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医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你谁呀?我们让你医治了吗?”

    出乎众人意料的,站在谢必贤旁边的那位浓妆艳抹的女人突然不屑得对着秋宇翔说道。这位名叫刘欣欣的,是谢勇的媳妇,原本是逸云旗下的一名模特,后来不知怎么和谢必贤勾搭上了,而后者也算是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死活不顾家里人的反对,和她结了婚。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模特变为公司总监的儿媳,刘欣欣只觉得草鸡便凤凰了,自此行事也由原本的低调变得嚣张起来。两人在外面开了一家娱乐公司,借着逸云的关系,也算是搞得风风火火,这越发让刘欣欣骄傲起来,待人处事方面也极其势利。

    在她看来,秋宇翔也不过是一个欺骗了潘辰的游医,因为从公公那里得知,这个人竟然是个连行医执照都没有的人,所以对于秋宇翔云淡风轻般的回应,她总觉得是一种对家里人的蔑视,高傲的心顿时受不了了,这才语带讽刺地说道。

    秋宇翔心里顿时有点不舒服了。他来这里无非是看在辰姨的面子上,想不到却一再得受人白眼,虽说不至于为此而发怒,可是心中的不爽却明显挂在了脸上。

    “刘欣欣,你闭嘴!”

    还没等秋宇翔说什么,一旁的潘辰就脸sè大变地怒斥道。从闺蜜那里知道,他的儿子医术可不止略懂而已,就连蒋老那样的大人物,也是秋宇翔医治好的,那可是绝症!而秋宇翔的xìng格经过几次接触她也有所体会,典型的吃软不吃硬,如果一再得让人奚落,保不齐自己的面子也不管用,别人直接不甩走掉大有可能,那自己的心血不是白费了?所以这时,原本就对老友选的这个儿媳不屑的她,心中更是增添了一丝愤慨,语气也生硬无比。

    “欣欣,你和小贤先出去。”

    谢勇现在的脸sè也十分不好看,原本苍白的脸庞因为愤怒挂上了一点异常的红晕,眼眸一震,直直望着刘欣欣,不客气地说道。

    知道自己公公一直对自己不是很满意,现在更是怒目而对,刘欣欣不由心中一震,一股怒火不由自主地从心底升起。可是她并没有勇气将这股邪火发向谢勇,只能转头愤愤不平地瞪了秋宇翔一眼,拉着有点不愿的谢必贤便走出了病房。

    “宇翔,实在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

    看着自己的儿子、媳妇走出了病房,谢勇连带歉意地对着秋宇翔说道。而同时,心里对于自己儿子的不争也实在有点失望。秋宇翔能否医治好自己的病他内心深处不置可否,之所以对他如此客气,真正的原因在于如果自己不在了,公司里有潘辰照顾,集团中有秋宇翔理会,自己儿子生活应该也没有大问题,这样他也才走的安心,仅此而已。

    秋宇翔眼中闪过一丝意味深长的神光,看得谢勇心中一跳,竟然不由自主地将目光转移了开去。秋宇翔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客气地摇了摇头,不知从那里变出了一个布包放到了病上。慢慢打开,一排银光闪闪的银针出现在了几人眼前。

    “这是要针灸?”

    张红有点紧张地拉了拉潘辰的衣袖,小心翼翼地问道。即使秋宇翔的年纪很轻,但是人是潘辰带过来的,她心里也存了一丝的希望。回想起之前秋宇翔对老伴病的诊断,那肯定的神不知为什么会给她一种心安的感觉,所以当治疗开始时,她不免即紧张又忐忑。

    “应该是。”

    潘辰此时也不肯定,只能猜测这说道,一双美目却是目不转睛地盯着秋宇翔。

    秋宇翔抽出一根银针,慢慢捻着插进了谢勇头颅百会。之后食指轻轻弹了一下针头,安静的病房里突然传出一阵细小的嗡嗡声,只见这根银针竟然以极其迅速的频率抖动起来,即使秋宇翔拿开了手掌,银针也并未停息。两个女人心中一跳,直到看着谢勇似乎毫无察觉的表,这才稍微松了口气,看向秋宇翔的目光里却带上了丝丝希冀。

    秋宇翔一连插上了六根银针,这才停止了动作。将混元扇扇尖轻放在谢勇太阳部位后,他便闭上了眼睛。

    那六根银针并没有多大用处,只是封住了谢勇脑中环绕脑瘤的一条经脉,以免之后如有意外伤及大脑,更重要的只是秋宇翔的一个掩饰手段,未免治疗时太过惊世骇俗。

    混元灵力具有万象之xìng,变换为与魂魄相近的能量波动后,秋宇翔小心翼翼地通过混元扇将灵力释放到了谢勇天冲魄所在之处。大部分天冲魄对灵力的入侵并没有产生多大的波动,水**融般包裹着灵力,缓缓向着产生脑瘤的地方移去。

    就当灵力刚要接触那个变异核心时,围绕在外面的小部分天冲魄突然sāo动了起来,看势态竟然有抗拒灵力侵入之感,这点让秋宇翔非常疑惑。在他预想之中,不论这个让天冲魄产生异变的东西是什么,也不至于会对混元灵力产生反应。现在发生的况大出他的意料,让他有种措手不及的感觉。

