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伊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其实和秋宇翔抱着同样心思的人不在少数。站在湖畔的人群中,有一大半都是没有参加过葛家内部大比的,对于这个传闻中古老的家族也带着一丝探究的态度。葛家也许也知道这点,所以几乎将所有老底都拿了出来,为的就是彰显自己这个家族的底蕴。至于其他人心里到底怎么看,那就只有各人自知了。

    时间并没有耽搁太久,当再也没有其他人来到这里时,葛家几年一次的家族大比也算是正式开始了。在所有人翘首以盼之中,湖中双岛之上,突然冒出了几股硕大的光柱,伴随着震耳yù聋的轰鸣声,五颜六sè的光柱在天空之中爆裂开来,形成一朵朵鲜花模样在虚空之中飘散开来。

    今天是个艳阳天,虽然还处于寒冬时节,和煦的阳光照在上还是让人产生了一种懒洋洋的感觉。遥望着天空繁花朵朵,阳光被光束形成的花朵折shè出五颜六sè的光晕,空气中一股沁人心扉的清香弥漫开来。整个碧波湖,都被花香笼罩着,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有了一种回大地般的感觉。

    “真是大手笔呀,用法宝当做礼花。”

    周围人对于此景议论纷纷,对于葛家的出场礼,都掀起了一阵惊叹。在场的人都不是普通人,自然不会认为此时空中的花朵是平常的礼花,不说空气中没有那呛人的硫磺味,就是那各sè的花香,也不是普通礼花所能达到的。

    在道家几千年的历史中,各种各样的法宝层出不穷,其中就有一类,是修道之人在炼宝之时的意外产物。这类东西几乎没有任何的实用效果,倒是和葛家此时所用的一般,只能作为一个噱头,产生的效果却蔚为壮观。这类东西现在存在于世的并不多,自然和时间的流逝有关,更多的原因在于没有哪个修道之人有闲逸致专门炼制这类东西,大多还是为炼制失败的产物,可就是如此,也不是普通的门派所能拥有的,只有像葛家这样源远流长的家族,才可能收集一二。

    葛家以此为出场礼,显然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原本一些还有点瞧不起这个衰落家族的修道者,仅仅从这一点,已经发现了一丝端倪。即使在如何破败,葛家的底蕴还是在那里的,并不是一个能够随便任人小觑的宗派。

    “快看!有人飞过来了!”

    就在众人还沉醉于葛家酿造出的这场炫目表演中时,几个黑点此时从双岛之上升了起来。虚空之中迷离的花朵尚未散去,飞起的这几个影再次让所有人心中一震。这几人并不是在空中滑翔,而是真真实实的在空中飞舞!御空而行,这可是只有修为达到化神巅峰之人才具有的实力!而葛家,一下便出现了几个!这说明了什么?

    有些人开始深思起来,有些人却露出了不屑的神sè,其中就包括秋宇翔和孔方。

    从现场看来,那几个影确实翱翔在半空之中,只是几人凭借得并不是自的实力,而是借助了阵法之威!从那几个人升空伊始,秋宇翔和孔方便感觉到一股奇怪的力量围绕着整个碧波湖漾起来。只是这股力量很是微弱,修为没达到一定曾度是感觉不到的。甚至于像葛苍生这种浸yín阵法之道的人,也没有一点察觉,依旧一脸敬佩地望着那几个悬挂在半空之中的影。

    “自欺欺人。”孔方实在是对葛家的这种做派感到不屑,忍不住低声说道。他的话语自然遭来了周围一阵白眼,几个葛家弟子甚至怒目相似,要不是半空之中的影发话了,说不得便是拳脚相加了。

    “欢迎各位前来葛家,再次我代表葛家表示谢意。”葛若悬浮在半空之中,俯瞰着湖畔黑压压的一圈人,心中不由自主地升起了一丝得意。虽然知道此时的动作有点作假的嫌疑,但他并不认为这些人能够真正看透其中的玄机。即使有些人凭借特殊技能能够了解一二,但作为葛家来说,对此并没有多说什么,一切都是别人的猜想,所以他也乐得欣然接受这些仰慕的目光。

    葛玄礼漂浮在葛若后,脸sè有点赫然。他可不同于眼前这位叔叔的厚脸皮,投向自己上的那些目光,让他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脸皮也泛起了一丝红晕。这是他第一次参与家族大比的开场,之前在下面还没有什么感觉,只有此时真正到了这个位置,他才感觉要坦然接受这些崇敬的目光,到底需要多大的勇气,或者说需要多厚的脸皮。他现在只希望葛若快点说完,自己是一刻也不想在这待着了。

    葛若丝毫没有放弃这么一个露脸的机会,即使明白下面这群人里并没有值得自己拉拢的对象,可是享受着家族弟子的那种仰望,他还是很欣喜的。洋洋洒洒说了一堆的废话,他这才宣布大比正式开始。

    此时几人回到了双岛之上。葛若脸上依旧显得很是兴奋,几年才享受一次这种在他看来是无上荣光的机会,自然让他那颗不服老的心狂跳不已。人一旦兴奋,许多细节自然也就注意不到了。没有理会葛玄礼有点难看的脸sè,葛若在一群人的用户下,趾高气昂的向着湖面走去。

    “真是以为自己是葛家家主了!”

