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核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秋宇翔第一时间便感觉到了异常,留在黄老板体内的那一丝神念突然剧烈波动起来。此时他正在自己别墅里,没有丝毫犹豫,立刻启动灵犀咒,空中起一丝涟漪,整个影便消失在了原地。

    当他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了黄老板的那住宅之类。诧异地看着正瘫倒在沙发上的黄老板,双眼紧闭,脸sè有点苍白,一动不动躺在那里。而在一旁的厨房里,冰冷的地砖上同时躺着一个女人,秋宇翔猜测应该就是黄老板的那位叫小琴的人了。此时,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依旧在播放着那首歌曲,婉转的音乐游在空气之中,显得有点诡异。

    黄老板发生异变在秋宇翔的意料之中,但是小琴也被歌曲所影响,倒是他没有预料到的。深深看了一眼那个躺在地上的女人,秋宇翔转过头来,开启天眼,仔细打量起黄老板体内魂魄的变化来。

    此时,在黄老板颅腔之内,原本安静的天冲魄在慢慢开始扭曲起来,就像一滩晃动的水渍似得,逐渐向着左脑一侧移动着。而在左脑脑白一处,柔软的脑花一缩一放抖动着,就像心脏一般,十分具有节奏感。在秋宇翔全力感知之下,他赫然发现在这个地方竟然有着一丝异常的能量波动,但是却看不见实物存在。联系着发生异变的原因,秋宇翔非常大胆猜测,这丝异常波动,绝对和声音有关。

    “难道异变核心便是声音?”

    声音其实也是一种有形的东西,只是人们眼难以察觉,不过随着科技的发展,这一点已经被科学家所认识,而且充分利用了起来。只是现在黄老板脑中的这丝声音有点奇怪,凝而不散,而且剧烈影响到了体内天冲魄的正常运行。

    秋宇翔专心致志地观察着。异常能量的波动逐渐加大起来,而天冲魄移动的速度也随之加快。一分钟不到,分流出的魂魄便与那丝异常能量接触在了一起。此时的天冲魄,突然停止了移动,仿佛被强力吸附住了似的,一点点开始在此地凝聚。就像刷糖果一般,眨眼之间,那丝异常波动便被移动过来的天冲魄包裹的严严实实。而也就是在魂魄虚虚实实缠绕着那点核心之时,黄老板体内的煞气也有了异动。

    无sè无形的煞气,随着黄老板脑内异变核心的变化,慢慢向着上方移去,很快便与其接触在了一起。与天冲魄一般无二,煞气刚一靠近,便被核心吸收了进去。同时,原本在天眼中还略带蓬松的异变体,随着煞气的加入,竟然向着实体化的方向凝固起来!

    当所有人煞气完全被核心所吸收后,此时,在黄老板脑内,一个指甲大小的固状东西赫然出现。虚幻的变异体阻碍了脑部血液循环,几分钟时间内便形成了一个固体,与谢勇等人脑里的脑瘤一般无二!

    “这东西就是这样形成的吗?”秋宇翔暗自沉思着。

    通过仔细观察这一系列变化,秋宇翔所得甚多,最重要的是明白了那个变异核心是什么。有了这个认知,对于接下来如何处理几人的问题他也有了一些把握。就在此时,厨房里那位躺在地砖上的黄老板人微微**了一下,应该是快要醒来了。秋宇翔眯着眼盯了她一眼,那个女人体内也有着淡淡的煞气,只是非常微小,比之宋科周缠绕的还要稀薄。这也是不可避免的事,所说那间房子她并没有去过,但是房主名字却是她,对她本有点影响也是在理之中的。

    这个女人也因为听取了这首歌曲,所以天冲魄有点sāo动,只是体内煞气并不浓重,所以那丝异变核心在聚拢天冲魄一会后便自行消散了,而同时女人似乎也要苏醒了。

    想了一会,秋宇翔右手混元扇一会,在女人即将醒来的一瞬间,子消失在了原地。之后,小琴艰难得慢慢睁开了眼睛。对于自己的突然晕厥,她毫无准备,原本洁白的围裙此时也沾满了污渍。看着正躺在沙发上的那个男人,小琴眼中闪过一丝颇为复杂的神sè,似怨恨,有似怜惜,百感交乘。轻声叹了口气,小琴慢慢爬了起来,摸出口袋里的手机,打起电话来。

    毫无意外的,第二天中午,秋宇翔接到了黄明全的电话,说是黄老板进医院了,希望能够过去一趟。两人直接来到了医院,此时的黄明全正穿着病人服躺在病上,脸sè苍白,整个人就像被霜打了的茄子似的,蔫蔫的,和昨天那副虽然忐忑却依旧jīng神焕发的模样完全不同。在他边站着两个女人,一个就是昨天秋宇翔见过的小琴,另外一个四十多岁,衣着朴素,虽说头发被染成了纯黑sè,可是满脸的沧桑还是掩盖不住,应该是黄老板的原配了。

