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如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老爷子认识我们?”别人一脸笑意,秋宇翔也不好太过于倨傲,有点好奇地问道。(全文字小说更新最快)

    “不敢,不敢,听本盟盟主谈起过。”葛重脸上竟然出现了一丝受宠若惊的神,推辞着说道:“两位叫我名字即可。”

    “道盟?**?”秋宇翔和孔方脑子里一下回忆起了当初在红门里为那位逆天改命时,遇见的那个道装老人,不正是道盟现任盟主**吗?

    “那老头真是多嘴呀。”孔方有点愤恨地小声说道,听得一旁的葛重脸色大变。

    “不是,不是。”葛重连忙解释着说道:“这个消息盟主已经下了死令,不能外传,整个道盟也仅仅只有我们几个长老知道。”

    其实秋宇翔和孔方对于份的泄露并没有多大的愤慨,这些事对于他们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影响。只是当初很明显的通过那位做了**工作,对两人份进行保密,可没成想还是泄露了。既然别人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份,秋宇翔和孔方也没有必要再装小辈了,毫不客气地懒散半坐在了椅子上,悠闲地喝起了茶来,看的一旁葛重哭笑不得。

    这两位可是葛重丝毫不敢得罪的人,道界以实力为尊,面对一个能够逆天改命,还是守圣传人的人,他那一点威严丝毫不敢在秋宇翔面前流露,更别说他现在还看不清别人修为,更加让他心中骇然。至于孔方,虽然修为比起自己低了一线,可是他非常明白,对于符门传人来说,修为的提升并不如他们这些人那么困难,说不定转眼之间孔方的修为就超过了自己,所以他同样也是不敢有丝毫大意。

    “葛家主,您有事就先去忙吧,我们这次也是应邀而来,充当一个过客而已。”看着葛重言又止的模样,秋宇翔知道两人的份给了他很大的压力,认真算起来,两个人的辈分真的是奇高无比,这让当下道界众人在面对两人时都有种莫名的压力,毕竟道界对于辈分、传统这些,是无比的固执和守旧的。

    葛重今天刚刚回答家族,听闻葛玄礼汇报后,便直奔这里而来。毕竟避天旗的丢失,让他脸上无光,最重要的便是尽快找回,而这些被邀请的道友,嫌疑也是最大的。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葛青慧接待的两人,竟然是之前盟主专门给他们提醒过的守圣和符门传人,当时还觉得这两个名字有点耳熟,直到见到本人,他就明白了两人的真实份。心神震惊之余,他还没来得及过问为什么两人会出现在这里,现在听闻秋宇翔所言,似乎两个人还是专门为这次葛家大比而来的。()

    “不知两位是因何而来?”葛重现在心里有了一丝雀跃,脸上也难掩兴奋,忍不住问道。

    秋宇翔微微一笑,并没有什么隐瞒,直接说道:“葛苍生是我们的好朋友。”

    “葛苍生?”葛重心中一跳,显然他对于这个名字是熟悉的,只是怎么也想不到,家族一个普通弟子,竟然能够请动这么两尊大神。

    秋宇翔并没有点名葛苍生已经知晓两人的份,在他看来,这样是最好的,以后老葛在家族的子应该能够好过一点了。只是葛重的反应有点让秋宇翔诧异,他神色中的那丝惶恐和不安,是瞒不过后者的。

    两人自然没有心去理会葛重后来是如何布置的,慢悠悠地坐上小船,离开了双岛。孔方倒是很有兴趣在双岛上浏览一番,但考虑到现在葛家上下都一片紧张,为了避免麻烦,最终还是放弃了。葛苍生早已等在了湖畔,作为乙等弟子,还是家族的旁支,他是没有资格进入双岛的。此时看见秋宇翔和孔方安然无恙的归来,心中那微微提起的大石也算落地了。即使知道以两人的真实份,葛家肯定不敢对其做什么,只是心中的那份担忧自两人离开后还是不可避免的笼罩上心头,直到现在才算真正放心了。

    葛重的突然回归,就像一注强心剂注入了整个葛家。在他的主持下,原本秘密进行的对家族子弟的调查也公开化。有他坐镇,那些原本惶恐不安的族人也放下了心,整个家族高速运转起来。就连那两位被邀请而来的道盟长老,此时也一改之前的倨傲,态度收敛了许多。同为长老级别的存在,表面上的客气也是需要保持的。在虎门的运作下,整个事也渐渐查清。

    这次避天旗的丢失还真和家族一弟子有关。此人是葛若一脉嫡系,与葛冒也沾亲带故,在珍宝阁混了个执事,也算有点地位了。因为此人平时较为圆滑,长得也很清秀,嘴巴向抹了蜂蜜似的将珍宝阁上上下下所有人打点的就像穿一条裤似的,加之葛家已经有几百年没出过什么事了,所以平时的警戒比较松懈,竟然让这个小子用了几年时间将整个阁内的制都摸透了。

    此人如此做也是有原因的。虽说在葛家地位也算可以,但他并不能满足。每当几个朋友聚会时,他都能感觉到对葛家的轻视。自视甚高的他自然对此心生不忿,拐弯抹角地将主意到大了珍宝阁上。巧合遇到了一位有过几面之缘的道友,隐约提出如果能够偷出避天旗,将会给他一笔丰厚的报酬。衡量再三,他最终选择了背叛家族。

