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无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岚水寒 书名:幽行
    此时的两人,早已是筋疲力尽,也顾不得远处的城池到底是否海市蜃楼,拖着疲惫的子亦步亦趋地向着那一丝的希望走去。虽说风沙已停歇,可是没有任何装备的两人,几乎是爬进了那座城池之中。

    这是一个古老城池的遗址,深处沙漠腹地,不知已荒废多少年月,只留有一圈隐约可见的城乡和点点残垣断壁。唯一让人注意的便是在这个城池遗址zhōng yāng部位,有一口一米多宽的深井。露出地表的部分由青砖堆砌而成,孤零零地耸立着。从外表上看,似乎并没有经受多少风沙的洗礼,恍如新砌。从井口往下望去,漆黑一片,深不见底。股股yīn冷的气息从井底往外冒着,反倒在这炎的沙漠带来一丝凉意。

    这时的两个人到没有什么心探究这个城池的玄奥,只是背靠着这口深井,接着那股冰冷的凉意休息起来。卡卡老爹半晌之后便站了起来,一双疲惫的眼眸开始打量起周围的景象。这个遗址作为在这片沙漠生活了几十年的他也未曾听说过的,只是希望能够通过一些熟悉的景象判断方位,离开这片陌生的区域。

    不过显然他的打算落空了,一股坐在滚烫的沙砾上,整个人就像蔫了一般。

    “老家伙,怎么样?”唐全忠明白在沙漠里,自己什么都不算,要想离开这片沙漠,唯一能够依靠的便是眼前这个老头了。可是看着他颓废的表,心中一股不好的预感不由自主地涌上心头。

    “等死。”卡卡老爹已经没有力气多说什么了。在沙漠里出生、成长,他们这种人早就有了埋黄沙的觉悟,只是没想到会是在这种况下死于自己深的沙漠,他心中不由有点不甘,却于事无补。

    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两人几乎已经绝望等死的时候,沙漠再次和他们开起了玩笑,起风了!

    听着呼啸的风声从耳边肆无忌惮地掠过,唐全忠只能木讷地看着远处天际那席卷而来的沙尘风暴。干涸的嘴里一丝水分也没有,嗓子都快冒烟了,两个鼻孔几乎已经为飞舞的黄沙堵塞了,只能张开嘴,大口大口地呼吸着那裹满沙粒的空气。想到自己也许会葬在狂暴的沙尘暴中,子被撕裂成无数个碎片,唐全忠心里就一阵胆寒。颤巍巍地站了起来,转头看了看后那幽黑的井口,他决定赌一把。

    将自己的决定告诉卡卡老爹后,只见后者轻轻摇了摇头,拒绝了唐全忠的提议。在他看来,沙漠之人死于风暴之中,是最正常不过的。后那口深井绝对不会成为两人逃生的通道,更大的可能是为卷起的黄沙所淹没,被活活掩埋。这种死法是他不能够接受的。如此,还不如坦然接受接下来的命运,魂归这片生于斯长于斯的沙漠。

    对于卡卡老爹的决定,唐全忠心中不由一阵佩服。他深深看了一眼这个年纪比自己小不上几岁的老头,点了点头,望着旁边那个深不见底的井,一时又有点犹豫起来。

    远处的沙尘暴已极其快捷的速度席卷而来,两人都感觉子有点不受控制般左右摇摆起来。知道已经没有什么时间了,唐全忠摇了摇牙,眼睛一闭,便纵跳进了那口深井之中。

    心中预计的那声重物落地的声音并未如期响起,卡卡老爹心中有点诧异。不过此时他也顾不得许多了,铺天盖地般的沙尘暴已然袭来,他那虚弱无比的子眨眼之间便打着旋被呼啸着的旋风卷入了空中。黄沙接天连地底充斥在天地之间,眼前所见的一切都被肆掠的风沙所吞没。在一片黄沙漫漫之中,一点深蓝sè的光芒一闪而过,位置赫然便是那口深井所在。

    唐全忠只觉得自己的子就像一个秤砣似的直接往下坠着,而且速度越来越快。他只能将子尽量的萎缩着,一面碰到周围坚实的石壁。随着子的下坠,他发觉那股冷气越发的凝重起来,整个体就像掉入了冰窖一般,甚至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心脏的跳动也在逐渐减弱,他极度怀疑自己不会被摔死,而是被活活冻死。

    周围的温度在急速下降,唐全忠的思维也慢慢陷入了迷糊之中。终于,子再也抵受不住越发寒冷的空气,脑子一黑,便晕厥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唐全忠才慢慢苏醒了过来。睁开略显模糊的双眼,进入视线的却是一片宏伟的古代建筑,通过那深不见底的黑井,他竟然来到了现在大家所在的这座古城之中!

