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方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秋宇翔两人影一晃,再出出现在了另外一个地方。眼睛里原本充斥的蓝sè光芒消退,秋宇翔心里突然紧了一下,一股浓烈的凶戾之气从四面八方铺面而来。他连忙加强了周结界的强度,将两人保护了起来。

    这是一片茫茫沙漠,黄沙静静地躺在地上,散发出阵阵灼的气息。寂静的沙漠没有一丝风,就像所有东西都停止了一般。沙地极其平整,最远的沙丘距离这里也在千米之外了。仅仅一眼,秋宇翔就下意识的响起了之前唐全忠所说的考古队发现青铜武器所在的那片沙漠,眼前的景象几乎与他所说一般无二。

    与他们看见的不同,秋宇翔开启天眼,这片沙漠散发着浓烈的凶戾,甚至渗出了地表,悬浮在半空之中。只是这些凶戾之气显得很是零散,并没有凝聚的趋势,所以秋宇翔还不是太过担心。环望了一下四周,不出所料,在这片平整沙漠的末端,一层淡淡的绿sè雾气笼罩其上,逸散出的戾气一旦与其相遇,便被吸收化解,使得戾气不能扩散开去。

    这个地方秋宇翔也有点熟悉,正是那头丕鹗凝聚真的地方。这层绿sè雾气虽然阻止了戾气的扩散,但也反之将其限定在了一定范围之内,经过千百年的凝聚,形成yīn灵的可能xìng也提高了无数倍。而且这里的戾气与普通不同,每一缕几乎都已经形成了煞气,带兵凶之兆,看来这个地方很久之前应该发生一场比较大的战争,只有无数死于战火的yīn灵,怨气积累,才可能形成这种骇人的规模。

    这里也是之前秋宇翔判断的诸天镇魂阵最先崩溃之地,让秋宇翔不由地产生了许多联想。只是为什么会有如此一个大规模的镇魂阵存在,到底是要封印镇压什么?他一点头绪也没有。只是这里的况,让他不自主地想到了之前扎里讲述的那个传说,那场在鼠妖参与下打赢的战争。

    秋宇翔小心翼翼得将神念扩散至整片沙漠。不出所料,这片黄沙之下掩藏着许多的古代兵器,许多都已经断裂、腐朽,从年代上判断,至少也有千年的历史了。不过奇怪的是,他竟然没有发现一具骸骨,所有的戾气都是从那些兵器上散发出来的,而这些兵器的主人,却是一点踪迹也没有找到。

    就在秋宇翔深思的时候,一旁的临慈深深吐出了一口气。虽然有秋宇翔的保护,但是边浓烈的凶戾之气还是让他感觉心里有种压抑的沉闷感。

    “老和尚,我们回去。”秋宇翔思考良久,还是没有得出一个肯定的结论,只能暂时回去。镇魂阵他极其熟悉,因此其中的挪移窍门也瞒不了他,所以对于回去的方法,他倒是很有把握。

    只是出乎他意料的,临慈却摇了摇头,一股盘腿坐在了黄沙之上。

    秋宇翔有点愕然,看着临慈眼眸里的坚毅,他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只是有点不确定地问道:“你这是?”

    “我找到了。”

    此时的临慈有点淡然,轻轻地回答道。

    刚到达这里时,他心中除了那股压抑的难受感,更多的却感受到了一股召唤。这种感觉不可言传,他只觉得心脏不受控制的剧烈跳动着,之前在锦城感受到的那股冥冥之中的呼唤犹如巨浪一般涌上心头,可是脑子里却越发清晰、沉静。这种激烈与冷静,犹如冰火两重天,让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心中不由自主地升起了一丝明悟。

    “我的机缘就在这里。”

    临慈淡淡说了一句便闭上了眼睛,口中突然念念有词地念诵起了经文。此时的他,显得宝相庄严,随着经文的念诵,周竟然泛起了一层薄薄的金sè光晕。秋宇翔有点明白临慈的意思,摇了摇牙,将结界收拢,临慈整个子立刻暴露在了浓烈的凶戾之气上。

    无主的戾气就像发现猎物的猛兽似的立刻向着临慈扑面而来。可是一和那层金sè光晕接触,冲势便减缓下来,还未到达临慈子,就像听话的宠物似的呆立在一旁,凌空悬浮着。周围的戾气越聚越多,临慈的脸上除了开始出现了一丝苍白,慢慢又回复了红润,甚至整个jīng神也越来越矍铄。那些呆立在一旁的戾气,浓黑的颜sè中慢慢出现了一丝金sè,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金sè也在逐渐扩大,也许用不了多久便会被整个同化。

    秋宇翔略带担忧地看着临慈,并没有被周围戾气的转化而高兴,因为他明白,此时的临慈正是在用心血进行念诵,一点一点对戾气进行教化。看着眼前接天连地般的戾气,他并不认为仅仅靠着临慈一人之力,就能将这些存在了千百年的戾气同化。只是他也明白,临慈之前的话透露出了他的决心,也容不得他插手。

    临慈现在已快证得阿罗汉果位,想不到最后的机缘却是在这里。如果能够成功度化这些戾气,聚大因果之力,说不得能够证得金,得以圆满。不过这也许是一个浩大的工程,短时间内是难以完成的,关键就要看临慈这老和尚能否支撑这么久了。

