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落幕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其实,葛苍生猜测得并没有错。葛家自祖师葛玄开宗以来,便有两样东西作为了镇家之宝。其中一件自然是避天旗,只是当初葛家传承的是正宗的避天旗原物,后来因为战乱,葛家几度迁徙,避天旗也不甚遗失,现在存留在葛家的避天旗仅仅是原物的仿造品,威力不及原物一半,此事也一直是葛家历代家主的心中之痛,秉承祖训,以找回避天旗为目的,葛家也为此寻找了近千年,依旧毫无所获。

    葛家另外一个密宝,正是葛重口中的天纵跬步。

    阵法一道,攻守皆备,避天旗为阵法之源,而天纵跬步,则是一切阵法的破解之道。世间所有阵法,都逃不开天地一道,而跬步,则正是从本源出发,克制万般阵法,无往不利。葛家祖师凭借着这两样东西,纵横道界,罕逢敌手,创下了葛家偌大一份家业。

    对比两件重宝,葛家更重视的则是天纵跬步。虽说是一种步法,但其真正为葛家所有阵法的起源,内容包罗万象,如不能完全贯通,是不可能施展开的。而且与之相配的是一特殊的行功路线,现在葛家流传的家族修炼之法,就是脱胎于此,可见天纵跬步对于葛家的重要xing。作为最为重要的典籍,天纵跬步都是历代葛家家主口口相传,从不外泄,这也使得这种惊世步法一直保持了一种极其神秘的特xing。

    但是很可惜的是,同避天旗一般,随着时间的流逝,天纵跬步也逐渐在葛家失传。直至大约六百年前,当时的家主神秘失踪,天纵跬步的修炼之法也自此断绝,整个葛家也开始走向了下坡路。葛家也从未放弃过对天纵跬步的探寻,但除了多出一堆走火入魔的jing英弟子,跬步的修炼方法依旧没有半点进展,使得历任家主都失望无比。

    之所以如此,并不是葛家之人不知道如何还原跬步,原理其实在历代家主的记叙中都有提及。作为破除一切阵法的本源,还原天纵跬步的方法说起来很简单,那便是万法归宗,只要将天下一切阵法的破解之道融为一炉,天纵跬步自然呈现。葛家弟子之中也不乏一些天纵之才,想要还原先祖所创造的技能,但是难度确实太大。

    跬步按照等级分为九步,对应天上北斗九星,但是历代弟子甚至于第一步也无法还原出来,原因就在于此术法对人脑的要求太过高了。那纷繁复杂的计算量和jing确的分析能力,让许多人都望而生怯,即使有弟子自恃聪颖强制尝试的,最后都逃脱不了一个心力交瘁而亡的结果。这种弟子本无一不是心智高绝之辈,万中无一,为了家族的传承,最后葛家不得不下令,族中弟子不许再私自尝试还原天纵跬步。自从几百年来,再也没有葛家人对跬步进行复原,甚至随着时间的流逝,葛家人也渐渐忘却了这个曾经令家族伫立于道林巅峰的术法。

    如今葛苍生施展的,葛重很肯定便是传说中的天纵跬步。不说那势如破竹的破阵速度,即使他也没有看清,就是从他上散发出的那股微弱力量带给他的震撼,已经使他百分百肯定了。跬步行功所散发出的力量,是葛家最本源、最纯粹的灵力,与现下家族流传的心法相比,自然不是一个档次的。看着比试场上的葛苍生,葛若眼眸里流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jing芒。

    葛苍生和陈天才的比试结果一目了然。看着陈天才那犹如见鬼般的神,他自然不会对自己的失败有任何的异议。只是正当裁判宣布完结果,准备进行第二场比试时,陈天才却出人意料的认输了。

    “下面两场我弃权。“陈天才显得有点意兴阑珊,他明白,自己邀请的两个人绝对不会是孔方的对手,与其上去受人侮辱,还不如自己认输来的痛快。

    “天才,你怎么了?还有两场呀?”两个兄弟中年纪较小的那位听到陈天才竟然认输了,有点焦急地劝阻到。

    “你不相信我们?”哥哥脸上闪过一丝不悦,瞥了一眼脸se灰白的陈天才说道。

    “雷哥,不是那样的。”陈天才此时也有点尴尬,他总不能直接说明他们不是孔方的对手?筹措了两下,这才说道:“那个胖子接下来肯定要上场,我和他交手过,不是对手。”

    如此明白的暗示,雷家兄弟自然听清楚了。两人与陈天才都是化神二转修为,他不是别人对手,自己自然也不行,除非两人一起上。但限于规则,这是不可能的。双眼愤愤地盯了正一脸颓废暗叹不能上场的孔方,雷家兄弟将他的面容深深印在了脑海中,闷哼一声三人离开了结界。

