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挪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虽说离开的道路被堵,但是众人的绪倒还算是稳定,甚至有一丝丝的好奇。原来顾硕宇已经将这里的神奇简单的向大家介绍了一下,听到温饱问题无碍,众人的心绪一下被这里的奇妙所吸引,三三两两的倒是开始对这座城池的探秘。

    看见队员们绪还算是稳定,顾硕宇心中的一块石头不由微微落地了。心中充满了无数的疑问,他也顾不得其他人的诧异,拉着老师便走到了一边。

    “老师,你那个包裹是什么时候邮寄的呢?”对这个问题,顾硕宇一直非常在意。现在自己这一大群人陷入这个看似离开无门的城池,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那张地图,所以现在便迫不及待地问了出来。

    “那张地图是我们从蒙特出发的时候我交给卡卡邮寄的,也不知道他到底委托给了谁。当时也就是觉得此行应该有所收获,才准备叫上你,按照地图所标示路线赶过来,没想到倒是害了你。”

    唐全忠脸上挂着一丝歉意,对于自己将顾硕宇拉扯进来,感到很是愧疚。可是顾硕宇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老师的神sè,心中的疑惑一个接一个地冒了出来。

    唐全忠开始科考的时候已经是二十多年前了,为什么包裹直到现在才到自己手上呢?最大的可能便是当初包裹并没有邮递出去,而是现在才被人想起,邮寄给了自己,而且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蒙特镇上的人。可奇怪就奇怪在这里,之前到达蒙特的时候,他也通过卡卡的儿子库特利侧面了解过,似乎并没有人去过邮局邮寄东西。那这个神秘的邮寄人又是谁呢?

    顾硕宇等人在一旁思考着,秋宇翔倒是没闲着,分出一部分神念紧贴着几人,大部门的jīng力却放在了城池里那条黑黑的河水之上。

    “怨气很重呀。“秋宇翔神sè有点凝重。这黑sè的河水犹如墨汁一般,深不见底,点点黑sè的光点在黑水之下闪动着,那散发出的阵阵冰冷yīn邪之气让他也有点心惊胆战的感觉,除此之外,倒是并没有任何异常。

    这座城池给他一种很诡异的感觉。绿sè的烟雾,浓黑的河水,九龙断心锁等等,布局倒是和巨石上的那个小城有所相似,可是当初建造者的目的又是为何呢?还有那能够让人瞬间在两个地点之间传送的光圈,这种效果只有在一些特殊的阵式之内才能办到,难道这座城池还隐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阵法?

    想到这里,秋宇翔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连忙从记忆中调出了之前在狐皮地图上记下的那一张张神秘地图。不断的比对,秋宇翔脸上激动之sè越发的浓烈,最后甚至都忍不住想要放声大笑起来。

    “大手笔呀!”在心里暗自赞叹了一句,秋宇翔忍不住对古人的智慧和魄力充满了一股由衷的敬佩。

    与他所想有点出入,不止是这座城池是一个掩藏的阵势,几乎囊括地图上所标注的所有废墟在内,完成无缺地构成了一个巨大的阵法!这绝对是一个大手笔,一个古往今来绝对没有人能够超越的旷世杰作!

    此时的秋宇翔,也明白了为什么当初昏迷后会出现在悬空巨石之上,那肯定也是因为阵法的作用!有了这个初步的判断,他更加激动的对脑子里记下的所有地图进行比对起来。随着研究的深入,度过了初始的兴奋,他的脸上逐渐泛起了一丝疑惑。

    这个慢慢慢慢曾显在自己眼前的阵势,最完整的应该为记忆中地图的最后一张。在这张地图之上,整个塔干沙漠地域一览无余,十几个城池星星点点分布其上,构成了一个笼罩整个西域地区的巨型阵式。可是随着那神奇地图的推延,许多城池化为了废墟,整个大阵也逐渐分裂,随之失去了效用。从最初的那张地图之中,秋宇翔很清楚的看出了整个阵式的跟脚,诸天镇魂阵!竟然是守圣一脉独有的镇魂之阵!

    诸天镇魂阵最为初代守圣传下阵式,是守圣一脉保存最为完整的一阵法。所有守圣辞世之前,都会结庐而居,将毕生所封yīn邪镇压在此阵之下,以慢慢化解这些具浓厚yīn邪之气的邪物,可是说是整个守圣一脉流传下来最核心的东西。诸天镇魂阵必须要有混元灵力开启,不然和普通的阵式一般无二。而这张地图上显示的东西,秋宇翔确定无疑真是自己一脉流传千年的诸天镇魂阵!

    初代守圣闭关之所的石画、悬天之城、巨石上的守圣雕像、神秘消失的留守者一脉等等,这所有的一切,都似乎昭示着,这个地方,与初代守圣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

    按捺住心中的激动,脑子里所有地图还在不断翻滚着,突然,似乎想到了什么,秋宇翔再次仔细回想了一下地图中的标示,不由对其中一个地方感起兴趣来。

    这个地方位于整个红sè线路经过的地方,处于终点正东方不远处,原本是一座略小的城池,但这座城池除了在最后一张地图上出现过后,后面便没有了任何的标示,似乎突然间就消失了一般。联想到之前偷听到唐全忠的讲述,他判断这里应该就是他们发现那些古代青铜兵器的地方。最重要的是,随着这座城池的消失,整个诸天镇魂阵才慢慢开始了崩溃!

