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托付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上古时代,三皇治世,五帝定伦,是一个百花争鸣的时代,也是一个被现代广为流传,争议不休的时代。上古承接太古,下启夏商周三代,进入人类发展有历史记载的阶段。在上古时代,大自然远未达到现在这般稳定,山洪时常爆发,河流经常泛滥,各种猛兽珍禽比比皆是,人类只是世界中的一小部分。

    自称为万物之灵的人类,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不断发展,不断进步,与自然作斗争,与猛兽相搏斗,慢慢发展出了属于自己的文明。人类区别与其他智慧物种,最大的优势便在于孜孜不倦的学习态度,逐渐适应残酷的斗争。在这漫长的时间长河中,人类学会了利用自然赋予自己的一切。

    不可否认,与之后安居乐业的人类相比,此时的人类不论在体素质还是各方面都远远强于后人。在利用自然的漫长时期里,人类领悟各种现在看来犹如天方夜谭般的能力,拥有了远胜于后人的本领,也奠定了人类最后胜利的基础。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强大的人类最后还在败在了自己的劣根xìng上。

    夏禹治水后,人类已完成了最后也是最宏大的一次对大自然的抗争。此时,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人类迎来了最辉煌的一个时代。也在同时,人类爆发了一场后世没有详细记载的战争。无数强大的人类被消灭、绞杀,一时之间腥风血雨,人类几乎自己将自己打入了沉沦深渊。

    战争的最后结果是夏禹取得了胜利。但是此时的华夏,早已山河破碎,狼藉一片。整个华夏大地怨气丛生,之前被人类打败的各种yīn邪妖物也借助此次战争有了再次抬头的趋势,可是现在夏禹已没有了力量与之抗衡!

    也就在此时,守圣横空出世。手握混元珠,寻便华夏山山水水,收集陨落强者血脉,与夏禹联手,共筑九鼎,镇压万邪!此后,人类才得以休养生息,夏禹也如愿以偿成为了第一代王朝的掌权者,世袭制度由此而立。而混元子,也再次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之中。

    历史以夏朝为始,与这场大战有关的所有人、事均被夏禹掩藏在了时间的长河之中。只偶有一些奇闻异事流传于民间,早已不足为据。

    混元子原为上古之时一普通修者,机缘巧合下得到混元珠,以此为依,创立了守圣一脉。只是守圣一脉的术法均需以混元珠为凭,所以守圣一脉千百年来都为单脉继承,无法壮大。这也间接使得守圣一脉躲过了那场大战。只是因为不忍华夏大地再次生灵涂炭,混元子不得不再次出山,以混元珠内记载的九鼎镇界图浇筑九鼎,镇压山河。此后便远离朝堂,或游走民间,或深居山野,也算自在。

    强大的人类即使被夏禹完全消灭,但遗留血脉依旧偶有流传。这些遗民与普通人一般,休养生息,逐渐有了回复当年先祖鼎盛时期的趋势。、

    这时,已是商纣当道。

    历史不可避免的再次重复。不同之处在于,这场战争成就了一段广为流传的神话故事,封神之战!而此时的混元子,历经夏朝的覆灭,商朝的兴起,生命也快走到了尽头,早已无力阻止这场战争的爆发。

    封神一役,最大的结果便是九鼎阵界再次动,尚未被同化的残余yīn灵妖物蠢蠢yù动。幸而交战双方偶然得以察觉,在对外一致的基础上,共同镇压了这次危险之极的sāo动。而直接的结果,就是所有人jīng气耗尽,同归于虚无,这也是封神两字最深刻的含义。

    不过已显衰弱的众人对于九鼎阵界的修补明显并不完全,一些yīn物还是通过结界空隙逃离了出去,而作为主持封神的混元子,也无余力对其进行猎杀,因为此时的他,早已和笼罩九州的结界混为一体,最后的结局必然是同化!

    此时的混元子,修为早已经进入还虚境界,但也无力,同时也不敢抗拒结界的同化。最终,当九州大地所有yīn灵几乎再次蛰伏后,混元子破碎虚空,**泯灭,最后一丝神念与九州结界合二为一,使得整个九鼎阵界残余的缝隙被一一填补,整个九州大地再次躲过了一场浩劫。

    九鼎镇界并不是一个完整的阵式,而是以九鼎为核心分布在九州之上的九个dú lì又联系的阵界。混元子还虚合道的正是九界中最重要的一界,昆仑结界。

    无数先辈的心血凝聚而成的九鼎阵界,守护了整个九州千年平安。但随着历史的演变,社会的发展,几千年后,原本蛰伏的yīn灵妖物再次有了苏醒的迹象!尤其当初第二次大战爆发时,从九鼎阵界逃脱的那群yīn灵,经过几千年的休养生息,几乎恢复了巅峰状态,从未停止过对九鼎阵界的侵蚀,以图恢复洪荒时代的荣光。