    两个女人脸sè都不太好,小琴只是一直眼带担忧地看着黄老板,而那位女子,则满脸铁青,眼角不时在小琴和黄老板之间流转,偶尔一丝yīn戾闪过,看来心中正憋着一股气。

    “大师,救救我。”

    看见黄明全两人进来,原本还在和两个女人说着话的黄老板立刻转头,哭丧着就要挣扎着起来,满脸的无助,仿佛将他当做了救世主一般。

    “你还是坐着。”黄明全一把按住了黄老板,大声说道:“到底怎么回事?”

    黄老板顿了顿,想到医院检查的结果,子气一下便泄了,瘫倒在病上,绝望地说道:“脑癌晚期,脑癌晚期……”

    黄明全心中一惊,转头望了望秋宇翔。虽说早有准备,却没想到变化来的如此突然。看见秋宇翔点了点头,黄明全倒是将心放下来了一点。从对方的眼神中,他看出应该这次是有所收获。

    “让其他人出去,我试试。”秋宇翔并不想多说什么,昨天思考了一晚上,对于这种况,他已经有了把握,今天主要就是想要试一试是否有效。

    黄老板并不知道秋宇翔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是看见黄明全点了点头,他立刻让两个女人离开病房。虽说有点不太愿意,可是两个女人还是犹豫着走开了,病房里只剩下了三人。

    “大师,这是要?”黄老板觉得现在心里有点忐忑,不解地问道。

    “你想不想痊愈?”黄明全瞥了他一眼,淡淡说道。

    “想!”几乎没有任何思考,黄老板下意识地便答到,等他脑子完全适用过来,这才满眼惊骇地望着秋宇翔,子都略有颤抖。

    “想就别说话。”黄明全自然理解这人此时的心理,只能安慰地说道。

    黄老板此时非常听话,一句话也没说,只是拿着一双希冀的眼眸死死望着秋宇翔。自己这个突如其来的病已经被医院确诊了,为脑瘤晚期,甚至医生都给他定下了时限,不超过两年自己也许就要和这个世界说再见,让当时的他犹如晴天霹雳,心中顿时空的。脑子一片混乱的他,也没有心阻止两个女人的见面,在他看来,就算两人再如何折腾,自己也只有两年的病了,这些事也难得理会了。这时顿闻似乎自己的命运可能会有所改变,他自然要抓住这个稻草,死死不放。

    “放心,昨天我看的时候已经知道,你命不该绝。”发现黄老板还是有点紧张,黄明全这是突然说道。

    望着黄大师一脸的镇静,黄老板觉得紧张的心一下放松了许多。大师都这样说了,看来自己真的能够度过这关。

    黄明全并没有说谎,从命相上看,黄老板确实还有好几十年可活。只是现在是一个大坎,如果跨过去,后面他将一帆风顺,富不可言。当然,如果跨不过去,那就不好说了。但在黄明全看来,有当代守圣出手,还有什么事是解决不了的吗?作为留守者,对于守圣有着异常固执的崇拜,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守圣一脉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他们只是奴仆一般的存在,以守圣意志而活。

    看见黄老板逐渐稳定下来,秋宇翔笑了笑,从包里摸出了一包银针袋来。在边将小包展开,一排银光闪闪的针出现来了眼前。

    黄老板虽然很好奇,但是还是谨记着黄大师的话,一句也没有多问。看着秋宇翔熟练地抽出银针,将那些看着长长的细针一根根插进了之的脑袋。而同时,他感觉一阵睡意不可抑制地爬上心头,脑子昏昏沉沉的,眼睛闭合之际整个人便昏了过去。

    用天心针法切断脑部经脉,在天眼之中,那个异变体静静地躺在脑颅之中,秋宇翔明白,接下来就是最关键的时候了。

    其实秋宇翔有点郁闷,对于如何化解这个异变体,他想过很多方法,最有效的无非也是以毒攻毒。异变体的核心是因为声音的缘故,他昨天已将那个声音的频率死死记在了心里。通过分析,他发现这个频率是个单音节,在他理解中,这和道家很多真言有相似之处。对付这种东西,最好的办法便是以音克音,而效果最好的,无非佛家的几种真言咒。不过很可惜,临慈在上次沙漠之行中神秘消失后,至今也没有任何消息,不然由他出手最合适不过。

    幸好的是,上次在古城之中,祖师一股老的将许多有关守圣一脉数术的东西通过灌顶的方式传送给了他,最近他也一直在整理着脑中的信息,从中选出了一个类似于真言的小法门,现在正好可以试试。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