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祖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绚烂的紫sè巨剑划破长空,呼啸着向着变异鼠妖冲去。这只鼠妖的脸sè被一层紫sè光晕映照着,硕大的眼眸里尽是无边的恐惧。嗤的一声,巨剑从鼠妖子半截处一扫而过。来不及发出惨叫,鼠妖庞大的躯便被巨剑拦腰斩断。断为两截的鼠妖脸上依旧保持着呆滞的神,蛛丝般的紫sè光网遍布子,轰隆一声再次碎为了无数细小的碎屑。

    飘洒在半空中的这些碎屑,化为一点点黑sè的雾气,转眼之间便消散在了虚空之中。而那些尚未融入变异鼠妖体内的小鼠妖,似乎也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一动不动,接着便接二连三的爆炸开来,同样成为了一缕缕黑sè烟雾,统统消散在古城之中。

    几息时间之后,原本被鼠群充斥着的古城,再次恢复了宁静,空的街道和广场上,连一根鼠毛都未留下,之前群鼠涌动的景象似乎就是海市蜃楼一般然无存。方鼎依旧静静伫立在广场zhōng yāng,上方一尊石像悬浮空中。在距离头顶绿sè雾气极近的地方,一条应龙盘旋半空,没有了绿烟的侵扰,一双硕大的龙眼望着已经十分稀薄的绿气,似乎有了再次撞击的冲动。

    秋宇翔脑子里几乎已经停止了思考,之前石像突然发出的声音,内容让他心脏不由自主得紧缩了几下。

    两句话,他十分熟悉。

    封、镇决是历代守圣对付妖物yīn灵的不二法门,已经修为达到化神八转的秋宇翔更是运用的十分娴熟。但刚才石像演示的封字决,力量庞大到了一个他无法揣摩的地步,完全是另外一个层面了。最为重要的是,石像还演示了另外一个字决,一个守圣历代师祖并未提及,早已随着初代守圣失传的方术,崩字决!

    崩字之下,庞大的鼠妖立即分崩离析,威力强大到了一个令他咋舌的地步。那些紫sè光晕里蕴含的能量,比现在其体内混元灵力的质量至少高出一倍,是一种他从未见过的能量,加上崩字决,才产生了如此强大的威力。

    紫sè巨剑冲破鼠妖体后,并未停歇,而是笔直划过半空撞向了天空那层绿sè雾气!

    轰隆一声,就恍如一声闷雷,秋宇翔感觉整个古城都震动了几下。古剑化作了点点紫sè光晕消失在空中,而撞击之处,绿sè雾气已被shè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翻转着向着四周扩散开去,其余地方的绿sè雾气也随之涌动,颜sè越发黯淡的了几分。

    空缺处的绿sè雾气,露出了上访蔚蓝的天空。看着那人的颜sè,秋宇翔觉得心都舒畅了些许。此时,应龙也再次行动,庞大的体对着上方的绿sè雾气便撞击了过去。

    承受了连番撞击的绿sè雾气,此时已经虚弱不堪。两、三下后,便再次被应龙撞开了一个口子!以此为基础,产生了一连串的连锁反应,绿sè雾气逐渐消散,蓝sè的天空占据了古城上方大半个天空!而这个时候,应龙也发出了一声畅快的吼叫,影犹如涟漪般扩散开去,将剩余的少量绿sè雾气震一空,天空完全恢复了正常。

    在应龙撞开绿sè雾气的时候,一行人从古城外急匆匆赶了过来,正是顾硕宇一行人。在应龙与鼠妖缠斗的时候,他们便按捺不住心中的焦急,不顾庄玉茹的劝阻,通过挪移阵到了巨石之上。此时看着天空恢复了正常,所有人心中的yīn霾也一扫而空,脸上不由自主地挂上了微笑。唐全忠也嘴角含笑地跟在大家后,只是他眼眸里,不时闪过一丝兴奋、激动的神光,若有深意地望着古城之内,子也有点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着。

    “要见到了!要见到了!”

    他的心里在大声呐喊着,几十年愿望,似乎即将实现,他有点迫不及待的感觉了。

    秋宇翔并没有注意到这行人的到来,因为他的注意力再次被那尊静静放在青砖上的方鼎所吸引。他感觉到,原本消失的那股吸力,此时似乎又有了复苏的迹象。不过还没等他回过神来,这股弱小的吸力猛然增大,整个子都不由自主地往方鼎靠去!

