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探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秋宇翔似乎发现了什么,天眼直直地盯着倒在地上的吴秋萍。孔方有种急不可耐的感觉,拿出一张符纸晃动了两下,贴在了眼眉处,可是眼中除了吴秋萍体内的戾气,其他根本看不清楚,天、地两魂游离在体外,并不是现在的他所能勘破的。秋宇翔沉默了许久,突然抬起脚向着楼下走去,孔方连忙跟了出来。

    “怎么了?”孔方好奇地问道。

    “她体内的戾气似乎和这栋房子某处有了联系。”秋宇翔没有隐瞒什么,将天眼观察到的结果告诉了他。

    两人站在一楼厨房外面的过道上,看着眼前这堵厚实的墙壁,秋宇翔抬起手轻轻敲打了两下,然后在旁边不远处的墙壁处也同样击打了几下。两处传来的声音几乎相同,只是在秋宇翔和孔方耳中,明显听出了极其细微的差异之处。

    孔方现在有点兴奋了,没等秋宇翔有所表示,便跨了一步,站到了墙壁之前,从怀中掏出了一张叠放成三角形的黄sè符纸按在了墙壁之上。

    “天道乾坤,无极万物,破!”

    孔方眼中闪过一道jīng光,只见按在墙壁上的符纸爆发出一圈青sè光芒,急速扩散开去,接着一阵轰隆之声便从墙壁处传来。尘封许久的灰尘随着这声音在空气中回,透过厨房玻璃刺入的阳光下,微小的颗粒飞舞着。因为控制好了力道,所以爆裂开的墙壁碎屑并没有四溅,反而极有规律的纷纷掉落在原地。爆炸声后,一个漆黑的大洞出现在了两人眼前。通过yīn森森的洞口,可以看见一排长长的阶梯从墙壁处往下延伸。

    “这里还真有地下室。”孔方有点咂舌,不过转而有点不明白为什么这栋别墅的主人会将地下室给封闭起来。

    顺着台阶两人慢慢走了下去。虽然这里没有一盏电灯,可是并不影响两人的视线。阶梯并不是很长,转了一个弯后,双脚便踏上了实地。

    这里是一个十几平的地下室,位置应该在客厅正下方。地下室显得很空旷,几乎没有什么家具,甚至于连杂物也没有。在这里,两人找到了之前一直猜测的东西。一台手提电脑正放在冰冷的地上,显示屏翻开着,但应该没有开机,一片黑暗。

    事发展到这个地步,这台电脑其实作用已经不是很大了,两人已经肯定了吴秋萍就是吴心。只是孔方对于吴秋萍怎么做到不留痕迹进行网络聊天很感兴趣,要不是利用觅踪符,他们根本没有办法追踪到这里。在开机键上按了按,屏幕依旧没有任何反应,孔方有点纳闷了。

    “没电了?”孔方皱着眉头说道。

    “这么浓的戾气,要驱动一台电脑,很简单。”秋宇翔并没有纠结在这一点上,目光转向了电脑旁边一处空地上。在那里,耸立着一座落地座钟,仔细观看,竟然和客厅里的那座一模一样,即使钟面上的时间,也同样停留在九点二十分。

    “九点二十到底是个什么数字?”孔方自然也发现了这一点,脑子里思考着这个时间到底有什么意义。

    “也许和荣慧桥的死亡有关。”秋宇翔揣测着说道,他一直直觉地认为,荣慧桥的自杀,绝对没有表现出来的这么普通,而这个座钟,很可能就是关键,因为他很明显的感觉到,这座钟与客厅那座不同之处在于,有股戾气隐隐与楼上的吴秋萍相连着。

    “哎,真是太麻烦了,要不我们直接问吴秋萍,反正她现在也不人不鬼的了。”孔方有点无奈,对于这些需要抽丝剥茧的事,他一向没有什么耐心,最崇尚的便是暴力解决所有问题。

    两人回到二楼,站在吴秋萍后。这个女人依旧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在天眼之中,她体内的阳气几乎已经枯竭到了极致了,只留有一线还在苦苦与翻滚的戾气抗衡着。

    秋宇翔内心深处也不是优柔寡断之人,吴秋萍此时的状况,已经没有任何挽救的希望了,所以他并没有阻止孔方接下来的动作。

    将吴秋萍翻转过来,一张惨白的脸庞出现在两人眼前。此时的她紧闭着双眼,体内已经没有任何声息,宛如死人一般。如果以现在的医疗条件来判断,吴秋萍已经死去了。与普通人相比,只是多残旧了一丝阳气而已。

