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落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王波静心中一跳,脸色怪异地看向了秋宇翔和孔方。虽说他只是一个散修,但是对于守圣和符门的传闻也是如雷贯耳了。但眼前这两个青年年龄也太过年轻了,看模样就二十多岁的样子,和他心目中守圣与符门传人的样貌有点出入。

    久仰,久仰,想不到两位道友如此年轻。王波静打了一个哈哈便将话题转移开去,神色看起来平静的。

    秋宇翔诧异地用眼角瞥了王波静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心中有点奇怪。那里说,作为道界中人,在听闻两人份后,或多或少都会有点好奇,像这个老头如此淡定的却极为少见,更别说从此人刚才的表现看应该是个不拘小节的人,如此反常的表现让秋宇翔对其不由留了一个心眼。

    想必两位道友都听闻了我葛家昨晚有两位甲等弟子暴毙的事?葛重并没有任何隐瞒,他也不认为在两位道盟长老前遮遮掩掩就会挽回一点葛家的颜面,相对于事实而言,直言不讳反倒是最好的选择,因为说不定过后葛家还有依仗两人的地方。

    王波静和燕辰都点了点头。今天一大早,葛家上下那种剑拔弩张的氛围自然被两人察觉了。凭借两人的份,很自然得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虽说葛家已经没落了,但是底蕴还在。在家族内部,两个高等级弟子暴毙,显然是很突兀的事,而葛家能够如此迅速的做出反应,也体现了一个传承有序的家族应有态度。

    这两位弟子经过仔细检查,均是因为体内灵力突然紊乱,从内部震断经脉而亡。死亡时应该很痛苦,脸上有明显的挣扎痕迹,除此以外,看不出任何的异常。后来经过孔道友指点,对两具尸体输入灵力后,终于发现了一些端倪。

    什么端倪?王波静显然对此事很感兴趣,连忙追问道。

    葛重摇了摇头,回想起之前的场景,语气沉重地说道:输入灵力后,两个弟子全都出现了一些红色的斑点,大约铜钱般大小,与体内经脉对应,分布在体之上,我们判断应该就是体内经脉断裂的部分。

    还有如此奇怪的况?王波静微蹙着眉头,自言自语般说道。

    一旁的燕辰听着葛重的讲述,眉头也深皱了起来。脑海中回忆着自己看过的古籍,突然灵光一闪,不自地说道:难道是……

    燕道友想到了什么?孔方有点好奇地问道。

    如果我没有记错,这两位弟子的状况倒是和一个东西产生的后果很相似。燕辰斟酌了一下,这才慢慢说道:这很像是古籍上记载的落魂破。

    落魂破?

    落魂破!

    王波静脸上带着一丝的疑惑看向燕辰,而孔方三人则是有点震惊了。

    燕辰猜测的并没有错,两位亡的弟子所表现出来的况,正是落魂破所造成的。说起落魂破,别说现在的修者,即使百年前的人物,也不一定知道这个东西。提到落魂破,就不得不提及一个宗派,灵yu门。

    灵yu门建立与东汉末年,与符门创建时间相差无几,亦正亦邪。与当时大行其道的道教理念不同,灵yu门认为,只是人类的一种羁绊,修着最高的境界便是魂魄脱离的束缚,飞升仙界。所以该门重魂魄,轻,以养魂孕魄为主旨,理论也算独辟蹊径,但因为与主流修炼之法不同,所以接受的修者并不多,发展了近百年,人数也不过百。

    也不知道是灵yu门的第几任掌教,将本门的心法进行了改良,竟然使得原本便比普通修者魂魄强大的灵yu门弟子具有了强行吸收别人魂魄之力的特。魂魄的强大与否,确实与修者的修为有着直接的联系,借助这种方法,灵yu门当时涌现了一大批化神境的修者,势力得到极大提升,甚至一度威胁到当时的正统道教地位。

    这种强行吸纳别人魂魄的做法自然是被道界所止的,这种功法已经偏向于魔道了。大约秘密行事了几十年后,灵yu门的诡异还是被泄露了,在当时引发了一场大风波。几乎所有道派联合起来,对该门进行了剿灭。以一个门派对抗整个道界自然是不现实的,结果该门派被彻底毁灭了,就连一些典籍也被烧毁,甚至于灵yu门的存在,都被后来者干净的抹灭了,这个教派也只在一些传承有序的门派古籍之中有着蛛丝马迹。

    灵yu门除了这种诡异的心法,最为道界所不能容忍的,还包括落魂破。落魂破是基于心法产生的一种术法,主要针对修者的魂魄,无形无象,类似于一种蛊,中着无药可解,只能等待经脉爆裂而亡,很是yin毒。至于具体的施法过程,因为相关典籍早已烧毁,已经不得而知了。

    最先发现葛家暴毙弟子诡异的是孔方。他之所以对落魂破如此熟悉,还在于符门当年与灵yu门的一桩公案。据符门典籍记载,在灵yu门横行的那段时间,也不知道是什么缘由,一位灵yu门的长老强行吸纳了当时符门传人伴侣的魂魄,同时种下了落魂破,导致这人不久便经脉爆裂而亡。当时的符门传人闻讯后怒不可诉,也知道凭借个人力量是不可能报仇的,所以他聚集了相交好友准备一同上门讨回公道。这也间接的促成了当时道界对灵yu门的剿灭行动。

