辈人里,对世事的洒脱几乎已经深入到了骨髓里。不过这种洒脱是建立在历经了人间风霜,大彻大悟后的领会,在当今社会,这种人是越发稀少了。

    老爷子敬了一个军礼,送了自己老部下最后一程。他并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方向康三勇并没有在那里,他只是凭借着刚才的感觉,认为那股yin冷的气息就是魂魄所在。

    老爷子的举动并没有让其他人感觉到奇怪,自此以后,倒是没有其他诡异的事(情qíng)发生。头七依旧继续,只是每个人脸上都带上了一点异样的神se。

    “老爷子,走好了。”

    头七烧过,几位老战友都纷纷惋惜着离开了。秋宇翔并没有和外公一起离开,反倒是回到了之前那个小湖边。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过了,山里一片漆黑,只有几点灯火隐约掩藏在树林之间。此时虽然已经立chun,但山里温度依旧很低,呼出的白气似乎一离体就被冻结了似的。站在小湖边,阵阵刺骨的冷风从湖面飘来,秋宇翔转过了(身shēn),对着(身shēn)边站在黑无常(身shēn)后的康三勇淡淡说道。

    “宇翔,想不到呀。”康三勇感慨地说了一声。

    成为幽魂后,一路走来,他也不断尝试过,可是没有一个人能够看到自己,没有一个人能够听到自己的声音,他也是在慢慢的摸索中,接受了自己已经成为了一个“鬼”这个现实。而且他感觉自己眉心处似乎多了一点什么东西,这点东西让他隐隐意识到了另外一个不同于自己生活了几十年的世界。所以当他看到黑无常,发现秋宇翔的异常时,才没有较大的波动。而且这两个人(身shēn)上,都散发着一股让他感觉异常压抑的气势。这点在老爷子生前几乎是不敢想象的,一生杀戮,建国后又(身shēn)居高位,他(身shēn)上凝练的气势,就连直至相伴的儿子有时还是受不了。没想到自己死后,就就连碰到了一些让他产生微许恐惧的人物。

    失去了一丝yin魂,黑无常自然没有什么好脸se,只是对着秋宇翔点了点头,手中魂幡一晃,便准备收了康三勇的魂魄回归地府。秋宇翔这时却阻止了下来,脸se平静地说道:

    “黑兄,等等,我想向老爷子问个问题。”

    黑无常(身shēn)子顿了顿,看了秋宇翔一眼便默不作声地走到了一边。现在秋宇翔的修为已经暴增到了化神九转,高出了他一层,加之守圣(身shēn)份,对于他,黑无常自然要给一点面子。

    “老爷子,我也不耽误你时间了,想问一问这一路走来,你碰到过什么异常的事(情qíng)没有?”秋宇翔知道对于刚刚离体的七天的yin魂来说,长时间暴露在阳世其实是没有多大好处的,所以直言不讳地问道。他对于老爷子魂魄的不稳定,很是好奇,说不定就与那个黑se气旋有关。

    “异常?”

    老爷子一下便想到了一路走来冥冥中感觉到的那股感觉。自从神智清醒后,老爷子已经在自己出生的那个小村子,随着记忆的慢慢恢复,他逐渐将从小到大待过的地方游历了一遍,在这个过程也明白了自己已经不是一个人了,而是变成了幽魂。只是老爷子原本就是一个开朗乐观的,虽然对于死后的世界很是好奇,但也能坦然接受。一路走来,许多回忆纷纷涌上心头,虽说没有生在一个和平年代,但能够用自己的一双手,为这个崭新的华夏贡献出一份力量,他已经觉得此生无憾了。

    只是让老爷子有点在意的是,一路走来,他总觉得似乎(身shēn)后有什么东西跟着一般,原本因为没有任何感觉的(身shēn)体,不时也能感受到股股yin风从(身shēn)后吹来。每当这股yin风吹过,他便觉得(身shēn)子虚弱了一点。因为初为幽魂,他也不明白到底是否正常,担心的只是自己能不能走到人生的终点,那个还有自己宠(爱ài)的孩子所在的地方。

    七天之后,已经觉得极度虚弱的老爷子终于来到了京市,这个自己后半辈子从未离开过的地方。来到了那栋小院,自己很少走出的地方,然后发生的事(情qíng),秋宇翔都看在了眼里。

    这七天时间,其实是生死簙留给逝者的最后一点馈赠。幽魂眉心烙下的那枚烙印,除了引导其最后魂归地府外,还有一个重要作用便是保护。保护其不受其他yin邪一类侵蚀,保证其能够最后顺利回归幽冥。这一点不是无常、甚至不是阎罗天子给予的,而是生死簙自古以来便秉承的责任。那个烙印,虽说不是坚不可摧,但也不是一般人能够破除的。现在老爷子眉心的烙印却极其黯淡,可见他遭遇的绝对不是一般的东西。

    “这东西应该不是很强大。”秋宇翔心中默默分析着。

    对比之前消失的那些幽魂,老爷子有个很大的特点,那便是气势。戎马一生,虽然体内的煞气经过那次意外已经没有了,但常年经过煞气侵扰的魂魄还是要比普通人强大的多。而且煞气对于一般的yin邪之气还有着克制作用,所以他感受到的那股yin气并不能一鼓作气的将其吞噬,只能一点点的进行削弱。如果换做秋宇翔,他使用八成的混元灵力,便绝对能够保证打破地府烙印,让老爷子的魂魄烟消云散。

    再联想到前后之事,秋宇翔有很大把握肯定,造成老爷子晕厥、一路上削弱地府烙印和最终出现的那团气旋,应该同为一物。那现在最重要的,便是如何寻找出这个神秘的东西了。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