    诸天镇魂阵的作用没有人比秋宇翔更加了解了,从这个城池灵气的浓度来判断,这个阵法应该还有部分在运转着,回想到那座屹立于巨石之上的沉寂古城里守圣雕像,秋宇翔心中不由升起了一丝隐隐的不安。需要以整个西域地界为阵基的大阵,下面到底镇压着什么东西?即使想一想,秋宇翔也会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经过事实证明,在这里似乎确实不用担心饥饿的问题。这个城池非常巨大,许久队员们也只是大致走过了一半的范围。感觉到体有点疲惫,众人随意的三三两两选择了房屋就地休息。这里的气温还是非常舒适的,没过多久,许多人便沉沉睡下了。

    秋宇翔和临慈站在巨石之上,看着那绿气弥漫的区域,眼中都在沉思着。之前那些鼠妖并未离开这片范围,就像在绿sè雾气中消失了一般,结合刚刚的发现,秋宇翔判断很有可能在这片绿雾之中,也有一个挪移小阵,而且通过对镇魂阵的了解,很肯定的推测出了位置。

    “老和尚,你还是别过去了。”

    让秋宇翔很不解的是,临慈紧巴巴地跟了过来,不论他如何劝说,仿佛吃了秤砣铁了心般执着地要进入这片毒雾之中。看着临慈那坚持的神sè,秋宇翔心中又响起了之前他说的那些话,心中的那份担忧又浓重了些许。

    两人进入帐篷之中,沿用之前的方法,很快来到了毒雾之中的某处。还没等秋宇翔有所动作,两人只觉得帐篷外闪过了一道亮光,子微微颤动了两下,周围便没有了任何异常。只是在帐篷消失的时候,一个影突兀的出现在了寂静的巨石之上,停顿了几秒,便一头扎进了毒雾之中。

    秋宇翔皱了皱眉,尝试着将神念扩散出去。发现并没有了那种被吞噬的感觉,他明白此时应该已经不在那片毒雾之中了。当两人打开帐篷时,立即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这应该是一处大,只是十分的破旧,大约五百多平大小,高四米左右,非常空旷,没有一根支柱和一扇门,就恍如一个盒子一般。大通体用砖石堆砌,顶破败不堪,无数个大小不一的窟窿遍布其上,一丝丝的绿sè光芒透过其中撒了进来,给整个大镀上了一层绿油油的颜sè。在大前段,有一尊雕像,只是这尊雕像只残留了一部分耸立着。这部分雕像似乎是一种动物的腿部,穿着残缺的袍子状衣物,下面露出的脚掌略显狭小,四根长长脚趾上长着锋利的趾甲,几根青筋暴露其上,显得有点狰狞。

    在大地面上,遍布着许多篮球般大小的坑,密密麻麻,让人目不暇接。这些坑布局规整,几块特别烧制的转头严丝合缝地形成了一个椭圆形,应该是修建之时特意而为。让秋宇翔两人惊讶的不是这个大特殊的布局,而是在这些密集的石坑之中,竟然都躺着一只篮球般大小的老鼠!

    大致估算一下,这个大里的老鼠竟然有上千只。猛然之间眼前出现如此多的硕大老鼠,是个人心里都会有种发憷的感觉。只是现在这些老鼠几乎都半躺在石坑里,双眼紧闭,黑sè的腹部有节奏的一鼓一缩的,似乎正在睡觉,对于突然出现的两人,并没有感受到。其实这也与秋宇翔第一时间便开启了结界将两人都笼罩其中有关。

    这些老鼠大概都只有化气境的修为,但是数量众多,所以秋宇翔也不敢有丝毫大意。两个人小心翼翼地往那尊雕像移动着,因为在雕像脚下一边,秋宇翔发现了一小堆石子,赫然就是守圣雕像的一部分。虽然秋宇翔不知道这些鼠妖将石子搬运到这里有什么意图,但他直觉认为这些石子绝不简单,所以想要好好研究一番。

    大约十多分钟后,两人终于来到了雕像一旁。此时两个人才发觉眼前这尊残破雕像的壮大,仅仅残留的小腿部分,就有两米左右高度,如果是完整雕像,还不知道会有多么壮观。

    就当秋宇翔将边的石子都放入怀中的时候,异变突生!

    之前两人挪移过来的位置,蓝光闪过,一道漆黑的影突然出现在原地!随着这道影的出现,原本沉睡着的鼠妖也被惊醒,纷纷翻转过子清醒过来,睁开血红的双眼,死死盯着那道凭空出现的黑影。

    也就在此时,两人边的雕像也发出了一道蓝sè光芒,将秋宇翔和临慈的子包裹了进去。已经有过经验的两人知道这是阵法中挪移小阵启动的先兆,还没等两人回过神来,影便消失在了原地。凭借着最后一眼,秋宇翔看清了后来之人的样貌!

    “竟然是他!”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