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葛家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葛家所在地方为广省和福省交界处的一座大山之上。这里植被繁茂,山林密集,罕有人迹。因为地理位置比较偏僻,相对的人为破坏的痕迹也几乎没有,保持着大自然原生态,是一处天然的温室,栖息着各种动物和植物,小河流水,潺潺环绕,很有一副洞天福地的景象。

    时间已经临近chūn节,气候依旧寒冷,可是在这里却不乏鸟语花香,层层白sè的雾气环绕在树林之间,给这片大地增添了一丝仙境般的感觉。远方的青山犹如一幅优美的水墨画,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阳光并不灼,带给人点点温暖,挥洒在云层之间,散shè出一圈圈五颜六sè的光晕。行走在小道之上,远眺青山,远离尘世的喧嚣,享受着林间的静谧,这感觉令人心旷神怡。

    青石铺就的小道远处,是一座八角凉亭,此时,葛苍生正站在凉亭外,看着秋宇翔和孔方两人翩翩而至,脸上涌现出了一层激动的神sè。没等两人走进,葛苍生便迎了出来。也许是在这里站的太久,原本白皙的脸颊上涌起了一层红晕,看到秋宇翔和孔方的到来,灵动的双眸里不可抑制地闪现出了一丝欣喜。

    “又有事要麻烦你们了。”都已经快过年了,还让两位朋友过来,葛苍生心里还是升起了一丝惭愧。

    “反正我也没什么事,过年也是到竹竿那去蹭饭。”孔方依旧是一副大咧咧的模样,对于蹭饭丝毫没有任何愧疚,转而说道:“对了,在电话里你也没说清楚,到底是什么事?眼巴巴的让我们两个过来。”

    葛苍生尴尬地笑了笑了,并没有让两人在凉亭里休息,领先大约半个位,继续沿着青石小道向上走着。秋宇翔一幅云淡风轻的模样,手中混元扇拍打着,看着老葛的行动,眼里闪过了一丝玩味的神sè。

    葛苍生也是没办法了,这才不得不找到了秋宇翔和孔方。原来,眼看道盟遴选会还有半年就将召开,按照传统,葛家要在家族内部进行了一次初步的淘汰,目的自然是为了不让这些参加遴选的弟子太过丢人,说到底还是一个面子问题。对于那些连家族选拔都无法通过的人,自然不会再让他们参加道盟的遴选,以为原本就在道盟内便位置尴尬的家族保留那么一丝仅存的脸面。其实这种家族内部的选拔几乎道盟内每个家族或教派都有,目的即是为了考究门下弟子的修为进度,也为道盟遴选做好准备,量定制相关方案,毕竟遴选机会只有一次,如果自不量力,不仅浪费了一个上升的机会,也会至少耽搁本人几年的时间。所以对于家族内部选拔,所有门派都十分重视。

    对于一个修士而言,自修为自然是基础,但是其人脉关系,也是考究一个修士实力的重要部分。对于葛家这种以阵法为基的家族,弟子社会关系是否广泛更是一个重中之重。一个阵法,不仅需要布阵之人有着相应的实力,更重要的还要涉及到阵基材料的选择、护法之人的筛选等等方面,单独一人,是无法完成一个出sè阵法的。所以,对于弟子交好势力的考察,在葛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

    葛家内部的选拔,不仅关系着之后对弟子的计划的制定和在道盟内的支持力度,还关系着家族资源的倾向问题。在葛家,这种内部选拔结果分为了三个等级,甲、乙、丙。本人化气级被列为丙等,化神境五转以下为乙等,化神境五转以上为甲等。每个等级前十为种子弟子,家族将依据名次有倾向xìng得进行培养。葛苍生之前为丙等九名,得到家族资源的倾斜后,一举跨入了乙等弟子。

    三个等级划分主要依据的是个人修为,而每等的名次,则主要体现在弟子所结交人物的等次上了。可以说,如果一个人弟子能够结交到比自己修为jīng深之人为朋友,同时能够邀请其参加选拔,在同等级上,名次很可能得到极大的提高,相对的得到家族的资源也会越多。只是葛家对于这个关系也会进行一定的审查,以防止出现弟子花大价钱邀请其他修道之人滥竽充数的况。

    葛苍生现在是化神二转修为,为乙等,距离甲等还有一段距离。这次家族选拔,将会决定其在乙等之中的名次,关系着之后能够得到多少家族资源的培养,可谓重要之极,而他本人因为常年醉心于阵法研究,并没多少值得交往的朋友,所以在这种况下,不得不再次麻烦秋宇翔和孔方两人。

    “这种选拔我也听说说,好玩的。”孔方的兴趣被提了起来,满脸激动地拍了拍葛苍生的肩膀,兴奋地说道:“老葛,放心,有我和竹竿在,保证你得个第一名。”

    葛苍生苦笑着点了点头。要不是自己是在没有什么朋友,他真心不想麻烦眼前两位。一个化神七转就足以保证他第一名的位置了,更别提秋宇翔更是骇人的化神九转修为,那可是和家族唯一进入道盟长老团的族长一个级别的,这两人只要表明了份,绝对是原子弹级别的存在。

