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熟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男人正是东方市阳寿区区委书记尹顺。此人在官场上也算是个传奇,本人几乎没有任何的能力,只是很会揣摩上意,溜须拍马很有一,凭借着这“过硬”的本领,硬是让他从一个小小的办事员成为了区委书记。只是他的官途几乎到这里也就终止了,没有任何一个领导敢再将他往上提,为人诟病不说,出了什么事,负个连带责任也够呛的。尹顺似乎也明白自己的本事,这辈子区委书记到头了,所以他也转变了策略,开始用心经营起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来。几年下来,整个阳寿区被他弄得跟个水桶一般,滴水不露的,尹书记一句话,有时甚至比市长还要管用。

    昨天和几个朋友喝多了一点,原本打算今天好好休息一下,可是妻子却告诉他天华寺的清明方丈相约,是为了芳芳的事。原本这和尹顺没有多大关系,可是一大早,他还是让司机载着一家人早早来到了相约地点。尹顺这个老狐狸自然有自己的打算,清明住持是个什么人他非常清楚,即使zhōng yāng大员,也和这位有着联系。虽说对于仕途他已经没有什么期望了,可是如果能和这位搞好关系,也是不错的。加上近些年来,明知仕途无望,尹顺更加关注于如何捞钱了,而钱多了,处在这个位置上毕竟不是很踏实,所以他也经常烧香拜佛的,以求一个心安。能够近距离和这位在整个华夏也颇有名望的高僧接触,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了。

    “有人来了。”夫妻两人在小声地聊着天,尹秀明无所事事的在车里左顾右盼着。今天是周末,原本约了几个人一起出去玩,想不到一大早便被老爸抓着来到冷飕飕的明阳山,他心里自然很是郁闷。发现有几个影从山坡下走了上来,尹秀明连忙出声说道。

    再次来到明阳山,秋宇翔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了上次在这里跟玉纱求婚的场景,嘴角挂起了一丝微笑。

    “你yín笑个什么?不知道这样很猥琐吗?”孔方拉了拉衣服,山上的冷气不住地从衣领里往内窜着,他也感觉到了一丝的寒意。

    “你不懂,你不懂。”秋宇翔拍了拍混元扇,一脸高深莫测地说道,直接引来了孔方一个白眼。

    葛苍生还是有点紧张。今天行动的成功与否,直接关系着他任务的成败,说不担心是骗人的。而且最重要的是,今天的行动,几人派给了他一个重要的任务,甚至关系到整个事的成败,让他不由有点忐忑。

    “老葛,今天要看你的了。”孔方一个巴掌拍在葛苍生肩膀上,大咧咧地说道。

    “我尽力。”葛苍生苦笑着点了点头,他是感觉压力颇大。

    “咦?想不到还有人比我们早到。”秋宇翔眼睛眯了眯,看着停放在山顶的两辆车,淡淡说道。

    “切,应该是那个女人。”孔方一直对王夫人没有什么好感,眼角瞥了瞥,不屑地说道。

    秋宇翔笑了笑,对于孔方的话语不置可否。看着那两辆车里几人走了下来,秋宇翔心中不由一愣。这几人确实就是几天前在天华寺遇见的王夫人一行人,只是在这群人中他竟然还看见了一个熟悉的面孔。虽然和尹秀明仅仅是在尊礼会所妹妹朋友的生rì宴会上看过一眼,可是对于过目不忘的他来说,还是有印象的。看着他旁边那个气派非凡的男人,加上那辆号牌有点特殊的奥迪车,秋宇翔猜想应该就是尹秀明的父亲,阳寿区区委书记尹顺了。

    即使看见了几人,秋宇翔三人依旧慢悠悠地走着,步伐没有一丝的变化。这点看在尹顺眼中,心中不由升起了一丝的怒意。在他看来,自己堂堂一个区委书记下车了,几个年轻人还是那副态度,让久居高位的他很不舒服。可是他也不想想,几人未必知道他的份,为什么又要给他脸面呢?

    待几人走进后,王夫人也看清了正是那天在寺庙遇见的三个年轻人,脸sè不由一变,轻哼了一声说道:“又是这几个人,真是yīn魂不散。”

    “你认识?”尹顺不由有点好奇。

    “几个年轻人,那天和清明大师在一起。”王夫人倒不是一个完全蠢笨之人,一句话便点明了关键。

    尹顺沉思了一下,能够和清明住持在一起的青年,绝不普通。原本准备一头钻进车里继续等待的他想了想,还是决定看看再说。一向谨慎的他,在做出这个决定后,想不到自己儿子反倒给了自己一个惊喜。

    “那个人可不简单。”尹秀明想不到会在这里碰到秋宇翔,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了那次在尊礼钱少对这个青年恭敬的态度,之后他也悄悄打听过,知道秋宇翔份后便存了一份巴结之意,可是却不得门路:“他是庄书记的儿子。”

    “庄书记的儿子?!”

