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预备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玉纱,晚上我们几个准备去K歌,一起去。”

    换好衣服后,正准备离开的蒋玉纱被一个长相甜美的小美女叫住,兴致勃勃地问道。

    这位美女名叫贾源,是医院今年分配来的实习医生,生xìng活泼,没一个月便和整个脑科上上下下混成一片。原本对于传闻中的冰山美人贾圆也是心存忌惮的,可是经过接触,她发现蒋玉纱也是个外冷内的人,极好相处,所以每次科室有什么聚会,她都会拉上蒋玉纱。一来二往,原本在可是有点孤僻的蒋玉纱,也和同事慢慢熟络了起来。大家这才发现她其实并不像传闻中的那么难以相处,是个温柔如水的人。

    蒋玉纱微笑着还未说话,一个尖锐的女声便从后响了起来。

    “算了,圆圆,蒋医生还要完成教授布置的任务呢。”

    这是一个漂亮的女人,瓜子脸,尖下巴,浑上下穿着一名牌,此时正充满嫉妒地看着蒋玉纱,言语之间带着浓浓的讽刺。

    贾圆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对于李魅,她心里并没有什么好感,总觉得这个女人很是势利,而且慕虚荣,要不是有个当副院长的爸爸,凭她那半吊子技术,根本进不了二院,更别说脑科了。

    “呵呵,圆圆,今天我就不去了,有点事。”对于李魅的讽刺,蒋玉纱不置可否,在她眼里,这仅仅是一个小人而已,犯不着为她生气。而且今天她确实有事,教授布置的任务还需要好好研究研究。

    “好。”听到蒋玉纱不去,贾圆有点失望,不过转头便再次提起了绪,和蒋玉纱一起有说有笑得向着医院外走去,将气愤不已的李魅丢在了一边。

    刚刚走出医院大门,贾圆便发现边的蒋玉纱突然停下了子,目光怔怔地望着远处。有点奇怪的她顺着蒋玉纱视线望去,只见一个满头白发的青年正靠在一辆帕萨特汽车上,手上一柄乌黑的折扇轻轻拍打着,满脸笑意地看着自己边的蒋玉纱。青年面容俊秀,一双乌黑的眼眸就像夜空里的星辰一般,深邃无比,上带着一股云淡风轻般的气质,整个人显得十分出众,让贾圆心里也狂跳不已。

    让她想不到的是,在医院里被封为冰山美人的蒋玉纱,对着这个男人笑了笑,仿佛chūn回大地,突然小跑几步扑向了慢慢走过来的白发青年。两个人的子在众目睽睽之中紧紧相拥在了一起。

    “你怎么来了?”

    闻着秋宇翔上那熟悉的味道,蒋玉纱觉得整个人仿佛要融化了一般。心之人就在眼前,之前心里对他的一丝埋怨也被瞬时丢到了九霄云外。

    “想你了。”紧紧抱着蒋玉纱温玉般的子,鼻尖那股淡淡的芬芳缠绕不惜,感受着怀中美人对自己的依恋,秋宇翔心里的歉意越发浓烈起来。

    “讨厌。”

    经过乍见人的惊喜,蒋玉纱一下想到此时还在大庭广众之中,连忙推开了秋宇翔,脸上浮起了一丝红晕,只是右手却死死牵着他,一丝也不肯放松。

    “玉纱,这位是?”

    按捺下心中的震惊,贾圆好奇地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一下秋宇翔,眼带狡黠地问道。

    “这是秋宇翔,我未婚夫。宇翔,这是贾圆,我的同事。”蒋玉纱落落大方地介绍了彼此,丝毫不见刚才的羞涩。

    秋宇翔微笑着和贾圆打了个招呼,两人客气了几句后,便带着蒋玉纱进入小车,急驶而去。看着眼前一对璧人消失在车流之中,贾圆心里不由升起了一丝郎才女貌的感觉。只是此时,在医院里,两双yīn毒的眼神也同时注视着秋宇翔的车子消失在视线之中,主人究竟为谁,就不得而知。

    郝克丽西餐厅是东市一家很出名的用餐会所,老板是一位法国人,餐厅从环境到食料,都延续了法国传统。略显昏暗的大厅里,许多红sè的蜡烛纷纷点起,几对一看就知是恋人的侣对望而坐,均是衣冠楚楚,一副白领模样。幽静的环境飘着一丝淡淡的轻音乐,钢琴的音符就像跳动的jīng灵在空中翩翩起舞,让人心很是放松。

    秋宇翔和蒋玉纱选择了一张靠窗的桌子,上面摆放着气腾腾的牛排和鹅肝等美食。此时,蒋玉纱正拿着一杯红酒,微笑着看着面前侃侃而谈的人,倾听着他讲述这段时间来旅行中的奇闻异事。她非常享受这种感觉,温暖沁心。

    秋宇翔并不是十分喜欢西餐,就连牛排,他也从来都是点全熟的,经常被蒋玉纱取笑。选择这里用餐,无非是看上了周围的环境,优雅宁静,很适合两人各述衷肠。

    “真想和你一起经历那些呀。”

