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冲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老哥,这戒指真好看呀。”

    坐在子音乐厅的一个vip包厢里,庄玉茹凑到蒋玉纱边,仔细地打量着她左手无名指上的那只戒指,眼光不时瞟向自己的哥哥,眼眸里全是小星星。

    此时,秋宇翔和蒋玉纱手上都带着一对银白sè的戒指。戒指宽度不足一公分,戒不知用什么材料制成,似银非银,一层洁白的银光仿佛渗入了戒,流光溢彩,却并不夺目,给人一种很内敛的感觉。戒刻画着一圈古朴的花纹,jīng雕细琢。在顶端,镶嵌着一颗不大不小的钻石般的东西,可是与璀璨的钻石不同,这颗奇异的小石头整体呈现金黄sè,在放大镜下仔细观察,还可见一层淡淡的金sè光芒若隐若现,这些光芒闪烁之间似乎组成了一个古老的字符,整体显得高贵典雅。

    听见妹妹赞美的话语,秋宇翔洒然一笑。这对戒指是某位师祖为自己和妻所筑指环,采用了终南山天外陨石,以秘法炼制,刻以符箓,加上点心砂,除了美观,最主要的是能够防止yīn邪入侵,和妹妹脖子上带着的符箓有异曲同工之妙,而且重在持久。指环能够自主吸收天地游离的元气以补充自,现在这枚指环,秋宇翔估计以他化神九转修为全力一击也无法突破指环的防御。同时,也是最为重要的是,在点心砂上,刻有守圣一脉独有的灵犀咒,两枚指环相互联系,使得在符箓范围内,秋宇翔能够随时到达玉纱边。

    “哥哥,前天的事我听小郭子说了,真浪漫呀!到时我也要!”庄玉茹从郭子睿那里听说了自家哥哥求婚时星空的异样,极为羡慕。与郭子睿还存有疑问不同,她很肯定星空的异变绝对是自家哥哥所为,想到那个浪漫无比的场面,她心中就忍不住升起一阵的羡慕。

    秋宇翔苦笑着摇了摇头,在妹妹头上宠地摩挲了两下,说道:“这个哥哥可不敢保证,要看你找个什么样的人了。不过如果过不了哥哥这关,是绝对不行的。”

    想到妹妹以后会和一个陌生男人在一起,秋宇翔心里竟然升起了一丝嫉妒,就像被抢了女儿的父亲一样,竟然吃起了还不知道在那里的妹夫的醋来。

    看着秋宇翔那吃味的表,两个女人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一时之间,整个包间恍如chūn回大地。秋宇翔也忍不住摸了摸鼻梁,满眼温馨地看着打闹着的两个女人。

    今天是“五魅”组合首张单曲《君临》MV的发布会暨小型试听会。要说起“五魅”组合,现在在华夏可以说是风头正盛。她们以歌唱大赛起家,成立后便推出了首长单曲《君临》,据说这首歌是逸云影视为她们量定制。婉约的曲风,复古的歌词,加上青chūn靓丽的五个美女,立刻在整个华夏刮起了一阵复古风cháo。逸云以“首支华夏风女子组合”为噱头,凭借《君临》出sè的市场反响,硬生生让这个组合在华夏娱乐界杀出了一条血路,已经蝉联了几周华夏音乐榜榜首,风光一时无二。

    作为五魅的首支MV,逸云影视也是高度重视,专门邀请国内外知名团队进行制作,从编舞到录制,运用了现在顶尖技术,只是为了将公司主推的这个组合送到一个更高的地位。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五魅几乎席卷了整个华夏,粉丝团纷纷建立,据不完全统计,已经突破了三万,而且还在以极其迅捷的速度增长着。

    这次发布会主要邀请了几家主流媒体和少部分的粉丝代表,即使坐在二楼的包房里,阵阵喧闹之声也冲天而起,全是狂的粉丝在高喊着五魅组合里每个成员的名字。即使那些见惯了大风大浪的媒体记者,也为五魅的魅力而咋舌。因为在进入音乐厅的时候,他们可是感受了外面人cháo的涌动,就连后门都堵塞了上百个粉丝。这也让他们极度兴奋,五魅的能量他们是见识过了,尤其是其蕴含的巨大潜力,能够亲手报道,也觉得很是荣幸了。

    秋宇翔三人在包厢里聊着天,距离发布会还有十几分钟的时间,却没想到就在此时,包间的门却不合时宜得被打开了。一个头发梳的光亮,四十多岁的男子走了进来,腋下夹着一个黑sè手提包,一副领导派头,在他后,跟着几位衣着时髦的男女。

    领头的男人也许没想到包厢里竟然还有人,神愣了楞,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原本有点铁青的脸sè看到蒋玉纱和庄玉茹两人后立刻又变了变,眼中闪过一丝贪婪,语气高高在上地说道:“你们是什么人?”

    庄玉茹很喜欢五魅组合,不仅仅是因为她们的歌曲和舞蹈,因为chūn晖岛一事,她和几人也成了很要好的朋友,所以毫无疑问地变成了五魅的忠实粉丝。这次发布会秋宇翔也是扭不过妹妹的纠缠,让饶梦之留了个最好的包厢,陪着妹妹前来,想不到的是中途会凭升波澜。

    “你是谁?”