    珍宝阁的制平时都是死封状态,即使他知道了进出方法,也不可能随意进出。时逢家族大比进行,制开启,他才得以趁着夜色悄悄进入,将避天旗偷到手中。此人自是贪婪,除了避天旗,还将一些能够拿的珍宝尽数装入囊中。如果不是他的芥子空间已经被塞满,说不定整个葛家珍宝阁都会被此人搬运一空。而葛冒在清点时也是心惊胆战,除了避天旗,整个珍宝阁共丢失了十二件宝贝。不过他并没有对此声张,只是一门心思的考虑着如何才能保住管事的位置,如何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丢失的其余宝贝补全。

    这人偷取避天旗成功后,原本当夜便想逃离葛家,只是没想到虎门反应速度会如此之快,硬生生被截留在了家族内。因为其人平时交友广泛,在族内的人缘也不错,所以几乎没有人对他产生怀疑,避天旗也被他藏在了一个隐秘的地方,幻想着等风声过后再行取出。但是葛重的回归,让他这丝幻想破灭了。

    被虎门擒拿后,他一五一十地将藏匿之地交代了清楚。当取出避天旗和其他十二件被盗宝贝时,执行人也惊呆了,但在葛重的关注下,这件事被硬生生强压了下去,对外也只是宣称找到了避天旗。至于那位弟子最后的下场,自然不言而喻了,永远的消失在了这个人世间。

    所有的事,都是在一夜之间发生的。第二天,当众人知晓葛家丢失的重宝被找回后,纷纷有种古怪的感觉,就像从丢宝到现在,就像葛家自导自演的一出闹剧一般,让人目不暇接。只是葛重的强势回归让许多人都压下了心中的烦躁,对于此后正常举行的大比,又多了一丝的期待。

    “老葛,走吧。”拍了拍葛苍生的肩膀,孔方大咧咧地说道,脸上尽是兴奋的神

    今天,葛家乙等弟子的比赛终于开始了。葛苍生是第三组进入试炼结界的,只是此时,他显得有点紧张,反倒是一旁的孔方,跃跃试的,真正应了那句皇帝不急太监急的话语。

    三人走入结界,立刻感觉与外面相比,这里的空气要清新许多,整个结界就像过滤网似的,将空气中的元气筛选了一遍,使得整个结界内的元气含量明显要高于外间。

    “在这里修行倒是个不错的选择。”孔方砸了砸嘴,满脸惬意地说道。

    秋宇翔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个试炼大阵需要避天旗这样的重宝才能开启,可见如果要维持大阵运转,还不知需要多少的能量。不说现在的葛家是否有能力常年支持这样的输出,就是在元气匮乏的当代,这毫无疑问也是个奢侈无比到败家的举动,想来葛家高层还不至于脑残到这种地步。

    此时,结界内已经有三人在等待着,只是其中一人的脸色似乎很不好看,有点苍白,正战战兢兢地看着走过来的秋宇翔三人。孔方这时也看见了那三个人,心中一愣,嘴角不由自主地挂起了一丝谐谑的诡笑。

    今天与葛苍生对决之人,秋宇翔两人也认识,竟然就是之前到小院挑衅的陈天才。只是此时,这人心中充满了郁闷,脸色难看地盯着孔方,嘴角抖动了两下,一个字也没蹦出来。

    “还争个毛线呀,还没比就输了一局。”陈天才此时想死的心都有了。自从那次被孔方威慑了一阵后,他便绝了找麻烦的心,只是祈祷着几人别找上门来。想不到千算万算,自己在大比上的第一个对手就是葛苍生。陈天才邀请的两个帮手是他花费重金请来的,通过关系倒是没被家族查出来,只是两人也仅仅修为与自己齐平,都是化神二转。想到当初仅仅在孔方的气势下便站不住脚的自己,可不会认为后两人有对抗他的实力。

    三局之中已经注定输了一句。自己对上葛苍生,倒是颇有几分把握,只是在那个恐怖胖子边站着的白发青年,似乎也不好对付,后之人是否能有把握战胜,他实在没有什么信心。

    “天才,看你的了,等你胜利后记得请我们喝酒哟。”

    陈天才后站着的两人穿着很是奢侈,全上下都是名牌,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这两人是兄弟,属于一个没落的小家族,擅长合击之术,以其化神二转修为,击杀一个境界差距的对手并没有多大修为。两人是在一次游历中和陈天才认识的,知道他出于葛家,立刻刻意结交,这次也是趁着大比的机会,准备露露脸,看能否被葛家看上,收入门中。和只剩自己兄弟两人的家族相比起来,葛家无疑是个庞然大物,所以听闻陈天才的邀请后,他们毫不迟疑地便答应了。在他们看来,乙等弟子邀请的人物也不会高明到哪里,以两人的合击之术,对付起来应该轻松无比,所以此时神态才会如何松弛。

    只是令两人想不到的是,对面的两人,没有一个是好对付的,即使十个他们,可能在两人手中都撑不过一招,相互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达到让人绝望的程度。但是他们显然还没有意识到,只是眼角瞥了瞥孔方和秋宇翔,便催促着陈天才开始比赛。

    十分憋屈的抽签后,让陈天才心底稍微安定的是自己是布阵一方。在裁判宣布比赛开始后,他便立马弯下去,将体内灵力源源不断地输送入了地面之中。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