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入阵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与葛苍生这种凭借自己修炼晋升化神境的修士不同,陈天才很清楚,如果没有父亲不计成本的将收集过来的丹药塞给自己,他现在也就是在化气境巅峰徘徊而已。(全文字小说更新最快)勉强突破化气境,晋升化神,而且通过丹药硬生生将自己修为顶到了化神境二转,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成为家族乙等弟子,父亲已经尽了最大力量了,剩下的只能靠自己。所以,进入乙等十名以内,获得家族更多的资源,是陈天才剩下唯一的路了。

    陈天才的父亲虽然在修为上已经帮不到什么忙了,但是却并不妨碍他通过职务之便给儿子提供一些便利。比如现在陈天才所布置的化元大阵,就是其已是家族管事的父亲亲自传授的。

    在葛家,阵法的高低等级依旧被划为了甲乙丙三等,每等十级,而化元大阵则属于甲等第十级。虽说葛家并没有不能将高等级阵法向低级弟子传授的规定,但是阵法与修为不同,即使低级弟子拿到了高等级阵法的布阵图,凭借其修为也不可能布置完成。陈天才的父亲显然也知道这点,所以临近比赛时,他将一枚玉佩交给了自己儿子。

    这枚玉佩叫饕食佩,是他动用手中的所有资源,寻找高人炼制的,共用很单一,便是存储灵力。这个饕食佩能够存储的灵力,相当于化神五转修士的修为,加之陈天才化神二转的力量,布置化元阵倒是绰绰有余了。只是炼制这个玉佩,耗费了陈家积累了十几年的物资,现在整个陈家可以说一贫如洗,为得就是能够让陈天才在大比中能够夺得一个好名次。

    灵力源源不断地输送入地表,试炼大阵原本平滑的地面也纷纷冒出了无数根黑色的石柱,那速度与之前葛纵相比,快捷了无数倍。

    “化元阵?”在看台之上,葛玄礼疑惑地皱起了眉头,眼角飘向了一个此时正站在湖畔满脸焦急看着结界的中年人。

    “陈管事为了这个儿子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在他旁边,葛玄霜冰冷着脸庞,充满不屑地说道。

    葛玄礼诧异地看了看自己的妹妹。陈天才这么一个化神二转的乙等弟子能够施展化元阵,明眼人都知道肯定借助了外力,但大比规则上并没有不许使用这种东西,毕竟能够得到高等级的法宝,也是一个人实力的体现。只是一向淡漠的妹妹竟然会对此心生不忿,这点让葛玄礼有点摸不着头脑了。()陈管事似乎也没有得罪过葛玄霜,这里面的玄机让为哥哥的葛玄礼有点费思量了。

    在两人后,葛重正坐在一张黄花梨太师椅上,与边两个同样岁数的老者聊着天。葛玄霜出声后,他若有深意地盯了自己女儿一眼,便没再理会,将目光投向了比武台上,嘴里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几人聊着天。

    “老葛头,那个是你们葛家的精英弟子葛苍生吧?”

    在葛重边,坐着两位老人,均穿着一袭灰色道袍,不同的是其中一人花白的头发打理得井井有条,架着一副无框眼镜,倒是很像一位成功的商人。另外一位头发很短,就像刺猬似的根根竖立,脸庞瘦削,尖嘴猴腮,引人注目的是他的皮肤,洁白如玉,只是多了许多褶皱,让人看着十分诡异,而出声之人,正是此人。

    “呵呵,算是吧。”葛重的脸色有点不自然,敷衍似得说道,心中却暗暗想着:“这个葛苍生看来不简单呀,不止守圣和符门传人看重,现在连王波静这个老妖怪也认识,看来以后要好好调查一番了。”

    也许是发现了葛重脸色有异,王波静爽朗地笑了一声,解释道:“我辖下今年最后一个巡牧任务就是被他领取的,所以有点印象。”

    葛重有点释然,但另外一个疑问又升了起立。按理说,一个巡牧任务,作为长老的他怎么会知道?显然王波静也是个爽快之人,并没有让他有多久猜疑,直接说道:

    “那个任务后来我才知道可不简单。原本以为就是一件普通任务,可想不到居然会和愿力凝聚体有关。”

    “愿力?”葛重和另外一位老人心中一震,连忙将闻讯的眼神投向了王波静,希望他能够详细解释。

    王波静将后来道盟调查的况与两人说了一遍,大致与真实况差不多,只是在秋宇翔和孔方的要求下,事最终变为了葛苍生邀请明清和尚出马,解决了事

    “想不到一个巡牧任务,竟然会有如此波折。老葛头,你家弟子能够恰到好处的解决,不简单呀。”这名老者叫燕辰,与王波静这个散修不同,是净明道的掌教,在正一道中也是一个声名赫赫的人物,能够得到他的称赞,也是一件极不容易的事了。

    葛重脸上不可抑制地闪过一丝得意,毕竟能够同时得到道盟两位长老的夸奖,他这个家主也脸上有光。只是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王波静呵呵一笑,看着比武场上的形,若无其事地说道:“只是这次比试,小葛看来不占什么优势呀。”

    化元阵王波静也见识过,虽说对自己造不成什么威胁,可是葛苍生毕竟只有化神二转修为,面对这个大阵,说要在规定时间内破解,在他看来,很难。只是葛重的表让他有点疑惑,应该他也看出来葛苍生此时的不利,但是却没发表任何言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难道这个小葛还有什么暗招不成?