    出了体表面有一些轻微的划伤,唐全忠竟然一点事也没有。此番接连不断的诡异遭遇,让他有种目不暇接的感觉,心中更是对这个世界不由自主地充满了一种探究的兴趣。不过此时的他,首先想到的还是如何逃脱这里。

    现实仿佛都是残酷的,凭借他自己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推开城池边上那沉重的城门。在边没有任何工具的况下,他也只能望着那高高的城墙叹息。在离开无门的况,他只能对整座城池一遍遍进行发掘,以期望能够一丝离开的希望。

    时间不知不觉的流逝着,唐全忠也发现了一个现象。在这个城池里,自己似乎从未感觉到过饥饿,而且子也有种越发年轻的感觉。没有了生存的威胁,他倒是静下了心来,专注于对边环境的探究起来。

    唐全忠自己也不知道这样rì复一rì的过了多久,工作起来他就几乎忘却了时间的流逝,只是觉得困了就随便找一间房间睡下。幸好这个地方温度几乎恒定,也没有什么白天黑夜,rì子也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

    如此下来,倒是让唐全忠发现了一点这个城池的诡异。比如那块悬浮在半空之中的巨石,在他孜孜不倦的研究下,还真让他发现了一个奇特的地方,也就是那间驿站。通过不断的尝试,终于让他摸索出了那个蓝sè光晕的作用。第一次经历那种瞬间转移到其他地方的唐全忠,完全被这些奇妙的设置惊呆了,他非常肯定,如果将这些东西公之于众,那在整个世界范围内引发的震动绝对不小,无疑会将现在人类的科技水平提高了另外一个高度。他甚至于怀疑这里就是一些所谓外星科技的留下的东西。只是对于平台上那个绿油油的犹如雾气一般笼罩其上的东西,他心里有种隐隐的忌惮,并不敢贸然进入,转而再次重新对整个城池开始了细致的发掘,直到顾硕宇等人到来。

    对于唐全忠讲述的遭遇,几人就像在听传说一般,尤其对他所说的一点十分在意。

    “这里无法出去?”顾硕宇深皱着眉头,语气有点艰难地问道。

    唐全忠默默地点了点头。对于出路这件事,他也同样十分在意,可是直到现在,依旧没有任何的线索。看着自己徒弟担忧的面容,他不说道:

    “那几堵城门因为我一个人无法撬动,现在你们有十几人,说不定有可能出去。”

    唐全忠说话时眼神有点闪烁,办法他倒是提出了,可是也不见得他心绪上有任何的波动。只是顾硕宇等人听闻他的建议,脸上不由闪过一丝希望,没有发觉老师的异常,连忙招呼其大家集合,准备试一试。

    结果是令人沮丧的,即使所有人都使出了吃nǎi的劲,几扇城门依旧巍然不动。孙平和刘刚两人试了试后便没再参与,而是走到了城门与城墙相接的地方仔细打量起来。

    “这应该是一种锁扣技术,凭人力看来是不可能推开的。”

    因为处特殊组织,所以孙平对各种锁扣技术也有所了解,看着厚实的城门与墙壁奇特的相接方法,他略带失望地说道。一旁的刘刚也点了点头,对此略有了解的他也直觉地认为这些城门并不是用普通办法就能打开的。

    “九龙断心?”秋宇翔从两人后走了过来,看着城门边微微鼓起的几个小凸点,诧异地说道。

    九龙断心锁据传是夏朝时一位工匠发明的,具体细节即使秋宇翔也不清楚,只知道这种锁有个特点,便是一旦启动,便成为死扣,没有任何开启的可能,如果通过暴力打开,等待的便是连绵不断的后招,足以致命。这种技术一度为夏朝君王陵墓所用,但是至周以后便逐渐失传,成为了一个传说。秋宇翔也是从城门上的九个凸点分布位置判断出的,至于是否是这种早已失传的锁技,他尚不能完全肯定。

    刚才通过神念秋宇翔大致判断了下,用蛮力将整个城门击碎他倒是有充足的把握,可是想到可能遭遇的一些机关,他并不准备强行破开大门。而且这里灵气充足,在自己修为恢复到巅峰状态之前,这种方法他并不打算采用。

    通过偷听唐全忠等人讲述,他也大致明白了整个城池的结构,可是不知为什么,他总感觉的这个老头话语之间还有不明不白的地方,似乎他在尽力隐藏着什么,加之这个体内的异样,让他对唐全忠的jǐng惕提高到了戒备的状态。

重要声明:小说《幽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