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七号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静安路在昆市公安系统上根本查询不到,但是这条路已经存在有近五年的时间了。这里是昆市东边的一座小山,明水河傍山而过,横跨整个昆市。小山海拔不高,但环境优雅,花香鸟鸣,树木成荫,因为远离市区,很少受到人为破坏,即使在那个特殊年代,这里也出乎意料的被完整保留了下来。

    整座山几乎都是当地村民承包的山林,只是因为限制砍伐,所以那点收入对村民来说根本入不敷出。人穷,则思变,在经济发展的同时,一些商人也看中了这座山的环境,从村民手中转租了过来,虽然不符合相关规定,但对于大家都有好处的事,也没人去捅破那层纸。

    原本崎岖的山路被碾平了,铺成了两车道的柏油马路,婉转着盘山而上。在环山公路周边,一些充满了西洋风格的别墅拔地而起,点缀在青山绿水之间,颇有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商人逐利,在打量的广告宣传之下,这里的别墅以极其高昂的价格纷纷卖出。有人的地方就有市场,有了这些人的入住,山下的村民也开起了杂货店、中餐馆什么的,生活倒也过得去。

    静安路便是这条公路的名字,只是毕竟这是不符合政策的开发,所以这个名字也只是为了方便大家记住,并没有经过有关部门的批准,更别说那些别墅的房产证了。不过因为这里环境优雅,与喧闹的市区成了鲜明对比,所以许多城里人对这里依旧趋之若鹜,一房难求,能够在这里购置一间房产,无一不是份的象征。

    静安路七号,是一栋位于小山半山腰的别墅,是头一批修建起来的,距离现在也不过五年多的时间。只是当秋宇翔和孔方驱车来到这里时,还是不由被眼前的景象惊了一下。

    从大路左拐几百米的山坡上,这栋充满了西式风的别墅耸立在山间。石梯上布满了枯叶,层层叠叠,就像给大地铺上了一层厚厚的毛毯。沿着石梯往上,原本应该是绿荫环绕的草坪,现在也是杂草丛生,甚至还有一两只青蛙,悠闲地从草丛中跳出,一个激灵扑入废弃的喷水池中,畅快地游起来。

    白sè的墙壁已经有点发霉,点点黑斑爬上了木料,散发出一股霉味。周围寂静无比,只有簌簌的山峰穿梭在无人的林间,带起一丝萧瑟。在别墅前的空地上,停放着一辆破旧的小汽车,有些地方甚至已经生锈,也不知道到底能否再次开动。从李三的记忆中秋宇翔得知,这里应该是有人居住的,而且并没有装有防盗系统,所以他才会将目标锁定在这栋别墅。只是看着眼前的景象,秋宇翔很怀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可能长期居住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

    “这里风水不错呀,不至于会颓败到这样的地步。”站在别墅外,孔方有点奇怪地说道。

    这里依山傍水,青龙、白虎两边守卫,背靠玄武靠山,前方车流环绕,是一处不错的地方,以秋宇翔的眼光看来,也确实是一处风水宝地。可是就像孔方所说,这么一个地方,不至于会落败到这种地步。唯一有可能的,便是一些超越了堪舆力量的东西,存在于此,才会凌驾于风水之上。

    “进去看看。”秋宇翔拍了拍混元扇,举步向着别墅走去。

    咚咚咚,秋宇翔敲响了房门。

    静静等待着,屋子里似乎一点反应也没有。秋宇翔再次敲了起来,依旧没有回应。皱了皱眉头,秋宇翔尝试着推了推已经显得老旧无比的房门,却并没有推动,看来门从里面反锁了。

    “直接进去?”孔方走了上来,也推了推房门,结果依旧,忍不住说道。

    秋宇翔看了看艳阳高照的天空,突然说道:“我们先去吃点东西。”

    孔方表示了无所谓,他之所以跟来也是对那丝yīn气有点好奇,却还没有提起他太大的兴趣,既然秋宇翔如此说,他并没有反对,跟着他返走回了车上,两人沿着盘山公路向着山脚驶去。

    就在两人离开的时候,原本毫无动静的别墅,在二楼被窗帘覆盖的严严实实的窗户旁,一角掀了开来,屋子里漆黑一片。就在这时,一张苍白的脸庞从窗户里一闪而过,接着那一角窗帘也被放了下来,别墅又恢复了寂静,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

    山上的时候秋宇翔便注意到了山脚村民们自发形成的一条所谓商业街。这里倒是商铺林立,各种商品琳琅满目,也有各式餐馆,生意也算不错。以小山几百户业主的消费能力,这些商铺老板倒还能挣些小钱。

    找了一家土菜馆,秋宇翔两人坐了下来。因为现在并不是饭点,所以整个餐馆只有他们两位客人,菜也上得很快,没过五分钟,三荤两菜一汤便整整齐齐的端上了饭桌。孔方是个酒鬼,几乎随都携带着几瓶好酒,当他将手中的酒瓶打开时,芬芳的酒气顺着空气弥漫到了真个餐馆。

    “好酒!”

