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暴毙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葛玄霜在小院里逗留了将近两个时辰,在她离开的时候,秋宇翔明显看见了此女脸上的泪痕,心中对自己的猜测又有了几分把握。而此时的葛苍生,正呆呆地站立在小院里,看着头上碧蓝的天空,整个人就像突然被掏空了似的,面无表地恍如一尊雕像。他的脸上不时闪过一阵苍白和一丝红晕,呆滞地眼眸里闪烁着挣扎的神光,上的气息也很不稳定,十分紊乱,甚至有了走火入魔的趋势。

    孔方一见况似乎不对,立刻跨前一步,从怀中摸出一张黄符,口中低声念叨两句,一把将其贴在了葛苍生上。黄符一与体接触,便爆发出一股淡蓝sè的光芒笼罩葛苍生全,骤然之间又内敛入体之中。蓝sè光芒入体,葛苍生原本有点扭曲的脸庞慢慢平复下来,艰难地挪动了几下脖子,他看向秋宇翔两人的目光中充满了感激。

    秋宇翔微笑着拍了拍葛苍生的肩膀,没有说半句话。和孔方示意了两下,便联袂离开了小院。现在的葛苍生,需要自己一个人冷静一下,相信经过了刚才那个小意外,他已经能够自己面对葛玄霜所说的事了。

    “竹竿,到底怎么回事?老葛怎么突然走火入魔了?”孔方之前一直感觉到葛苍生的绪有点不对,但是秋宇翔很隐晦的示意让他一直将心中的疑问强压在心底,直到两人离开小院,他这才问了出来。

    秋宇翔并没有任何犹豫,便将之前观察到的况告诉了孔方。出于对朋友的尊敬,葛玄霜进入小院时他并没有将神念延伸进去,所以两人到底交流了什么,他无从得知。但是从之后两人的表,他也能够猜测出一二。

    “不会,那个妞——女人,是老葛的母亲?”孔方一惊一乍地叫了起来。要不是深处偏僻的山中,少不得引起别人的注意。

    “**不离十。”秋宇翔目光投向远方的青山,淡淡说道。

    “有个化神六转的母亲,而且在葛家地位似乎还不低,太狗血了。”孔方砸着嘴摇晃着肥大的脑袋,心亢奋地说道:“我怎么觉得就像现在的偶像剧一般,原本边缘化的弟子,一跃成为新贵。”

    秋宇翔有点无语地盯了盯孔方一眼,心中还是升起了一丝欣慰。老葛的存在,葛家高层应该是清楚的,而葛玄霜现在的表现,无疑表示葛家准备认回这个弟子了。葛家现在的反应,在秋宇翔看来并不是很突兀。之前在比试之时,老葛最后破阵施展的那种方法,很是玄妙,即使他也感到很是吃惊。虽然不知道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方术,但其中蕴含的那种一往无前、势不可挡的气势却是极其骇人的。

    同时秋宇翔当时也仔细观察过葛重脸上的表,那是一种见到珍宝般的贪婪之sè,从他的神sè中可以判断,他应该是认识这种术法的,说不定就是葛家失传已久的什么术法,被老葛给研究出来了。所以之后,葛家承认这个私生子,也在清理之中了。甚至秋宇翔猜测,葛家如此干脆的表态,很有可能和自己、孔方两人的份有关。到底这个家族打得什么打算,他非常清楚,可是注定要让他们失望,守圣和符门是不可能归附于任何一个家族或教派的。

    后面两天的乙等弟子比试,葛苍生自然是无法参加了,即使有秋宇翔和孔方在,本人无法参与的况下,按照规则两人也不能du li出战,自然而然的,葛苍生输掉了后面比试。只是不论是葛苍生本人还是葛家高层,对此都不置可否。自从第一场比试后,葛家便突然有了一个传言,说葛苍生是某位葛家高层的私生子,一些够资格的葛家族人向家主证实后,也明白了一些什么,暗叹葛家嫡系又要增添一名厉害的人物了,毕竟有眼力的不止葛重一人,许多人都看出了当初葛苍生施展了天纵跬步,对于整个葛家来说,这也是一件大事,所以对于葛苍生的私生子份,倒是没有多少人太过在意了。

    今天是甲等弟子的比试,自然吸引了许多人前来观战。为了激励族中弟子,葛家高层按照惯例将试炼结界撤除,使得许多人能够直接观看到比赛。

    此时,在场上的是在葛家青年一辈也赫赫有名的葛柄聪和葛思幕。葛柄聪是家族长老葛若的亲孙,三十多岁年纪,长相文质彬彬,是化神五转修为。与他对恃的葛思幕年龄相仿,长相清秀,原本只是旁系弟子中的一名,因为年少聪颖,被家族看重,大力栽培之下修为也达到了化神五转,是年轻一辈中的风云人物,只是xing格较为孤僻,常年在外游历,修为深不可测。

    作为葛家甲等弟子里的两个代表人物,两人的争斗自然风云变sè,你来我往好不闹。但有了葛苍生的天纵跬步美玉在前,在许多葛家高层看来,如今两人的斗法竟然都有了一点索然无味的感觉。结果在阵法比试中,葛柄聪堪堪赢下了一局,这也在众人的意料之中。不论怎样,他毕竟是葛若最为看重的孙子,葛家的各种阵法秘笈从小便耳熟能详,在此道上略胜一筹也毫无惊讶。