    葛重倒是没有想到葛苍生是否有什么按照,之所以如此淡定,是因为他知道,这场比试在开始前就已经注定了结果。不论葛苍生是否能够在规定的时间内破解大阵,接下来秋宇翔和孔方出手,已经保证了两局胜局,根本没有任何的悬念。

    在沙漏还剩余一半时间的时候,化元阵便已经布置完工了。站起来,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石柱群,陈天才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这也是他第一次独立完成一个甲等阵法,要不是在试炼大阵之内,他是决计不可能布置成功的。阵法一启动,他似乎已经看见胜利在向着自己招手了。保持着一定的灵气输送入大阵,维持运转,陈天才悠闲地站到了阵法中央,等待着最后时刻的到来。

    秋宇翔和孔方发现,在陈天才布阵的时候,葛苍生的脸色便凝重了起来,幽黑的眼眸直直盯着不断冒起的黑色石柱,一道道精光闪过,脑子里似乎在急速计算着什么。这形让孔方有点担心,忍不住拉了拉秋宇翔的衣角,小声说道:

    “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我们要不帮把手?”

    秋宇翔摇了摇头,看着老葛脸上聚精会神的表,说道:“这是老葛的挑战,让他自己去吧,我们要有点信心嘛。再说不是还有我们?”

    看着秋宇翔嘴角那诡异的微笑,孔方恶趣味地点了点头。这场比赛其实从一开始便注定了结局,就算老葛技不如人输了一筹,他们也能将最终结果给扭转过来。

    陈天才启动化元大阵后,他便算是暂时通过了考验,现在就看葛苍生能否在规定时间内破阵了。当裁判宣布破阵开始时,那个巨大的沙漏重新计时,而葛苍生却依旧站立在原地,并未移动半分。只是充斥在他眼眸里的精光,越发浓烈,整个人犹如一尊雕像似得伫立当场,思索着破阵之道。

    整个结界内静悄悄的,即使看台上的众人,也停止了交谈,饶有兴趣地望着比试台上的场景,所有人都想看看这个葛家弟子到底是如何破阵的。化元阵即使化神五转以上的修士面对,也很是棘手,虽说有点期望出现奇迹,但大多数人心中还是不认为葛苍生能够破解。此时,葛玄霜双手紧握,原本冷清的脸庞也出现了丝丝紧张,目光一动不动地看着葛苍生,心中担心不已。后的葛重眼角瞥见自己女儿的表现,暗自摇了摇头,看着正站在葛苍生后的秋宇翔两人,脑中升起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时间已经过去了小半,葛苍生突然深深地叹了口气。

    化元阵阵如其名,是以迷踪阵为基础衍化而来。进入此阵的修者,体内灵力将会被完全封锁,不能动用一分,就连神念,也施展不开,恍如一个普通人,加上迷踪阵法,最终结果就是迷失在复杂庞大的阵法之中。当然,这种封锁也是有一定限制的,对于化神六转以上的修者,几乎没用,但对于只有化神二转修为的葛苍生来说,就没有任何幸免的可能了。

    作为甲等阵法,以葛苍生的地位,现在是不可能接触到的。仅仅凭借刚才那短短时间内的观察,即使他悟再如何高绝,也是不可能想出破解之道的。现在唯一的办法,便是深入此阵,了解变化,才有可能找到最终那条正确的道路。

    葛苍生的步伐很稳健,一点没有面对甲等阵法时的惶恐。三步之后,他一脚跨入了阵中。

    刚刚莅临此阵,葛苍生便发觉一股滔天压力从四面八方汇聚了过来。周围的空气仿佛被一瞬间强行抽走,呼吸顿时困难起来。他尝试着调动体内的灵力,赫然发觉原本如臂使指的灵力就像一滩死水般沉寂在经脉之中,半分也调用不得。看来化元阵的威势对于化神六转一下的修者,确实有着不可估量的效果。

    因为神念不得外放,葛苍生根本察觉不到周一米之外的任何况。看着如烟似梦般缠绕在边的薄薄雾气,他并没有轻举妄动,因为他很清楚,只要他稍微一移动,整个大阵的迷踪效果便将启动,到时面对远远不断袭击而来的环境,他还能否静心思考破解之道还在两难之间。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静静站在阵中的葛苍生,脸色越来越难看,他发现,自己对于这个阵法,竟然一点头绪也没有。这样干站着也不是一个办法,他尝试着,迈出了一步。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