    这些yīn灵妖物的力量绝对不容小觑,能够从九鼎阵界的封印中逃脱出来,本就证明了这些妖物的强大,再经过几千年暗中破坏,不说其他结界,就混元子所在的昆仑结界也几乎临近崩溃的边缘。就连大阵核心昆仑鼎也分裂成了几块,散落在结界内各处,混元子也仅仅能保留核心力量。可以说,经过yīn灵近千年的破坏,昆仑结界已是苟延残喘,支撑不了多久了。

    “你看见外面的那些鼠妖了?”混元子突然说道,看着秋宇翔点了点头,他无奈地笑了笑,继续道:“因为此处为我还虚合道之处,所以我的留守者在此建城,慢慢形成了一个强大的国家。只是不成想,那些yīn灵跳动其他国家对这里发动了战争,而鼠妖趁虚而入,携带着平乱之攻堂而皇之的进入了这里。那场大战造成了几十万人丧生,怨气凝聚成为煞气,将昆仑结界的部分破坏殆尽,也造成了整个结界的逐渐崩溃。

    虽说后来察觉到的混元子也运用残留的核心力量将这群鼠妖消灭,可是昆仑结界也再也恢复不到当初的状态。而且这些鼠妖生命力极其旺盛,通过不断喷发绿sè烟雾对结界继续进行蚕食,整个结界按照这种速度,已经支撑不了多久。而秋宇翔恰巧在这个时候出现,让混元子不得不下定决心,运用最后一点力量将其拉入了这个他制造的虚空之中。

    祖师的话让秋宇翔有点瞠目结舌,描述的那场战争也让他想到了扎里木所说的那个传说,想不到竟然是真实发生过的事。进而,他对祖师将自己带到这里的意图产生了疑问,心中有种沉甸甸的感觉。

    发现自己这个不知道第几代的徒孙似乎有所察觉,混元子苦笑了一下,继续说道:

    “昆仑结界的消失已成定数,不过其下镇压的yīn灵妖物倒是所剩无几,这也与留守者有关。”

    “那条环绕城池的黑sè河流你看见了?那其实是所有留守者骨骸所化,目的也是缓解鼠妖毒气对结界的侵蚀。几百年前,最后一位留守者化作了黑水,我也失去了对抗毒气侵蚀的能力。刚才拼尽最后一丝核心力量,将鼠妖消灭殆尽,昆仑结界也即将崩溃了。”

    混元子里上浮现起一层沉重的表,言语之间充满了惋惜和一丝悲壮。秋宇翔心里不由升起了一股敬意,他能够感受到,祖师并没有对自的境况感到悲哀,更多的却是对天下苍生命运的担忧。

    “宇翔,”混元子突然脸sè一正,对着秋宇翔郑重地说道:“守圣一脉的宗旨你应该明白,我现在再次问你一次,庇佑苍生,镇压万邪,你是否有此宏愿?”

    秋宇翔正了正衣冠,语气肯定地说道:“我以此为念,庇佑苍生。”

    混元子欣慰地笑了笑,他能够看出,这是求余弦心底真实的想法。其实能够被上代守圣确定为继任者,品xìng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只是他要托付的事太过重大,不得不让混元子慎重。

    就在这时,整个书房突然微微晃动了两下。木桌上的油灯灯光闪动,逐渐微弱下来,似乎随时都可能熄灭的模样。

    “放松心神。”混元子对秋宇翔说道,他知道时间已经不多了。

    秋宇翔依言放松了心念,体内混元灵力也停止了奔腾,平息下来。这时,混元子对着秋宇翔一掌拍去,啪的一声,手掌贴在了他的额头之上。

    一股紫sè光芒在两者相接处爆发出来,接着便犹如水流一般猛然冲进了秋宇翔眉心之间。秋宇翔只觉得脑子发涨,眉心天眼处更有一种撕裂般的疼痛,就像被硬塞进了许多东西似的。这个过程极其短暂,仅仅几秒后,混元子便收回了手掌,脸sè却显得有点苍白。

    这时,原本闭着双眼的秋宇翔也睁开了眼睛,心中一愣。除了祖师苍白的脸庞,他发现所在的书房似乎也变得有点虚幻起来。原本结实的木墙现在居然有点半透明化了,而且不断一虚一实闪动着,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消失一般。

    “孩子,我要离开了,记住,坚守本心。”混元子微微一笑,笑容显得有点虚幻,眼眸里充满了一股慈的光芒。

    秋宇翔心中一软,望向祖师的眼神有种不舍。他明白,以祖师现在的状态,口中的离开就意味着完全消散。守圣一脉的奠基者,最后一丝在人世间的烙印也将被抹去。

    “哎,也是时候了,辗转千年,我也应该休息一会儿。”此时,混元子的形已经变得模糊起来,在秋宇翔的注视下,逐渐消散:“还有一句话,你姑且听之,勿入还虚!哎……”

    混元子的影已经完全消失,最后一句话却犹如暮鼓晨钟似的撞击在秋宇翔心中。话语最后那一声深深的叹息,似乎还包含着一些秋宇翔不明白的意味。

    “守圣一脉,四十而终。”

    这句埋藏在混元子内心最深处的一句话,随着他的消失,最终掩埋在了一片黑暗之中……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