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愿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东方明塔内电梯只能到达最高一层的观光层,再往上便没有了游客通道。看着周围密封的极其严实的空间,感受到那股气息正停留在自己头上不足百米的地方,秋宇翔有点无奈了。这层观光层设有多个监视器,几乎三百六度进行了监控覆盖,没有一点的死角。这也给秋宇翔接下来的行动造成了一丝困扰。

    眼角瞥了瞥距离自己最近的那个监控器,秋宇翔将体贴在了明亮的落地窗之上,就像在看着风景一般。趁着这个路段没有什么人,他悄悄放出一丝灵力窜入了那个监控器,将里面的线路破换掉。就在监控器发出轻微的嚓嚓声后,秋宇翔整个子就像水流一般,浸过了阻拦着体的玻璃,掉出了窗外!

    巨大的玻璃此时似乎已经成为了摆设,秋宇翔的体毫无阻碍的穿了过去。窗外冷风呼啸,扑打在脸上就像下刀子似的,秋宇翔没有任何的耽搁,体内混元灵力高速运转,一层淡淡的金sè光晕从体内散发出来,整个人就那样凭空悬浮在了距离地面几百米的高空之中。幸好这里暂时没有什么游人,不然看到此场景,绝对会是一场轰动。

    体内混元灵力运转,秋宇翔子恍如火箭一般冲上了天空。衣服在夜空之中猎猎作响,一头已经及肩的白发在狂风之中飞舞着。上升了几十米后,秋宇翔稳稳落在了明塔顶端的一个小圆球上。此时,在他头上十几米,便是明塔的最顶端,那根硕大的发shè天线。而那股他一直追踪着的气息,此时正盘旋在天线顶部。

    幽黑的眼眸里一道青光闪过,秋宇翔开启了天眼。映入眼帘的事物,让他心中不由一惊,暗自咂舌。

    那是一团五颜六sè的气体,颜sè驳杂,没有一个具体的形态,就像是一团如烟如雾的液体,不断变换着姿态,只是整体控制在了一个范围,大约有一个脸盆大小。这团烟雾里似乎充斥着各种力量,在不断僵持着,彼此就像水火不容一般,或大或小,在烟雾里弥漫着。

    秋宇翔思考了一下,正准备着手对付这团烟雾,出乎意料的,这团颇有灵xìng的烟雾突然就那样凭空消失了!秋宇翔立刻散开神念,发现所及范围之内,确实没有了这股气息的来源,心中不由震惊无比。凭借着化神九转的修为,竟然让这团气息在眼皮子地下溜走了,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差点没有让他一个踉跄从明塔顶端掉下去。

    再三确认了一下这团气息,空气中出了冷冽的寒风,别无一物,看来着东西确实消失了。秋宇翔站在几百米高的塔顶,眯着眼睛思考了一会儿,对准一个方向便跳了下去。整个子恍如一只暗夜之中的蝙蝠,划过夜空,滑翔而下!

    楚萌经过检查,只是轻微的脑震,在那种况下,要不是秋宇翔及时出手,她的下场可想而知了。不过几人并没有将这些告诉她,只是说电梯出现了故障。将惊魂未定的她送回家后,秋宇翔已经在小区门口等着两人了。

    “走,吃宵夜去。”看着秋宇翔的脸sè,孔方心里一突,预感到可能他没有什么收获。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过,孔胖子肚子已经在开始造反,在他心目中,天大地大,都没有可容万物的肚子大,拉着两人便在一旁的一个烧烤摊上坐了下来。

    “况怎么样?”葛苍生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主动出声问道。

    “追丢了。”秋宇翔倒是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直接说道。喝了一口煮啤酒,在这个寒冷的夜晚觉得特别的惬意。

    “追丢了?”葛苍生有点不敢相信。不说秋宇翔守圣份,所拥有的方术可以用浩瀚来形容,就是他高高在上的化神九转修为,能够在他手下逃脱,那股气息到底强到了什么程度?

    在电梯那里,他因为修为较低并没有感觉到那股所谓的气息,其中的曲折还是孔方后来告诉他的。恰巧此时楚萌出事,他自然而然得会联想到自己的那个任务。说实在话,之前心里还有点激动和期待,但是现在线索却完全中断了。

    “也不是没有收获。”看着葛苍生有点郁闷的表,秋宇翔微微一笑,将之前发生的一切详细给两人进行了描述。

    “咦,怎么我有种熟悉的感觉。”听完秋宇翔的讲述,正在满嘴冒油地吃着烧烤的孔方抬起了头,微蹙着眉头说道。

    “愿力。”秋宇翔很明白孔方口中的熟悉感出自哪里,简洁明了解惑道。

    “对,就是愿力。能够在你眼皮子地下悄无声息地消失,这东西不会是愿力。”

    “愿力?”葛苍生现在也明白了过来,脑中回想着关于愿力的一些描述,陷入了沉思。

    愿力是由许多人因为同样的诉求或要求,体内微弱的jīng神力结合在一起,形成的一股力量,和佛家的信仰之力一般无二。只是这种力量因为本源是由不同的普通人jīng神力结合在一起的,所以极不稳定。其紊乱的xìng质造成了它聚散非常容易,几乎没有什么伤害xìng。和信仰之力相同,许多佛教中的佛陀,原本并无实体,正是因为信仰之力长久凝聚,经过一些机缘巧合,这才硬生生被人为的创造了出来。

    “你的混元灵力只对yīn气一类有克制作用,对于愿力可就效果大减了。”孔方在一旁打趣地说道,能够看到当代守圣吃瘪,他也觉得是件非常难得的事

    “一边呆着去。”秋宇翔用手中的烧烤挥了挥,白了孔方一眼,斟酌了一下,说道:“我现在心里有个猜测,你们看看有多少可能xìng。”

    “如果我们认定今天的那股气息就是造成十几人自杀亡的罪魁祸首,而那股气息是由愿力凝聚而成的,问题就来了,这股愿力是由何而聚?”