    蒋玉纱将小半个鹅肝用银叉放入小巧的红唇之中,慢慢吞咽后,略带遗憾地望着秋宇翔说道。

    秋宇翔笑了笑。玉纱是怎么样的人他非常清楚,如果真要她放弃医生这个职业,可能xìng并不大。她之所以如此说,也是表达了对自己的依恋,即使不可能成为事实,也让他心中一阵感动。

    “对了,你还没去看过玉茹这丫头?”蒋玉纱突然问道。

    “那小丫头在东市?”秋宇翔有点愕然。

    沙漠一事后,妹妹似乎跟随自己的导师回到了东市,然后便到处旅行去了。从幽山出来后,手机里收到的那一堆短信有大半是妹妹发过来的,言语中似乎她也在全国各地旅行着。之后两人也通过电话,那边庄玉茹也没有老实告诉自己哥哥到底在哪里,似乎有点忙碌。

    “上周她才回来的,据说是研究所有个什么发掘报告要开现场研讨会,被她老实硬生生拉了回来。”想到看到庄玉茹时那满脸不甘的表,蒋玉纱心中就一阵好笑。在她哥哥和母亲的宠下,玉茹就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一般,保持了纯真的天xìng,但却不持宠而骄,这点在大家族中十分罕见。

    秋宇翔立刻就明白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看来顾硕宇等人回去后对那一次考古发掘收集到的资料进行了整理研究,就是不知道到底弄了个什么名堂出来,自己有时间倒是可以去看一看。

    “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用餐完毕,出乎蒋玉纱的预料,秋宇翔突然拉着她便直奔停车场而去。蒋玉纱只是微微笑了笑,就任由他而去。在她看来,只要和秋宇翔呆在一起,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秋宇翔的这辆帕萨特从外形看也就是那种几十万的价位,可是只有真正坐到里面的人才会知道这辆车的真正虚实。知道自己儿子比较低调,所以张晓霞给儿子的这辆车也是专门在国外定制的。其中从发动机到小小一扇车,没有一个零件和原装车辆有联系,xìng能自然更不在话下,仅仅是披了一个帕萨特的壳子而已。整辆车改装下来,花费几近千万,真正算得上是败絮其外,金玉其中了。

    车子平稳的在道路上行驶着。蒋玉纱发现,似乎两人正在慢慢驶离市区,向着南郊而去。

    “难道是去明阳山?”

    明阳山是东市南边的一座小山,距离市区仅有十几公里的距离,属于青山山脉的分支。也托了青山被军事管制的福,连带着明阳山的风景也被完整保留下来。这里树木成林,山势不高,十分平缓,站在山顶,整个东市的夜景一览无余,很得一些年轻人的喜。而且zhèng fǔ也看重了这里的景sè,专门开辟了一条休闲大道直通山顶,即有了政绩,也得到了市民的称赞。每到傍晚,明阳山上就聚满了前来幽会的男男女女,趁着微风,远眺整个东市,夜景净收眼底,许多对青年几乎都在这里定终,所以明阳山也被东市人戏称为侣山。

    现在天sè已是逐渐转暗,原本应该闹的明阳山,此时却没有多少人。车子越是驶向山顶,越发没有人影了。对侣山早已闻名的蒋玉纱看来,很是奇怪。

    其实此时秋宇翔心里也是苦笑不已。今晚他准备向蒋玉纱正式求婚,知道女人都喜欢浪漫,不过对于此道他还真没什么想法。脑子里想来想去,只能将郭子睿叫了出来。

    郭子睿是现任东市市长郭向阳的儿子,因为自己老爸的关系和秋宇翔也聚过几次。对于秋宇翔,郭子睿是满心佩服。不说自己老子和秋宇翔老爸之间合作无间的关系,就是上次去京市从那些顶级衙内口中得知的消息,也让他对秋宇翔只能说一个服字。一堆老爷子交口称赞,一把把部级甚至国级高官再三叮嘱,让秋宇翔在这个圈子里几乎成了神一般的存在。郭子睿这人很有自知之明,虽说是个纨绔,但是也很懂分寸,知道自己现在的生活都是靠着自家老子得来的,所以从来不在外面给郭市长惹火,当然,作为东市顶级衙内,他也不怕别人惹事。因为xìng格豪爽,所以在东市,他也算是颇有威名,少有恶迹,对秋宇翔更是除了佩服还是佩服。

    秋宇翔一个电话,知道翔少竟然要向蒋家那位冰山美女求婚,郭子睿想都没想便答应下来帮忙,一连提出N个方案,不过都被秋宇翔否决了。在他看来,郭家这小子提出的这些方案,实在是太惊世骇俗了,最后还是自己简单想了一下,将计划告诉郭子睿让他负责实施便是。

    求婚地点秋宇翔选在了明阳山。对于这侣山的传言他也听闻了,对此倒是不置可否。想不到的是,看来郭子睿这家伙不知用了什么办法,竟然将游客些都拦在了山外。从神念中可以感知,整座明阳山,除了自己和蒋玉纱,也就郭子睿带着几人正猫在半山腰一处平地之上,满脸的兴奋。

    “这家伙,还真不让他爸省心。”

    秋宇翔暗自摇了摇头,便没在理会这些。此时的他,竟然感觉到了一丝的紧张,想到接下来要进行的求婚行动,秋宇翔不免即忐忑又激动,甚至于握着方向盘的手掌也有点微微颤抖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