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求助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秋宇翔的想法很简单,要彻底解决谢勇和赵敏的异变,只能从源头着手,弄明白天冲魄异变核心的秘密,才能对症下药。魂魄异变与煞气有关,这点现在他十分肯定,接下来要做的便是寻找一位染煞气之人,仔细观察异变是如何产生的,这样他很有可能找到化解的办法。

    现代社会,要找染yīn邪之气的人很容易,可是煞气却不是那么常见了。一般而言,yīn气只有凝聚到一定程度才会成为煞气,而普通人对煞气的抵抗能力几乎没有,染煞气的人距离一命呜呼也不远,所以这个人选并不是那么容易的。找到这人后,还需要想办法让他听《君临》这首歌,后者在秋宇翔看来倒是容易许多。

    “老黄,你小rì子过得不错嘛。”

    此时,秋宇翔正坐在一间金碧辉煌的咨询公司大堂里。说是咨询公司,可是整个大堂灯火璀璨,纤尘可见,一些制作jīng良的八卦、葫芦什么的挂满了大堂的墙壁。脚下高档瓷砖也铺成了yīn阳鱼状,整个大堂给人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

    “勉强糊口,面前糊口。”

    在大堂一侧,摆放着一高档沙发,旁边几个博古架上稳稳当当地放着一些水晶、玉器等,倒是显得古香古sè。黄明全正坐在秋宇翔一边,谦虚地说道。

    镇魂阵破碎后,黄家倒是从留守者的责任中解脱出来。闲暇之余黄明全将jīng力都放在了自家的小店上,倒是做得有模有样,生意也算不错,店铺也从那个偏僻的市郊搬到了二环之内,可以说上了一个台阶。

    “你这店子做得实在是,呵呵。”秋宇翔打量着整个大堂的陈设,话语间颇有意思地说道。

    “哎,”黄明全自然知道秋宇翔是什么意思,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您也知道,现在很多人做生意就是选个门面,见笑了见笑了。”

    黄明全也明白在内行人里,自家店子的陈设就是个摆设。以咨询公司为牌照,他主要帮人看看风水,批批八字什么的,在东方市生活了几十年的他,虽说不显山不露水的,可是也算颇有点名气,生意尚算可以。加之现在更是没有了负担,不想丢掉本行的他,也算厚积薄发,在东方市玄学界开始慢慢声名鹊起。

    “宇翔,我知道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有什么事说。”黄明全为秋宇翔添了杯茶水,坐下后问道。

    秋宇翔笑了笑,将相关况给他讲述了一遍。黄明全并不是外人,所以他也没有什么隐瞒。

    “也就是说现在你要寻找一位染煞气之人?”黄明全听完后沉思了一会,说道。

    在他的记忆中,确实还遇见过几位煞气缠之人,有化解了的,有他毫无办法的,这些人要不已经体无碍,要不就是已经辞世,突然要找这么一位,还真有点伤脑筋。

    “一时之间我倒是没有适合的人选,东方市我倒是知道几个煞气比较浓的地方,要不你去那些地方看看?”确实没有现成的人选,黄明全只能建议着说道。

    秋宇翔也明白这个要求有点强人所难,只能退而求其次按照黄明全提供的几个地方去逛逛,看看能否有什么收获了。就在两人闲聊之际,大堂门口叮铃一声,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这个男人脸上显得有点犹豫,进门后左顾右盼了一下,发现整个大堂出了服务员就没有他人后,立刻加快了步伐,向着迎面而来的服务员走了过去。

    “先生,您好,请问有什么能够帮助您的吗?”

    黄明全选了一位二十多岁漂亮的女孩充当门面,此时显露出了他的明智来。原本略显紧张的男人,看见如此一位清纯靓丽的女孩询问,心稍微放松了一点,只是语气还是有点迟疑:

    “我有些事想找黄师父看看。”

    “小,将客人带过来。”

    早就注意到有生意上门的黄明全此时突然出声喊道。因为大堂与这里隔了一个屏风,所以男人并未发觉还有人在一旁。

    名叫小的女孩将男人带到了黄明全面前,他很客气得将男人送到了一旁沙发上。发现男人迟迟没有开口,黄明全微微一笑,温和地问道:

    “这位先生,怎么称呼呢?”

    在黄明全询问的时候,他眼睛与秋宇翔对视了一下,嘴角挂起了一丝暗暗的微笑。秋宇翔也满是好奇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心中暗叹踏破铁鞋无觅处,这人上两人都感受到了一丝淡淡的煞气!

