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意外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当晚子时,葛苍生住所,孔方很郁闷再次消耗了一张唤yīn符,黑无常应约而来。只是当他出现在三人面前人,几人敏锐地发现,他的脸sè似乎并不好看。

    “这事我没法了。”没等几人询问,黑无常便开口说道。

    “出了意外?”三人约定由秋宇翔来衔接这yīn曹使者,葛苍生在他面前连话都说不清楚,而孔方则是还在心痛自己为此付出的东西,根本没有心思理会。

    “那三个人的魂魄没有进入地府。”怪不得黑无常脸sè难看,这原本是一件很小的事,想不到却横生枝节,他现在再考虑的是不是要退还收取符门的东西,这件事想起来便觉得有点痛。

    三人脸sè一变,心中震惊不已。那些人虽说不是正常死亡的,可是按理魂魄七rì后应该归于地府的,现在地府并没有他们的魂魄,而之前在尸体周围也未感受到一丝的残魂之力,那就只有一种解释了,他们的魂魄已经在这个天地灰飞烟灭。如果真如此,那原因又是什么?难道和他们的死亡原因有关?

    “好了,我也就是通知你们一下,抱歉了哈。”黑无常说完,便形一晃,化作一丝寒流消失在了原地。

    “喂,等等!”孔方一下没有反应过来,等他发现有点不对时,伸手一握,却只抓到了一丝空气,整个人立时傻在了当场:“事没办成东西也要还我呀!”

    没有理会孔方在一旁垂首顿足的,秋宇翔发现这件事越发神秘起来。不过以现在手上所有的资料,并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正如之前孔方所说,唯一的方法便是等待下一个案件的发生了。

    “我倒是碰到过一件事,不知道有没有帮助。”

    黑无常那里毫无结果,让葛苍生也有点气馁,只是他原本便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也没有太过在意。解决这件事看来已经不是他的能力所能达到的了,现在他能做的便是尽可能多的提供相关况,以便孔方和秋宇翔进行判断。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两天前在大街上的那一幕,他觉得有必要讲述一遍。

    “接手这件时后,我对资料进行了大量的分析,这十几个死者从社会关系判断确实没有什么具体的联系。只是在其中我发现一个问题,这些人九层以上都是私营企业的员工,其中又有大部分都是中层以上。当时实在没有办法了,抓住这一点我没事便在写字楼较为集中的闹市区溜达,结果还真让我碰上了一件事。”

    葛苍生将那天救了楚萌的事讲述了一遍,最后说道:“她扑向地面的第一时间我并没有注意到,直到周围人群发出尖叫这才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这时她已经倒在了地上。让我有点留意的是,通过她扑倒的位置判断,应该不是自行跌倒的,倒像是有人从后推了一把。”

    “这事说不定就是边人的恶作剧而已。”孔方心里还对黑无常扣押了自己的东西而不爽,听到葛苍生的讲述,忍不住反驳了一句。

    “得了,这事谁也说不清,不过这也不失为一个线索。”秋宇翔心里也觉得被动等待的滋味很让人郁闷,所以并没有否定葛苍生的推测,反而说道:“苍生,你有那个女人的联系方式没?”

    葛苍生其实对自己的推论也不是非常有信心,听到秋宇翔的问话,他反倒诧异地看了看他,说道:“有倒是有,你的意思是?”

    “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秋宇翔有点无所谓地说道:“如果真如你猜测的那样,这幕后黑手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我们也不妨见见那个女人,看看有什么线索没有,这样总比被动的大海捞针要强一点。”

    接到葛苍生的电话,楚萌有点意外的惊喜。自从那天一别后,虽然才时隔两天,她不时便会想到这个儒雅的男人。这几天不论在工作还是生活上,她都觉得倒霉透了。跟了几个月的案子出了意外,夭折了,家里又莫名其妙的失火,赔付了一大笔钱,还有一些数不尽的小麻烦,她觉得这两天就像把一年的霉事都集中在了一起,心无比低落。而葛苍生这个电话,让她又觉得生活似乎还没有抛弃自己,下班后在办公室好好打扮了一番,她便离开公司前往赴约了。

    地点是秋宇翔找得,尊礼会所,之所以选择这里,因为其**xìng确实做得不错,而且食物味道也堪称一绝。叫上了蒋玉纱,四个人要了一个小包,虽说是小包,可是也布置的非常典雅别致,弥漫着一股古香之意。

    “竹竿,你经常到这里来?”孔方两眼放光地看着房间里的摆设,让他激动的不是这个包间,而是进入这里的资格。尊礼会所的门槛之高,并不是有钱便能进入的,当然,如果你真得富可敌国,这地方也可以进入,只是资产少于九位数,也只能在大厅坐坐,想要预定包间,那是白银级会员以上的权力。

    “有什么稀奇的吗?”秋宇翔自然知道这个会所在一些人心中的地位,只是他非常喜欢挤兑孔胖子,所以做出一副云淡风轻的表,让孔方暗自气愤不已。

    蒋玉纱在一旁掩嘴而笑。孔方这胖子和她也算是比较熟悉了,知道两个人只要碰到一起就会时不时的斗嘴,只是从两人的言语中她也能感受到之间那种真挚的友。婚后的蒋玉纱越发显得靓丽无双,少了一丝之前的冷漠,多了一层温婉的柔光,整个人就像浴火重生了似的,在秋宇翔的滋润下,艳光四shè,就连自诩定力十足的孔方和葛苍生,也不敢直视,只能在心里暗叹秋宇翔的好运,有这么一个老婆。

    就在四人说话的时候,房门被推开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了进来,脸上带着恭敬的神sè,看见秋宇翔后,微微一笑,半鞠着子问道:

    “秋少,菜已经帮您点好了。你看那边富贵厅今晚没人预定,是否移架到那边?”