    两位美女自然不会理会这个男人,秋宇翔眉头皱了皱,对男人的略带不屑的语气升起了一丝不爽,冷冷问道。

    何焰兵心里一阵火气。作为东方市文化管理局的常务副局长,一向高高在上的他还没被谁当面这样触过。自己所在的局原本也算是个冷门单位,但是随着网络的兴起和娱乐事业的发展,这个部门的油水也多了起来。使得原本低头做人的他,慢慢高调了起来。在一个偶然的况下,他认识了市委乔副书记的公子,得知对方份后,便极力巴结,通过努力搭上了乔书记这条线。他的努力也没白费,几个月前便从一个普通的副局长,成为了常务副局长,虽说级别没有变化,可是也算进了一小步了。而且现在的正局长年纪几乎已经到头了,他很有希望再扎实的进一步。

    今天是乔书记的儿子乔小辉主动联系的他,说是对一个组合很感兴趣,而且正在子音乐厅开演唱会。何副局长也是闻歌知雅意,二话没说便答应了下来,而且紧巴巴的亲自过来迎接。在他看来,这只是一件小事,接到众人后,便直接带到了音乐厅最好的一间包间。可是没成想,这里竟然已经有人了。

    何副局长心中一紧,他可是很清楚后那位小爷的xìng子,也怪自己太过巴结了,没想到这个细节。看着眼前对自己不屑一顾的秋宇翔,他狠狠瞪了一眼,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老许,你怎么会事?!我定的包间怎么又给别人了?”何副局长接通了电话便是一顿怒骂,满嘴跑火车的大声说道,他现在想的是怎样先将这个责任推掉再说。

    接电话的是音乐厅的总经理。子音乐厅在锦城算是顶尖的音乐圣地了,设施据说达到了国际一流水准,虽说属于私人,但也接受文化管理局的监督。所谓的监督,体制中人都明白是什么意思,人家管着你的牌照,自然要低人一头了。许经理心中暗骂一声,何焰兵的花花肠子他十分清楚,现在肯定又不知道在讨好哪位了。那间包间是逸云影视定下的,作为华夏传媒界的龙头老大,他也得罪不起呀,挂了电话后便急匆匆得往二楼走去。

    “我不管你是谁,这个包间是我先定的,请你们出去。”何副局长小眼睛贪婪的在蒋玉纱和庄玉茹两人上转了转,又一本正经地对着秋宇翔说道。

    “慢——”这时,跟在后面的几个青年男女也发现了包厢里的异常,一个塌鼻子青年走了进来,穿着一休闲服,看款式还高档,看到蒋玉纱时眼睛爆起了一阵jīng光,两步走到她的面前,故作绅士般说道:

    “小姐,这个包厢是我预定的,不知道能否邀请你一起观看演出呢?”

    蒋玉纱皱起了眉头,没有理会这个男人,将头转向了一边,和庄玉茹若无其事地聊了起来。

    眼中的美女竟然对自己视若无睹,乔小辉心中一阵火气,脸上闪过一道狠戾。作为市委副书记的儿子,在东方市这个地界上,所有人对他都是阿谀奉承,尊称一声“乔少”。他看上的女人,没有一个能够逃离自己的手掌。他也遇见过一些起先对他不理不睬的女人,这些人要么是故作清高,要么是不知道自己的份,通过一些手段弄上手后,尤其是在得知自己份后,无一不转变了态度。因此乔少爷也自称是花场老手,也不知道自己父亲为他擦了多少的股。

    “小妞,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乔小辉自认为眼前的美女也和之前自己玩弄的差不多,一边口花花的调戏着,一边伸出手掌想要抚摸眼前这位美女的脸颊。

    “啪!”

    一声清脆的声响过后,乔小辉的惨叫声在包间内响了起来。只见他捂着自己的手腕,子爬在地上滚动着,那原本好好的手掌此时半拉着在空中飞舞着,看模样手腕应该骨折了。

    秋宇翔实在没有见过如此极品。这个青年应该有点份,从旁边那个当官模样人对他的神态便可以看出。秋宇翔是谁?他接触的衙内几乎都是华夏最顶级一流,每个人即使xìng子在yīn狠,但对人处事上都会自有风度,很少有如此不堪的。刚开始他一时没有回过神,想不到这个极品衙内还准备动手了,他自然不会客气。混元扇轻拍在乔小辉手腕上,这一下即使他不骨折也有得他受了。

    “你……你……”一旁的几位青年和何副局长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指着秋宇翔声音颤抖地说道:“你知道他是谁吗?你闯祸了!”

    几位青年此时也回过神来,纷纷叫嚣着要让秋宇翔好看。只是所有人都没有冒然上前,还躺在地上抱着手腕痛叫的乔小辉让所有人心中都有了一丝忌惮,有个聪明的见况不对,立刻拿出手机拨打了起来。

    “滚!”

    秋宇翔难得和这些人废话,左手轻轻一挥,一股劲风凭空而起,包厢里的几人包括还躺在地上的乔小辉,一下被这股劲浪推出了包厢。乔小辉更是被这气浪推搡着连翻了几个滚,骨折的手腕触碰到地面,再次惨叫起来,竟然疼的昏了过去。

    嘭的一声,秋宇翔控制着灵力将包厢的门重重关了起来,世间仿佛清静了许多。

    “没事?”这时,蒋玉纱转头问道。

    秋宇翔笑了笑,知道她在担心什么,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将这边的况说了下便挂断了。看着秋宇翔淡然的神sè,蒋玉纱知道应该没有什么问题,这才又和庄玉茹一起兴致勃勃地聊起天来。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