    “老葛,你让我们两个过来,应该还有什么原因?”秋宇翔对此事不置可否,对他看来只是小事一件,只是他很明显的看到葛苍生在讲述的时候,眼眸深处的那丝压抑着的愤怒。

    葛苍生的脸sè一下跨了下来,带着一丝愧疚,一丝憋屈和一点的愤慨,他看着远处的青山,幽幽叹了口气。

    葛苍生并不是葛家的嫡系,其父亲葛缘只是葛家的一个旁支弟子,而且是那种已经衰败的旁支。他是父亲的养子,从记事起便一直跟随父亲生活在葛家。虽说自己并不是父亲的亲生儿子,但是葛苍生觉得自己和父亲的感胜过了血缘。葛缘是一个和蔼的人,在儿子心目中,就从来没有发过火,即使小时候他比较调皮,一旦惹事也是父亲主动代替他进行道歉,却一句重话也没有对他说过。后来葛缘因为体原因在葛苍生十岁的时候去世了,但他依旧清晰记得父亲那张慈祥的脸和似乎永远用溺地看着自己的目光。

    因为是葛家旁支,而且从血缘上讲和葛家并没有多大关系,所以葛苍生从小便没少受一些葛家人的欺负。只是他自己也算比较努力,而且在阵法一道颇有天赋,慢慢在同龄人之中崛起,这才少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事。只是随着年纪的增大,不同弟子所享受到的家族照顾不同,葛苍生的地位再次慢慢于其他人拉开,虽然还属于同年龄人的一流层次,可已经慢慢显露出了颓势。要不是秋宇翔的私下相授,也许葛苍生跨入化神阶后便会举步不前,如今也只是到了化神二转,勉强处于第一梯队,只是也掉尾而已。

    葛缘对儿子并没有什么过多的要求,只是对他在葛家的地位有着一种强烈的期望。虽然父亲并没有经常提及,可是聪慧的葛苍生很明显的可以从父亲殷切的目光中领悟到这点。即使对于这些竞争他并没有什么yù望,可是为了父亲,他一直在努力着,也当是父亲的遗愿了。

    “想不到你小子也是个苦命人勒。”在葛苍生讲述的时候,孔方也想到了自己的世,比前者还不如,他是个孤儿,自小被师父收养。与葛苍生不同的是处符门,作为唯一传人,各种资源并不匮乏,不存在这种家族内的竞争。

    “好了,好了,老葛,那就是葛家所在?”秋宇翔心也有点低落,不过庆幸的是他找到了自己的亲人。不想几人在沉浸在这种略带悲伤的氛围中,他抬起头,指着一处掩藏在山顶树木之间的一座宅子一角问道。

    “不错,那就是主宅,葛家jīng英所在之地。”葛苍生收起心,顺着秋宇翔所指之处望去,淡淡说道:“不过我不住在那里。”

    秋宇翔和孔方明显感觉到葛苍生话中的羡慕之意,脸上并没有流露出任何神sè。这种况其实在各大家族或教派很常见,为了增强弟子之间的竞争意识,这种手段也不失为一个方式。只是作为符门和守圣传人,对此并不是非常认同而已。

    葛苍生所住的地方是在这座山的后面,如果从风水学上来讲并不是什么好地方,只是胜在一个静字上。这是一个小独院,只有一进,与四合院相似,处于一个凸起的山峰之上,四面空旷,视线开阔。说好听点叫僻静,实际上就是一片荒芜。

    正当正午,山间的冷风依旧呼啸着席卷而过。站在小院里,倒是一点风也感觉不到,有种冬暖夏凉的感觉,温度正适宜。

    “这地方你布了阵?”孔方左右看了看,对于这个干净整洁的小院很是好奇。

    葛苍生笑了笑,指指正屋里桌案上摆放着的一尊石头造像说道:“也算托了你们的福。”

    “咦?那不是圣山的诸天阵阵基?”孔方几步走到正屋,打量着那尊栩栩如生的怪兽造像,一下便看出了其出处。

    “呵呵,不错。”葛苍生笑着说道:“虽然我不可能重现诸天阵,可是修改一下,成为一个简单的护法大阵还是可以的。”

    “这可不简单。”秋宇翔晃了晃脑袋,若有深意地看着老葛说道。

    诸天阵是守圣祖师布下的,即使葛苍生再次基础上进行了改动,可是他依旧能够感受到一丝阵势的威力。诸天阵阵基所用为万民寄托的各种神兽造像,虽然历经几千年,其中的力量已经所剩无几,可是以此为基础布下的阵势,也绝不容小觑。就是这些结合石像剩下的力量,此阵势便不怕有枯竭之像,运转百多年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见笑了,见笑了。”

    葛苍生有点尴尬地说道,毕竟这个阵势还是动用了人家守圣一脉的东西,虽然秋宇翔并不在意,他也觉得没有什么可以显摆的。

    葛苍生知道两人今天会来,已经摆好了桌椅。虽然食物并不是什么大菜,可是吃惯了大鱼大的两人,对这种乡间小菜还是赞赏不已。加上葛苍生自己酿的美酒,一时之间,几人颇为惬意。只是酒过三巡后,不和谐的事发生了。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