    结果自然是大仇得报,而那位符门传人也将这段经历详细的写入了手记之中。包括对灵yu门心法的描述和落魂破的威力。孔方当时真是作为一种消遣看着,没想的已经破灭了近千年的落魂破再次出现。回想起手记中记载的那场正邪对抗,孔方心中隐隐有种担忧,这才拉上了秋宇翔,将整个事挑明了。如果真是灵yu门死灰复燃,凭借他和秋宇翔两人,是决计不可能对付得了的。

    在场中人除了秋宇翔,也只有孔方对灵yu门了解的最为深入了,他将涉及的相关况都简单的向几人讲述了一边,立刻让王波静等人脸上升起了一丝凝重。葛重之前虽然也听孔方提起过,但此时随着对灵yu门了解的更加全面,也意识到了事的严重

    落魂破被种下后,没有任何的异常,只在爆发之时才显现,极难对付。孔方补充着说道。

    难道就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诊断?燕辰皱着眉头问道。

    葛重苦笑了一笑,缓缓说道:方法倒是有,在孔道友的帮助下,我们葛家进行了排查。据道友所说,落魂破有个限制,只有修为达到化神境的修者才能下种。现在我葛家共有化神境以上弟子四十五人,已经排查出被种下落魂破的便有三十人。

    王波静和燕辰脸色一变,同时想到如果这三十名弟子同时陨落,葛家肯定会元气大伤,原本岌岌可危的地位,立刻雪上加霜。而且这些人都是葛家以后的中坚力量,如果事真发展到那种程度,葛家的衰败无疑会是板上钉钉的事了,也难怪葛重会对此时如此重视,也由不得他不加以重视。

    而两人内心深处还有另外一种担忧。现在这事只是发生在葛家,如果落魂破扩散开去,那绝对会成为道界的一场浩劫,对于落魂破,必须加以控制。

    孔道友,不知道你有什么方法接触落魂破?燕辰沉思了许久,突然问道。

    就落魂破本而言,是没有任何办法解除的,我只能尽量的延迟发作时间。但是要彻底根治,倒是有一个办法。孔方早已将脑中关于灵yu门和落魂破的相关资料梳理了一遍,此时非常肯定地说道:落魂破是灵yu门修士以本命魂魄炼制,带有其一丝的本源之气。被种下落魂破的人,魂魄被这丝异力侵袭,与之融为了一体,别说根治,就是寻找到这丝异常都非常不容易。但这也间接的露出了一个破绽,那便是如果下种之人被消灭,魂飞魄散,那这些分裂出的魂力自然也就消失无踪,不会对被下种之人造成任何的影响了。

    现在葛家对这个灵yu门人有什么线索没有?这时,王波静突然插嘴问道。

    葛重尴尬地摇了摇头,略带无奈地说道:事发生后,我们立刻封闭了整个家族所在山地,任何人不得进出。同时开始了排查,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什么发现。

    葛重此时其实无比的郁闷。灵yu门疯狂肆掠的那段时间,葛家都还未建立,更别说后来的道界联合绞杀,葛家根本便没有参与。自认为葛家和灵yu门没有任何的纠葛,可他就是想不通为什么灵yu门将目标盯准了自己的家族。本来葛家近几年便举步维艰,现在又出了这种事,如果一不小心便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这个责任是他所不能承担的。

    葛族长,如果葛家有任何需要,道盟将无条件支持。燕辰这时突然脸色慎重地对葛重说道,但接下来的话就让葛重的脸色一下沉了下来:现在况已经很严重了,我立刻会向道盟汇报,同时请你严加防守,在道盟没有进一步指示时,绝对不能让任何人进出葛家。

    燕辰的语气很严重,也很生硬。意识到事恐怕会越发严峻的他,当机立断地对葛重要求到。以他在道盟的份,虽然同为长老,但与葛重这种无足轻重的人比较起来,自然有分量的多。凭借着他在正一教的地位,说出的话基本可以代表道盟的意思。

    听到燕辰如此说,葛重的心沉到了谷底。燕辰话中的意思他很清楚,葛家出了这种事,最好就在葛家解决,绝不许事态扩大。现实点说,便是葛家的股还是要葛家人来擦,可以想象,如果落魂破一旦流散出去,对其他教派将会造成什么样的打击。

    有点心灰意冷的点了点头,葛重脸色沉重的离开布置相关事去了。燕辰也忙着需要给道盟其他人汇报,同时告辞。王波静讪讪一笑,也不好意思继续留在这里,随便找了个理由跟随两人而去。一时之间,整个凉亭便只有秋宇翔和孔方两人了。

    呵呵,竹竿,你怎么看?孔方不屑地看着三人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转而对着一脸若有所思的秋宇翔问道。

    〖∷更新快∷∷纯文字∷〗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