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鬼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于此同时,在距离小湖不远的半山腰处,一栋小别院里,康三勇的头七还在继续着。在正堂里的黄花梨木桌上,康三勇的黑白照片和骨灰盒正静静地摆放在上面。几盘水果和其他供品,加上他生前最喜欢喝的一杯小酒,简单朴素。在正堂zhongyang,一个陶瓷盆里,一叠叠纸钱正在火种燃烧着,细小的黑se碎屑弥漫在上放,轻轻的飞舞,又缓缓落下,空气中充斥着纸张燃烧的味道,使得整个正堂越发肃穆,带着一丝丝悲哀,寄托着生人对死者最后的哀思。

    “二子,记得老子给你说的,把话带给下面的兄弟。原本还想再和你多守护一段时间的,你小子却丢下老子先下去了,你给老子记住!等我下来再找你算账!”

    张老爷子半蹲在地上,将一叠叠纸钱扔进了火盆之中。洪亮跳跃的火光映照在他苍老的脸庞之上,眼眸里的那丝悲哀毫不掩饰的流露出来,让周围的人也感受到了他深深的不舍之意。老爷子毕竟年纪也大了,烧了一会儿后,便在康家兄弟和其他老部下的劝说下站了起来,坐到了旁边的一张硬木椅子上。其他人依次开始给老朋友烧纸,嘴里也絮絮叨叨地怀念着之前的峥嵘岁月,整个正常一时之间反倒成了一个追思会般,流淌着一股浓厚的战友之(情qíng)。

    康家兄弟手臂上带着黑纱,一直蹲在旁边,给自己父亲烧着纸钱,招呼客人的任务自然落到了他们两个媳妇(身shēn)上。两位妇人也是贵胄出(身shēn),自然不会失了礼数,加之今天到来的人原本就不算很多,所以整个正堂除了一堆老爷子的念叨,倒是井井有条。

    “咦?”原本跪在地上的康少勇动了动有点僵硬的脖子,微微抬头的瞬间,却让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漫天飘舞的黑se细屑一直很自然的降落着,可是突然之间,这些细屑在半空之中涌动起来,就像有一阵风吹过一般翻滚着,杂乱无章的细屑甚至飘到了老爷子的相片之前,落到了骨灰盒之上。这个景象似乎很正常,但让康少勇留意的是,此时并没有任何的风!

    细屑在空中飘((荡dàng)dàng)着,原本米粒大小的纸屑,此时却想被什么东西硬生生捏碎了,化为黑se的粉末开始慢慢弥漫在空气之中。这种诡异的变化自然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其中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更是满脸的激动,看着在空中无风而动的细屑,忍不住说道:

    “难道……难道是老康回来了?”

    康家兄弟自然没有这种想法,在他们的观念里,经过了那段岁月,牛鬼蛇神什么的根本就是胡诌,只是想到自己的父亲,两人心中再次升起了一丝悲哀。就在此时,两个还跪在地上的兄弟,(身shēn)子同时一阵,眼眸里爆发出一股不敢置信的神光,带着一丝的恐惧,带着一丝的激动,两个人对望了一眼,纷纷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自己所想的那一点。

    “爸——”两个人低声念叨了一句。

    就在刚才,他们感觉自己头顶似乎突然被什么东西摸了一下。那似乎是一个手掌,那种力度,那种感觉,在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人才有,就是那个抚养他们长大,总喜欢抚摸两人头顶的父亲,康三勇!

    两人还清晰的记得,小时候,父亲总喜欢将他们抱在腿上,眼角带笑地抚摸着两人的头,讲述着他过往的经历。自从两人长大后,父亲便没在如此做了,但眼角除了更多的鱼尾纹,那丝看着他们的微笑却始终没有改变过。头顶的那微微抚摸,让两人不由回想起了幼年的时光,脸上泛起了一丝丝缅怀的微笑。

    就在其余人还在好奇地看着空中诡异的一幕,就在康家兄弟正沉浸在这突如其来的回忆之中时,那些飘飞在空中的黑se粉末,不知不觉间竟然已经将火盆周围的地面上铺满了薄薄一层,刚才那位出声的老爷子,随意一瞥之下,脸se大变,抬起颤巍巍得手,指着地面,就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般,叫到:

    “那……那是什么!”

    安静的正堂被他这一声刺破,众人顺着他的手指望去,一看一下,所有人都脸se大变。就连还有点恋恋不舍回味着的康家兄弟,看到地面上的景象后,也下意识地跳了起来。康少勇更是眼眸里爆发出一股jing光,死死盯着地面。

    地面上满是黑se的灰屑,康家兄弟站起来后,明显可以看到其跪在地上的印记。小腿处紧贴着地面的地方,没有一丝的黑屑,呈八字形分布着。只是让所有人注目的是这个“八”字印记的zhongyang部位,在那里,有一双刺眼的鞋印,和他们的小腿部分一般,一点黑屑也未沾染上!诡异的是,这个地方是两兄弟相邻的部位,从头至尾都没有人走近过!

    两个鞋印此时很是刺眼,而且这个鞋印外延还很现下的鞋底很不相同,更加臃肿,近乎于一个椭圆形了。康家两兄弟对这种鞋印显然很熟悉,康文勇更是颤抖着声音,结巴地说道:

    “这……这是爸爸最喜欢的那双布鞋!”

