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结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从医院出来,秋宇翔和饶梦之找了个茶馆坐了下来。潘辰还留在医院里,她带过来的小年轻竟然说能够治愈许多专家判定已经无救的病症,自然需要她再安抚一下谢勇等人激动的心。而秋宇翔并没有立刻开始医治,有些问题必须弄清楚以后,他才能够下手,不然如果出现什么意外况,那就得不偿失了。

    吹了吹漂浮在茶碗上的茶叶,饶梦之抿了一口,全极其放松的靠在柔软的沙发上,完全看不出是一个修为已达化神九转的高人。

    “谢总监的病到底是怎么回事?”秋宇翔打了一个哈欠,慵懒地半靠在背垫上,轻声问道。

    饶梦之放下茶杯,微微一笑,说道:“谢总监的病应该说很突然,十分诡异,我唯一敢肯定的是,他脑中的肿瘤是在这两到三个月之间形成的,而且恶化速度很快。这个脑瘤给我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所以并没有下手。”

    秋宇翔点了点头。即使饶梦之修为已达化神九转,但对于人体内魂魄的形绝对没有拥有天眼的秋宇翔更加入微。不过毕竟修为已经到达这种程度,对于一些危险之感还是有着先天的预判。作为剑魂转世的他,要不损及大脑切除那颗肿瘤并不困难,但心中的预jǐng还是让饶梦之没有莽撞下手。也幸亏如此,不然贸然切除那个天冲魄形成的脑瘤,等待谢勇的结果就是脑瘫,整个人等于废掉了。

    “竟然是天冲魄变异引起的?”听完秋宇翔讲述自己的发现,饶梦之心里一惊,忍不住问道。

    人的三魂七魄看似飘渺,但总体来说还是极其稳定的,如果没有外力的干扰,只会沿着自己的轨迹发展变化,从弱小到强壮,最后回归天地。能够让魂魄产生异变的况也很多,但唯一例外,都是因为有了外力的侵入才会发生。

    “这两、三个月谢总监有什么异常没有?”想到这种变化是在近期发生的,秋宇翔问道。

    “也没什么特别的。现在他手中有一个案子,和公司主推的新建组合‘五魅’有关。”

    “五魅?”秋宇翔挑了挑眉,有点不明白。

    “呵呵,”饶梦之笑了笑,解释般说道:“就是之前你顺手帮忙的那几个女孩。她们从那次歌唱比赛脱颖而出,全部签了合同,主打华夏风,也算整个艺界冉冉升起的新星。”

    秋宇翔想不到丁曼几人还真成为了一个组合,有逸云影视在幕后cāo作,看来几个女孩子红起来的时间也指rì可待了。谢勇作为艺术总监,cāo心她们的事也在理之中,并没有什么异常。那他魂魄的异变是不是就和这件事没有关系了呢?

    “对了,这次拍摄的MV也就是她们的成名作,公司帮她们定制的第一首单曲,《君启》,你可以听听,有特sè的。”饶梦之端起茶杯,若无其事地说道,言语之中却充满了一股意犹未尽的感觉。

    秋宇翔有点愕然,不过转而便明白了过来。饶梦之这个人修为确实不凡,可是其特殊的经历,注定了在这个世界上能够让他感兴趣的便只有潘辰了。要不是谢勇与潘辰有着深厚的友谊,他也不会理会这么多。这也可是说是大部分修道之人的xìng格使然,天道无,除了执着,绝无其他办法能够突破天道的束缚,达到自所能到达的极限。

    秋宇翔回到青山别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过了。因为之前已经办理过特别通行证,所以并没有遭遇层层盘查,很顺利的到达了家里。因为距离晚饭时间还早,家里只有外婆在忙碌着。知道自己宠的外孙要回来,这位老人一早便张罗了起来,亲自下厨,要做一顿爽口的家常菜给秋宇翔。

    “外婆,别忙活了,都吃不完了。”秋宇翔走进厨房,看着一头白发的老人围着一条围腰在灶台前忙碌着,秋宇翔一脸的温馨。几个服务员在一旁打着下手,每人脸上都带着一丝紧张,如果这老人家出现一点什么状况,那她们就难辞其咎了,即使是老人坚持要给自己外孙做饭。

    “不忙,不忙。”老人将炸好的鱼小心翼翼地铲到了一旁早已准备好的盘子里,笑呵呵地转对着秋宇翔说道,眼眸里充满了一股溺

    “外婆,走,我陪你去后院走走。”秋宇翔可不敢让外婆一直在厨房里待着。虽说通过平时自己的润养,老人家体还算健朗,但毕竟已经八十多高岁了,经不起折腾,不然秋宇翔也束手无策。他拉起老人的手便向着外面走去。

    老人回头再嘱咐了几句,便一脸笑意得任由自己外孙牵着手,慢悠悠向着绿意盎然的后院走去。看着老人家离开厨房,几位服务员立刻松了一口气,连忙按着老人的嘱咐再次忙活了起来。

    “宇翔,好久没有看见玉纱那丫头了,什么时候带着外婆去看看?那丫头一个人在外面,也辛苦的,你多照顾一下。”坐在后院的藤椅上,小桌上早已摆满了水果,接过外孙剥了皮的龙眼,地吃了起来。

