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医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你好,请问蒋玉纱在哪个办公室?”

    在市二院脑科护士站外,一个白发青年提着一个保温盒,一笑微笑地问道。在他面前是一位笑的白衣护士,脸上有几颗小雀斑,眼睛大大的,很是可,面对秋宇翔的问话,白皙的脸庞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

    “左拐第二间。”

    小美略带害羞地回答道,看着眼前这个英俊青年对自己笑了笑,脸上的红晕越发浓烈起来。

    “哎,又是一位。”在小美旁,是一位年纪较大的护士,望着秋宇翔拔的背影,摇着头可惜地说道。

    小美心中升起一阵羡慕。自从蒋医生来到脑科后,经常会有各种男生借故来找她。这些男人的目的她自然清楚,只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约会成功的。刚才那个白发青年应该也是这种人,只是在小美心中,却不认为护士长说得对,因为在这个青年幽黑的眼眸中,那种淡然、安静的神sè,与其他男人并不相同。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她脑中自然而然闪现出了蒋医生和这个男人再一起的画面,觉得两人异常般配。

    “他会成功吗?”不由自主的,小美心里升起了一丝憧憬。

    “你怎么来了?”看着秋宇翔出现在办公室门口,蒋玉纱激动之余感到有点奇怪。自己未婚夫不是很喜欢医院的环境她很清楚,想不到今天他竟然会主动到这里来。

    “今天你不是值夜班吗?我给你带了点高嫂专门为你做的晚饭。”秋宇翔笑了笑,将保温盒放到了玉纱的办公桌上,非常熟练的拆开摆放起来。

    高嫂是张晓霞请的保姆,这段时间因为她去京市了,反倒成了秋宇翔的专职保姆。求婚成功后,也不知远在京市的长辈怎么知道了,在张晓霞的坚持下,蒋玉纱也搬进了那位于锦绣花园的别墅。高嫂是锦城人,做的一手地道的本地菜,这倒是让对东方菜系有点腻味的蒋玉纱欣喜不已。

    “得了。”看着秋宇翔嘴角挂着的那丝微笑,蒋玉纱觉得心中充满了一股温馨感,只是深知他xìng格的玉纱白了秋宇翔一眼,嗔怪着说道:“在别处我还相信,在医院你绝对是无事不登三宝。”

    秋宇翔有点尴尬地拍了拍混元扇。玉纱并没有说错,虽说已经化神九转,但他依旧不太喜欢医院这种气场紊乱的地方。而今天来这里,固然有想看看玉纱工作环境的因素,但最重要的却是其他原因。

    “这也被你看出来了。”秋宇翔有点恬不知耻地说道:“今天下午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个急诊送来的东方大学的学生?”

    秋宇翔所说之人,正是在校园里遇见的那个突发疾病的学生。这个学生被送上急救车之前,他无意间用天眼看了下,结果让他心里震惊不已。因为这个学生,体内天冲魄竟然当时正在微微扭曲着。就像细胞分裂一般,顶端一部分仿佛受到了什么挤压一般,逐渐形成一个圆弧,有脱离本魄的趋势。这让秋宇翔一下想到了谢勇的症状!这个学生体内发生的异变,与谢勇脑瘤的形成,似乎有着某种奇异的联系。秋宇翔不知为什么,心中突然升起一股直觉,这个学生体内天冲魄如无外力因素,有很大可能会与谢勇一般,最终成为一个单独的核心,变为世人所说的脑瘤。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让秋宇翔产生了一探究竟的冲动。从救护车上的标记,他发现正是玉纱所在的医院,思考了一下,他还是决定过来看看。

    “不错,有一个学生是下午三点左右送来的,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留院观察,明天就能离开。”蒋玉纱不知道为什么秋宇翔会突然提及这个病人,在电脑上查询了一下,便将结果告诉了他。

    “他在哪个病房?”

    “你怎么对他这么感兴趣?有什么问题吗?”蒋玉纱倒是没有多想什么,只是秋宇翔的医术她早就见识过了,所以下意识的联想到这个病人是否有什么不妥。

    “还不能确定,我想先去看看。”秋宇翔暂时没有告诉玉纱详细况,准备先观察一下再说。

    “我带你去,不然你也没有借口。”蒋玉纱白了秋宇翔一眼,顾不得桌上气腾腾的饭菜,抓起旁边的听诊器便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看着未婚妻那担心的模样,秋宇翔苦笑着摇了摇头。只要是和病人有关的事,玉纱似乎都非常在意,看来她天生就是一个当医生的命。

    赵敏看着一边削着苹果,一边看着正坐在病上抱着电脑听着音乐的儿子,眼里露出了一丝怜惜。她是单亲母亲,丈夫在儿子刚出世不久便因为车祸去世了,自己含辛茹苦将孩子拉扯大,苦自然没少吃,但是懂事的儿子还是让她非常欣慰。从小到大,儿子非常懂事,学业上也没有让自己多cāo心,去年还考上了东方大学,让赵敏心中大慰。她并没有考虑过重新找一个人,在她看来,与其找一个未知的丈夫,不如将心血都灌注到儿子上,毕竟儿子寄托了她和去世丈夫的全部心血。