    就在陈天才宣布弃权之时,葛苍生便觉得脑中支撑着自己的那股力量消失了。待到三人刚刚离开,一股疲惫感立刻袭来,他子一软,瘫倒在了冰冷的地上。

    而秋宇翔的影,也在此时出现在了他旁。微蹙着双眉,将手握着葛苍生有点冰凉的手腕,发现他只是因为疲惫而晕厥,秋宇翔这才稍微放松了一点。

    “走,先回小院。”秋宇翔抱起了葛苍生,将混元灵力缓缓输送入他的体内,对着孔方说道。

    此时裁判已经宣布了葛苍生的胜利,而他的突然晕厥,也引得高台上几人心中一震。葛重脸上倒是波澜不惊,自从认出葛苍生施展的是天纵跬步后,他便已经预想到了这点。在只有家主才能翻阅的手记里,历代家主对这种后遗症都有所描述。只是让他惊奇的是,似乎葛苍生的进度要比之前子弟尝试的更加深入一点,跬步第一步,瑶光步似乎已经接近于成功,不然不会闪现那股代表着大成的蓝se光芒。

    沉思了几秒,他形一闪,出现在了葛苍生三人边,随之而来的,竟然还有那个冷艳女人葛玄霜。秋宇翔诧异地看着这个女人,从她的眼眸里,竟然有着一丝担忧,目光切切地望着昏迷不醒的葛苍生,那关切的神态,就仿佛在看着自己孩子一般。

    “孩子?”秋宇翔暗自笑了笑,对于自己这个猜测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这孩子没事?”因为秋宇翔和孔方两人在场,葛重不好意思表现的太过急切,勉强露出一丝微笑,转头对着秋宇翔问道。

    跟着两人赶来的葛玄礼微微一楞,对于父亲的态度,他有点疑惑。眼前这个满头白发的青年,似乎有点不简单,不然父亲在这种况下不会是如此一副神态。由此,他对秋宇翔上了心,只是暂时放在了心底没有对人明示。现在他感兴趣的是,为什么父亲会对这么一个普通弟子如此关切?不可否认,这个叫葛苍生的弟子最后那惊艳的破阵方法让他也很疑惑,难道父亲的态度与此有关?

    “应该只是脱力了,没有什么大问题。”对方毕竟是葛家家主,必要的礼貌还是需要有的,秋宇翔笑了笑,安慰着说道。

    “通知殷管事,让人送两瓶固元丹过去。”葛重放下了心中的大石,转头对着后的葛玄礼说道。

    “好。”葛玄礼点了点头,心中的疑惑却越发深重。固元丹具有固本培元,加速灵力吸收的功用,在如今这个时代,也是了不得的丹药了。以葛家之力,每年也只能出产二十多瓶,一般都是供给甲等弟子以上的人物,想不到葛重对这个弟子如此看重,一出手就是几瓶,让葛玄礼有点惊讶。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王波静也赶了过来凑闹,jing明的他自然隐约感觉到眼前这个躺在地上的葛家弟子自有不凡之处,就凭最后那一手破阵之法,就让他有种心惊胆战的感觉,只是别人不说,他也不好主动询问,此时只能象征xing地欣慰说道。

    秋宇翔奇怪地看了看葛重后那个老头,化神八转的修为,在当世已经算是惊世骇俗了,再看他和葛重站在一起,难道也是道盟的长老?这种无谓的猜测只是在他心中一闪而过,现在最重要的是,将老葛给安排妥当了。

    接下来的比试也算是中规中矩,并没有什么意外发生。乙等弟子作为葛家的中坚力量,人数也不在少数,所以一天是不可能全部比试完的,明天还要继续。喧闹了一天的比试场随着夜se的降临慢慢安静了下来。此时,在双岛主岛最庞大的一座宅子里,葛重正坐在一张椅子上,不紧不慢地喝着茶,在他边,是一脸冷淡的葛玄霜,只是此时,这个女人脸上不时闪过一丝担忧之se,破坏了她冷艳的气质。秀眸不时穿过雕花窗户,望向远方,呆呆地看着那轮悬挂在夜空之中的明月,一言不发。

    “霜儿,你还在生为父的气吗?”看着自己女儿冷若冰霜的模样,葛重深深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茶杯,一脸惭愧地缓缓说道。

    “不敢。”葛玄霜冷冷吐出了两个字,连头也未回。

    “哎,现在想来,也许是为父做错了。”葛重再次叹了口气,语气有点疲惫地说道。

    想不到一向圆滑的父亲竟然会如此直接得向自己道歉,葛玄霜心中有点诧异,可是脸上神se未变,也没出声。她知道,现在父亲将自己叫到这里,肯定是有什么话要说的。

    也许真是陷入了回忆之中,也许是怀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葛重老脸上涌现出一股缅怀的神,絮絮叨叨地讲出了一个十分狗血的往事。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