    富贵厅是尊礼会所的最顶级的五个包房之一,和这个小包自然不能相提并论。之前并不知道秋宇翔亲自过来,只是听说有黑钻卡会员过来,陈经理查询后便知道了是谁,连忙赶了过来。上次那个震撼的场面见识过后,陈经理专门找关系打听了一下秋宇翔的份,一下便震惊了。市委书记的儿子,那两位开国元勋的孙子,随便哪一个都足以让他仰视了。所以没有丝毫的犹豫,他便送出了会所最高等级的会员卡,黑钻卡。

    秋宇翔也不是一、两次来这里了,对于这个显然想巴结自己的经理也算是老熟人了,听完他的建议,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不用麻烦了,陈经理,我们就几个人吃个便饭,你忙你的去。”

    明白了秋宇翔的意思,陈经理也不好一直赖在这里,临出门前,面带恭敬地微笑着说道:“秋少,作为黑钻会员,这瓶红酒请您和朋友们品尝。”

    一个漂亮的服务员拖着一瓶造型典雅的红酒走了进来,道了一个歉,陈经理轻轻将包间的房门关上了。

    “官二代加富二代,我鄙视你。”看着那位经理卑躬屈膝的模样,孔方其实也只是心里有点羡慕,要说真得在意,那倒是不可能的。虽说不能完全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但起码的定力,孔方自认还是有的。

    “这点我倒是很赞同。”服务员将红酒打开,一股清香扑鼻的味道立刻弥漫在整个房间里,看着醒酒器里碧绿带红的酒液,蒋玉纱微笑着说道:“据我所知,即使尊礼的黑钻会员,也没有这个待遇。如果每个黑钻会员都送这么一支酒,这会所说不定就倒闭了。”

    秋宇翔苦笑着摇了摇头,对妻子的话语没法苟同。自己算是孔方口中的官、富二代,可是玉纱也毫不逊sè。蒋老爷子的亲孙女,天成集团的小公主,几个人里面也就她最没资格说这句话了。

    孔方倒是被蒋玉纱的话语搞得一愣,接着很好奇地问道:“怎么说?”

    蒋玉纱两根玉葱似的手指捏起面前的红酒杯,微微晃了两下,看着泛起粼粼波光的酒液,微笑着说道:“1990年份的勃艮第红酒,这可不是一般人消费的起的。”

    “多贵?”孔方眼中泛起了小星星,只要说道钱,他永远是那么激动。

    “至少四万以上。”蒋玉纱脸sè平静地说道。虽然这支酒很贵,可是对她看来,也不是那么惊奇,天价酒她并没有少喝,这也间接得让她能够一下看出眼前这支酒的价值。

    “四万?”孔方有点咂舌,平时他喝个几千的酒就算是高档了,想不到人家赠送的东西价值就翻了几倍,不由心里感叹世界的现实。如果没有秋宇翔,别说品尝如此昂贵的红酒了,就是连这个会所的大门,可能都不能进来。

    知道了红酒的昂贵,以孔方这个贪婪的xìng格,立刻端起了面前的酒杯,一口气喝了下去。砸了砸嘴,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好酒,好酒。”

    其余三个人看着他那一副沉醉其中的模样,不由好笑地对望了一眼。秋宇翔非常熟悉这家伙的xìng子,典型得不懂装懂,只要有便宜,不论是什么,都要雨露均沾。不过这酒反正是别人赠送的,他怎么喝就怎么喝,秋宇翔也浑不在意。

    几人一边品尝着红酒,一边等待着客人的到来。大约十几分钟后,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段时间,包厢的门被打开了。青chūn靓丽的楚萌挎着一个包,满脸微笑的走了进来,只是她那还有点恍惚的眼神瞒不了坐着的几位。孔方戏谑地盯了秋宇翔一眼,他很明白,这个女人肯定是被外面富丽堂皇的装修风格给震撼到了。

    楚萌直到现在还有点惊魂未定的感觉。尊礼会所她曾经听上司无意间提过,看着那个老头激动的模样,这个会所给她的感觉就是一个上流人物才有资格去的地方,对于她这种普通人来说,是没有任何奢望的。之前从电话里听到葛苍生约定在这里,她还有种雨里雾里的感觉,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来到门口,报了姓名后被迎宾小姐非常客气地带了进来,楚萌还是有种不真实感。看着周围富丽堂皇的装饰,花团锦簇,小桥流水,让人有种置中世纪花园一般的感觉,她悄悄掐了掐自己,发现并不是梦境,难以掩饰心中的震撼,不由又对葛苍生的份猜测起来。

    年少,英俊,多金,儒雅,葛苍生就像是一个完美的男人出现在自己眼前,让楚萌怦然心动。心里暗自下了一个决定,准备抓住这个难得一遇的机会。

    在楚萌走进包间的时候,秋宇翔、孔方和葛苍生脸上带笑,心中却不约而同地震了震。悄悄对视了一眼,三人心中都升起了一丝疑惑。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