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钟变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第一个音符在别墅里响起,那是宫音,让秋宇翔和孔方心里纷纷一阵。并不是说他们仅仅从这一个宫音里便听出了这首乐曲有多么厉害或者演奏者有多么高的演奏技巧,而是随着这个宫音的出现,他们感觉到了一股苍凉的气息扑面而来,那纯粹是一种感觉,是一种修为达到一定高度后,对自然的一种本能反应。

    埙那古朴的音sè在别墅里面回,声音悠远、苍凉而且肃穆,整首曲子并没有多大的跌宕起伏,缓缓而来,犹如蜿蜒的河水,平静又充满了韵律。这首曲子完全是由五音构成,却不显单调,每个音符之间配合的极其默契,起转承合自有度,在悠扬的埙声之中蕴含了一股大气磅礴之意。那仿佛来自远古的诉说,让人纵看历史的变迁,始终充斥在乐曲之中的那股宁静,赫然使人从另外一个角度,感受到了时间的流逝和一种深深的悲哀之意。

    秋宇翔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在电话里饶梦之会是那种口气了。这首埙曲,肯定是让他想到了很久很久以前,作为剑魂的他,开启灵智,纵观大唐风,却又为了挚不得不一次次轮回转世,苦苦追寻,尝遍世间冷暖,心看历史变迁,直至今rì。这首曲子,一定勾起了他对过往的追溯,才会让这个修为已达化神九转的男人也在言语之中流露出了一丝萧索。

    当最后一个音符从音响里消失时,依旧余音绕梁,整个别墅都被一股悠远的意味所包围着,甚至于连那些新近生成的戾气,此时也然无存,被这神奇的音乐洗涤一空。秋宇翔两人还沉浸在那首埙曲之中,这时,一阵微微的颤动突然从地底涌出。两人睁开眼眸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奔向了地下室。

    别墅的抖动来自于那个落地座钟。此时,座钟正在微微颤抖着,让人奇怪的是,座钟下面的钟摆却依旧纹丝不动,就像丝毫不受影响一般。抖动持续了有近一分钟才慢慢消停,地下室沉积的灰尘随着颤抖还在半空中飞舞着,仿佛宣示着刚才的异变。直到震动停止,秋宇翔和孔方都没有丝毫举动,只是平静地看着座钟。

    “似乎差点什么……”

    在地震响起时,两人心中都闪现出了一丝激动,可是看着眼前这个静静耸立在冰冷地面上的座钟,他们却发现似乎除此之外一点变化也没有。虽然如此,可是秋宇翔依旧感受到一股磅礴的力量在抖动之际从座钟内部隐隐散发出来,这股力量就像被蛛网罩住的动物似的,只差那么临门一脚,便可得以zì yóu。现在座钟恢复了平静,那股力量也收缩了回去。

    “再来试试。”孔方已经非常积极得将电脑搬了下来,点开了屏幕上的播放按钮。

    当那首埙曲结束之时,座钟再次抖动了起来。这次因为距离较近,两人都明显感觉到了那股力量的挣扎,可就是感觉差那么一点。

    “到底是什么呢?”秋宇翔绞尽脑汁地思考着。想着之前经历的和五音有关的事,秋宇翔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有了一个主意。

    “再试试。”秋宇翔从芥子空间里拿出了那尊得至古城的方鼎,对着孔方说道。

    “好咧。”心中明白了秋宇翔的打算,孔方兴致勃勃地再次点开了那首埙曲。

    事按照之前两次的轨迹发展着。乐曲结束之时,座钟再次抖动了起来。感受着那股近在咫尺的力量,秋宇翔抬起手中混元扇,在方鼎龙眼处轻轻敲击了一下。

    铛,铛,铛,铛,一共五声金属撞击声在地下室响起,恍如一把利剑,刺破了埙曲营造的悠远氛围。

    五声刚好是宫、商、角、徵、羽,在地下室不断回,最后汇集成了一种很奇妙的声音,与飘在空中的埙曲异常巧妙地结合在了一起。座钟的抖动依旧在继续着,随着所有声音汇集到一处,这种连带着整间别墅的震动似乎越发强烈了起来。

    震动的频率在不断加快,最后甚至于秋宇翔两人都不得不运气才能稳稳站在地上。就在两人感觉这种频率已经达到顶点之时,那个座钟却突然发生了变化!

    原本纹丝不动的钟摆,这时忽然随着震动摆动了起来。而牢牢固定在钟面上的指针,也随之快速地转起圈来!时间到达了十点整,整个座钟发出了咚咚的报鸣声!

    随着座钟的变化,别墅的抖动逐渐减弱下来。直到十声之后,震动已经完全平息,地下室再次恢复了宁静。只是在这份平静之下,座钟的指针依旧在转动着,滴滴滴滴,声音虽然轻微,可是此时在秋宇翔两人耳边却犹如暮鼓晨钟,一下下击打在心脏深处。

    “这算怎么回事?就完了?”