    尹顺有点震惊了,脑子里不由浮现出这个份之后所牵涉到的背景。庄老爷子的亲孙,张老爷子的外孙,而且听说月前庄书记儿子和蒋家联姻了,这代表着什么?代表着庄书记的儿子,在军、政、商各界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称之为天潢贵胄也毫不为过!

    在王夫人几人诧异的目光中,尹顺满脸堆笑地主动迎着秋宇翔三人走了上去。还有几步的距离,便听见那沙哑的声音带着一丝愉悦响了起来。

    “秋少?你好,你好。”

    面对尹顺主动伸出的双手,秋宇翔开始有点发愣,只是看着后面的尹秀明,顿时明白了过来。嘴角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和尹顺握了握手,淡淡说道:

    “你好,尹书记。”

    “哈哈哈,早就听说庄书记有个不得了的儿子,今rì一见,名不虚传呀。”尹顺笑了起来,嘴里一窜奉承之词熟练地蹦了出来。

    秋宇翔面对尹顺的还有点不适应,心里也充满了不屑。要说不得了纯粹是扯淡,除了那几个份,在道家自己倒是配得上不得了三个字,可是在世俗,仅有那一次为一号首长逆天改命,但他很肯定这事以尹顺的级别是绝对不会知道的。这个区委书记,满嘴的献媚之词,应该是看在自己所代表的家族力量之上。

    “秋少,好久不见了。”尹秀明此时也走了上来,脸上还带着一丝尴尬,毕竟上次和秋宇翔接触,气氛并不是那么的融洽。只是他应该也遗传了自己父亲的厚脸皮,着脸凑了上来打着招呼。

    秋宇翔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对于这些事,他实在没有半分兴趣,而且今天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处理。这种人际往来还是能少则少。

    对于秋宇翔略带冷漠的态度,尹顺不以为意,甚至还觉得正应如此。别看自己是区委书记,可是和秋宇翔所代表的力量比较起来,连个渣都不算,不说其他,仅仅庄书记,便能够决定他仕途生死,容不得他不敬。看着自己丈夫和儿子的态度,王夫人心里一惊,感觉到事可能有点出乎他预料了。联想到之前儿子说的那句话,她心里也有了一个猜测。

    “这个人难道是市委庄书记的儿子?”她自然不能像尹顺那样联想到许多,可是仅仅这一个份,已经是她要仰视的了。想到之前自己的态度,王夫人心里有点打鼓了,眼光躲闪着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心里期待着秋宇翔最好别注意到自己。

    秋宇翔自然不会太过在意那个傲慢女人的神,看了看端正地摆放在山顶的两辆汽车,他皱了皱眉,对着一旁的尹顺说道:“尹书记,你看能不能将这两辆车移开一下,一会儿的治疗需要准备一下。”

    听说和自己女人的治疗有关,旁边一对中年男女恨不得立刻就上车,只是姐夫在场,他们没敢轻举妄动,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尹顺。尹顺自然不会拒绝,立刻就吩咐司机将车子移开了。此时,让他有点好奇的是,秋宇翔怎么会和清明车上关系的。

    看见车子已经移开,山顶空了出来,秋宇翔对着葛苍生点了点头。孔方在一旁也看够了戏,这是从怀中摸出了一个大皮袋出来,递给了葛苍生。对于孔方变戏法似得拿出那么大一个东西,尹顺几人有点惊讶,只是因为秋宇翔在场,没敢多问。而孔方则是低声地念叨了一句“老子就是个搬运工”便没再说话了。以葛苍生的地位,自然不会有芥子袋一类的东西,而他的修为,也不可能自行开辟一个芥子空间,所以今天需要的东西,都是孔方帮忙带着的。

    几人给葛苍生布置的任务听起来很简单,就是布一个阵法,以防引出愿力凝聚体后逃逸。只是几人对这个布置并没有给予太多的希望,不说葛苍生的修为,只是愿力那种特别的东西,是很难用区区一个阵势困住的,最主要的作用,还是进行阻拦,即使一个瞬间,也足够清明做一些事了。

    葛苍生对此倒是非常的重视,因为这毕竟是他唯一能够出力的地方了。通过对愿力进行深入研究,针对它的特xìng,葛苍生准备摆下囚龙阵。

    “这是什么阵势?”秋宇翔和孔方站在一旁,看着葛苍生从袋子里拿出一颗颗拳头大小的石头,小心翼翼地在山顶摆放起来,心里不由充满了好奇。在阵法一途,两人确实没有什么深入研究,可是大体的东西还是知道的,看着葛苍生左一颗右一颗地仔细摆放,竟然一点头绪也没有。

    “有点像颠倒八卦,又有点像八煞两仪,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孔方脑子有点迷糊了,现在葛苍生摆放阵势,就像个大杂烩似的,丝毫看不出有何作用。

    看着葛苍生在一旁忙碌着,秋宇翔的神却逐渐凝重起来。直到葛苍生站起来,连番的摆弄,竟然让他脸sè有点苍白,气喘吁吁的模样就像是作了什么重体力活似的,秋宇翔也深深吐了口气。

    “不简单呀,这个老葛。”秋宇翔感慨着说了一句,看向葛苍生的目光也越发敬重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