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捕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秋宇翔瞥了孔方一样,语气有点怪异地说道:你小子没说实话?什么落魂破无法化解?幸好现在各大宗派的古籍对这些都没什么详细的记叙,要不然你这蹩脚的谎话一下就被揭穿了。

    孔方一脸的不以为意。事实确实正如秋宇翔所讲,落魂破虽然厉害,但也并非是无法化解,就符门那位祖师记载的办法就有三种之多,只是不容易达到而已。

    我这还不是为了给你减轻负担嘛,能够直接找到那个施法之人,自然一切都迎刃而解了。现在我手上可没有那些制作解药的灵草,即使有,也不会浪费在这里。符门的宗旨便是只修己(身shēn),即使世间妖孽滔天,只要事不关己,大多数符门传人都是以漠视的态度来看待的。

    对葛家弟子的排查,秋宇翔两人也暗中观察过,以天眼的能力,还是能够看出被下种之人魂魄的异常的,以此为基础,如果秋宇翔愿意,他还是能够驱除这些异种魂力的,只是需要耗费很大的经历而已。守圣的责任虽然是镇压万邪,但也没好心到耗费大量的灵力为每个葛家弟子驱除落魂破,这点孔方很清楚,所以之前在讲述的时候并没有说出来。只是看着孔方那有点发虚的神(情qíng),秋宇翔暗自好笑,原因自然不是只有这一点,孔胖子还有其他的打算。

    现在葛家算是高度重视这件事了,对于所谓的灵yu门弟子,你有什么线索没有?毕竟人家门派的覆灭和你们符门也有着莫大的关系。对灵yu门的剿灭,守圣并没有参与,但对此一役倒是颇有提及,毕竟这件事在当时来说,也算是道界的一件大事了。

    这还真不好说,反正现在我是没有任何办法了,要不你试试?孔方死皮赖脸地笑了笑,对着秋宇翔献媚般说道。

    滚一边去,就知道你没什么好事。秋宇翔好笑地摇了摇头,对于孔方的提议,他不置可否。灵yu门对于符门而言,就是一个痛点。在整个门派覆灭后,也不是没有漏网之鱼,但都被当时的符门门主一一斩杀,而且这个传统还保留了下来,经过几代符门传人的努力,灵yu门才彻底消失在世间。所以孔方对此事的态度,也在秋宇翔的理解之中。

    如果利用天眼找出那些弟子魂魄中的那丝魂力,然后追本溯源,倒是有很大可能找到下种之人。只是这样做也有一个弊端,那就是在找出那丝魂力的同时,不可避免的会惊动下种之人。如果此人在附近还好说,距离过远,说不得就会让人跑掉,更进一步,如此人是个狠厉之人,一气之下将所有落魂破都引爆,那事(情qíng)可就大条了。那些暴毙的弟子,虽然不是秋宇翔亲手所杀,但间接的关系还是逃脱不掉的。

    你符门的(禁jìn)制可以支持多久?秋宇翔想了想,问道。

    大概能够隔绝种子与本体联系两天左右。孔方沉思了一下,慎重地说道:但不保证那人留有什么后手,如果真有这种(情qíng)况,就不好说了。

    你说这灵yu门到底和葛家有什么恩怨?怎么就是对准他们下手,也没听其他宗教说过有相同事件呢?相对于如何找出这位灵yu门弟子,秋宇翔更感兴趣的是这件事背后所牵扯到的关系。一个已经断绝了传承的门派,一个(日rì)落西山的家族,怎么看两者之间都没有任何的关联,也不知为什么灵yu门将目标放到了葛家。

    鬼知道怎么回事,灵yu门的人个个都是疯子,也许不知道是哪位倒霉催的弟子惹到了别人,才遭来了如此横祸。孔方不以为然地说道:还是赶快了解这些事,都快过年了,也不让人清静。我总觉得葛家这地方邪门的很,这才多久,就接连发生那么多事,真是让人瘆的慌。

    被诊断出下种的弟子,被隔离在了双岛的两间相邻小院之中。对这些人弟子,葛家高层自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告知他们家族准备为每人量(身shēn)定制一件法器,需要观察他们的修为进度才如此安排。不久以后道盟的遴选即将召开,葛家高层这样解释倒也说得过去,为的就是避免这些弟子知道事(情qíng)真相后,心生恐惧,到时落魂破没有发作,反倒滋生了心魔就得不偿失了。

    此时,在其中一间小院的偏房里,秋宇翔和孔方站立在一个已经晕厥过去的葛家弟子(身shēn)前。这个弟子平躺在(床chuáng)上,双眼紧闭,就恍如熟睡过去了一般。

    这小子资质还不错,小小年纪就有了化神三转的修为,葛家对这些人的培养还真是不遗余力。孔方砸了砸嘴说道。

    这是显而易见的,这些弟子中如果能够出现一个高阶修者,整个家族都会得以庇护,葛家这是张网捕鱼,全凭运气了。由此也可以看出,葛家真是快到了无以为继的地步了。

    嘿嘿,这种方法好是好,不过我看葛家也坚持不了多久。加之现天地元气匮乏,葛家的老本也应该被吃的差不多了,如果再不出现一些惊世绝俗的继承者,其衰败的结局就是注定了。孔方似乎一直对葛家抱有成见,除了老葛,对其他葛家人都不太待见。

    对了,孔方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而说道:有个奇怪的现象,不知道你发现没有?

    看见孔方的目光在那个弟子(身shēn)上转了几转,秋宇翔微微点了点头,说道:你是说中了落魂破的这些弟子?