    只是在之后的道友比斗中,葛思幕竟然邀请到了两位化神六转的道友,自然毫无悬念得接连拿下了两局,最后以葛柄聪的失败而结束了比斗,这样一直在旁观看的葛若面sè难看,盯着葛思幕的神都显得有点狰狞。但是葛思幕是葛玄礼一系的人,他想要做点小动作也必须顾忌到对方的反应,所以最后只能恨恨地甩袖离开。

    后面的比赛都在有条不紊地举行着,而葛苍生则一直待在自己的小院。这几天,葛玄霜每天都会过来,从小院里慢慢传出的一些说话声,秋宇翔知道两个人的关系在逐渐修复,这点从葛苍生渐渐恢复红晕的脸庞便可以看出。只是秋宇翔和孔方显得有点无聊,原本两人是被葛苍生邀请过来的,还以为会出点力,谁知碰到了这么一出,连带着两人几乎就成为了闲人。甲等弟子的比试在两人看来实在兴趣缺缺,要不是从葛玄霜那里得知大比过后便会举行葛苍生的认祖仪式,他俩说不定早就离开葛家了。

    但是别说是葛苍生的认祖仪式了,就是家族大比,也在最后一天被迫中止,原始自然是葛家再次发生了一件大事,两名甲等弟子在家族内静修时,暴毙了!

    这两名弟子都是比试过一场,灵力略有亏损,在屋中静养时,无故暴毙,被前来提醒其参加下轮比试的弟子发现,在整个葛家掀起了惊天巨浪。任何一名甲等弟子,对于葛家来说,都是无比珍贵的财富,是未来葛家的顶梁之柱。整个葛家,目前甲等弟子也仅有十几名,这下一连失去两名,可以想象葛家高层的震怒了。

    这时,在葛家双岛大堂,葛重一脸铁青地坐在上首,目无表地环望着下面战战兢兢地众人,狠狠拍打了一下黄花梨木椅,语调深沉地说道:

    “两名甲等弟子暴毙,真是让我葛家出大脸了。青慧,虎门调查的结果怎么样?”

    坐在下手的葛青慧脸sè也很难看,这几天家族接连出事,作为虎门管事的她也难辞其咎。但现在最主要的还是查明弟子死亡的原因,其他的责任只能以后再论了。

    “经过调查,两名弟子屋中的阵法并没有强行破开的迹象,所以我们将重点都放在对他们本的勘察上。两名弟子都是在运功静养时死亡的,体内经脉尽数断绝,从迹象上看就像有什么东西在体内爆裂,造成经脉破碎,散功而亡。”

    “查明是什么原因没有?”葛若脸sè平静,此时突然问道。

    “死者除了面sè呈现痛苦状,并无其他异常。”葛青慧冷静地说道。

    “除了这些难道就没有其他有用的线索?我葛家养你们虎门到底是干什么的?之前出现了避天旗被盗的事,现在又有甲等弟子暴毙,我看你这个管事就是失职!”葛若这是忽然大义凛然般说道,所有人心头不由一愣,升起了一丝别扭的感觉。

    “好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葛重打断了葛若的质问,眼带不满地盯了自己哥哥一眼。现在都在这个节骨眼上了,葛若还想着争权夺利,让他心中很是不屑。

    而就在这时,原本紧闭的大门突然被嘭的一声推开了。秋宇翔和孔方两人联袂走了进来。只是两人的脸sè都有些不好看,尤其是孔方,那张肥胖的脸上挂着一丝寒霜,走进来后便左右看了看,发现葛苍生正坐在最后一排,诧异地望着两人,连忙几步走了过去,拉过他的手腕便输入了一丝灵力在其体内探寻起来。

    秋宇翔也深皱着眉头,跟随着孔方漫步走到了大堂之中,脑中浮现着刚才发现的东西,念头百转,希望能从这些谜团之中找到一丝的线索。与此同时,孔方也放开了握着葛苍生的手腕,心中松了一口气,脸上的那股担忧减淡了不少,脸上再次恢复了那种吊儿郎当的表,施施然走到了大堂正中,目不斜视地盯着正看着两人的葛重,嘴角挂着一丝诡异的微笑。

    “你们是什么人?这里是我葛家地,谁许你们进来的?!”葛若此时又发话了,这两人他自然认识,知道是葛苍生邀请的道友。对于葛苍生的认祖归宗他现在自然也知道了其中的详,原本他便对此决议不置可否,认为丢了葛家的脸面,现在又有了这么一个机会,他自然要落井下石了。

    随着他的责问,其上也爆发出了一股威势,笔直对着秋宇翔两人而去。在他看来,自己化神七转修为强压之下,两人肯定会承受不住,虽说不至于重伤,但丢脸是肯定的了。

    孔方早就对这个老头看不顺眼了,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暗地里却是蝇营狗苟,典型的小人。作为符门传人,他自然也不用看葛家的脸sè,在一旁葛重忍俊不的诧异眼神中,孔方似乎对迎面而来的威压不甚为意,子伫立当场,看向葛若的目光中充满了一股不屑。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