    临慈犹如磐石一般对外界不闻不问,秋宇翔想了想,手中混元扇一挥,一阵蓝光闪过,影消失在了原地。他决定先将其他事查探清楚,这里他也留下了一丝神念,如果有任何动静,也能第一时间察觉。而且这些挪移小阵他也留下了自己的印记,能够轻易的使用,相比之前要方便了许多。

    经过两次挪移,秋宇翔出现在了城池驿站之内。听着周围人们的议论声,他知道大部分队员已经起来,开始了新一轮的发掘工作。只是当他走出驿站的时候,眼前的场景却让他有点惊讶。

    只见一群人都堵在一间房前,就像屋子里有什么闹可看一般。挤进人群,好不容易看清屋子里的景象,再次让他心脏不受控制地跳动了两下。

    此时,顾硕宇、米家明等人在围在一张干净的木桌旁。在厚实的桌面上,摆放着四个青铜残器。其中两个赫然就是之前秋宇翔发现的青铜方鼎的一半,只是这时,在这两个青铜器旁,静静躺着另外两件几乎一模一样的青铜残器。只是上面雕刻的纹路有所不同,除此以外,就像一个模具里浇筑出来的一般。

    四个青铜器就像花瓣似的摆放在桌面上,几双眼睛凝聚在其光滑的断口之上,同样一个猜测在所有人心中升起。

    “这绝对是同一件青铜器。”

    顾硕宇带上白sè手,小心翼翼得将四个青铜残器慢慢竖立起来,一点一点的靠近。在所有人屏息关注之中,四个青铜残器终于合在了一起。

    “果然!”

    大家心中都闪过一丝明悟,看着眼前合二为一的器具,有些人不由啧啧出声。

    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尊青铜方鼎,器形规整,长约四十公分,宽二十公分,高三十公分左右。周没有一丝的锈迹,泛着一层莹润的光泽。在方鼎周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翔龙,穿梭着一群山峦之间。只是这条翔龙虽说双眼突出,可是也给人一种死板的感觉,缺少了一点灵气。在鼎的两边,竖立着两个竖耳,给整尊鼎增添了一丝庄重严肃之感。

    这尊鼎结合了四尊残器,但是现在也并不完整,很明显的少了四条足。只是紧紧从这主体部分便能感受到整尊鼎带给人的肃穆感。如果是一个完整器,还说不得价值如何了。

    这时,唐全忠也默默站在一旁,看着这尊鼎眼眸里闪过了一丝不易觉察的亮光。同时眼角瞟了一眼刚从人群中挤进来的秋宇翔,嘴角挂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诡笑。

    看着眼前的这尊方鼎,秋宇翔确实愣了楞。想到之前两部分残器显示的莫大威能,这组合成的方鼎又会有什么奇异之处呢?仔细观看着整尊方鼎,他的目光不由凝聚到了那条翔龙的双眼之上。

    唐全忠眼角一直盯着秋宇翔,发现他似乎对方鼎上的龙眼十分感兴趣,眼眸里不由闪过了一丝得意。看着他慢慢走向那尊方鼎,他发现自己的心似乎也跟着慢慢提了起来。

    秋宇翔的到来初始并没有引起顾硕宇等人的注意,直到他将手伸向了自己怀中的方鼎,顾硕宇才回过神来,不过此时,一双大手已经牢牢按在那对龙眼之上。只觉得怀中的青铜器瞬间微微颤动了两下,顾硕宇连忙将其完全放到了木桌之上。

    原本分裂成为四块的青铜鼎,此时竟然没有如预料之中一般倒坍,而是浑如一体般耸立在桌面上,让所有人心中不由惊奇非常。靠近桌子的几人也发现,这四块青铜器相互之间留有一点缝隙,并未完全衔接在一起。而在这些缝隙中,似乎有一点点青sè的光晕散发出来,而青铜鼎本内敛的青光也越发圆润起来。

    “咦?”

    在大家都对这个诡异的现象议论纷纷时,靠得最近的顾硕宇却发出一声轻疑。几块青铜器的缝隙似乎在慢慢变小,而其中散发出的青sè光晕也慢慢增强,现在就连距离很远的队员也可看见。

    突然,啪的一声声响从方鼎里传了出来!

    就在众人对那丝青光议论不已的时候,整个方鼎骤然之间结合在了一起,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四条缝隙严丝合缝的合拢在一起,青光也随之消散。出现在众人眼中的,则是一尊缺少了足的方鼎,四个残缺部分竟然完全连接在了一起!

    顾硕宇拿起放大镜仔细地在鼎上观察着,心中则掀起了惊涛骇浪。就从鼎上来看,竟然丝毫看不出之前的缝隙,整个鼎就像完美无缺一般呈现在他的面前,让在考古一行沉浸了几十年的他也啧啧称舌。

    秋宇翔自然也被这变化惊呆了。之前只是觉得那对龙眼有点异常,想不到却生出了这许多的变化。只是他的脸sè突然变了变,眉头猛然之间皱了起来!

    也就在此时,众人突然感觉整个城池似乎微微颤抖了几下。

    “地震!”

    所有人心中涌起了一个念头,纷纷向着屋外奔了出去!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