    “我姓黄,老师可以叫我小黄。”

    男人显然不是很愿意透露出太过的信息,只是非常客气的说道。从这人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威势,熏染的一丝不苟的头发几乎都可以反光,看来也是一个居高位的人。

    “呵呵,小黄和我还是本家。”黄明全呵呵一笑,一脸和蔼地说道。几句话之间,男人紧张的心放松了下来,看着黄明全那张满是褶皱的脸庞,嘴唇蠕动了两下,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眼眸里也闪过一丝挣扎,仿佛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似得。

    显然黄明全遇见这种况很多了,他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摆弄起木桌上的茶具来,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秋宇翔在一旁看得暗自好笑,在他看来,黄明全就是玩了个心理战术,心理还不知道好奇成什么样了。

    从接触的几人来判断,即使煞气与歌声有着必然的联系,但是也不是只要具煞气的人便会受到影响。赵敏的儿子宋科就是一个例子,虽说他上也沾染的有煞气,可是比起母亲来,自然少了许多,几乎都快到了秋宇翔也察不可闻的地步,而他体内天冲魄微小的变异也说明,越是煞气浓烈之人,产生异变的可能xìng越大。所以此时他几乎是比照着之前赵敏体内煞气的浓度来寻找合适的人选,这也就越发困难了。只是天无绝人之路,眼前这个男人,染的煞气竟然比赵敏还要浓烈一丝,使得他和黄明全在其进入大堂的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

    “大师,我最近生意上有些问题,不知道是不是那些方面沾惹了不干净的东西?”黄老板最后还是忍不住,首先提了出来。

    黄老板是东方市一家房产公司的老总,也算小有成就。白手起家的他闯下了偌大一个基业,期间不乏一些贵人扶持和本的能力与运气。他做过推销员、卖过保险、在工地扛过沙袋、做过木工,这些经历也最终成就了他的成功。只是最近,似乎他的运气都用完了一般,生意上被一些对手连连打压,家庭也是争吵不休,心自然糟糕透顶。

    关键是这些烦心事毫无预兆,就像突然发生一般,让他想解决也找不到方法。焦头烂额之际,他不由产生了一些诡异的想法,认为这些事的发生是不是和自己沾染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有关。在朋友的介绍下,他几经犹豫,还是来到了这里,希望能够寻找到一个答案。

    “黄先生,把右手给我看看。”既然客户已经提出了问题,黄明全自然不会不理不睬,微笑着拉住黄老板伸出的手,仔细打量起来。

    几分钟后,他抬起手,喝了一口茶水,在黄老板迫不及待的眼神中这才慢悠悠地说道:“黄先生,如果没有看错,今年你四十有五了?”

    黄老板心中一惊,他可以肯定自己之前并没有见过黄明全,而且今天会到这里来也是临时起意,眼前这个老头不可能预先查询到自己信息才对。想不到他一口便断出了自己的年龄,看来还真有些本事。

    “生意上的事吗?黄先生最近惹上了官司,而且还是那种无妄之灾,受到牵连。”黄明全故作高深地没有再往下说,只是一脸淡然地看着黄老板脸sè全变了。

    此时的黄老板,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黄明全说得一点没错,自己之所以决定来到这里,确实是发生了一件突发事件。在东方市,黄老板公司开发的房产几乎都已卖罄,只有一栋位于市中心的办公楼产权依旧属于他的公司。之前,他十分要好的一位朋友,也是国内知名开发商的老总,因为资金链断裂,继续一笔资金周转,求到了他的头上。因为两人关系非常铁,而且这位朋友的况他也很清楚,确实只是需要周转一下而已,转眼便能度过危机,所以他只是考虑了一下,便作为担保人参与了朋友的融资贷款。

    不过天有不测风云,就在今天,他竟然收到了一张法院的传票,因其在合约中负连带责任作为第三方被告上了法庭。原因在于那位朋友竟然携资潜逃了!这对于他来说无疑是个晴天霹雳,想不到一向信誉良好的朋友会如此陷害自己,方寸大乱的他找了无数的关系,最终结果都是让人沮丧的,几乎走投无路的他这才想到了找人看一看。

    看着黄老板的眼神由犹豫变为敬畏,秋宇翔心中暗暗一叹。黄明全倒并不是胡说,以他的年龄判断,黄老板今年是犯刑太岁了。刑太岁的人,这一年几乎都会发生很多是是非非,家庭也会容易冲突,最重要的是要留意合约方面问题,最好不好充当担保人,否则会犯上官灾。而且这种人当年气运极薄,很容易染上一些yīn邪之物,这也解释了黄老板上为什么会有如此浓烈的煞气了。只是这些煞气的来源,现在还不好下结论,只能慢慢分析。

    在黄老板恭维、讨好声中,黄明全瞥了他一眼,语气清淡地说道:“这样,黄先生,你带我们到你家里和工作的地方看看,都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现在只能告诉你现在确实有点异常,其余的只能看了现场再说了。”

    “好,好,一切都听大师的。”黄老板连连点头,现在他心里有点害怕了。他也听说过一些沾染上某些东西后的人命运的悲惨,作为家上亿的富豪,更是在意自己的小命,现在几乎是黄明全说什么他都会信了。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