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驱散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别墅的所有窗户都被吴秋萍用厚实的窗帘遮盖着,即使现在是白天,太阳高照,可是整个别墅里一盏灯也未开,依旧黑漆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秋宇翔两人现在算是明白为什么徐经理会对七号别墅的用电量感到奇怪了。

    三人在陈旧的沙发上落座,眼见吴秋萍木讷地端坐在度面,似乎并没有迎客的打算,秋宇翔感觉到有点无奈,只能首先发问。

    “吴小姐,今天我代表逸云影视前来和你商谈一下相关的工作。”

    秋宇翔并不是撒谎,通过饶梦之,他已经将自己的份有所保留的透露给了吴秋萍,所以她应该不会感到怀疑。

    “你是秋宇翔?”吴秋萍古井不波的声音在黑压压的别墅响起,yīn森森的,让人心里发毛。

    秋宇翔点了点头,说道:“不知吴小姐能不能开一下灯,这里的光线实在是……”

    对于秋宇翔的提议,吴秋萍并没有回答。等待了几十秒,眼见她并不想对这个问题进行深究,秋宇翔只得继续说道:

    “吴小姐,我们公司准备对这一系列歌曲进行包装,希望了解一下你的创作环境,可能还需要你配合出席一些活动……”

    “一切按照合同来。”吴秋萍打断了秋宇翔的讲述,硬生生地说道。

    秋宇翔觉得实在没有办法采用循序渐进的方式话,而且此时吴秋萍也突然站了起来,仿佛失去了交谈的兴趣,一副送客的态度。这样的事秋宇翔也算是第一次遇见了,心里也有点郁闷,对于吴秋萍冰冷的态度,他心里也慢慢失去了耐心。

    “吴小姐,我已经买下了这栋别墅,我介意我随便参观一下?”秋宇翔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失去了继续虚与委蛇的兴趣。

    “随便。”

    出乎两人意料的,吴秋萍很干脆得答应了秋宇翔的要求。之后再也没有理会两人,径直上楼去了。

    “现在怎么办?”孔方一直没有说话,整个过程都一言不发,只是在仔细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看看能否找到那台电脑。”秋宇翔想了想,说道。

    这栋别墅里充斥的戾气实在太过浓厚,而且别墅似乎有隔绝外来力量的作用,秋宇翔的神念根本无法透过建筑探寻周围的环境,两人只能用眼一点点寻找起来。

    “真是奇怪了,这里好像真得没有地下室。”

    除了二楼最里间吴秋萍所在的房间,两人再次仔仔细细将别墅探寻了一边,依旧没有发现地下室的入口。回到一楼客厅,两人站在那件落地座钟前商量起来。

    “难道吴秋萍不是在别墅里通过网络进行联系的?”秋宇翔心里泛起了一个疑问,不过很快又被自己否定了。因为觅踪符最后的落点很清晰的是在吴秋萍上,而具物业和邻居描述,她这段时间并没有离开过别墅。

    就在两人沉思时,突然,秋宇翔眼眸中jīng光一闪,感觉到肩膀处似乎有人拍打的感觉。在他对面的孔方更是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他的肩膀,两人对望而视,眼眸里都涌上了一股诧异的表

    秋宇翔很配合的扭了扭头,看向后,脸上装出一副惊讶的神sè,发现后并没有任何异常,又将头转了过去。就在这时,一股凉风从脖子处吹来,这次即使孔方也感觉到了。整间屋子门窗紧闭,不可能有风吹进来,在乌黑一片的房间里,这点变化如果是一般人早已吓得不行了。孔方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他也突然玩心大起,故作惊吓地小退了一步,颤抖着声音喊道:

    “谁?”

    肥胖的脸上挂着一丝因为惊吓而升起的苍白,脑袋左右乱晃着,似乎要找出那个边之人。看着他做戏般的神态,秋宇翔心中一阵无奈。就在这丝异变升起时,他明显感觉到楼上有一双幽黑的眼眸正饶有兴趣地盯着他们,这双眼睛的主人不言而喻,而此时的秋宇翔,也失去继续探寻的兴趣。

    猛然之间,秋宇翔转过来,眼眸里一阵青光闪过,直直盯着背后的虚空,嘴角挂起了一丝戏谑的微笑。在那里,一层黑sè的雾气正在涌动着,翻滚之间可以隐隐看见一丝人影攒动。

    天眼一丝不落的将整个雾气笼罩其中,对yīn灵天生的克制作用,让涌动的黑气一下顿住了。而就在此时,楼上的那双眼眸里也激shè出了一丝诧异,带着一点惊恐,望着秋宇翔和孔方的背影。

    “散!”

    根本不需要如何聚力,秋宇翔手中混元扇突然一挥,一道金光闪过,眼前的这团黑气便随之消散。整个别墅又恢复了平静,只是在这丝平静之下,一股暗流涌动骤然之间涌动起来。

    看见秋宇翔挥手之间便将那团yīn气驱散,孔方也知道这家伙已经没有什么耐心了,自己也失去了戏耍的心态,脸上恢复了一本正经的神sè。

    “如何弄?”知道秋宇翔所想,孔方心中却没有一丝的压力。这里的戾气确实浓重,但是对于两人来说,要驱散也并不是太过困难。

    眼角瞥了一下楼上吴秋萍所在房间,秋宇翔嘴角的微笑依旧没有散去,他心中决定直接引蛇出洞,看看吴秋萍有没有什么反映。

    啪的一声,混元扇被打开了。

    “本君以守圣之名,封!”