    不错。孔方脸带疑惑地说道:落魂破种下后,最多能够延迟七天不发作,也就是说,这些弟子都是在大比这段时间沾染上落魂破的。这段时间里,葛家的化神境修者可不仅仅是葛家族人,还有那些被邀请而来的道友。但很奇怪,那些人竟然没有一个人被沾染上了落魂破,所有被种下种子之人,全是葛家弟子。难道这灵yu门真和葛家有什么牵连不成?

    牵连?这东西不好说,就像你说的,灵yu门的人都是疯子,谁知道他们怎么想的。秋宇翔一边轻声说着,一边将目光投向了眼前这位弟子。

    双眸精光一闪,天眼开启,男子体内魂魄状态清晰无疑的呈现在了他的眼前。因为是修道之人,所以他的魂魄相比于普通人来说,明显稳固和强大不少,除去天、地两魂,其余魂魄在天眼之下散发出各种颜色,似乎并没有任何的异常。因为早有了这种预料,所以秋宇翔对此并没有多大诧异,而是很仔细地对着每个魂魄观察起来。

    找到了!

    大约半个时辰过去,旁边同样有点紧张的孔方突然听到秋宇翔说了一句,精神立马抖擞起来,看着已经关闭天眼的秋宇翔,询问的眼神递了过去。

    灵yu门的落魂破,果然名不虚传。秋宇翔倒是没有立马给孔方解惑,而是眼带赞叹地说道:分裂出主魂一丝侵入别人魂魄,这对普通修者来说无疑是得不偿失的事(情qíng),想不到灵yu门的这种办法,倒是奇妙。

    如果不奇妙当时怎么会被那些道界众人视为邪法?孔方讽刺般说道。

    这种(情qíng)况倒是有点像鸠占鹊巢的感觉。下种之人的魂魄丝毫感觉不到异力的侵入,反倒有种强健异常的错觉,这丝魂力几乎可以媲美我的混元灵力,没有任何突出的力量属(性xìng),骗过魂魄的直觉倒是在(情qíng)理之中了。直到被主魂启动,这丝魂力已经与寄主的魂魄合二为一,自然能够轻易达成目标。如果我所料不错,这些爆炸后的魂魄碎片,肯定是被灵yu门的弟子吸收以强化自(身shēn)魂魄,毕竟一个修者的魂魄是异常坚固的,没有外力的干扰,一般人是吸取不到一丝一毫的魂魄之力的。

    得了,得了,快说说落魂破到底是怎么回事。孔方翻了翻白眼,打断了秋宇翔不绝于耳的称赞声,急切地问道。

    在中枢魄。秋宇翔指了指这个弟子的丹田部位,说道:虽然那丝魂力几乎与中枢魄合二为一了,但毕竟是外来力量,还是有细微的差别。只是别人没有天眼,对于这丝几乎不可察觉的异常,是不可能发现的,即使魂魄本(身shēn),也被欺骗了过去。

    能不能将它((逼bī)bī)出来?孔方有点忐忑地问道。

    问题不大。秋宇翔思考了一下,肯定地说道:只是这样就会惊动主魂,你做好准备了?

    当然!听到秋宇翔肯定的答复,孔方拍了拍(胸xiōng)口,不知什么时候手指里夹住了一张黄色的纸鹤,纸鹤上用朱砂画着一些符咒,赫然是符门觅踪符。

    这家伙到底还有多少张?秋宇翔低喃了一句。符门觅踪符可是必须要诛地印加持的,而且所需要材料也价值不菲,如果兑换成现在的钱币,至少是百万一张,而且还有价无市。

    秋宇翔也没再多废话,将混元扇抵在了那位被两人弄晕的弟子丹田之间,体内混元灵力缓缓输入了他中枢魄所在之地。天眼再次开启,在视线之中,原本蛰伏在中枢魄中的那丝魂力似乎感觉到了另外一股力量的入侵,有点so动起来,连带着整个中枢魄也有点紊乱。那位原本面无表(情qíng)的弟子此时脸庞上也爬上了一丝挣扎的痕迹,嘴角低声哼哼了几句,流露出的那股痛苦之色让一旁的孔方也扎舌不已。

    与混元灵力比较起来,那丝入侵的魂力自然不值一提,几分钟过后,便已经被混元灵力呈三面((逼bī)bī)迫到了一角。看着已经近在咫尺的混元灵力,那丝魂力明显表达出了一丝恐惧的信息,就在两者即将接触之时,它再也承受不住混元灵力散发出的那种凌厉之意,一眨眼便挣脱了**的束缚逃离出去了。

    孔方早已用符洗眼,此时发现一小团黑色的光晕从那位弟子(身shēn)体里冒出来,便意识到秋宇翔已经成功了。这黑光肯定便是落魂破种子,没有丝毫犹豫, 只见夹着那只纸鹤的两指在虚空之中画了一个圆圈,然后将纸鹤贴在脑门之上,用手指紧紧按住。

    天道乾坤,无极万物,清本回溯,纸鸢现踪,去!

    孔方话音刚落,额头上的纸鹤便无故燃烧了起来。黄色火焰在指尖缠绕,原本应该顷刻间化为灰烬的纸鹤,带着点点火光,被孔方直接扔向了那缕有点慌乱,正准备逃离开去的黑光团。

    被火焰包裹着的纸鹤,闪动了两下翅膀,在虚空之中划出一道火线,将手掌般大小的黑光完全吞噬。火光泯灭,黑光团似乎并没有察觉到刚才的一切,势头不变地穿过墙壁消失在了小院之中。

    孔方和秋宇翔对望一眼,(身shēn)子同时一晃,同样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那个痛苦过后,流露出一丝甜美睡意的弟子静静躺在那张古香古色的木(床chuáng)之上。

    〖∷更新快∷∷纯文字∷〗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