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闹剧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对于事的急转直下,看台上的众人也是措手不及。葛玄礼一脸怪异地看着旁一位样貌端庄的妇女,动了动嘴唇,最终刚还是没有说出什么。妇女满头青丝,穿着一淡红sè的连衣裙,面容姣好,四十多岁模样,此时也感觉到了葛玄礼眼中的古怪,白皙的脸庞上不由自主地飞起了一丝红晕,看着场上正摇晃着葛纵的小胖子,眼眸里流出了一丝无可奈何。

    妇女名叫葛青慧,实际年龄已经有五十多岁了,按照辈分,葛玄礼应该叫她姑姑,在葛家也是一个实权派人物。场中的小胖子正是她的外孙,汤中正。只是这个外孙与他的名字几乎完全不符,从小便调皮异常,从来不走寻常路,家里人没少为他做擦股的事。对于阵法一道,汤中正从来是不屑一顾,总喜欢弄一些歪门邪道,而且很喜欢捉弄边之人,葛家弟子没有少被他戏弄的。一来小胖子也有分寸,惹事总是惹那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大祸从来不闯,加之顾及葛青慧的地位,一般人也懒得和他计较,所以养成了他越发张扬的xìng格。

    这次家族大比,原本葛青慧是不准备让他参加的,在她看来,让这个孙子去丢脸,还不如在她的照看下做一个逍遥翁。可是汤中正从来不按常理出牌,竟然背着家人报了名,当一切都成定局后,才得意洋洋得向家里人宣布,搞得大家哭笑不得。

    现在场上的意外,虽然还不知道原因为何,但是说和小胖子没有关系,葛青慧第一个便不相信。汤中正之前的业绩彰显着一个信息,只要有他在的地方,绝对不会平静。站在看台上的其他人显然也认识这个小胖子,家里人也没少被他捉弄过,纷纷投过了一丝玩味的神,看着有点尴尬的葛青慧。不过这胖子做的手脚确实干净利落,这里的人竟然一个也未看出事是怎么发生的,只是大家下意识得都有一个共识,事肯定和汤中正有关。

    “纵儿!”之前和葛若对话的那个老头显然也考虑不到这些了,看到最喜的孙儿发生了意外,影一晃,高呼了一声便向着看台下飞去。

    生怕老者一怒之下对外孙不利,葛青慧也一脸无奈地跟了下去。葛若此时脸sè也很不好看,闷哼了一声,衣袖一甩,再也没有逗留下去的yù望,转跳下高台便向着双岛走去了。看着葛若的影消失在视线之中,葛玄礼嘴角挂起了一丝微笑,摇了摇头,也随着众人飞下高台,向着小胖子两人走去。

    “纵儿!纵儿!你怎么了!”

    已经预料到了此时的景,小胖子还未等老者靠近,便自动得后退了一步,将空间留了出来。只是也不知是不是故意,他怀中尚不能动弹的葛纵失去了支撑,嘭的一声重重摔倒在了地上。跟在老者后的葛青慧心中一跳,责备地瞪了汤中正一眼,心里生怕老头顺势发难,jǐng惕地盯着对方,以好在第一时间加以援手。

    老头此时显然已经顾不得对小胖子发火了。怜惜地抱起葛纵,一股磅礴的灵力便输送了过去,却发现似乎一点作用也没有,孙子整个子依旧软绵绵的,嘴角的白沫止不住地一股股往外流着。

    “汤中正!老子弄死你!”

    孙子的遭遇显然已经成功挑起了老者的怒火,发现自己无能为力,满腔的关切化作了熊熊怒火,老头双眼发红地对着小胖子便狠狠挥出了一掌!

    老头的修为已经达到化神六转,这一掌又是饱含怒意而发,声势自然浩大,夹杂着猎猎劲风,铺天盖地地便对着汤中正迎面而来。此时的小胖子心中也有点后悔,面对老者的全力一击,仅仅化气境的他只有坐以待毙的份。眼睁睁看着那只苍老的手掌对着自己扇过来,如果真正挨了这么一下,不说丧命,重伤是绝对的。

    “我的姑nǎinǎi,快出手呀!”小胖子的动作显然赶不上他的思维,脑中只能寄希望于计划中的一幕快点出现。

    砰的一声巨响,一股巨大的气浪在小胖子眼前爆裂开来。他那肥胖的子不受控制地随着那铺天盖地的浪劲被抛到了半空之中。嘴里拉出一条撕裂般的吼叫,心中暗道一声完了,感觉到整个子失重般在空中飞舞着,小胖子已经想到了自己被摔成泥的模样。

    这种况当然不会出现,就在他子恍如一个秤砣般直直落下的时候,一股不知从那里而来的劲力从下方托举住了他。整个子下降趋势慢慢缓解下来,当距离地面还有几米时,这股气劲突然一撤,毫无准备的小胖子呼喊着重重落到了坚硬的地面之上。

    “我的吗呀,好痛。”揉了揉发痛的股,汤中正心里冒出一股庆幸,眼眸里涌出一层感激之sè,站起来,望着正面无表看着自己的外婆。

    “额。”明白自己的小伎俩可能瞒不过疼自己的外婆,小胖子低下了头,一副认错的模样。只是此时在他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挂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对比葛纵的遭遇,他的计划可以说完全达到了效果。

