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戾气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新桥派出所里,秋宇翔和孔方被扔进了询问室,里面两位jǐng察正面sè不善地看着他们,脸sè有点难看。刚才所长已经交代了,要给这两人上点眼药水,可是不论他们怎么导,这两人就是不上当,让两个jǐng察心里有点郁闷,想着是不是要上点手段了。就在这时,询问室的门被打开了,长毛一脸得意地站在门口,对两位jǐng察示了示意,几人走出了询问时,留下秋宇翔两人独自在屋子里。

    “你真的很无聊。”孔方打了一个哈欠,不屑地瞥了秋宇翔一眼。大晚上的被人请到派出所,让他心里很是郁闷,伸手拿出了手机,准备拨打。在他看来,这些小事,别说秋宇翔那吓人的背景,就是他都能随便找几个关系将事抹平了,不知道为什么秋宇翔还一脸兴致勃勃得模样。

    “等等。”秋宇翔阻止了孔方的动作,若有所思地说道。

    没进派出所的时候,秋宇翔原本也有点腻味了,准备将事解决回到酒店。可是当他进入派出所时,却改变了想法,决定在这里多待一会儿。

    在秋宇翔的示意下,孔方略带好奇地将神念放出,移到了隔壁的一间询问室。在神念之中,旁边房里的况一目了然。

    一个长相萎缩,大约三十多岁的瘦小男人正端正地坐在桌前,滔滔不绝地讲述着什么。这人脸sè有点苍白,只是在额头处闪现着点点青光,眼神也带着一丝疲惫。在他对面是一个年轻jǐng察,正在埋头记录着什么。听了几分钟,孔方便明白这个中年男人应该是一个惯偷,今天被捉了个现行,正在被审问。

    神念在男人上转了几圈,孔方收了回来,眉头微蹙着说道:“戾气?有点意思。”

    秋宇翔笑了笑,知道孔方看出了门道。刚进派出所时,他便感觉到了这股戾气。戾气虽说不像煞气那么少见,可是也不是容易出现的。与怨气、yīn气不同,戾气只有那种非自然死亡的人或大凶之地才会产生,相比而言,有时甚至比煞气还难遇见。想不到在这个普通的派出所里,却让两人看见了,这不得不让两位高人心中留意了几分。

    “看这况,应该没有沾染上多久。”秋宇翔轻轻说道。以两人的修为,自然可以看出这丝戾气并不是那位中年人本所有,只是不知为什么沾染上而已。而戾气附之人,还能保持清醒,只能说明这点戾气与他关联时间并不太久。

    就在两人讨论的时候,隔壁的事应该处理完毕了,那位jǐng察带着中年人准备往外走去,看模样是要先行移送拘留所了。

    “走,跟过去看看。”现在秋宇翔已经被这丝突然出现的戾气所吸引,自然没有兴趣再在这里逗留了。

    两人还没走出房间,那两位jǐng察便走了进来。发现两个人竟然准备离开问询时,其中一位年长一点的jǐng察张开口便怒骂起来:

    “怎么?想越狱?”

    一边说着,两个jǐng察满脸横意得便准备将秋宇翔两人推回去。那粗鲁的模样,应该是和长毛达成了什么共识,准备动手了。

    秋宇翔没有理会两人,拿出电话,拨打了一个号码。旁边的孔方也没闲着,毫不客气地对着走过来的两个jǐng察便是一推,一股气浪随之而来,将毫无准备的两人掀翻在地。

    “你们还敢袭jǐng了!”

    孔方的这一推还是掌握了尺度的,只是将两人摁在了地上。那位年长的jǐng察却是顺势站了起来,高声大叫,一脚还把问询室的门给踢开了,让外面的人看到同伴倒在地上的形。孔方一时之间愣了楞,心里也不由对这个jǐng察的机灵暗赞不已。看模样人家就是准备栽赃陷害了,这借口找得倒是合合理。

    jǐng察的大叫引来了众多同事。袭jǐng这事可大可小,但是在派出所里,自然是同仇敌忾,纷纷围拢过来。就连正在办公室醒酒的王贵也闻讯赶来。看着那位年长的jǐng察对自己使了使眼sè,便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放下心的他抱起了双手,看戏似得靠在墙壁上,不屑地盯着秋宇翔两人。而长毛也在一边远远看着,周围同来的学生纷纷用敬畏地眼光看着他,想不到这位貌不惊人的老大在派出所也有这么大的能量,一时之间让长毛有点飘飘然的感觉。

    而这时,秋宇翔的电话也打通了。

    曾启文原本正准备睡觉了,作为省公安厅副厅长,难得有一个轻松的晚上,看了会电视,喝了点小酒,却被手机铃声给惊扰到了。皱着眉拿过手机,看着上面显示的名字,他眉头立刻舒展开来,心中也升起了一丝疑惑,不知道为什么秋宇翔会在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

    “秋少,你好呀。”

    对于秋宇翔的份,通过杨部长他已经很清楚,而且他也接着上次的事和上面搭上了线,自己能从市局一个不入常的局长升为公安厅副厅长,也算是沾了他的光,所以对于秋宇翔,他即怀着一点敬畏,也带着一丝感恩的心。

    秋宇翔笑了笑,也没有客气,将这里的事说了一遍。在昆市,他认识的人不多,而曾启文刚好算是一位,记得他好像也是这个口子的,所以秋宇翔一个电话直接打了过去。两人在电话里又客气了几句,便挂了。

    王贵一直盯着这边,看见秋宇翔打了个电话后便抱着手看戏似得望着一群jǐng察,他心中不由升起了一丝不安。还没等他有所反应,包里的电话便响了起来。看着来电号码,他心脏猛然一缩,直觉得和秋宇翔那通电话有关。

    “刘局,您好,您有什么指示?”