    两人静静等待了几分钟,出了那个在走动着的座钟,似乎和以前没有一丝变化。孔方对此有点无语,两人忙活了这么久,好像事再次回到了起点。

    秋宇翔双眼眯了一下,安静地看着那个在转动着的钟面。他有种预感,事已经有了变化。

    就在孔方话音刚落的时候,一股紫sè的光晕毫无预兆地突然从钟面中心处爆发开来!随着这一层层的光晕扩散开去,整个地下室被笼罩上了一层闪动的紫sè光芒,同时,一股股气浪犹如惊涛拍岸般,以座钟为中心扩散开来。

    秋宇翔和孔方同时脸sè一变。随着光晕和气浪的扩散,他们感受到一股惊天的气势随之外放出来。那是一股中正光大的力量,仿佛来自于天地之间,充满了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严。原本略显yīn冷的地下室,随着这股气势的出现,温度在急速上升。眨眼之间,整个地下室便恍如蒸笼一般,充斥着一股股乱窜的浪。

    孔方在这股气势出现之时便感觉到了不对劲,可是即使他全力运转周灵力,似乎也无法抵御这股突如其来的天地之威。还没等他拿出符咒,便觉得膝盖一软,噗的一声跪倒在了硬实的地面之上。此时的孔方,已是满头大汗,眼中闪烁着不可思议的光芒,直直盯着那座紫光大盛的座钟。

    秋宇翔修为要比孔方高上两个境界,这种威压还不至于让他匍匐倒地,最重要的是,这股随着紫光爆发的威势,他并不是第一次遇见,在古城方鼎空间之中,他已经从守圣祖师上感受过了,这就是还虚境的威压!虽然如此,秋宇翔还是全力调动了体内的灵力,在周形成了一层保护膜障,因为此时在地下室里,不止充斥着这股铺天盖地的威压,那灼的温度,才是秋宇翔不得不全力抵抗的源头。

    “天道乾坤,无极万物,冰封千里!”

    孔方全力抵抗的同时,终于艰难地摸出了一张符纸。这张符纸和普通的黄符不同,是用一种近乎于透明状的硬实材料制作的。在这张符纸之上,符箓并不是用朱砂一类画上去的,而是被雕刻成了凹槽嵌入整个符纸之上。只见孔方捏破了食指,鲜红的血液顺着符头倾泻而下,眨眼之间整个符箓便被他的鲜血所灌满。白玉般的符纸上挂着鲜红的符箓,孔方嘴里勉强念出了咒语。

    随着他话音刚落,鲜红的符箓突然发生了异变。充斥着鲜血的凹槽闪过一道青光,那些血液转瞬之间便被吸收进了符纸之中,不留一点痕迹。同时那些凹槽也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凹下去的部分慢慢突起,直至和整个符纸趋平,成为了一整块完整的符纸。

    当整个符纸完全抹平后,孔方顺手将这个奇怪的符箓对着座钟扔了出去。在虚空之中划出一道青sè轨迹,秋宇翔敏锐的观察到,这个符纸上闪过了一道微不可查的红sè光芒,刚才隐藏起来的那道由鲜血构成的符咒一闪而逝,然后整个符纸便结实地撞上了座钟。

    轰隆一声巨响动,整个别墅再次晃动了两下。

    一青一紫两道光芒同时爆发开来。一冷一两股气劲随之扩散,冰火两重天的感觉并不好受,交杂在地下室这个小小的空间里,秋宇翔甚至都能听见墙壁放出了咔嚓咔嚓的声音,似乎已经快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马上就要分崩离析。

    孔方的冰咒此时完全爆发开来,秋宇翔两人的压力瞬间减小了许多。可是没等他们放松多久,两人脸sè同时一变,因为他们感受到,充斥在空气中的冰冷气劲似乎抵挡不住座钟发出的愈发浓烈的流,瞬间处于了下风。只是此时,秋宇翔也意外的发现,似乎座钟散发出的气劲有点微弱的紊乱,并不纯粹,这也是孔方冰咒还能勉强抵挡的原因之一。

    就在这时,还未来得及收入怀中的那尊得至古城的方鼎突然在地上动了动。那声奇妙的金属声再次在地下室响起,随着这声声响,座钟散发出的气劲弱了弱,冰咒的力量一下扳回了一点优势。

    也在同时,那股让人无法忍受的流突发异变。秋宇翔感受到的那股紊乱突然无限扩大起来,使得整个气劲也越发微弱,冰咒瞬间占据了上风,地下室的温度也一下恢复了正常,秋宇翔和孔方上的压力瞬间减小,不由自主地擦了擦额头上渗出的汗水。

    座钟散发出的威压此时已经完全紊乱,几乎快对两人造不成任何的威胁。那股流也开始在地下室乱窜起来,充斥着整个地下室的紫sè光芒已经回缩到了篮球大小,笼罩在钟面之上。

    就在秋宇翔两人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座钟突然发出了一阵咔咔之声。两人一直死死盯着座钟的变化,发现在木制钟上,竟然出现了一道道细小的裂痕。这让孔方心里一阵震惊,这个座钟的坚硬程度他是有切体会的,到底是怎么样一种力量,能够让坚固的座钟发生这种变化呢?

    裂痕还在继续扩大,转瞬之间便布满了钟体。就在两人都预测它坚持不了多久时,轰的一声,整个座钟爆裂开来!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