    孔方不知道从那里摸出了一个小瓶子,古香古sè的,扒开上面的木塞,一股浓烈的香味扑鼻而来。

    “古幻花?符门还有存货?”秋宇翔鼻子微微抖动了两下,诧异地问道。

    “还有点存货,上回游欣欣的事用了一点,现在也就两瓶了。”秋宇翔能够认出手中之物,孔方并不惊讶。

    古幻花是一种即使各种古籍中也无记载的植物,存在于上古时期,现在已经灭绝。这种花有个特点,便是能散发出浓烈的香味,这种香味对于生灵有着无与伦比的惑力,能够使生物产生幻觉,导致神志不清,最终被花朵吞噬,变为养料。这种香味对于修为高深之人如果有防备自然不能造成什么影响,但是化神六转一下,几乎都不能幸免,唯一的解药,便是花朵的根茎。正是因为古幻花的这种特xìng,在上古时代,大肆被修道之人采摘,用于炼制相关药物,这才造成了这种花朵的一场浩劫,灭绝于上古。

    符门也是在一处深山中偶然遇见的古幻花,炼制以后形成了几瓶古幻花液,对yīn灵有着极其强烈的迷幻效果,配合一些方术,甚至能够控制某些强大的yīn灵。只是千年下来,符门的存货已经没有多少了,尤其是孔方这个败家子,几乎一半以上的用量都是他耗费的。

    孔方将几滴古幻花液滴在了吴秋萍苍白的额头上,几滴晶莹的水滴一与皮肤接触,便快速的被吸收了进去,没有留下一丝痕迹。只见此时吴秋萍子微微颤动了两下,嘴里发出一声轻微的**声,孔方知道幻液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了。

    符门的术法自然没有守圣那样能够直达人魂魄之处的,他们运用的还是古老的祝由术。只见孔方手指在吴秋萍上几处点了点,让幻液充分在体内运转,他拿出了一个犹如快板似的东西。这两片东西似玉非玉,夹在孔方手指中间,啪的一声,发出了一声清脆的碰撞声。

    “你是吴秋萍吗?”孔方声音变得有点低沉,手上两块板子极富节奏地敲打着。

    吴秋萍此时子突然大幅度抖动起来,一直在旁仔细观察着的秋宇翔心中叫了一声糟。这个女人苍白的脸庞泛起了一丝青sè,恍如流水般在脸庞转动,接着流窜到全。孔方的术法直接引动了她体内戾气的暴动,那仅存的一丝阳气眼看着便要被完全吞噬,而吴秋萍,也即将完全转变为yīn灵。

    秋宇翔将混元扇抵在了吴秋萍丹田处,扇内升起一股吸力,缓缓将充斥着她全的戾气一点点抽离体。因为此时的戾气已经和吴秋萍魂魄交缠在了一起,所以秋宇翔只能将外围的一些戾气进行吸收,动作小心翼翼,丝毫不敢大意。虽说被吸出体外的戾气很缓慢,但是有了这么一丝宣泄口,吴秋萍体内的戾气涌动频率减缓了下来。

    孔方脑门也渗出了一丝汗水,没料想到会有这么一个意外。他明白秋宇翔能够控制的时间不多,所以将问题再问了一遍。

    吴秋萍点了点头。

    “你为什么要住进这栋别墅?”孔方紧接着问道。

    吴秋萍的声音依旧很沙哑,在孔方的导之下,吐出了两个字:

    “写歌。”

    “在别墅里究竟发生过什么?”再问了两个无关紧要的问题后,孔方直指事本心。

    吴秋萍体再次晃动起来,秋宇翔脸上闪过一丝红晕。这个问题过后,她体内的戾气几乎暴走了,而他又不能加大力量吸收,觉得十分憋屈。而且戾气涌动的力量越来越大,那丝阳气犹如大海孤舟一般,在惊涛骇浪之间翻转着。

    “鬼……鬼……”吴秋萍整个子几乎都被青sè所覆盖,颤抖着嘴唇,艰难地突出了几个字。也正是在此时,她体内那残留的一丝阳气,即将完全被吞噬。

    事已经没有任何办法挽回了,秋宇翔放开抵着她子的混元扇,幽黑的眼眸里面闪过一道诡异的亮光,恍如两束明亮的灯光直shè吴秋萍脑上。

    “吴秋萍!”

    就在她体内阳气即将溃散的最后一刹那,秋宇翔勉为其难得对她用上了探魂术,尝试着看能否探寻到一些东西。对于命魂已经消散的人,他并没有什么把握。

    非常幸运的,脑海里浮现出了几个画面,但紧接着便随着吴秋萍体内阳气的完全消散而中断,他只能收回了探魂之术。一旁的孔方也知道事失败了,早有准备的他立刻后退了几步,从怀中拿出了几张黄符紧紧夹在手指之间。吴秋萍阳气消失,体内浓密的戾气绝对会引发尸变,接下来便是如何对付她了,至于其他事,只能稍后再说。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