    电话是市局一把手打来的,刚接通,里面便传来了一阵怒吼声:“王贵!这个所长你是不是不想干了?不想干明天就给我脱下来!”

    刘意有点愤怒了,愤怒中带着一丝忐忑。刚才省厅曾厅长打来电话,语气冷淡得将秋宇翔讲述的事转述了一遍,也没多说什么,便挂了电话。刘意是曾启文一手提拔起来的,对于老领导的习xìng自然十分了解,从话语中已经听出老领导非常不高兴了。心里暗骂了一句下面那些不开眼的人,立刻将电话直接打到了王贵那里,甚至都没通过区局。

    如果在平时,能够接到市局一把手的电话,王贵自然高兴不已,可是现在,满头了冷汗的他连连点头,子几乎都快弯的贴着地面了,诚惶诚恐的模样根本没有了刚才的意气风发。挂了刘局的电话,王贵脸上一阵青一阵白。领导的话语已经很明确了,那个年轻人不知道到底什么份,竟然一个电话惊动了省厅领导,自己还想着整别人,和找死无疑了。

    一旁的长毛也算机灵,看着王所长的模样,预感到事可能有了变化,准备悄悄离开。可是正在怒头上的王贵哪能让他如意,看着长毛一张脸,怒火中烧地一个箭步跨了过去,抬起手便两个耳光打了过去。

    围着秋宇翔两人的jǐng察也是人jīng,从领导的转变中便嗅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看了看气定神闲的两人,不着痕迹的撤开了包围圈。

    秋宇翔知道自己的电话起作用了,也没有在意,和孔方两人直接走出了问询室,向着大门外走去。那个惯偷已经被jǐng察押送到了一辆jǐng车旁,要不是所里出现了这么一幕,说不定早已经被移送了。

    “先……先生,不好意思,因为我们工作疏忽,给您造成了不变,在这里给您道歉了。”看着秋宇翔径直走来,王贵心里一跳,以为这位爷要发难了,再也顾不得已经被自己打蒙了的长毛,一脸谄笑地对着秋宇翔说道。

    秋宇翔原本没打算理会这人,不过想了想还是停下了脚步,一脸笑意地说道:“王所长,没事,你们也是工作嘛。对了,有件事不知能不能麻烦你?”

    “您说,您说。”王贵现在巴不得秋宇翔麻烦他,别说一件,十件、百件他都可以答应。

    “我想和那人聊聊。”秋宇翔指了指门外那个惯偷,说道。

    顺着秋宇翔的手指,王贵望了过去,不由一愣。那个站在jǐng车前的男人他还认识,是这一带的惯偷,进去过几次了,屡教不改,这种人难道和眼前这个年轻人也有关系?

    “没问题,没问题。”这点小事对王贵来说简直就是举手之劳,因为把不准两人之间的关系,所以他也没让几人到问询室,而是将自己的办公室留出来,关好门后,又去找长毛的麻烦了。

    “有……有什么事?”之前王贵对这个青年的态度三儿也看见了,心中不由有点打鼓。自己也就是一小偷,他脑中不断回想着自己是不是顺手偷过哪户权贵之家。

    “你来还是我来?”孔方没有理会眼前这个颤颤巍巍的男人,转头对着秋宇翔说道。

    “我来。”秋宇翔自然明白孔方是什么意思,从面相上看,这人也是一个狡猾之徒,想从他口中得到什么消息,并不是那么容易,所以他们也没打算询问,直接上手段。只是孔方这家伙达到化神七转也是不久的事,境界尚未完全巩固,出手没个轻重,除了什么意外也不是两人想看见的。

    “李三!”

    秋宇翔趁着李三毫无防备,突然正声喊了一句,双眼闪过一道红光,目光直直插入了李三的脑中。

    李三只觉得眼前红光一闪,脑子微微一痛,便失去了神智,整个人呆呆地站在那里,就像丢了魂一般。

    “这厮的探魂术越发jīng深了。”孔方一眼便看出了秋宇翔在干嘛,心里感叹着说道。

    秋宇翔并没有想上次李红那样将李三记忆中的点点滴滴都探寻清楚,仅仅将近段时间他的活动观看了一遍。这家伙还真不愧是惯偷,短短两三个月内,就盗窃了几十户人家,小到手机、皮包,大到电脑、电视,几乎只要是值钱的东西,他就无所不偷,手法也算熟练,到现在还没有失过手。在翻看李三记忆的时候,秋宇翔突然脸sè一变,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在李三记忆中,大约一个月前某个夜晚,他盯准了一户人家。那是一栋独栋别墅,经过他的踩点,确定这里没有人,所以心理也有点放松,撬开门后便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可是还没等他走几步,便觉得子发冷,硕大的屋子里透着一股凉意。做他这一行的,对危险也有种天然的直觉,就当他准备退出的时候,一张惨白的脸毫无声息地出现在了他后,尖叫声还卡在喉咙里,便看见这张脸突然诡异地笑了笑,整个人便人事不省了。当他醒来时,自己已经在了别墅外面。回想起看见的那张脸庞,他再也不敢在这里呆上哪怕一秒,仓皇地逃离了那里。

    除了这一幕,李三记忆中的东西在秋宇翔看来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离开派出所后,秋宇翔突然对孔方说道:

    “明天我们去一个地方。”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