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弥留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接下来几天,秋宇翔带着狗子在京市好好玩耍了几天。当得知二叔的病竟然莫名其妙的好了后,狗子也算是放下了心,实实在在体验了一把京师的繁华后,才恋恋不舍得和秋宇翔告别了。值得一提的是,那根老参被陈初当面退还了回来,而且这家人表现出了对狗子的极大(热rè)(情qíng),其目的秋宇翔自然明了,无非是想通过他结识自己而已。对于这些秋宇翔不置可否,再说他在京市的时间几乎都在绿山那里,别人就是想巴结他也不可能。

    在其期间,还发生了一件事。此事在华夏高层,尤其是军方高层引发了轰动,带起了一连串的连锁反应,那便是军方大佬,康三勇上将将于半个月后逝世。这个消息听起来很是怪异,即使是医疗技术顶级的医生,最多也只能给出一个危重病人大概的弥留时间,半个月这种说法几乎是不可能存在的。可诡异就诡异在,知道这个消息的那一级别的人,对此几乎都保持了默认,似乎认同了这个时间。而且据那些探望过老爷子的人反馈的消息,现在的老爷子生龙活虎的,jing神头仿佛比之前数年都要好的多,这种(情qíng)况,即使是回光返照,可近乎一个星期以来,老爷子一直保持着这种状态,让所有人都暗自称舌。

    康三勇的(情qíng)况,自然是秋宇翔出手的结果。经过两天的思考后,康家兄弟最终还是选择了他的方案,因为两人十分清楚自己父亲的xing格,与其让他一直躺在(床chuáng)上度过最后的余生,还不如生龙活虎的过上哪怕一天。清醒后的老爷子对此也表示了高兴,在他看来,死亡无非也就是和当年兄弟去团聚,多活了那么多年,他早就赚回来了。而且儿子也长大chengren,自己也不需要再过cao心,是时候放手了。

    今天,秋宇翔和外公再次来到了军区医院。两人脸se都有点yin沉,一路过来几乎一句话也没说,心里就像有一块大石压着般,气氛沉闷的让人喘不过气来。因为今天,按照秋宇翔的推算,就是康三勇在世的最后一天了。

    今天的军区医院十分(热rè)闹,停车场早已停满了车辆。看着那些奥迪车的车牌,门前见惯了市面的保安也觉瞠目结舌,这才明白为什么自己被一群群真枪实弹的军人给驱逐出来,只能看守停车场了。在康三勇的病房里,将星闪耀,几个扛着明晃晃金星的半百老人坐在了一起,正和病(床chuáng)上的康三勇聊着天。原本放在外面也惹人注意的一群校官,此时只能站在过道上,脸seyin暗地看着病房里的几位老人,豪爽的他们此时也没有了交谈的兴致,一个个闷着头靠在墙壁上,不知在想着什么。

    这时,一阵缓慢的脚步声从过道传了过来。看到走过来的那位老人,所有人都条件反she似地站直了(身shēn)子,纷纷举起手敬了个礼,低声喊了一句“首长好”。

    来人自然是张忠诚和秋宇翔了。微微点了点头,老爷子缓缓走进了病房,而秋宇翔则留在了门外,今天这个时节,他并不适合进去,还是让这些有着深厚革命友谊的军人们相互道别。

    过道上的校官们好奇地看着留在房门外的秋宇翔,认识他的微笑着点了点头,不认识的也没过多询问,只是为这个满头白发的青年感到震惊。这里的军人几乎都是那种真正上过战场的,(身shēn)上蕴含的气势自然不言而喻,如此多人的威势凝聚在一起,如果是普通人早就摊了,这也是为什么此时这层病房所有房门都紧闭着,一个医护人员也未出现的原因所在。可反观秋宇翔,一脸的淡然,轻轻靠在雪白的墙壁上,手里一柄黑se折扇轻轻拍打着,似乎并没有受到多少影响,这不得不让这些彪悍的军人感到惊奇。

    “喂,爸爸叫你进去。”

    秋宇翔丝毫没有理会周围那些好奇的目光,闭目养神起来。没过多久,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有点不耐地说道。

    在此人出门的时候,秋宇翔便已经知道是谁了。睁开双眼,对着康文勇那张有点臭的脸笑了笑,便淡然地走进了病房。

    病房里的气氛倒是没有外面那么惨淡,几个老人家以张忠诚为首,坐在病(床chuáng)周围,气氛显得有点轻松。而康少勇此时则临时充当了服务员的角se,不时给几位老爷子添茶倒水,只是脸庞上一股悲哀之意怎么也化解不开。

    “宇翔,来了?”

