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驱核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秋宇翔慢慢俯下去,将头靠近黄老板的脑袋,体内混元灵力慢慢聚集到咽喉处。如果此时黄老板还是清晰的,便会发现,秋宇翔紧闭的嘴唇一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金黄sè,这是灵力聚集的表现。

    jīng确的控制着灵力在喉咙处聚集,脑中思考着那个陌生的符字,灵力也在不断变换着,随着脑中所想在他喉咙处凝聚成了一个古朴的符字。当最后一笔完成时,秋宇翔只觉得体一震,喉咙处那股属于守圣一脉独特的力量让他有种如沐chūn风的亲切感觉。

    知道时间可以合适了,秋宇翔将混元扇抵在黄老板的天灵,一股灵力破体而入,仅仅包裹在了异变体周围。

    “本君以守圣之名,判尔‘崩’!”

    随着秋宇翔开口,一道金光突然从他嘴里shè出,转眼之间便没入黄老板脑内。这道金光极其迅捷,黄明全只觉得眼前一花,便不见了踪影。只是就这么一瞬间,他便脸sè大变。金光闪现之际,他感觉到了一股毁天灭地般的能量波动。这股波动其实并不是太过强大,可是其中蕴含的那股一往无前的意志,却是此时的他完全不能抵抗的。他甚至幻想如果这波动的目标是自己,那能否抵挡?答案竟然是否定的。别说一个自己,就是几十上百个加在一起,也不是这股异常波动的对手。

    而且最重要的是,在这股波动面前,他体内的灵力竟然隐隐有失控的状态!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这股力量波动对他的灵力有着天生的克制作用!

    “这是属于守圣的力量呀。”

    黄明全也不是妄自菲薄,埋入化神境后,他也可以算是高人了,即使修为比自己高上几个档次,在能量本源上也不会给他此时这种感觉。这种被完全压制的感觉,只有守圣一脉的力量才会对他的灵力造成如此大的压力,近乎于崩溃。幸好这股力量犹如昙花一现,瞬间便消失了,不然黄明全很怀疑自己是否还能坚持下去。

    秋宇翔自然没有看见一旁黄明全乍变的神sè,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黄老板脑内。

    金光没入印堂,犹如一把利剑毫无阻碍地刺穿了重重包裹着的异变体。当金光和核心接触之时,秋宇翔能够明显感觉到异变体动了动。而紧贴着核心厚实的天冲魄此时也松动了两下,秋宇翔的神念趁着这一瞬间的间隙,透了进去。

    核心处空的,但是他能够感受到充斥在这里的一股奇异能量。只是此时,这股能量正在崩溃,整个小空间异常紊乱。金光刺进核心后便消失不见,化作了点点金sè光点飘散在诡异能量之间。同时,这些光点在慢慢移动着,一个金sè的小字举步维艰般在异种能量的干扰下逐渐闪现,赫然是那个古朴的古符字,崩。

    崩字刚一成型,便爆发出一股金sè的光芒,接着整个字体再次奔溃,恍如太阳一般,shè出千万到光芒!这些金sè光剑所向披靡,所过之处,异种能量纷纷崩溃,化作了最本源的能量波动。眨眼之间,整个小空间的异种能量便被金sè光芒驱散的一干二净,而整个空间也逐渐回复了平静。

    这时,核心消失以后,包裹在周围的天冲魄也像突然失去了主心骨般,慢慢有发散的趋势。秋宇翔此时不敢大意,将原本围拢着异变体的混元灵力一点点撤退出来。随着阻碍的消失,这部分异变的天冲魄,慢慢向着主体所在位置回退。当秋宇翔将混元灵力完全撤出时,整个天冲魄已经恢复了正常,而那个盘踞在左脑之上的异变体,此时也然无存了。

    在黄老板脑内天冲魄恢复正常的那一刻,整个病房里突然凭空传出了一阵哄响。就像平地干雷似的,点灯也随之嗤嗤晃动了两下。这声音低沉,给人一种厚重的感觉。突如其来的声响让一旁的黄明全吓了一跳,因为随着这声声响,他明显感觉到一股奇怪的力量消散在了空气之中。联想到秋宇翔之前的描述,看着病上黄老板原本苍白的脸庞逐渐红润,他知道应该成功了。

    秋宇翔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事到这个地步,可以算是成功了。拔掉黄老板头上的银针,秋宇翔站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刚才的一系列举动虽说耗费的灵力并不大,可是因为必须jīng确控制,所以花费的心神还是有点多的。此时的他,便感觉有点倦意,想到谢勇和赵敏的病,看来只能再找一个时间了。

    “解决了?”此时,黄明全小心翼翼地问道。接连两次意外,让他现在心里还是有点慌乱,看到秋宇翔平息了心,他忍不住问道。

    “恩,没问题了。”秋宇翔收拾妥当后,拍了拍混元扇,微笑着说道。

    黄明全脸sè不好的原因他自然知道,不说崩字决在本源上对他的压制,刚才变异体核心消散后最后那一下,也吓得他够呛了。秋宇翔对此倒是并没有多说什么,因为此时,一阵慌乱的脚步声从走廊里传了过来。