    随着秋宇翔的话音,混元扇上涌起点点金sè光斑,眨眼之间便汇集成一条金sè光带,在黑暗的别墅里异常炫目。光带扭转了两下,缠绕着扇骨流转起来,慢慢呈现出一条龙形!这条光龙栩栩如生,随着秋宇翔口中的封字刚落,便脱离混元扇,划破黑暗的虚空,围绕着别墅每个角落涌动起来。

    在金sè光龙刚刚出现之时,二楼上突然传来一阵惊呼。秋宇翔眼角撇去,可以看见那双刚才一直注视着客厅变化的眼眸已经隐去,留下了一丝惊恐在原地。

    光龙顺着别墅快速游动着,每到一处,那里的戾气便像被龙卷风席卷而过似的被洗劫一空,全部被吸收进了光龙之中,而原地的光线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明亮了一些。光龙迅速划过,留下了点点光斑散落在别墅之中,带起阵阵劲风,刮得厚实的窗帘也猎猎作响。窗帘在浮动之间,窗外明亮的阳光趁着缝隙洒落在地面之上,配着游在别墅里的光龙,整间房子里的温度也在缓缓上升着,那股此人心扉的yīn冷之意也在逐渐退去。

    眨眼之间,金sè光龙已经在别墅里游了一圈,包括吴秋萍所在的那间房子。只见一道金带从远处激shè而来,秋宇翔举起手中混元扇,迎着光龙一挥而去。恍如归巢倦鸟,金sè光芒已经有所暗淡的光龙一头扑进了折扇之中。一切回归平静,屋子里再次回归了黑暗。

    也就是在这时,屋子里突然传出一声哧的声音。挂在窗户上的窗帘突然断裂成了两半,窗外炫目的阳光透过玻璃shè进了别墅,犹如一把硕大的利剑,刺破了屋中的黑暗,带来了无边的光芒。在阳光之下,成千上万的小飞絮在空中飞舞着,带着阵阵温暖,将这栋不知道多久没有见到过阳光的屋子点亮的光彩的火种。

    “我怎么觉得你的术法有点不一样了?”孔方自然知道要消除别墅里的戾气秋宇翔没有问题,可是看着他举重若轻的动作,他总觉得似乎这家伙有什么不一样了。

    秋宇翔微微笑了笑,他还没有来得及将古城中发生的一切详细给孔方述说,并不是他想要隐瞒,只是现在脑子里对祖师强制传下的守圣术法还没有梳理清楚,现在告诉孔方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可是他也并没有刻意隐藏什么,孔方能够从术法中感受到不同,也在秋宇翔的意料之中。

    “有空了再给你说,我们先去看看吴秋萍。”秋宇翔手中混元扇啪的一声合拢,在手上拍了拍,举步便向二楼走去。

    “你小子也太不厚道了。”孔方摇了摇头。这屋子里的戾气肯定和吴秋萍有关,现在别墅里的戾气一扫而空,还不知道会对那个女人造成什么影响。

    房门被轻轻打开,屋子里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走进房间里,两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投向了边,那里,一个一袭白衣的女人正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恍若死去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

    那个女人自然就是吴秋萍了,此时的她趴在地上,一头黑sè的长发散落在地上,显得有点狼狈。让秋宇翔两人惊讶的是,这时的吴秋萍看似一动不动,可是一股浓烈的戾气却在她体内流转着,异常夺目,而原本存在于她体内的那点生气,此时已经完全被压制住了,岌岌可危,随时都可能消散。

    “回朔。”秋宇翔微蹙着眉头说道。

    “这满屋子的戾气还真是因为她的原因?”戾气回朔孔方自然明白,这也间接说明了戾气与吴秋萍之间的关系。

    “现在还不知道,等等再说,现在她可是随时都可能转变为yīn灵。”秋宇翔有他的担心,此时的吴秋萍尚算是人类,可是按照她体内那戾气的汹涌程度,随时都有可能被吞噬阳气,成为yīn邪之灵。

    “现在可是麻烦了。”孔方也有点着急,此时吴秋萍体内的戾气可与之前飘散在别墅里的不同,已经侵入了她的体内,与魂魄交缠在一起,即使两人,想要清除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她的况有点特殊。”秋宇翔眼中闪烁着耀眼的青光,天眼已经全力开启,目不转睛地盯着躺在地上的吴秋萍。

    “怎么了?”孔方可没有秋宇翔那样特殊的本事,只能在一旁干瞪眼。

    “她魂魄,”秋宇翔有点犹豫,似乎不敢相信:“她命魂已经完全被戾气所吞噬,现在的生气是天、地两魂带来的。”

    “不可能。”孔方下意识得便反驳道。

    人之三魂,天地二魂常在外,唯有命魂独住。命魂消散,天、地两魂也随之灰飞烟灭,没有人能够命魂不在还能逍遥世间。以吴秋萍为例,如果真如秋宇翔所说,她命魂已被戾气所完全侵蚀,那她应该已经是yīn灵之体了,不可能还能独留天、地两魂,以仅存的阳气对抗戾气的吞噬。

    “等等。”秋宇翔突然说道,倒是将一旁的孔方吓了一跳。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