    “不用这么麻烦,抽个空我带着她来看望外婆。”秋宇翔自己也剥了一颗,一口放进嘴里咀嚼着,一边口齿有点不清地说道。

    “要的,要的,”外婆眯着眼,带着浓厚的锦城方言说道:“我给那丫头准备的一点东西要拿给她。”

    秋宇翔刚开始还有点迷惑,看着外婆略带狡黠的目光,脑中突然灵光一闪,终于明白了老人家的意思。

    现在已经是八月了,距离十一他大婚之rì只有两个多月时间了!之前一直忙于寻找悬天之城的事,倒是把自己的大事给忘记了。虽然几乎隔三岔五就要和蒋玉纱通电话,但以她的xìng格,自然没有主动提及这事。秋宇翔也在奇怪为什么近段时间玉纱的语气有点奇怪,原来原因在这!

    看着外孙恍然大悟的表,陈冰心这下才放下心来。秋宇翔成熟稳重,悟xìng极高,说是人中翘楚她也不会认为是自夸,可是什么都让人满意的他,唯一有个缺点,就是在男女之上有点迟钝。他和蒋玉纱的感两家人都看在眼里,对于两人的结合也报以了深深的祝福。而且,接着两人的东风,两家也能亲上加亲,两家的威势结合在一起,在华夏也算是迈入巅峰一层了。只是两个小家伙似乎有点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意思,所有人都在为两个人的婚礼忙碌着,玉纱那边还好说,秋宇翔这小子却就像忘了似的,前段时间还跑到塔干沙漠那边去,回来后又一声不响地躲到了幽山,谁也联系不到。急死人的两家人这才建议由老太太出面点一下这个小子。

    “你外公已经去京市忙活了,一大群人都在打听消息。其余的事也不用你cāo心,你准备将我外孙媳妇带过去就行。”

    看着外婆略带嗔怒的眼神,秋宇翔有点尴尬地点了点头。这确实是自己的过错,而玉纱到现在也没有催促自己,承受的压力他也感觉的到,心中不由对这个丫头又多了一丝歉意。

    晚饭也就两个人温馨的吃了一顿。现在张家人几乎都到了京市,为秋宇翔的婚事忙活起来,只是当事人还稳坐钓鱼台,也难怪老太会着急了。

    给老太太连连保证后,秋宇翔离开了青山,回到锦城自己的家里。给玉纱打了一个电话,他并没有主动提及结婚的时,因为他心里已经有了主意,要给这丫头一个惊喜。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潘辰便来到秋宇翔住处,不由分说地拉起他坐上车,向着医院驶去。因为秋宇翔答应了,今天开始治疗谢勇。

    还是那间豪华的病房,只是里面的人似乎有点多。还未到达房门口,便听见一阵吵闹声从病房里传了出来。

    “妈,你劝劝老爸,一个年轻人,医术能高明到哪里去?还是听我的,将老爸送到国外,那里的医疗条件比这里好多了。”

    “好了,小贤,就这样定了。毕竟宇翔是你潘阿姨介绍过来的,人家帮我看看又没有什么。”

    谢勇在家里显然极具权威,将事定了调子后房间里的争吵声便平息了下来,只是刚开始的那个年轻男人低囔了几句,心中似乎还有不甘。

    秋宇翔微笑着对着眼带歉意的潘辰摇了摇头,知道自己的这个年纪确实是让人怀疑的根由,他倒是并不为意。

    “呀,潘阿姨。”

    看见潘辰带着一个满头白发的年轻人走了进来,病房里一位二十多岁、西装革履的青年招呼了一声后,目光便跃过潘辰,看向了秋宇翔。

    除了这个人,病房里还有一位少妇,衣着时髦,朱唇瑶目,颇为漂亮,从其边走过,一阵淡淡的香水味扑面而来。在少妇边是有过一面之缘的谢勇的老婆,此时正坐在沙发上,削着一个苹果。而谢勇依旧半躺在病上,看着走进来的两人,微笑着点了点头。

    “你就是秋宇翔?”

    年轻男人此时突然插嘴问道,眼里的怀疑之sè丝毫不加掩饰,气势倒也颇足,只是看向秋宇翔的目光有点不善。

    秋宇翔点了点头,对男子的态度不置可否。虽说这个男人面带不善,可是他也能从其眼眸中分辨出对父亲的关心,所以对于男子的怀疑,他并没有反驳什么。

    “小贤,你什么态度,这是宇翔,你叫秋哥。”

    谢勇此时心中一跳,想不到自己儿子话语中的火药味如此浓重。秋宇翔的份他已经猜测到,那可不是自己一个区区商人能够得罪的。而且从道理上说,作为鼎泰集团的少东家,掌握集团大部分股权的秋宇翔,也算是自己的老板了,惹火了这位爷,几人都没有好果子吃。

    “宇翔,你见谅,这是我家的小子,谢必贤,这小子就缺少管教,你别往心里去。”

    面对谢勇的道歉,秋宇翔只是笑了笑。这个谢必贤也算是个富二代了,但是在其上凝聚的怨气并没有什么,看来是因为家教关系,人尚算是不错。所以对于他的态度,只是微笑着略过了。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