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煞气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这位护士口中的事,在市二院看来确实是一件大事,妇科主任赵民在工作室晕倒了!随后的检查发现,她竟然患了脑癌,虽说不是晚期,可是病也不容小视。急诊科诊断完毕后,便被送来了脑科,至今人还是昏迷不醒。

    在脑科特护病房里,赵敏一脸苍白地躺在病上,之前刚刚出院的宋科已经闻讯赶来,站在一旁,满脸担忧地看着自己母亲,双手死死抓住赵敏的手,眼中泪珠慢慢滴落了下来。

    “病怎么样?”孙秉先走进了病房,对着当值医生小声问道。

    这是一位三十多岁的中年医生,看见主任进来,苦笑着摇了摇头,将手中的病历递给了他。简单看了看,孙秉先脸上闪过一丝沉重的神sè,看来病不容乐观。

    “老爷爷,请你救救我的妈妈,求你了。”宋科看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爷爷走了进来,意识到这应该就是医院的专家,连忙放开了拉着母亲的手,几乎跪着扑倒在了孙秉先面前。

    “孩子!”这种况孙秉先遇见的多了,一把稳稳扶住了宋科,心中叹了口气,脸上却信誓旦旦地说道:“放心,我们一定全力医治你的母亲。”

    得到孙秉先的承诺,宋科稍微放松了一下,再次表达了一下自己的谢意,便转走到母亲边坐了下来,担忧地望着依旧昏迷不醒的赵敏。

    孙秉先查看了一下赵敏的况,便带着那位医生离开了病房。秋宇翔在一边拉了拉正眼含担忧望着病房中的母子俩的玉纱,轻声说道:

    “这位赵医生的办公室在哪?带我过去看看。”

    蒋玉纱诧异地瞥了秋宇翔一眼,没有多说什么,她知道自己男人这样说肯定有了什么打算,心里也不由升起了一丝希望。

    秋宇翔现下确实很疑惑。几天前他遇见赵敏时能够很肯定她并没有什么事,可是一眨眼的功夫,便出现了病症。在病房里,他通过天眼仔细观察过,赵敏脑中确实有一个肿瘤,而且况与谢勇一般无二,均为天冲魄变异造成的!而他之所以仅仅凭借一面之缘便如此关注赵敏,原因在于,那天初见之时,秋宇翔发现竟然有一股煞气缠绕在赵敏边,虽说不太浓烈,但相比于普通人,就非常严重了。

    在医院这种生老病死的地方工作,上带着丝丝yīn气是很正常的事,可是煞气却不是那么容易形成的。而赵敏上所带煞气,仿佛还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这点让当时的秋宇翔很是奇怪,所以对她也关注起来。就在刚才,赵敏体内的煞气却不见了踪迹,脑中和谢勇一般多出了一个核心吸引着天冲魄变异。两者之间难道有什么联系?

    故此,秋宇翔准备先查清这点煞气的来源。

    作为主任医师,赵敏有一件dú lì的问诊室,三十多平,被隔断成为两个部分。前面是病人诊断室,后面是医生暂时休息的地方,赵敏一天之中有大半的时间是在这里。以拿生活必需品为理由,蒋玉纱叫开了房门,两人走了进去。因为赵敏的突然病倒,这里自然没有病人,已经排号的病人经过协商被分流到了其他医生处。走进这间干净明亮的问诊室,秋宇翔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

    问诊室空气中并没有什么煞气,只是在洁白的墙壁之中,略微含有一些淡淡的yīn气,这在医院里很常见,尤其是那种年代久远的医院。简单举个例子,在一些很有些年头的医院里,墙壁上往往不会像现在的医院,贴一些宣传栏板,因为这种医院,不论挂上何种质地的宣传栏板,往往没几个星期便会发霉,长满霉菌,原因就在于因为医院这种地方,生老病死,人的怨气很容易堆积,年久失修的墙壁经过长时间的熏染,会带上一丝的yīn气,而这些yīn气与栏板接触,非常容易导致栏板发霉。所以在一些很久没有翻新过的医院,都不会挂上一些宣传栏板。

    可是赵敏这件诊室的况明显不同,通过打听,妇科所在的建筑是几年前刚刚竣工交付使用的,按照时间来计算,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是这里墙壁里蕴含的yīn气,明显是只有那种几十年未翻新的医院才会出现的。这点让秋宇翔很是奇怪,而最让他诧异的是,神念透过墙壁穿刺而出,临间问诊室的墙壁竟然毫无异样,一点yīn气也没有。也就是说,只有赵敏的这间问诊室有问题,其他的,丝毫没有收到影响。

    “怎么样?看出什么没有?”发现秋宇翔进来后便皱着眉头,蒋玉纱忍不住心中的疑惑问道。

    知道边的人是个藏不住心事的人,秋宇翔笑了笑,将发现的况告诉了他。如果是普通人,听见什么yīn气、煞气的,肯定只会是置之一笑,可是蒋玉纱自不是普通人,听完秋宇翔讲述后,眼中思索了一会,突然打开问诊室后面的房门,走进去后一把拉开了虚掩着的窗帘。

    这间应该就是赵敏平时休息的地方了,只有一张小和一个桌子,房间左手边是一个卫生间,房间虽小,但是装备倒是很齐备。拉开窗帘的蒋玉纱伸手指了指窗外,好奇地问道:

    “有没有关系?”