    今天听到儿子突然昏倒,让她差点没有奔溃掉。还好作为市二院妇科主任医师,她在医院还是有些关系的。一番检查下来,儿子似乎并没有大碍,让她心里放松不少。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让儿子留院观察,以免有什么后遗症不能及时发现。

    “妈,你也吃。”接过母亲递过来的苹果,懂事的宋科用刀分成了两瓣,微笑着递过去了一半。

    “你这孩子。”赵敏欣慰地接过了苹果,吃在嘴里,甜在心里,两人之间弥漫着一股温馨。

    就在这时,蒋玉纱带着秋宇翔走了进来。看见母子俩正在吃着苹果,她眼中露出了一丝微笑,说道:“赵医生,我来看看小宋的况。”

    赵敏虽说并没有见过蒋玉纱,但是她的名字却是很熟悉了。自己科室的几个年轻人口中的院花,冰山美人,她可以说是耳熟能详了。

    “麻烦你了,小蒋。”赵敏客气地说道。虽然她心中对于蒋玉纱的到来有点疑惑,但是作为儿子的主治医生要复查病,作为医生的她也能够理解。

    蒋玉纱笑了笑,对着有点脸红的宋科点了点头,拿出听诊器,佯装着检查,眼睛却瞥了瞥秋宇翔。两人可以说心灵相通,秋宇翔微微点了下头,天眼开启,认真地观察起来。只是在这之前,他若有深意地看了看赵敏一眼,心中的疑惑微微升起。

    此时,宋科脑颅之内,雾状的天冲魄在微微扭曲着,很清晰的可以看出,在左脑一侧,一些魄力正在慢慢凝聚,拉扯着魂魄本体慢慢扩张,极其诡异。而凝聚的那点魄力,相对于本体十分的微小,可是却异常稳定,丝毫没有收到本体影响,蚂蚁搬家似的一点点凝聚着本体魂魄,慢慢壮大。秋宇翔判断,这样下去,半年之后,这里便会形成一个指甲大小的天冲魄个体,犹如谢勇脑内形。而且他也发现,当自己神念侵入这点凝聚点时,灵力似乎被牵引着,一点点被吞噬、分解掉,与谢勇一般无二。

    脑中不断思考着,突然,一道灵光一闪而过。秋宇翔忽然想到了什么,子微微颤抖了一下。他记起来了,那天在音乐厅听见那首《君临》时心神为什么会有一股熟悉感,那种感觉竟然和这个凝聚点此时给他的感觉一模一样!

    完全不相关的两件事,竟然会给混元灵力相同的感受,难道两者之间会有什么联系?秋宇翔一下又想到了之前在校园里看见宋科昏倒时,旁边的随听里似乎正播放着《君临》这首歌!

    “难道这两件事之间真有什么联系不成?”

    秋宇翔脑中升起了一丝疑惑。混元灵力为守圣一脉独有,它神奇的力量确保了守圣几千年来在华夏的崇高地位,所以秋宇翔绝对不会认为混元灵力会失效。两种感受,一般无二,说两者之间没有任何联系,他绝不相信。可是这两者之间到底又有什么联系,他此时却完全猜测不到。

    “到底出什么事了?”

    离开病房后,两人回到了办公室。发现秋宇翔自出来后便沉着一张脸,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蒋玉纱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哎。”秋宇翔此时觉得脑子里就像一团浆糊似的,思维进入了一个死胡同之中。考虑了一下,还是将事完完整整地讲述了一遍,从谢勇的病症,到现在的发现。

    如果换一个人,也许听不到秋宇翔在说些什么,即使能够听懂,也会认为是天方夜谭。可是蒋玉纱并没有丝毫怀疑眼前这个男人所说的,秋宇翔本领的神奇,让她第一时间便相信了他所说的一切。而且在她看来,作为未婚夫的秋宇翔,也没有欺骗她的必要。

    “难道是因为歌声的原因让两人魂魄产生了异变?谢勇和宋科之间唯一能够联系起来的便是《君临》了。”蒋玉纱尝试着找出两者之间的关系。

    “不好说,可是那首歌并不仅仅只是两个人听过,为什么只有他们两人的魂魄会出现这种状况呢?”秋宇翔并没有否定玉纱的猜测,只是现在没有丝毫的证据能够证明这一点。

    蒋玉纱现在可以说已经被秋宇翔所说的事勾起了兴趣,只是两人的侧重点并不相同。在她看来,脑癌的产生,现在公认的主要是因为生活习惯、所处环境等因素引发,但无一例外,都是因为物理因素产生病变,形成脑瘤。如果以秋宇翔所说,谢勇脑瘤的形成原因证明是因为声音导致,那无疑会成为一个新的发现,会填补当今脑瘤研究的一项空白。想到这段时间跟随孙教授研究的课题,蒋玉纱觉得心里有点兴奋起来。

    “这样,如果真是因为《君临》这首歌,那体有异常的绝对不会仅仅他们两个人。我调查一下近段时间的入院病人,看看到底还有没有异常的况再说。”

    对于玉纱的提议,秋宇翔点了点头。这也不失为一个调查的方向,只是现在秋宇翔脑子里还在思考着另外一个问题,赵敏那张饱含沧桑的脸庞不由自主地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