    上完最后一道菜的老板正在一旁看着电视,闻到这股酒香,鼻子忍不住使劲闻了闻,喉结也控制不住地咽了一下,双眼放光地看着孔方手中的酒瓶,看来也是一个好酒之人。

    “老板,相见是缘,过来喝几杯。”孔方非常豪气地邀请老板一起喝酒。

    原本老板准备拒绝的,可是实在抵挡不住那阵绕鼻的酒香,让服务员加了几个菜,也就没再客气,和两人坐在了一起。

    “兄弟,你这是什么酒,怎么这么香?”

    老板也是喝了几十年酒的老酒鬼了,从几元一瓶的二锅头,到上万元的高档酒,几乎可以说尝遍了华夏所有名酒,可是就没有一种酒能够给他这种感觉,仅仅是闻那酒香,绵延悠长,沁人心扉,全毛孔都舒展开来,有种坠入云端的感觉。瞟了瞟孔方手中古朴的酒坛,没有任何的标示,老板就明白这酒肯定不普通。

    孔方笑了笑,脸上露出一丝得sè。这酒是历代符门传人存留下来的,也不知是不是符门的传统,几乎每一代传人都是酒国高手,嗜酒如命。从开山祖师伊始,便自行酿酒,秘方不断改善,酒品也逐渐提高,加上悠远的传承,连秋宇翔也不知道在孔方的芥子空间里到底有多少好酒留存,只是知道从孔方这家伙手中拿出的酒,都不是凡品,曾经有一位长辈以五件法宝的代价以换一坛,孔方也没有同意,让秋宇翔咂舌不已。

    三人觥筹交错,有酒助兴,也算是闹。看着老板满脸红晕,有点晕乎乎的感觉,孔方暗自笑了笑。这酒虽说不刺口,不上头,可是后劲绵绵,一般人二两左右也就差不多了,要不是他修为到了那里,也不可能将珍藏的这些酒如此喝。

    “老板,我们想买一栋房子,刚才去上面看了看,有点奇怪的地方不知道能不能问问?”秋宇翔并没有喝酒,此时若有深意地望着醉眼朦胧的老板,轻声说道。

    “您说,您说,在这个地方,我敢说没有我不知道的事。”老板涨红着双眼,大咧咧地豪爽说道。、

    “我们觉得静安路七号的那栋别墅风水还不错,可是为什么那里的房屋显得有点破旧呢?到底有没有人居住呀?”秋宇翔循循善般说道,脸上适时的露出了一丝疑惑的表

    “七号?”老板子微微颤动了一下,朦胧的双眼也清醒了几分,闪过一丝恐惧,左右看了看,发现并没有人注意到这里,沉思了几秒钟,这才说道:“我给你说,你别到处说哟。那边打了招呼,我们也不敢乱说,不过如果你看上了那栋房子,最好别打主意。”

    看着老板神秘兮兮的模样,孔方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将老板前面的酒杯再次斟满,配合着秋宇翔露出了一丝感兴趣的神sè。

    也许是酒jīng的作用,老板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长长叹了口气,这才缓缓说道:“这栋房子死过人!而且还闹鬼!”

    静安路的房子第一批落成后便被人炒疯了,每平米到了两万的高度,可就是这样,有意购买的人也是络绎不绝,当时在整个昆市也造成了一场轰动。随着业主的纷纷入住,这个原本安静的地方也闹了起来。可是没过多久,就发生了一件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有人自杀了。

    自杀的人据说是静安路七号的主人,是个年轻的女人,她自杀的原因众说纷纭,最流行的一种说法便是为所困,一时想不开才自杀的。女人是上吊死的,有传闻jǐng察抬出死者时,死者面目狰狞,舌头露出嘴巴大半,眼睛泛白,全僵直,甚至有些地方出现了腐烂,死状很是恐怖。

    因为女人是自杀,所以很快这案子便结案了,静安路的房子毕竟紧俏,即使有人死过,可是这栋房子还是转手便被卖了出去。可是没等新主人入住多久,又发生事了,女主人疯了!

    不仅仅是女主人,这家的两个孩子,也听说有点不正常,经常说看到一个女人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这家男主人也发现家里不时会发生一些诡异的事,东西经常莫名其妙的不见,然后在另外一处不可能出现的地方出现,而且原本关好的卧室门第二天也会发现被打开了,睡觉也不是很安稳,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压在口。女主人就是在这种况下疯掉了,男主人带着两个儿子和已经疯掉的女人灰头土脸地离开了别墅。之后又有几任住户,可是都无一例外发生了很诡异的事,从此这栋房子便没人再敢居住了,闹鬼的传闻也由此传开了。

    “这世界上也还真有胆子大的,两年前,有个女人还真又住进去了。”此时老板脸上也闪过了一丝佩服的神sè,继续说道:“这女人很奇怪,每隔一段时间便会下山来采购一些东西,只是整个人都用衣服包裹着,到现在已经住了两年了,愣是没人看见过她长什么样。现在都有人在谣传,她是不是就是那个……那个东西。我说是放,那女人可是有影子的,怎么可能是那些东西。”

    老板可能已经喝高了,一边说着,一边慢慢趴到了桌子上,昏睡了过去。

    “你怎么看?”孔方扔了颗花生米进嘴里,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他喝的并不比老板少,可这家伙楞是什么事也没有。

    “晚上的时候我们过去看看。”秋宇翔沉思了一会,缓缓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