    “节后综合征?”孔方和葛苍生思考了一下,不约而同地说道。

    秋宇翔点了点头,继续分析道:“不错,我也是这样猜测的。这些死亡的人几乎都是白领阶层,年龄,社会关系等等几乎都没有任何的相同点。唯一相同的便是都放了一个长假,都死于节后几天之内。我们可以这样假设,因为长假过后,人们或多或少会产生一些厌学、厌恶工作之类的绪,每年积累下来,这股意念形成了愿力,机缘巧合的凝聚成了实体。与yīn灵一样,这股实体并未开启灵智,可能是在某个特定的条件下,这股实体影响到了某个产生过节后厌恶绪的人,同时造成了那人的死亡。

    死亡过后的这人,魂魄被这股实体所吞噬,意外地开启了一些灵智。得到好处的实体,出于本能,愈发不可收拾,接连迫害了十几人,灵智大开,现在应该具备了相当的智力,所以才能趋吉避凶,才能在我手下凭借愿力的特xìng逃脱。”

    葛苍生和孔方一边听着秋宇翔的分析,一边不住地点着头。秋宇翔所说,应该是最为接近事实真相的一种猜测了,两人再也想不到有其他的可能。

    “这里有个问题。”孔方也处理过很多这种看似诡异的事件了,所以经验较为丰富,先于葛苍生一步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愿力凝聚体开启灵智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到底是何种机缘让它能够开启灵智?最重要的是,如何消灭它?老葛的任务可就是这个。”

    “那不是说,那十几个人死亡的凶手,是整个东方市人?”葛苍生还没有从秋宇翔推断中回过神来,脑子里一直盘旋着一个念头,久久不散,整个人都恍惚了起来。

    “葛苍生!”秋宇翔突然脸sè一正,字正腔圆得对着脸sè有点苍白的葛苍生喊了一声。

    这一声外人听来并不是太过洪亮,可是在葛苍生耳边,却恍如暮鼓晨钟,整个人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全立刻被一层冷汗所浸透。自己几乎入魔了,葛苍生很清楚。要不是秋宇翔这一喊,说不定他就道基大损,从此修为不得寸进。

    “哎,我说老葛,你心理承受能力也太差了。”孔方其实在第一时间发现了葛苍生的不妥,只是还没等他出手,秋宇翔便代为喝醒了他。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那样没心没肺?”秋宇翔瞥了孔方一眼,不屑地说道。

    葛苍生此人一直都与阵法为伍,从小接触到的最多的东西便是和阵法有关的东西。对于阵法的沉迷,也导致了他修为提升的缓慢。而面对这种修道之人时常会遇见的事,他并没有什么处理经验,思想一下便进入了牛角尖里,怎么也退不出来。这种况是非常可怕的,几乎已经到了心魔丛生的地步。要不是秋宇翔饱含混元灵力的一喝,葛苍生此时也算是废了。这也间接的证明修道之难,处处坎坷,时时惊心,稍不注意便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见笑了。”葛苍生狠狠地喝了一口啤酒,感激得向秋宇翔说道。

    秋宇翔挥了挥手,不以为意,借着刚才孔方的话头,继续说道:“你说的问题现在确实还没有答案。世上万物,自有因缘,说不定这团愿力就是有缘之物,得天独厚开启了灵智。只是这种方法,实在有点恐怖。而且照这种速度,之后肯定还会有人受害。”

    “这种愿力不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会消退吗?而且现在大假已经过去快一个星期了,很多人都恢复了过来,它还有生存空间?”葛苍生对这些确实不太在行,不耻下问到。

    “老葛,你真该补习补习了。”孔方现在也不敢太过刺激这家伙了,难得地放下了手中的烧烤,耐心解释道:“一般而言确实是那样,可是别往了,这团愿力已经开启了灵智,属于生灵一列了,自然不会像一般愿力那样消散。我敢肯定,只要它不断吸收人类的魂魄,未来还不知道会成长为什么样呢。”

    对于孔方的话,葛苍生自然一百个相信。想到之后的况,他不由有点担心,心里也充满了一股急迫:“那该怎么办?不能就这样放任它肆掠?”

    这时的葛苍生,倒是已经忘记了任务的事,心中充满了对事恶化后的担忧,那忧国忧民的表,让秋宇翔和孔方都不由微微一笑。

    “对付这种东西,符门和守圣都不是太在行,我们不妨看看能不能请到外援。”秋宇翔喝了一口啤酒,看着人cháo鼎沸的烧烤店,慢悠悠地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