    “葛护法,你出手是不是太重了?”葛青慧冷着一张脸,对着老头质问到。即使心里断定事和自己外孙有关,可是葛老头这次出手也太重了,要不是自己及时解救,外孙说不定就遭遇了不测。一向护短的她,此时也是心中火气,原本的那一丝歉意顿时然无存,准备向老头讨个说法。

    “葛青慧,你还有礼了?我孙子已经这样了,你还要怎样?我也只是想给这个小子一个教训!”葛老头此时也是火气很旺,刚才确实因为怒火一时没收到手,如果那一击真正击中了汤中正,事还真是不可挽回了。不过看着葛纵那难受的模样,他原本平息的怒火再次燃烧,对上葛青慧自然也就没有了平时的冷静。

    “你什么意思?你孙子这样和我外孙有什么关系?你有什么证据?我们只看见你不分青红皂白的便对他出手,而且还是死手,我家和你有仇?今天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还真和你杠上了!”葛青慧显然也不是一个善茬,一顿反驳接连出口,说得葛老头一阵无语。

    葛青慧说得也是事实,虽然大家都猜测葛纵的遭遇和汤中正有关,但并没有什么证据,葛老头如此贸然出手,确实有失妥当。故而看着葛老头喏喏着说不出话来,平时和他交好的一些人也暂时闭上了嘴巴,免得惹上现在正怒火中烧的葛青慧,殃及池鱼。

    “汤中正,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在言语上葛老头显然不是葛青慧的对手,只能将目标转移到了正站在一旁的小胖子上。

    “我不知道呀。”小胖子此时抬起了头,一脸的茫然,那模样有多无辜便有多无辜,眨巴着小眼睛,愣愣地看着葛老头。

    “这臭小子!”要不是深知自己外孙的xìng格,葛青慧可能都要被他这副无辜的模样所欺骗,心中暗叹一声家门不幸,她对着葛老头说道:“你对他发什么火?有什么对着我来?我还真不信我葛家还没有一个公道了!”

    两人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争吵起来,可怜的葛纵只能躺在冰冷的地上,眼巴巴地看着爷爷被对方言语迫到近乎于一种窘境。眼角忽然看到小胖子趁着众人不备对着自己露出了一个坏坏的笑容,葛纵心中一阵火气,但就是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像一坨烂似的躺在地上。

    “好了,好了。”实在有点看不下去了,要不是这里还处于试炼结界之内,外面的弟子和其他道友看不见里面的形,葛玄礼就真觉得丢人丢到姥姥家了:“葛护法,现在最重要的是不是应该看看葛纵的况?”

    被葛玄礼这么一提,葛老头似乎才想到了被自己遗忘的孙子,又是一阵难受,抱着恍如瘫痪般了的孙子,他求助得目光投向了一同前来的几人。

    毕竟都是自家人,所以几个懂得医理的同门轮番上前测试了一下。让他们愕然的是,竟然找不出造成葛纵如此的原因。这下葛老头是真正着急了,发现几个葛家的医者都毫无办法,他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这个孙子自小聪明,他可是当做宝贝一般对待,如果出现什么意外,他后悔到死的心可能都有了。

    “臭小子,适可而止。”

    此时,小胖子也露出了一副伤心的模样,看着葛纵两人。正当他心中窃喜不已时,外婆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抬头诧异地看了看,发现其他人并没有异常,知道是传音入密,他连忙将目光转了过去,映入眼帘的便是外婆那似乎要噬人的模样。

    小胖子心中一跳,知道事到这里也算到头了。虽然内心深处对于葛纵这番模样没有被其他弟子看到有点遗憾,不过自己能够顺利晋级,也算有所收获了,只是可惜了自己专门配置的那个药粉,如果重新炼制,又不知道是在多久以后的事了。要不是意外的对上葛纵,而自己对此人也是很讨厌,他才舍不得拿出那个被自己命名为“香酥软骨粉“的宝贝呢。

    “那个……”就在众人都毫无办法,露出一副莫能助的表时,小胖子唯唯诺诺地小声说了一句:“我这里有一颗药丸,听说能治百病,要不给葛师弟试试?”

    葛老头差点要吐血,看着汤中正一副好心的模样,心中有种想要将撕裂的冲动。其他人也是心中一阵无奈,面含古怪地看着小胖子,嘴角纷纷挂起了一丝隐晦的窃笑。虽然小胖子并没说这个药丸就是解药,但是个人心中自有一杆秤,明白这个药丸绝对是专门针对葛纵的况所炼制的。

    伸手近乎于抢过了小胖子手中的药丸,葛老头一句话也没说,抱着葛纵便匆匆离去。

    “真没礼貌,连句谢谢也没有。”看着老头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之中,汤中正小声的埋怨到。

    在场之人修为比他高出了何止一筹,都听见了他声音中做作的怨念,纷纷莞尔一笑,对着小胖子摇了摇头,接二连三地离开了这里,回到了高台之上。

    “今天晚上你别想吃饭了。”对于这个外孙,葛青慧其实也是束手无策,只能狠狠盯了他一眼,转而去。

    “不要呀。”小胖子惨叫一声,今天第一次对于自己的计划有了一丝悔意。

    秋宇翔一直在湖畔上看着结界里面发生的一切,直到所有人都离开,这才露出了一丝微笑。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