    顺着玉纱手指方向望去,繁茂的树枝中,露出了一个洁白的房屋尖角,看模样似乎是西式的,一个大大十字架耸立在房顶,应该是一个教堂。秋宇翔诧异地看了看玉纱,嘴角挂起了一丝微笑。想不到这女人和自己接触多了,也知道一些东西,这不,一下便找到了房间里煞气的来源。

    “我看一些书上常说神前庙后为孤煞之地,但是这里是个教堂,算不算?”

    “呵呵,”秋宇翔点了点头,手中混元扇轻拍着,解释说道:“其实只要是一些宗教的虔拜地方,便入神前庙后之类,因为这些高灵聚脚的地方,会令附近的气场或者能量受到干扰而影响生态。”

    秋宇翔一边说着,一边将窗户推开来。仔细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秋宇翔心中有点了然了。神前庙后之局其实真正影响不是很大,有些人通过自锻炼都能反克。只是赵敏这间房间有点不同,正对着教堂顶端的十字架不说,最为重要的,这个方向,每当子夜时分,有月之夜,十字架的倒影顶部刚好直直刺入了房间内部,其他诊室则不会有此景象,那样问题就严重了,也难怪赵敏上会带有煞气。

    秋宇翔没有在多说什么,心中突然一道灵光闪过,急匆匆地走出了问诊室,来到赵敏所在的特护病房。此时,宋科依旧陪伴在昏迷不醒的母亲边,秋宇翔并没有进入病房,而是将神念发散出去,将他周仔细检查了一遍。

    “果然。”

    秋宇翔心里升起一丝明悟。在宋科体内,一股若隐若现的煞气盘踞在口处,如果不是刻意寻找,这丝几乎微不可闻的煞气就要被忽略过去。没有打扰两人,秋宇翔对着随后赶来的蒋玉纱点了点头,漫步走出了医院。

    背靠着医院广场上的一棵大树,秋宇翔点燃了一根烟慢慢吞吐起来。烟雾缭绕之间,脑子高速运转起来。

    赵敏上的煞气来源算是找到了,可是其和天冲魄的异变又有什么关系呢?秋宇翔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猜想,那首歌曲的影响明显不是对所有人适用的,难道只针对带煞气之人?赵敏在这种环境中工作,长时间下来,体内聚集了很多yīn邪之气,而宋科作为她的儿子,不间断的亲密接触下沾染了煞气也说得过去,他之前脑内的异常,使得秋宇翔不得不把两者联系起来。

    “难道真是因为煞气的原因?”

    想到这里,秋宇翔拿出了电话,给饶梦之打了过去。

    “老饶,问个事。”秋宇翔并没有客气,直接问道:“谢总监在查出生病之前,有什么异常状况没有?”

    “异常状况?你是说煞气。”想不到电话另外一头的饶梦之会如此说,在秋宇翔愕然之余,只听见话筒那边传来饶梦之的声音:“在此之前,他体内有一股煞气,若隐若现,在谢总监昏厥了一次后,我发现这股煞气竟然失踪了,所以也没太过在意。对了,这股煞气消失之后,他便被查出了患有脑瘤。”

    挂掉电话,秋宇翔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将手中的烟头扔到了垃圾桶里,他觉得事似乎有了一点头绪了。谢勇和宋科,上都带有或多或少的煞气,而两人也听过《君临》这首歌。从宋科平常的表现可以看出此人十分喜欢音乐,作为母亲的赵敏,对儿子的喜好自然了解,应该也听过那首歌。三个异变者,都带煞气,而且同时听过这首歌曲,秋宇翔有九层以上把握能够肯定两者之间必然有着联系。

    而且一旦天冲魄发生异变,似乎体内的煞气就会消失,这让秋宇翔很是好奇,不免联想到是否和几人脑内那个产生异变的核心有关。只是因为并没有亲眼所见,所以秋宇翔不敢肯定。谢勇边的煞气来源秋宇翔也不得而知,在现在这个社会,往往一不注意,便会沾染上这些东西,所以他倒是没太在意。而且饶梦之作为化神九转之人,他如此肯定,事实必然也是如此,加之两人的关系,秋宇翔也就相信了。

    “为今之计,先解决几人脑中的异常才是关键。”秋宇翔心中默默想道。只是明白了异变与煞气有关,可是他如何化解他一点头绪也没有。

    “看来只有做个试验了。”秋宇翔拍了拍手中折扇,脑海中浮起了一个想法。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