    刚刚那声巨响,已经惊动了医院的许多人。寻找到声音来源后,值班护士立刻急匆匆赶了过来。

    “老公,你没事!”黄老板老婆和小琴自然也听见了这声响动,发现是自家男人病房里传来的,两人脸上闪过一丝慌乱,看到医生、护士急匆匆的往病房赶去,两人也随之小跑了过来,一把推开了病房房门。

    发现病房里一切安好,只是老公正躺在上,昏迷不醒,妇人一下慌了神,对一旁的秋宇翔自然也没什么好脸sè,自顾自地摇晃起黄老板来,言语中充满了担忧。

    “额。”也不知是不是老婆的晃动起了作用,黄老板**了一下,慢慢张开了双眼。

    “怎么回事?”觉得脑袋还有点昏昏沉沉的黄老板,看着前站了一堆人,有点迷糊的问道。

    此时,医生排开众人,对病人仔细检查起来,而妇人则在一旁将刚才发生的事简单告诉了黄老板。黄老板倒是没有听见老婆所说的巨大响动,只是他觉得现在jīng神似乎非常好,前所未有的好,原本脑子里的那种沉闷感一扫而空,整个人都仿佛回复了清明一般。

    “难道在我昏迷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想到这种变化的来源,黄老板急迫的寻找起黄大师两人的影来,可是让他失望的是,两人已经趁着大队人马赶来时,默默离开了。

    黄老板痊愈了!这个消息在市二院脑科引起了一阵轰动。

    黄老板的病已经确诊为脑癌晚期,几乎没有任何治愈的希望。以现在的医学技术,能够做到的只是尽量控制癌细胞的转移,能拖多久是多久而已。可是没曾想,这个已经被所有人判了死刑的病人,竟然奇迹般痊愈了!

    对此,医院高层是高度重视,立刻对他的病历进行了复查。对比现在所拍片子,所有人都傻眼了。之前的片子上,黄老板左脑明显能看见一个指甲大的yīn影,通过其它化验手段,结果也毫无疑问的指向了之前的判断。可是现在的检查结果,却硬生生将之前的证据都给推翻了。看着眼前一堆化验数据,孙秉先突然发现自己的大脑有种不够用的感觉。

    “黄先生,我想问问,这一天内你做过什么异常事没有?”孙秉先发现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询问了,癌症晚期患者,在一天之内出现了两个完全不同的化验结果。他对手下工作人员的技术是毫无疑问的,根本就没想过是之前的化验出了问题,应为这个结果是不同科室,不同仪器,不同医生做出的,要说出问题,那几乎没有什么可能。

    “孙教授,昨天我确实没有什么异常的事,也就躺在病上。”黄老板现在是十分开心,他可不管医院到底是什么原因会有两个截然不同的结果,只要能够证明自己没有得癌症,对他来说就是天大的喜讯了。而且下意识的,他隐隐觉得这种变化与黄大师两人有关,就更加不会透露什么了。

    “黄先生,我听说昨天有两个人来探望了你?那时医院还响起了一声诡异的响动?”孙秉先毕竟活了一大把年纪了,一下便看出黄老板并没有说实话,只是他也不能强迫别人告诉他,只能看似随意地提到。

    “呵呵,是吗?我不知道呢。”黄老板一副疑惑的表,直接将孙秉先的话堵死了。

    郁闷的孙秉先不得不离开了病房,这时,一位护士走到了他边,神sè有点犹豫,一副吞吞吐吐的样子。

    “小严,况怎么样?”

    这位名叫小严的护士是孙秉先嘱咐他找病人家属了解况的,看见此时她的模样,心里不由升起了一丝疑问。

    “主任,听家属说,昨天中午确实有两个人来拜访过病人,只是,只是……”小严说话有点扭捏,似乎有什么东西不好说出口。

    “只是什么,慢慢说,别着急。”孙秉先微微一笑,和蔼地说道。

    看着微笑的脸庞,那亲切的话语似乎大小了小护士的犹豫,她横下心说道:“只是那两个人似乎并不是病人的朋友,而据家属说是病人之前请来看风水的先生。”

    小严还是有点忐忑地看着主任。在她看来,这太好笑了,病人住进了医院,却不相信医生,还要找什么看风水的先生,对于刚刚毕业没多久的她来说,听起来就像天方夜谭一般。

    孙秉先倒是没有小严那种感觉。过往的经历告诉他,人在面对死亡时,往往都会产生一些看似非常不理智的行为,可是他也理解,毕竟每个人都有对生的渴望。所以对于黄老板请了两个风水先生的事,他并没有感觉多大奇怪。

    “那两人叫什么名字知道吗?”

    孙秉先觉得在这里应该得不到什么信息了,就准备离开,再去仔细看看化验报告,只是离开时,忍不住随口问道。

    “好像叫黄明全和秋宇翔。”小严想了想,回忆着说道。

    “什么?秋宇翔!”

    孙秉先停住了脚步,第二个名字让他心中一惊,脸上突然涌上了一股似笑非笑的表,看得一旁的小护士疑惑不已。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