    堪堪放出结界,秋宇翔整个体便化作一道光晕,一头扑进了方鼎之中。直到顾硕宇等人来到这里,看见的便是那尊复原的方鼎放在广场zhōng yāng,一尊七零八落的石像碎屑洒满周围,除此以外,并无任何的异常。

    被吸入方鼎的秋宇翔只觉得视线一转,失重的感觉刚刚升起,双脚便踏在了一处实地之上,入眼的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这里似乎是一间书房,二、三十平米大小,整体木制结构,在所手边贴墙部分放着两张案桌,上面摆放着几叠皮质的东西。在书房正中也摆放着一张较大的木制案桌,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似乎是紫檀的。在桌上,一架古琴静静放着,一旁一盏造型古朴的油灯闪烁着点点亮光。在书房右手边是一排书架,三层高,同样放着一些皮质的东西,整齐叠放着。一个健硕的影正站在书架前,手上捧着一张皮质东西正仔细观看着。黄sè的灯火有点飘忽,这个人的侧影让秋宇翔觉得有点熟悉。

    “你来了?”男人转过头来,对着秋宇翔微微一笑。男子声音很温和,犹如chūn风一般,只是口音有点奇怪,带着一种难言的韵味。

    “祖师爷!”

    秋宇翔心中一惊。这个男人竟然和那尊石像的外貌一模一样,难怪之前他会觉得有点熟悉。下意识的,秋宇翔双腿一弯,便准备跪拜下来。守圣一脉源远流长,虽说并没有什么森严的规矩,但尊师重道的理念已经深入到了每一代守圣骨髓里。面对祖师,秋宇翔礼应一拜。

    “呵呵,坐下。”

    温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秋宇翔便觉得一股力量突然从下涌起,阻止了他下跪的形。心中微微一颤,这一拜秋宇翔是真心实意的,也想到过祖师会阻止,所以下跪的势头还算猛烈。虽说体内灵力只残留一般,但是毕竟他的修为还是实打实的化神八转。可祖师这一出手,秋宇翔便明白了两人之间的差距,绝不能以道里计。在半空之中虚拜一下,秋宇翔顺势盘腿原地坐了下来。

    眼中看着祖师那清秀的外表,秋宇翔心里一时间诸念杂呈,有无数的疑问想要询问,可是话到嘴边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而且他现在心里尽让有点久违的紧张,面对守圣一脉的奠基者,没有哪代守圣传人能够保持平静。

    “你是第几代守圣?”视线在秋宇翔手中的混元扇上凝视了许久,混元子盯着秋宇翔轻声问道。

    “弟子为守圣一脉第四十代传人,师承易阳子。”秋宇翔恭敬地回答道。

    “四十代。”混元子眼睛猛然一缩,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看着一脸肃然的这个传人,突然说道:“你是以扇为混元形态?天眼可曾开启?”

    秋宇翔心中一跳。祖师能够看出他这一代混元珠外放形式为扇他一点也不惊奇,但是能够知道自己拥有天眼,他就有点诧异了。毕竟根据历代师祖记述,出了眼前这位,没有任何一位守圣拥有过天眼,能一眼看出自己的详实,祖师修为不知高到哪个地步了。

    “弟子确实是以扇为混元形态。”秋宇翔一下想到了很久之前当时易阳子将混元珠传给自己时的景,心里微微一痛:“天眼已经开启。”

    “扇形,天眼,命运这东西真是很难说呀。”混元子突然感慨地说了一声,看着秋宇翔有点迷惑的眼神,并没有过多解释,反而说道:“守圣一脉现在况如何?你给我详细说说。”

    秋宇翔神sè一凛,脑子里将每代守圣的手记梳理了一番,慢慢将自混元子失踪后,守圣一脉的发展缓缓讲述了起来。

    听完秋宇翔的讲述,混元子内心深处再次忍不住深深叹息了一声。当初自己迫不得已那样做,竟然给亲手创下的一脉造成如何困扰,几十代守圣,只有两位到达化神巅峰境界,其余纷纷止步化神九转。虽说相比于其他教派已经好上许多了,但这也只是占了混元珠的便宜,如果没有混元珠的存在,守圣一脉说不得早以如其他教派一般泯灭于历史之中了。

    “都是我的错呀。”混元子感叹地说道。

    秋宇翔对此只有不置可否,认真聆听。但是心中的疑问怎么也压制不住,发现祖师似乎还在缅怀过去,他忍不住问道:“祖师,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

    被秋宇翔一言惊醒,混元子收起了感叹,但双眸立刻又被另外一层黯淡的光芒所笼罩,整个人顿时散发出一股深沉、古朴的气息,宛如一尊雕像似的,直愣愣盯着墙壁。秋宇翔出现在这里,也是因为他感受到了那股混元灵力熟悉的气息,知道应该是守圣一脉所为,因此才会耗费大量灵力将其拉扯了进来。原本就准备将事告知,现在秋宇翔问起,他自然也不会隐瞒,慢慢地将自己所经历的一切讲述了出来。

    耳边听着祖师的叙述,秋宇翔心中掀起了惊天骇浪,一个隐藏了几千年的秘密,现在终于向他揭开了面纱。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