    他的声音虽然很低,但是在此时显得很是突兀,所有人都心里一突,顿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康三勇平时喜欢的东西在火化那天几乎都烧了,那双布鞋自然也在其中。现在这个突然出现的鞋印,到底又是怎么回事呢?联想到之前自己感觉到的父亲的抚摸,康家兄弟对望了一眼,纷纷从其眼眸中看到了一丝骇然。

    “难道父亲一直站在我们(身shēn)边?”心中不由浮现出这个想法,两人背脊一阵冰凉。

    只是也许是对父亲的思念战胜了心中的恐惧,康少勇吞了一口口水,试探着问道:“爸,是你吗?”

    火盆中的火焰因为纸钱的减少而慢慢熄灭了,空中飞舞着的黑se细末也失去了来源逐渐回归地面。当康少勇说完后,众人都略带紧张的张望了一下,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可就在这时,更加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在铺满了黑se细末的地面上,就像有什么人写画着,两字子一笔一划的出现在了地面之上。直到最后一笔画完,康家两兄弟心中突然百感交集,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地上的两个字很简单,就是“虎头“。

    虎头是康三勇在大儿子很小的时候对他的昵称了,当康少勇上小学后,便没在这样称呼。可以说,虎头这个称呼,只有他们三个人直到,外人是不可能了解的。现在地面出现这个字,说明,自己的父亲就在(身shēn)边!

    康家两兄弟忘却了恐惧,当东西真正失去的时候,才会发现自己到底有多么珍惜。父亲离世后,康家兄弟才发现,自己对父亲的(爱ài)是那么的深沉,深沉到一个连自己也不敢相信的地步。两兄弟啪的一声纷纷跪了下来,眼角含泪,看着虚无一物的前方,微微哽咽了起来。

    其他人看见两兄弟的表现,似乎也明白了什么。这里的大部分人几乎都是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不敬鬼神,可如今发生在自己眼前的一幕,却让所有人都有了一种天方夜谭般的感觉。正在这个时候,原本紧闭的大门突然啪的一声打开了,一阵冷风灌了进来,让所有人心中一紧,打了个寒颤。同时,也不知道是不是大家都发生了幻听,似乎一声尖利的惨叫声在耳边回((荡dàng)dàng)起来,地上的那两个字也一下模糊了,一个常常的手掌拖拽印记赫然出现在了上面。

    “爸爸!”仿佛是父子连心,康家兄弟都感到心脏就像被什么东西狠狠抓扯了一下般,疼痛无比。

    张老爷子一直在旁边没有说话。相对于其他人,家中有一个守圣外孙,有些东西他自然比他人接触的多一些。头七回魂这种说法自家外孙也解释过,但是能够显行让家人感受到的,绝对不多。以二子那个xing格,绝不是扭扭捏捏的人,如果真有回魂这一说,离世后也绝对不会再打扰自己的孩子。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完全和二子的xing格不符,让他不得不怀疑其中是否有什么蹊跷。不过现在似乎这个“东西”遇上了什么麻烦,不管是不是二子的魂魄,张老爷子脸上也不由带上了一丝担忧。

    “好胆!”

    秋宇翔和黑无常同时感受到了一股属于yin间的力量在大院内流露出来,(身shēn)影一晃便出现在了大院门口。他们并没有直接进去,而是站在了门外,静静看着屋中发生的一切。几堵墙、一扇门,自然不会对两人造成什么阻碍。在他们的视线中,可以清晰看见,一个老人正站在康家兄弟中间,满脸慈祥地抚摸着两人的头。

    “你有没有觉得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看着康三勇的魂魄,秋宇翔微蹙着眉头说道。

    “太紊乱了。”黑无常沉着声音说道。

    秋宇翔点了点头,明白黑无常也发现了其中的异常。康三勇的魂魄,离世后便被无常接引入了yin间,印下了地府烙印,之后便被放出了地府,凭借着记忆在世间游((荡dàng)dàng)。因为有了地府烙印,所以也不惧其他yin邪干扰,康三勇在以前待过的地方飘((荡dàng)dàng)着,就像回忆自己的过去一般,记忆也经过了刚开始的动((荡dàng)dàng),在印记的帮助下慢慢稳固下来。这是每一个鬼魂都要经历的,直到头七过后,过奈何桥,喝孟婆汤,直至等待轮回。

    让两人在意的是,此时的康三勇魂魄,按理说应该极其稳定,可是现在,三魂七魄都给人一种飘忽不定的感觉,眉心之处的那个印记也显得略微黯淡无光,明显整个魂魄就像遭受了什么冲击一般,有种快要溃散的感觉。

    正在此时,两人脸se突然一变,一股浓烈的yin邪之气骤然之间在屋子里爆发出来。一个黑se的气旋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了屋子zhongyang,气旋只有篮球大小,却发出了巨大的吸力,康三勇的魂魄一下便被拉拢了过来,眼看就要被气旋吞入其中。黑无常自然不会让这种(情qíng)况发生,好不容易事(情qíng)有了一点转机,他是绝对不会让这点线索溜走的。他怒吼一声,手中幡旗一挥,出手了!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