    看见秋宇翔进来,几位老人家都微笑着打着招呼。这些人几乎都是张老爷子当年的部下,与康三勇因为(身shēn)体原因常年卧(床chuáng)不同,这些人现在也时常走动,所以对老爷子的这个外孙自然也十分熟悉了。

    笑着和几位老爷子打了个招呼,秋宇翔便将目光投向了正好奇地看着自己的康三勇。之前他已经用神念感知过,现在再次用天眼一看,老爷子体内的魂魄已经极其衰弱,命魂黯淡无光,所属的气魄也几乎都脱离了原本的位置,显得飘忽不定。在他满是褶皱的眉心处,一股常人看不见的黑气笼罩其间,昏暗的印堂昭示着他已经命不久远了。

    面对这种自然的生老病死,秋宇翔只能暗叹一声。如果没有邪灵的侵扰,也许老爷子还有大半年的生命,但是经过之前的一出,寿命也只仅仅剩下今天一天而已了。

    “你就是宇翔?这次可要谢谢你了。”康三勇一点也没有大限已到的惶恐,反而十分淡然,看着秋宇翔,笑嘻嘻地说道。

    老爷子的声音依旧洪亮,但是秋宇翔也从其中听到了那掩藏着的虚弱。即使人再坚强,在大自然的规律之中,也显得如此渺小,只是对于老爷子这种视生死如无物的态度,秋宇翔是十分佩服的。

    “康爷爷,您好,我是秋宇翔。”秋宇翔并没有多说什么,在他看来,此时其他话语都是多余的,也许将眼前这个老人当做一个普通平常之人,才是他临终最需要的。

    “好!好!”

    看着眼前这个满头白发,浑(身shēn)上下散发出一股飘逸气息、英(挺tǐng)不凡的青年,康三勇连连说了几个好字,脸上的欣喜丝毫没有掩饰,大笑着对着一旁的张忠诚说道:

    “老首长,你有一个好外孙呀。”

    “废话,老子的种,当然了。”只要提到秋宇翔,张忠诚永远都是一副自豪骄傲的模样,惹得一旁的几位老部分纷纷大笑不已。

    几个老头因此为由头,竟然开始比较起各自的后辈来,一时之间,倒是(热rè)闹无比。看着几人的模样,秋宇翔笑了笑,退到了一旁,对着同样站在那里的康少勇点了点头。

    “宇翔,我爸他真的……?”

    秋宇翔心中一叹,自然明白眼前这个军人想问什么。对于老爷子,他也许还有办法能够延续一段时间的生命,但是看着眼前几个老头那模样,他并没有如此做,可能对这些人来说,此时早已了无牵挂了,即使再活上几天半个月的,丝毫没有任何的意义。而且强行续命的后果,则是他也无法保证魂魄和**是否会反噬,绝对不会像现在一般让老爷子轻松无比。

    看见秋宇翔摇了摇头,康少勇沉默了起来,而一旁刚走进来的康文勇,则是白了他一眼,直到被哥哥用眼神jing告了一下,才讪讪收回了目光,看着病(床chuáng)上正谈笑风生的爸爸,脸上涌起了一丝难过之意。

    “对了,康哥,老爷子有没有说那天是为什么昏厥的呢?”秋宇翔此时突然问道。

    对于老爷子的昏厥,他还是有不少疑问的,其中最重要的一点,便是yin邪出现的地方。老爷子现在所住的地方,是在军区大院里,这里常年居住着那些戎马一生的军人,而且戒备森严,其中蕴含的凶煞之气绝对不是普通地方可以比拟的。这些凶煞之气,对于yin邪来说,是绝对不会主动靠近的,因为这些由战场厮杀凝聚起来的气息,对天生yin邪有着极大的杀伤力,除非一些特殊原因,像军区大院这些地方,是不可能滋生任何yin灵的。

    老爷子的晕厥固然有今年为其本命年,太岁相克使得魂魄较为虚弱的原因,可是侵入其体的yin邪到底是如何进入的,这点让他十分想不明白。加之之后所遇种种(情qíng)况,让秋宇翔心中隐隐有种奇怪的感觉,所以对于老爷子的(情qíng)况,他想进一步确认一下。

    康少勇想了想,说道:“老爷子只是当时正听着收音机,准备入睡,接着一阵睡意来了就睡着了。”

    “呵呵,宇翔,怎么?你对老头子发病原因敢兴趣?”两人小声的交谈还是被康三勇给听见了,此时笑着说道。

    “呵呵,有点兴趣。只是不知道康爷爷睡着之前,有没有什么异常的(情qíng)况发生?”从康少勇的嘴里几乎没有得到任何信息,反正此时老爷子也听见了,所以秋宇翔干脆直接问他。

    “异常(情qíng)况呀?”老爷子微蹙着眉头,想了想,回忆般说道:“似乎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也就是脱衣上(床chuáng),打开收音机……”

    “对了,”老爷子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双眼一亮,望着秋宇翔说道:“如果要说异常,还真有那么一点。我记得沉睡之前,收音机的声音有点不对,里面几乎听不到什么人声了,只有一片沙沙的杂音。还有就是,似乎有一道白芒从眼前闪过,接着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杂音?白芒?”秋宇翔沉思起来。

    杂音倒是好理解,一般附近有yin灵进入时,电磁波都会或多或少受到影响,收音机发出杂音他还能够理解。只是老爷子口中的那道白芒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yin灵本体?老爷子自此以后便昏厥了过去,自然不能再提供什么线索了,秋宇翔只能将这点放在心里,留待以后再说了。

    “哎。”秋宇翔深深叹了口,看向老爷子的目光充满了一股感慨:“时间到了。”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