    更加诡异的事还在后面,秋宇翔发觉,这个即使天眼也无法看透的核心,竟然产生了一丝吸力,隐隐吸引着混元灵力透过挣扎着的天冲魄灌注入核心之处。而且这股吸力不知为何,给他一种极其熟悉的感觉。吸力并不是十分巨大,他很简单地便切断了这种联系,脑中不由沉思起来。

    看来这个引发谢勇天冲魄发生异变的核心还有点怪异,如果强行将其击散,秋宇翔还是有把握的,只是对于是否会伤及谢勇大脑,他还真是一点把握也没有。原本的计划看来是不行了,如今之计,只有先控制了脑瘤的状况,等摸清了产生变异的根源再采取措施了。

    秋宇翔没有在用混元灵力试探变异核心,而是将灵力扩散为一层膜状包裹住了整个脑瘤部位。看见原本折腾的天冲魄渐渐归于平静,秋宇翔残留了一部分灵力在谢勇脑中,便放开了混元扇。

    看见秋宇翔将银针全数拔了出来,一旁已经急不可耐的潘辰连忙问道:“怎么样了?”

    发现不止辰姨,一旁的张红也迫不及待地望向自己,秋宇翔笑了笑,说道:“病暂时控制住了,应该不会再扩散了,彻底根治还需要一点时间。”

    秋宇翔的话两人都相信,因为此时的谢勇,没有了之前略带痛苦的神sè,脸上全是一副舒服的表,看来治疗应该是有效果的。

    “宇翔,什么时候能够治愈呢?”

    不怪张红如此心急,丈夫被这个病一直折磨着,仅仅几个月的时间整个人便消瘦了一圈。她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巴不得立刻就治好丈夫的病。

    “这个不好说。”秋宇翔还是实话实说,想到那个诡异的变异核心,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在短期内弄明白:“这段时间我开一副药给谢总监,按时服用,应该不会有恶化的危险。”

    从医院里出来,潘辰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虽说老友的病还无法根治,可是看着现在他脸上的笑容,潘辰心里也涌起了极大的信心。

    “宇翔,你给个准数,这个病什么时候能治好。”

    秋宇翔苦笑了一下,说道:“辰姨,我真没骗你,什么时候能够根治确实无法判断,只是我能保证如果他按照我的嘱咐,这个病不会危及他的生命,和平常人也没什么两样。”

    潘辰也知道脑瘤晚期已经算是绝症了,秋宇翔能够做出如此保证,已经证明了他的医术,有些东西确实不能强求,yù速则不达的道理她还是清楚的。

    回到住所的秋宇翔再次想了想谢勇病的怪异之处,还是不得要领,只能暂时放在了一边。他已经订了明天的机票飞去东市。就像外婆说的那样,作为未婚夫,他是不称职的,趁着距离婚礼还有点时间,他准备好好陪陪玉纱那个丫头。

    东市第二医院创立于上个世纪初,是东市第一所中、西医综合xìng医院,具有悠久而光荣的历史传统,至今已跨越了近一个世纪,现已发展成一家集医教研于一体的综合xìng医院。医院位于著名的黄江大桥旁,东临黄江,西至中山路,占地面积有近三十亩,地理位置十分优越。医院为三甲医院,设有内、外、妇、儿等等专科,尤其是脑卒中专科,说是闻名全球也毫不为过。

    此时,在医院脑科走廊上,一群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正缓缓而来,旁边还跟着几个护士,看模样应该是在例行查房。走廊里也有不少病人家属,看着这群医生过来,都纷纷点头鞠躬,脸上带着恭敬之意。而在这群医生前方,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带着一副黑框眼镜,显得温文尔雅,十分稳重。面对人们的招呼,也是客气地连连点头,脸上带着微笑,给人一种慈祥和蔼的感觉。

    看着前方缓缓而行的导师,蒋玉纱眼里充满了尊敬。孙秉先第二院的主任医师,同时也是东方大学的客座教授,享受国家特殊津贴。作为享誉国内外的脑科专家,原本孙教授可以很轻松的度过晚年,可是心系病人的他,还是不肯离开医疗第一线,依旧孜孜不倦的为那些闻名而来的人尽心尽力医治着。让蒋玉纱佩服的不止这位老人家的医术,更为重要的是医德。秉承了华夏几千年的传统,孙教授一直以医者仁心要求自己,对待每一位病人都是温柔和善,细微入至,从他办公室那堆放成山的锦旗便可以看出他医德无双。这一点也是蒋玉纱如此敬重这位老人的原因,如此医德,坚持几十年不变,当代已经十分少见了。

    “小蒋,刚才说的你的都记下了,下来好好研究一下。”孙秉先对着后的蒋玉纱说道,神和蔼,饱含着一丝鼓励之意。对于这位学生,他是十分的欣慰。在他看来,蒋玉纱绝对是脑科的一个好苗子,与自己所带其他医生不同,这个小丫头不仅仅拘泥于所学,往往能够举一反三,一些时候提出的某些观点,让他自己也是欣喜异常,而且xìng稳重,培养一下,绝对能够成为医院的顶梁之柱。

    蒋玉纱十分恭敬得点了点头,而旁边的几位年轻医生看向她的目光中则带上了丝丝嫉妒。同为孙教授的学生,可是老师对蒋玉纱的全力栽培是人都能明显看出。不过嫉妒归嫉妒,他们也不敢耍什么小手段,因为传言这位冰山美女可是又后台的,从院长每次略带巴结的神中大家就能猜测出一二来。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