    看着葛若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之中,葛玄礼言语中丝毫没有对这个叔叔的敬重,恶狠狠地低声说道。

    “静观其变。”葛玄霜对于这些不置可否,虽然也看不惯自家叔叔的作态,但相比于哥哥,她还是比较能沉住气的。再说现在她整个心思都已经飞到了大比现场,对于这些权利的争夺,一直没有什么兴趣。

    在葛若几人影消失在空中之时,整个碧波湖突然毫无预兆地起了一圈圈的涟漪。碧绿的湖水泛着粼粼波光,挥洒在波纹之间的阳光散shè出了种种迷离的sè彩。许多人诧异地看着这一切,秋宇翔和孔方的脸sè却突然一变,眼光凝聚在了那浩渺的湖水之上。

    轰隆一声,恍如地震,整个碧波湖剧烈晃动了一下。原本平静的湖水此时喧闹起来,鱼纹般的涟漪无限扩大,硕大的湖面突然之间冒出了许多气。湖水哗哗作响,湖畔的震动还在继续,许多人都露出了震惊的神sè,要不是旁边葛家弟子那镇定无比的表,说不定当场便有许多人逃离这里。

    此时,碧绿的湖面已经掀起了波浪,一阵阵拍打着岸堤。水花四溅之际,整个湖面也发生了变化。水位在慢慢上升,就是即将漫过堤岸之时,许多人纷纷发现,从湖底升起了一大块东西,虽然看得不是十分分明,可是已经初见端倪。

    原本议论纷纷的群人此时静止了下来,全神贯注地望着发生着剧烈变化的湖面。

    那是一块无比宽广的平地,连接着湖岸和湖中双岛。这块陆地可能常年掩藏在深深的湖底,此时经过葛家人的发动,才慢慢升了起来。地面的震动逐渐减小,当最终归于平静之时,这块平地也完全露出了全貌,展现在所有人视线之中。

    这块陆地呈长方形,不知使用什么材质铺就的,在阳光之下泛着幽幽的黑光。让人称奇的地方在于,这块从湖底升起的陆地,此时表面竟然一滴湖水也没有,就像原本便在那里一般。陆地十分的宽广,占据了整个碧波湖四分之一的面积,前后分别连接着河堤与双岛。陆地的高度刚好与两者之间齐平,严丝合缝的形成了一整块陆地。而此时,双岛之上的葛家众人,也纷纷走上了这块陆地。

    光秃秃的黑sè地面上,十几个人影显得很是单薄。只是当葛若一行人在zhōng yāng位置站定后,只见他对后一人点了点头。领命之人对着旁几个弟子吩咐了几句,就看见这九个人极其迅速地分散开去,站到了黑sè陆地的各个方向。接着,刚才那人从怀中摸出了一杆小旗帜,在虚空之中一划而下!

    这是一杆半米多长的旗帜,旗杆呈洁白sè,但并不透明,大半个地方被一面三角状的红sè旗面所覆盖。红sè的旗面上用金sè丝线绣着一个巴掌大的圆圈,圆圈里是一只长相奇怪的怪兽:四蹄飞扬,似牛非牛,长着一对小小的翅膀,面目略显狰狞。

    旗帜在空中晃动之际,这只怪兽恍如活过来了一般,周闪过一层金sè的光芒,原本低垂着的脑袋仰了起来,对着天空,模样似乎在呐喊一般。而此时,秋宇翔和孔方耳中分明听见了一声震天怒吼,响彻心扉。

    “避天旗!”两人对望了一样,眼眸里暴起一层jīng光,同时都看出了这面旗帜的来历。

    避天旗相传为黄帝所筑,为所有阵法的源头。当年黄帝与蚩尤争霸,前者得九天玄女传授,汇集当时人族的jīng英耗时颇久才筑成这一法宝。据说得避天旗者,便能洞察一切阵法虚妄,所有阵法,即使天衍之阵,在旗舞之间也毫无秘密,是所有阵法大家梦寐以求的宝物。黄帝也是凭借此旗,布下天罗地网,最终才将蚩尤斩于逐鹿之下。只是自此以后,避天旗便不知所踪,想不到竟然会在葛家手中。

    “这东西应该是个复制品?”孔方经过了刚开始的震惊,心回复后,感受着那面旗帜的气息,有点疑惑地说道。

    “不错,是赝品,可能连本旗力量的十分之一也不具有。”秋宇翔神念一直笼罩在那面旗帜之上,在场之人几乎没有修为比他高的,所以他毫不掩饰的加大了神念的输出,最终确认般说道。

    孔方砸了砸嘴巴,羡慕地说道:“即使是赝品也很让人眼红了,也不知道避天旗本旗在不在葛家。“

    “就算在也没用,不入还虚,你认为有人能够驱使的了避天旗?”秋宇翔对此倒是不以为意。手中的混元扇本就是一个逆天之物了,已经拥有十几年,他都还未参透其中的秘密,对于避天旗这种明显略逊一筹的法宝,他自然没有什么贪念。

    孔方也知道表达了一下自己的羡慕之意,同样坐拥诛地印的他,对于避天旗只是比较好奇而已,还不至于心生贪念。

    在场之人自然也有识货的,这些人就没有两人这么淡定了。避天旗,那可是传说之中的法宝,如果能够得到它,绝对能够让修为快速提升,即使步入还虚,似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葛若自然想不到即使相隔那么远,而且只是惊鸿一瞥,便被那群他看不起的人认出了避天旗。葛家内部大比也举行了不知多少界了,也有人认出此旗来历的,不过还真没有人敢于抢夺,在他看来,葛家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招惹的起的。

    只是让他想不到的是,对于已经衰败的葛家而言,别人心里已经没有了多少敬畏。今天他的举动,无疑是将一个巨大的宝藏放在了一群贪婪之人眼前,后果可想而知。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